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姓秦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姓秦

“在你眼里,京城大饭店是坏的吗?” 上官寻眼睛直直,沈非笑道:“京城大饭店那么厉害,随意就能毁掉一个超级势力,一个在军中优秀的,立过很多功劳的特种兵,在京城大饭店只不过是一个看门的。这样的实力,可京城大饭店附近却还有那么多的坏人坏事。” 沈非看着上官寻,笑道:“千万不要告诉我,那些人和你们京城大饭店没有关系,他们骗来的诈来的抢来的逼来的钱或者利益,你们京城大饭店一丝一毫都没有,也不要告诉我,他们不是你们养的肥羊。” 上官寻沉默。 “他们,不过是京城大饭店的挡箭牌罢了,挡下了大家对京城大饭店的恨和怨,等怨恨积累到一定时候,你们再随便灭一两个势力,还能得到很多人的称赞,这样的手段,挺好。” 沈非拍手赞叹,“其实,说这些都是没什么意义的,有意义的就是我现在坐在京城大饭店里面,我现在要对京城大饭店动手,这就足够了。” “远远不够的。”上官寻又叹了一声,“我知道你医术很强,可你知道,你刚才喝的粥里面有问题吗?你吃的酸菜里面有问题吗?” 杜鹃脸色一变,上官寻直直地盯着沈非,沈非笑道:“如果我说我知道,你会不会很失望。” “确实很失望,不过,你真的知道吗?” “我现在没有事,不就是知道了吗?” 沈非反问,上官寻眼珠一转,看向了云希若,意思很简单,就算你自己能解,那云希若呢? 沈非抓过云希若的手,摩挲着,同时嘴里说道:“粥里面的东西,就是那股清香味,这股清香味确实很自然很野生,酸菜里面的东西是某种合成药物,更准确一点说,是能够破坏血液的东西。当然,这东西单独的是不会有什么危害,但与粥里面的清香一融合一接触,便是天雷勾动地火,排山倒海毒石穿空。” 上官寻神情落寞下来,她只知道粥和酸菜里面有东西,却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听沈非这么一说,很显然那当然没有了用。 沈非笑道:“你和我说那么多话,也就是在等我毒发。说句实在话,你身后的人能拿出这么难弄的东西,付出的代价确实很大,所以,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你知道我以一还百的性子吗?” “知道。”上官寻点了点头,“可是,你知道京城大饭店付出的代价,弄出的手段,又仅仅只是这一点吗?” “没事儿,不管有什么,我拆了就知道了。” “拆了就知道了?” 上官寻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意思,沈非牵着云希若的手,笑道:“粥也喝了,酸菜也吃了,机会也给了,那么,该干正事了。” 话音一落,沈非一脚踏地。 天行九踏,第一踏! 狂暴无匹的力量,从沈非脚底宣泄出来,爆发在京城大饭店那无比珍贵的地板上。 地板一震,也并没有裂开,倒是黑龙那些保安,从墙壁里给震了出来,而站着的保安却是倒在了地上,吐血不已。 还有京城大饭店里面的人,都给震得东倒西歪。 杜鹃花容失色,她一直觉得京城大饭店很牛,可在沈非那一脚之下,她却有种京城大饭店很渺小,而她连一只蚂蚁都不如的感觉。 原来,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厉害。 云希若却没有受到半点震动,更没有毒发身亡,有的只是更浓的崇拜,更深的痴迷。 一震之后,恢复原样。 地上并没有大坑之类,上官寻看着,眉头皱得紧紧,她刚才离沈非很近很近,当然感觉到沈非那暴强的力量。 完全可以说,在那股力量面前,她就是一粒灰尘。 可是,这么强的力量,却没能将地板毁掉,连坑都没有出现,这实在是一件很让人疑惑的事情。 下一秒,上官寻脸色苍白下来,白得像刷了一层漆。 她明白了为什么地板没有坏。 因为那股庞大的力量,全部从地板上渗透到了地底下,甚至是很深的地底下。 而京城大饭店的地底下,绝对是不简单的存在。 京城大饭店最豪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在饭店最高一层楼,而在地底下。 地底一层,平淡无厅的停车场。 可在停车场下面数百米深的地方,那是另外一个世界,里面是一个豪华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防空洞。 里面存在的事,当然更加的离谱。 天上人间有,拉斯维加斯有,地下黑拳有,极品飞车有……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地底下,才是京城大饭店最吸金的地方,才是那个人最看重的地方。 可现在,沈非一脚,就将其毁了。 上官寻还是有些不信,因为她清楚地知道那东西是多么的坚固,别说子弹,就是炮弹都轰不穿,毕竟前身是防空洞,甚至当年有人在里面进行过研究之类。 所以,上官寻盯着沈非,有些哆嗦地问道:“你毁了下面?” “什么意思?我不知道呢。” 沈非笑着,上官寻看到沈非的笑意,怎么敢相信沈非所说的不知道,上官寻又问道:“下面很坚固,你一脚能毁?” “不就是几千辆车子,数百米岩石,还有无数装置罢了。” “你……” 上官寻差点站立不住,沈非这么一说,她敢肯定下面确实是毁了,她心中生起了浓浓的无力感,她是和沈非来谈条件的,结果却谈崩了。 她以及她身后的人,虽然对沈非够重视,却依然认为沈非没什么了不起,实力再强也有制得住的地方。 实际上,他们早计划好了,如果沈非不听话,不愿意跟他们站在一起,那就把沈非弄到地下去,用整个地下的东西来对付沈非。 这也是之前上官寻所说的京城大饭店的手段。 可现在,沈非一脚,就毁了他们最强大的手段。 原来实力不是不重要,而是实力没有厉害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不重要,等实力厉害到了,是很吓人的存在。 比如现在。 上官寻颤抖着说道:“下面还有人,你把他们都弄死了?” “别急着给我扣帽子,虽然这也是你们计划中的一环,毕竟我杀了人,你们就有借口来抓我嘛,甚至可以动用很厉害的国家武器!我再厉害也是一个嘛!所以,你放心,即使那些人全都是用来对付我的,我也没要他们的命,只是让他们受了点伤罢了!” 沈非说得轻松,上官寻深想下去,却觉得无比恐怖,沈非能毁掉下面并不是最吓人的,可沈非不仅能毁掉,还能控制住力道,那才是最吓人。 这说明沈非的力量,深不可测。 换个词来说,就是未知。 就是神秘。 未知最可怕。 上官寻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沈非笑道:“他们还为我准备了什么?一起拿出来吧!” 听到这话,上官寻不由苦笑。 若真能拿出来,若真有用,她又岂会在这里站着。 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她能够处理的了。 上官寻看向了上面,然后,上面走下来一个人,一个年轻人,二十八岁左右,长得很寻常,脸上也没有嚣张的神情,有的只是阴沉,还有着畏惧。 年轻人走到前面来,说道:“我姓秦!” 年轻人虽然只报了一个姓,但在京城,在京城大饭店,这个字代表的实在再明显不过。 秦,就是秦家。 京城十大家族第一位,秦为峰的秦。 沈非笑了,“总算是接触到了秦家,还真是不容易。” 年轻人看到沈非一点都不惧,脸色更是阴沉,一般来说,知道他秦家的,听到都会给三分面子,甚至是诚惶诚恐是担心是畏惧是敬畏,可这人眼里有的就是跟听到什么好吃的一样。 可他心再不爽,也不得不压下来,因为刚才那一脚,已将他给吓住,那一脚太恐怖。 他强忍着说道:“我叫秦峰。” “你跑下来,就是想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可以走了,我知道了。” “沈非,你……” 秦峰高傲惯了,居高临下太久了,他是想忍着的,可听沈非这么不客气的话,他实在是忍不住,但说完话之后,秦峰还是忍了下来。 旁边的杜鹃,终于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叫沈非。 沈非笑道:“是我,怎么了?” 不等秦峰回答,沈非又说道:“哦,你告诉我的名字,你的意思是要用这个名字就叫我吓住,就让我给你赔罪,然后再乖乖离开吗?” “你会吗?” “当然不会,我是来打你脸的啊,我都还没有打,怎么会离开呢?” “你……” 秦峰目光无比的凌厉,欲杀人。 沈非淡淡说道:“别这么愤怒,你之前在我饭菜里下毒的时候,我都没愤怒,你愤怒什么呢?而且,你现在就如此愤怒了,那一会儿怎么办?后面还有很多让你更愤怒的事情发生啊。” “你真的要得罪秦家?” “你真的能代表秦家?” 沈非一问,秦峰凛住,虽然他掌握着京城大饭店这个超级聚宝盆,可他还真不敢说能代表秦家。 沈非再问,“或者说得更明白一点,如果我打了你的脸,秦家会全家震怒,对我出手,置我于死地?” “秦家的威严,无人能挑衅,不管这人是谁。” “我问的是会吗?你只需要回答,会,还是不会。” 沈非眼神凌厉了,秦峰浑身冰冷了,他紧捏拳头,抬起头来问沈非,“我们往日有仇吗?你非得要这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