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忘了你是傻逼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三十章 忘了你是傻逼

“我们往日有仇吗?你非得要这么对我!”秦峰是咆哮着将这句话说出来的,“是有很多人惹你,可这些人里面,没有我!” “别这样嘛,看你的语气,就像是被十个壮汉给强-奸了一样。”沈非安慰着。 可这安慰的话,更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刺进了秦峰的心里,杜鹃在一边听得想一头晕过去,秦峰是京城大饭店后面的人,她很少见到秦峰,却知道秦峰这人手段相当狠,别说这么无礼的话,就是让秦峰不爽的,那人肯定会悲剧。 然而,今天轮到了秦峰本人。 杜鹃再没有之前的任何一丝丝想法,她所知道的沈非不是京城大饭店的对手,是必死无疑,就是建立在秦峰上面。 而现在,秦峰却被沈非压得死死,真的是像被强了,却又无处伸冤无力反抗的女人。 能把秦峰弄到这一步,这个沈非,还真是非一般人。 秦峰当然很愤怒,额头上的青筋绽出了一条又一条,就像一只只蚯蚓在蠕动,死死盯着沈非,想要将沈非千刀万剐。 沈非笑道:“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刚才那东西为什么没有毒着我,如果毒着了,我就你手里的鱼肉,你想怎么宰就怎么宰了。” 秦峰大吼道:“沈非,不管怎么说,我姓秦!我是秦家的人,如果你做得太过分……” “那又怎样?让我猜猜,哦,猜到了,我做得太过份的话,秦家就会放弃你,就像你把她当棋子抛弃掉一样。” 沈非看着上官寻,秦峰气得不行,按理来说,沈非的这个话完全是无稽之谈的,他完全不用担心的,虽然他不能代表秦家,却也是秦家年青一代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秦家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 可这是按理来说,身在京城上层圈子的秦峰,很清楚地知道,有一些事偏偏就不是按理来说的。 秦家,恰恰就有一件事,需要沈非这么一个人,还是很大很大,在那件事面前,他一个秦峰,完全是可以放弃掉的。 换句话说,面对沈非,秦家不是他的底气。 那他还有什么底气? 秦峰心里想着,嘴里喝道:“我们无怨无仇……” “你千万不要说得这么肯定,你应该知道,我有能力让你说出心里话,如果我动用了,让你说了,你又说出来了一些事,你说我仅仅打你的脸,够吗?” 沈非一笑,秦峰张嘴,半天合不上,他想到了余为民,想到了很多人,目光还看向了外面正在痛叫的周世豪。 “那你想怎样?” “咦。”沈非很是好奇的样子,“你这么大的大少,就这样被我吓住了?你心里真的有对我做过很多让我生气的事?看来,我得让你说一说真话。” “沈非,你不要乱来,我……” “你说不乱来就不乱来,那多没有面子啊。” 沈非出手,秦峰暴退,嘴里喝道:“沈非,这是你逼我的,你是很强,刚才那一脚能吓住很多人,可是,你还能用出那一脚吗?乌鸦,对手!” 一声大吼之后,有人从二层楼跳了下来,准确一点说是飞了下来,这个人真像乌鸦一般飞着。 风声呼啸,似被割裂。 人未至,乌鸦身上却射出了一些光芒,这些光芒和激光有些相似,但又有区别。 区别就是比激光更强。 激光不仅射向沈非,还射向了云希若,更是射向了杜鹃。 杜鹃看到,浑身胆寒,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知道,这一刻,她也成了棋子,随时可以抛弃,可以牺牲的棋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将她抓住,将她拖到一边,杜鹃只觉得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第一感觉,这个胸膛好温暖。 是她记忆里,从未有过的温暖。 杜鹃抬头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非。 见是沈非,杜鹃不由惊了,她从没有想到过沈非会救她,毕竟她只是一个服务员,说大一点,不过就是长得有点漂亮的服务员罢了,况且,她之前心里对沈非还是无比的鄙视。 杜鹃不由脱口问道:“为什么救我?” 沈非抱着两个女人一转身,闪过数股激光状攻击,“我们还打着赌呢!我自信,这个赌,我赢定了。所以,你是彩虹娱乐公司的第一个员工,我当然要救你。” “就因为这个赌,你要冒着生命危险救我?” “没你说得那么严重,你没听人家说吗?是一只乌鸦而已,乌鸦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 杜鹃没有再问,秦峰不是一般人,而他的手段,他喊出来的人自然也是不一般的。 沈非明明知道,却依然来救她,还说得这么轻松,即使沈非真的轻轻松松将乌鸦给解决了,但沈非的态度,已让她心生感动。 她终于真正体会到了云希若的感受,深刻明白到云希若为什么会那般飞蛾扑火。 杜鹃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的话,用钱?人家直接甩了一百亿给她当赌注;用身子?上官寻的诱惑都被她给推掉了。 想了一下之后,杜鹃认真地说道:“如果我输了,我一定愿赌服输,我会好好工作。” “当然,你必须得认真工作。” 这话,依然很嚣张很狂妄,可杜鹃心境变了,再次听来,却觉得这是一种霸道,令人温暖的霸道。 救人、说话,都是一瞬间而已。 秦峰看到沈非抱着两个女人在哪里闪躲,嘴角露出鄙夷之色,这个沈非真是个白痴,就算实力厉害,两个女人也是累赘啊。在用了那么强的力量,身体本就是虚弱的状态下,沈非拿什么来继续在他面前嚣张? 这样的人,当不得枭雄,只能当悲催的,终将死去的英雄。 乌鸦的攻击,绝不仅仅是这些光芒,他相信乌鸦能够拿下沈非,乌鸦可是那个圈子的人啊。 虽然他们家需要沈非做一件事,但他能够拿住沈非,同样也能让沈非去做,沈非再不想做也必须得去做。 这样,秦家那件事不仅能够解决,还能抓住沈非这个重型武器,能够好好了解沈非到底有什么秘密,有什么依仗,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崛起到这般耀眼的地步。 如此一来,他秦峰,在秦家的地位,将不可动摇。 正当秦峰美美想着的时候,沈非出脚了,脚一踏,一个侧踢,踢向乌鸦,乌鸦看到沈非踢来,抬起来狰狞地笑了。 他猛地伸出手,要抱住沈非的脚,他五指成爪的时候,手指上仿佛闪过一阵红光。 “小子,有些能量,是你不能懂的。” “我懂。” “你不懂,你力量再大,在内劲面前,也是渣!马上,我就会抓断你的脚,就会……” 话未说完,沈非踢了下来,乌鸦去抓沈非右脚的双手,并未抓得住,准确一点说,他抓住了,却被沈非脚上携带的庞大力量给撞断了。 十指俱断。 当然再也抓不住,拦不下。 乌鸦狂惊暴怒,心中瞬间涌出无数恐惧,可不等他去想为什么,不等他说出一个字,沈非右脚踢在了他的胸口。 砰! 轰! 第一个声音,是胸腔被踢破,骨头碎裂以及暴吐鲜血等等混合起来的声音。 第二个声音,是乌鸦撞在地上,直接将大厅里面给撞出一个大大深坑的声音。 沈非落下,走到乌鸦面前,说道:“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要问我,问吧。” “你的力量怎么可能比我内劲还要强?” “好了,你问了,那你慢慢痛吧。” 沈非用脚踩了几处穴位,转身走开,乌鸦发愣,沈非之前那么说,他还以为沈非要回答他呢,原来沈非就真的只是让他问一下。 乌鸦想暴怒出口,可传出来,回荡在大厅的时候,却是一声声无比凄厉的惨叫。 上官寻面色不能再苍白。 秦峰眼里恐惧更浓,乌鸦可是有内劲的人,他亲眼看到过乌鸦一拳击碎五六千斤的巨石啊。 还有那一道道光芒,是能够将几十厘米厚的钢板也能灼伤穿的存在,光芒的速度又那么快,却不能奈何沈非分毫。 他的梦想,全都破灭了。 不仅如此,他面对的境地还会更惨,那件事是需要用到沈非的,可他现在的做法,无疑是将沈非给得罪了,还得罪的很厉害。 都把人家得罪了,还怎么让人家做事。 这些,还都是以后;眼下,他的这道难关怎么过,才是最重要的,沈非已经朝他走来了。 秦峰咬着牙说道:“沈非,我不想这样的。” “是的,你不想给我下毒,不想给云希若下毒;你也不想在下面弄出一大堆埋伏;你更加不想让乌鸦杀我;可你大爷的,你不想,但你做了。” “都是你逼的。” “你妈逼的!” “你……” “好吧,我逼你,你又怎的?” 沈非就这么摆出军马炮,秦峰已无手段,只得忍下所有的不快,说道:“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你放心,我没想过杀你,我只是想打你脸,用你的京城大饭店,震慑震慑一些人而已。” “你……” “你有意见?”沈非问来,“有意见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有意见?有意见就说,我帮你参考参考!” “你以为我就是京城大饭店真正的主人?” “怎么可能呢!”沈非干脆地否认,“你这么傻逼,怎么可能是京城大饭店真正的主人。” 噗…… 秦峰吐血了,他本意是要让沈非心生顾忌,哪怕是一丝丝都行,可沈非却来了这么一句。 “你别这样,我知道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爱说实话,你看,你明明需要我帮忙,可你不诱惑到底,非得想要拿下我,不是傻逼是什么?” “他不会放过你的。” “也许,我也不会放过他。更也许,他不会出面。你说呢?”不等秦峰回答,沈非便说道:“对不起,我忘了你是傻逼,让你说你也说不出来什么。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赶紧打电话吧,给你认识的人,给你觉得有能力有实力打倒我的人,给你秦家的人打电话嘛,虽然你是一个傻逼,但你也姓秦啊,虽然你有可能抛弃,但那只是一个可能嘛。反正你打就行了,如果秦家不来人,你可以告诉他们,他们不来,我是绝不会出手帮个忙的。” 秦峰想杀人,不管是杀沈非,还是杀自己,但最终,他拿出了电话,他还想试一试。 沈非笑道:“这才对嘛,你要不打电话,说不定我就会让你说真话,识时伤者为俊杰,你不是一个傻逼,你是一个俊杰,你慢慢打电话,我去拆东西。” 说完,沈非走到了京城大饭店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