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不要诱惑我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不要诱惑我

声音从后面传来,杜鹃条件反射转过头去看,只见一个身穿旗袍,头戴玉钗妙龄女子,娉婷走来。 给人一种摇曳生姿,步步生莲的感觉。 杜鹃看到这女子,眼里露出敬佩之色,因为这女子,正是京城大饭店的经理。 复姓公孙,单名一个寻字。 公孙寻。 公孙寻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什么凌厉之色,相反看起来还柔柔弱弱的,但是,能坐在京城大饭店经理位置上的,又怎么可能柔弱,怎么可能普通。 就算真的是普通,那也有可能是返朴归真的普通。 杜鹃眼里敬意闪过之后,又露出惊讶的目光,因为公孙寻端着一个精美的盘子。 盘子里面,有两碗粥,一般酸菜。 上菜。 这是最最下面的服务生才做的事,就算她这个大堂经理也很少去做,很少,代表的便是她也会去上菜。 可能让她上菜的,都不是普通人物,也不是普通的大人物,而是那种很厉害的大人物。 她尚且是这样,更何况是上官寻。 能让上官寻亲自上菜的,至少也是部字头的,国字位的,或者是实力强劲的大家族里面受重视的,潜力巨大的子弟。 而眼前这个人,一样都不是,他又何德何能让公孙寻亲自上菜呢? 所以,杜鹃上前说道:“上官小姐,他……” 上官寻微微一笑,“你以为他没有资格?” 杜鹃轻轻点了点头。 上官寻淡淡笑道:“如果他愿意,那些部级官员会争着抢着见他;如果他愿意,在你眼上很强大的公子哥会抢着来见他;如果他愿意,就是那些大人物也会争着交好他。” 杜鹃美眸大睁。 “所以,他和你打赌,是你的幸运!不管你是赢,还是输,都是你的机缘!不过吧,我还是希望你输的,虽然他给你打了很多钱,也许你十辈子也挣不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输,因为你跟着他,你得到的会更多。” 杜鹃惊讶更甚,她深知公孙寻不会说大话,她说的肯定都是真的,连部级官员,大家族公子,甚至是大人物都要讨好他,那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还有,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干嘛不直接走进来,非得要以这样的方式呢? 最让人惊讶的,当然还是上官寻让她赌输,不要一百亿的赌输。 这个人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公孙寻又道:“不说别的,至少他能够保你青春永驻,让你肌肤水嫩,容貌更美,做为一个女人,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杜鹃更迷糊。 沈非笑道:“你也不错,如果进军娱乐界,保证红得一塌糊涂。当然,这对你而言,是一种污辱,只要你跟我,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让你青春永驻。” 公孙寻妩媚一笑,“不要诱惑我。” “如果能诱惑住你,让我出多少钱都愿意。” “云仙子就在你身边,这样说,就不怕她吃醋吗?” “不会。”云希若不等沈非说话,便抢先说来,“如果寻姐姐能够和我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上官寻目光一个闪烁,随后将餐盘放在桌子,笑道:“沈少好浓的桃花运。” “你也是其中一朵吗?” “我可没那福份。”上官寻笑容淡然,介绍道:“这粥,是用小米熬制,不是什么很特别的品种,只不过没有打过一丁点农药,所有的都是人工,除草、抓虫,全都是一手一手弄的。” “那我很荣幸。” “这酸菜,不是什么人参灵芝,只是从长白山山顶采摘的野菜,吃起来很爽口。” “食物太好,我吃不惯怎么办?” 沈非笑着问来,杜鹃眉毛一挑,她敏锐感觉到这话语里面另有意味,不是表面上说得那么简单。 上官寻淡淡一笑,“那沈少喜欢什么?” “随心所欲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可这世上,哪里会有那么多随心所欲的东西,即使是您拥有特殊的能力,强大的实力,神奇的医术,但总还是有不足的。当你饿了,身处困境,周围只有一根天台山的雪莲,不吃的话,可能就会危及生命,就算你再不喜欢吃,那不是也得吃吗?” “那也得看我愿意不愿意了,我愿意,那就吃,我不愿意,谁也不能让我吃。” “死神在面前,你不愿意也不吃?” “杀了死神,吃掉死神不就行了?” “沈少好志向。” 上官寻赞了一句,“我丝毫不怀疑沈少的能力,可死神不只有一个,不只那么弱,又怎么办?” “无他,比死神更强。” 沈非答得随意,取了一碗粥到云希若的面前,“你尝尝,感觉起来味道还不错。” “恩。” 云希若没有管沈非和上官寻之间打的机锋,幸福的喝起粥,吃起酸菜来,不得不说,这粥不是一般的好喝,口感超好不说,还让人感觉一股清新的味道,这绝对是极为纯净的菜。 这样的米,这样的菜,哪怕以她歌仙的身份,也很难吃到,京城大饭店这样做肯定另有意图。 杜鹃算是明白其中两人话语之中的一些含义了,两人表面上说的是粥是吃的,可实际上,说的是选择。 一条阳关道,一条独木桥。 京城大饭店想要招揽沈非,给沈非一条星光大道,沈非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喜欢走自己的独木桥。 虽然沈非拒绝,但上官寻一点都没生气,她看到沈非喝掉一口粥后,又笑道:“沈少,感觉怎样?” “好吃,京城大饭店名不虚传。” “如果沈少愿意,还有更好吃的。” “我不愿意,我也能吃到,只要我想,你说呢?”沈非笑着问来,一脸的灿烂,满语自信。 上官寻又道:“那我愿意让沈少诱惑,或者我来诱惑沈少呢?” “这个……” 沈非语气一滞,杜鹃眼睛大睁,她就是再白痴也听得懂这句话的意味,那是说,只要沈非点头,那上官寻就要做他的女人。 她跟了上官寻挺久时间,知道上官寻是什么性子,上官寻能坐稳京城大饭店经理那个位置,靠的绝不仅仅是美色,也不是某个男人对她身子的兴趣,她靠的是自己的能力。 她身边确实环绕着很多男人,都是一些大人物,身份极高贵的,有的想让她做情人,有的要娶她做老婆,可她一个都未答应。 有人说上官寻心里早有所属,也有人说上官寻想等着最合适她,最强大的那个男人。 可不管怎样,上官寻是孤身一人。 而现在,上官寻要跟沈非,这让杜鹃如何不震惊,难道说沈非就是最适合上官寻的?这个男人就是强大的? 还是说,沈非能够挤掉上官寻心中的那个男人?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是那么的离谱。再想到之前她对沈非的态度,杜鹃更加不淡定了。 杜鹃这边想念不断,沈非笑道:“我倒是想被你诱惑一下,可又怕你是一条美女蛇,怕吃了你之后,你毒我小命。” “还有沈少怕的事情吗?沈少医术那么高明,区区毒,又何足为惧?即使有毒,以沈少的实力,不是可以征服我,让我对你心悦臣服吗?再不济,沈少也可以用辣手摧花的手段,让我不得不怕。” 上官寻没有做出什么诱惑的动作,可她的话语里,却有着另外一种无论用什么动作都敌不过的诱惑。 沈非笑道:“你说的也对,只是,我是一个怕老婆的人啊,我都惹了一个仙子,再惹一个妖精的话,回家我老婆会让我跪遥控器,她想看哪个台,我就得给她跪出来的。” “我可以陪着你一起跪啊。” “那样的话,我不仅要跪遥控器,还要跪体重计,不能让重量有一丁点的变化了。” “我还是可以陪你啊。” 上官寻也是无比的执着,杜鹃看得万分无语,这可是上官寻啊,是无数男人梦想得到的啊,到了这个什么沈少的面前,竟然变成了嫌弃的。 这个沈少,究竟是何方神圣? 杜鹃紧紧盯着沈非的时候,沈非开口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诱惑我,那就跟我走吧。” 沈非似乎被上官寻说服了,上官寻的眉头却皱了那么一丝,但很快消失,香嘴一张,说道:“那沈少可否跟我走一趟,然后,我便跟你走。” “是到你的闺房吗?” 上官寻再皱,杜鹃神情更冷,这话听起来倒没什么,可一联系起来,那就是非常的流氓。 沈非又道:“除了你的闺房,我哪里也不去!除了你的诱惑,我什么也不会做。” 这话,很冷很硬。 上官寻却笑得更开心了,“沈少,您还真的是要随心所欲啊。其实,我最想得到的答案,便是这样。” “我知道。” “恩?” “你说着诱惑我的时候,心脏跳动只有六十,刚刚到正常水平,你的血液流速很慢,说明你心里很冷。” “仅仅是这些吗?如果这本就是我的性情呢?” “可你听到我要随心所欲的时候,听到我的话越来越强硬的时候,你的心跳达到一百二,你的血液转速加快,很是兴奋。” “这就是你的医术吗?”上官寻眼里有着不露痕迹的震惊,沈非笑道:“这哪是什么医术?这只是我听到的而已,如果是医术的话,我应该告诉你……” 上官寻耳朵一凛,很认真的要听沈非接下来说的话,可沈非却住了嘴,转而问道:“你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