第四百二十六章 用什么赌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二十六章 用什么赌

彩虹男人这首歌,带着古风味,更添了空灵的感觉,而京城大饭店的大厅,确实很不一般,让这种空灵有了余音绕梁的感觉。 在场的人,不管是杜鹃等女服务生,还是保安,亦或者是在京城大饭店里用餐吃饭泡妞办事的人,或多或少都听过云希若唱歌。 特别是这首彩虹男人,曾经遍响于城。 可以说,真正没有听过的,就是沈非本人。 沈非不是傻子,相反他的智商已经磨炼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一听,他就明白了云希若的这首彩虹男人,就是根据上城在锦城飞机上所写的歌。 事即歌,心即情。 沈非听得更认真了。 杜鹃则听得有些发呆,她喜欢听云希若唱歌,她的手机里面就有,可她从来没有听过云希若当面唱歌。 而云希若亲自唱出来的,比电子设备里面唱出来的,更加动听悦耳,让人心神震荡。 可正因为如此,杜鹃就越恨沈非,她也听出来了,云希若的彩虹男人就是为这个男人写的,她的歌就是为这男人唱的,她在表示着她真的不怕。 这男人就是那个彩虹,可再彩虹,也有消失的时候,到时,彩虹不是驻留在心间,而是要毁了她。 经过长久训练的杜鹃,眼里都有了恨意。 云希若的声音不小,已经传到了外面,外面还在厮杀,有不停的人赶来,朝龙会的,白马寺的,光明顶的,弟子盟的,或者其他一些中等地下势力,甚至是下等势力。 但就是没有大红袍的人赶来。 大红袍的人,就是武夷山最开始带来的那些号人,除此之外,再无援兵。 而弟子盟血雨腥风中的“风”和“雨”来了,光明顶的大和尚也来了,白马寺来了很多疤,朝龙会来了很多龙…… 大红袍还是没有现。 武夷山激烈的拼着杀着,在听到云希若的歌声,武夷山的攻击更猛了,他不知道沈非在京城大饭店里面的情况,但云希若能唱歌,唱得还这么深情,显然是无人阻止。 这就足够说明很多东西,比如沈非仍然强势着。 沈非越强势,他就越要做到沈非所说的,机会只有沈非一顿饭的时间啊,也正因为这样,大红袍才没有援兵来。 但大红袍的人,此刻绝对也在拼,在血战。 否则,这些势力来的不仅仅是这些人。 拼杀越来越激烈,血腥味越来越重,却没有人报警,也没有警察来,仿佛在这一刻,京城大饭店附近成了野蛮人的区域。 外面在血战,里面歌声环绕。 沈非听得很认真很认真,等云希若唱完之后,沈非看着她说道:“现在我听过你唱歌了。” “那好听吗?” “好听。” “没骗我?” “当然不会骗你,只是,我在想回去怎么给我的女朋友交待,我出来的时候,她还警告我,不准我再沾花惹草,带一个漂亮的女人回去。” 沈非笑着,云希若的脸红着,杜鹃却是暴睁美眸,心思狂涌,“这是什么个状况?他有女朋友?既然有还来招惹云希若?既然有,云希若还这般深情?” 杜鹃觉得有些不真实,虽然她很清楚一些强大的男人,或者说身份高贵的,身边有很多的女人,且是用心,而不是用钱用利益的那一种。 但眼前这个男人是吗?半点都不像嘛!至于高贵的身份,杜鹃也敢肯定没有,可这样一个男人,怎么能值得云希若这样呢? 真是该死。 沈非可不知侍立旁边的杜鹃心里腹诽了这么多,他又对云希若说道:“今天过后,你又能写很多歌了。” “我最喜欢写歌。” “恩,你不仅可以写彩虹,还可以写月亮、星辰,更可以写太阳。还能写传奇,写炼狱,写天堂,写你所见所想。” “我会的。” 云希若不是太懂那些字眼里面蕴藏着的味道,可她知道所见所想,知道和沈非在一起就够了。 杜鹃笑意变冷了,因为她知道沈非那些字眼儿的意思,传奇?这人想成为传奇吗? 兴许是流星,在京城嚣张一时,然后便陨落的流星。 沈非又道:“和你所在的公司解约吧。” “好。” 云希若答得无比干脆,丝毫没去想她会失去什么,没去想身后的公司答应不答应,这是沈非的要求,就足够。 “我准备做一家娱乐公司,你来帮我。” “好。” 云希若笑容似彩虹。 杜鹃冷意更浓,这个男人都要死要完蛋了,还在欺骗云希若的感情,如果不知真情,杜鹃也会因沈非这些话而兴奋,这简直就是霸道总裁的模范啊,可再霸道的总裁,在京城大饭店面前,都将灰飞烟灭。 现在,云希若越高兴,越深情;以后,云希若就会越惨,越痛苦。 “想好公司叫什么名字了吗?” “彩虹。你觉得怎样?” “你喜欢就行。” “我喜欢。” 云希若说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睛却亮亮地看着沈非,她喜欢彩虹,她面前的人就是她的彩虹男人,这简直不叫暗示,而是明示。 所以,她要一个答案。 沈非笑道:“我也喜欢。” 听到这样的回答,云希若也高兴得像成了一道彩虹,杜鹃目光不能再冷,沈非看到,觉得有些奇怪,不由问道:“你恨我?” “是的。” “我们有仇?” “没仇。” “那你干嘛恨我?” 杜鹃忍不住了,就连她那练到条件反射的笑容也不带了,说道:“你这样的人不值得恨吗?明明知道自己惹了不能惹的存在,明明知道自己踏入了死境,却偏偏要连累别人,还要骗别人的心,可恨!” 沈非听来,笑了。 “凭什么你就觉得我必死无疑呢?” “就因为……” “就因为这是京城大饭店吗?” 沈非笑容更加灿烂,杜鹃眉头紧皱,“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或者说,远远不够!” “狂妄。” 杜鹃也忍不住说出这个词,沈非上下打量着杜鹃,杜鹃皱眉,“你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 “你身材不错,长得也还行,虽然脑子有点笨,但出发点还算好,培养一下,应该能成为一个大明星,火遍大江南北,国内国外。” 听到沈非的话,杜鹃也笑了,笑容中带着她最真挚的鄙夷,“你是招我?想为你那个永远开不了的娱乐公司招人?” “给你一个不一样的选择,给你一条精彩的人生路,给你一段奇迹而已。” “你连自己都难保,还能给别人奇迹?你连以后都没有了,还能精彩?” “要不,打个赌?” “你想怎么赌?” “很简单,我开了娱乐公司,你就当我的第一个员工。” 沈非说着,云希若眼睛一亮,她敏锐地抓住了“第一个员工”这几个字眼,沈非第一个邀请的是她,可她却不是他的员工,云希若嘴角扬得更美了。 杜鹃冷笑道:“虽然你的话很是有些痴人说梦,但是,我和你赌了,不过,你要输了呢?不对,你要输了,你就完蛋了,那对我岂不是没有半点好处?那我可有点亏。” 说着,杜鹃逼视着沈非,她就是要看沈非的笑话,想看沈非拿出什么赌注来。 沈非问道:“说你的银行帐户。” “打钱吗?” 杜鹃嘴角鄙夷的味道更浓了,她虽然只是京城大饭店的服务生,是个小小的大堂经理,可她真的不缺钱,如果她愿意做一些事,答应一些人,那她就更不会缺钱。 而这个人要用钱来下赌。 杜鹃心里生出一计,她想着等沈非打了钱之后,她再把他的钱弄给沈非看,好好打一下他的脸。 当即,杜鹃报出了她另外一张银行卡的账号。 沈非发了个短信,没几分钟,杜鹃的手机便有一个短信声响起,杜鹃拿起来点开一看。 杜鹃本意是要一眼晃过,然后就拿出她的余额打脸,用另外一种方法对付沈非的。 可是,她这一眼晃过,却是没有看出钱是多少。 不自觉的,杜鹃有些慌。 她紧紧盯着那个数字,开始数了起来,个十百千万十万…… 亿! 十亿! 百亿! 最终确定数字之后,杜鹃蒙了,老天,整整一百亿! 她再有钱,也不过是几百万罢了。 和这一百亿比起来,真的是天差地别啊,就算她答应做某些人的女人,也拿不到一百亿啊。 这人的钱,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并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方。 杜鹃有点发愣地盯着沈非,不知道该说什么,沈非笑着问道:“够吗?要是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多给你一个零。” “多给一个零!” 杜鹃再震。 这已经是百亿了,要再多一个零,那就是千亿。 这人到底是什么人? 家里是印钱的吗? 就算印钱,一千亿也不是那么好印的,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啊。 杜鹃知道自己的容貌,可她再漂亮,也不值这么多钱。 就算是京城大饭店,面对这一千亿,压力也是不小。 到这时,杜鹃算是有些明白,这个男人不仅仅是能打那么简单,她忽然起了极为好奇的心思。 杜鹃说道:“就算我答应你,我输了,也挣不回这么多钱。” 沈非回道:“那是我的事。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是赌,还是不赌。” 杜鹃犹豫了,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杜鹃,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