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都是缘啊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三十一章 都是缘啊

听到“俊杰”这个词,秦峰胃都快要气炸了,沈非的话,太气人太伤人,如果此刻有一个魔鬼在秦峰面前,让秦峰把他的灵魂交给他,而他能帮助他取了沈非性命的话,秦峰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可惜,没有魔鬼。 秦峰只得咬牙打电话,不过,他的目光落在了沈非身上,他想看沈非拆什么东西。 上官寻脸色再一次大变,沈非第一次说到拆的时候,就把京城大饭店最赚钱的那部分东西给拆了。 这一次他又要拆,地下的没了,他要拆的,自然就是地上的。而且,拆地下的,只是某些人,某一个圈子里的人知晓、害怕。 但是,拆上面的,那就是无数人看到,会令无数人震惊、害怕。 这个震慑,不是一般的震慑。 要知道,京城大饭店那可是屹立了很多年,影响力很大很大的存在,如果京城大饭店倒了,在普通人眼里,无疑是一场大地震,可以改变很多很多东西。 上官寻心思狂涌,所有人都知道沈非厉害,却不知道沈非厉害到这种地步,京城大饭店真的会一夜之间垮掉吗? 正疑问着,沈非走到了门口,抓住了门框,手上用力,使劲一扳,门框被扳掉,门框的质量当然也很好,可再好,在沈非那强悍到蛮横的力量面前,也什么都不是。 拆完了门框,又开始拆墙壁,结实的墙壁被沈非像撕纸一样,就那么一块一块的撕掉。 虽然上官寻早有预料,可看到这一幕,心神还是大大地震荡惊动了,他是真的要拆,就用双手便拆掉。 杜鹃见到,知道她那个赌,是真的输了。 秦峰愤怒,无比的愤怒,却无可阻挡,只能在电话里暴吼,“老二,你要再不来,京城大饭店就彻底没了。” “古哥,有人在毁您的作品。” “大伯,我需要家族帮助。” …… 一个个的电话打出去,秦峰又朝那群保安大吼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通知下去,让里面的客人都出去。” 能在京城大饭店吃饭的人,基本上都能算是贵客,都有着一定的能量,如果他们在京城大饭店出了事,即使是别人出的手,他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秦家是强,却也不能四面树敌。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沈非给拿下,否则,就不仅仅是丢脸那么简单。 秦峰的帮手还没有来,饭店里面的客人都快快走了出来,一个个脸带慌乱之色,虽然他们都是有不少能量的人,但在那个暴力拆迁者的面前,那些能量似乎都弱得可怜。 他们不想正门走,不想和沈非接触,但其他的通道,已经被毁掉,暂时不通,只能从前面走。 这些人走下来,看到沈非这个拆迁工,心里的寒气禁不住地往上涌,京城大饭店不是路边摊,不是违建物,不是想拆就能拆的啊,他拆的不是京城大饭店,拆的是有些人的脸,拆的是某种敬畏,拆的是一个传说,拆的是座大能量。 他们见沈非拆的认真,甩都没甩他们一眼,他们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只要走出去便好,到时他们就能坐看好戏了。 可就在他们要从坏掉的大门走出去时,沈非忽然转过头来,这帮人吓了一大跳,就像有一大盆冰水从他们头顶沷下,浇了个透心凉。 为首一人条件反射地说道:“你想做什么?” 沈非笑道:“别怕嘛,你们在京城,我在锦城;你们是大人物,我只是小人物;我们本来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相见。但命运让我们今晚在此相遇,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个缘份吗?” 无人回答,所有的人都觉得沈非这番话很无厘头,这人是个凶人,他们哪里和他有缘分了,如果非得说有缘分,那百分之一百是个孽缘。 沈非又道:“你们肯定在想,这是个孽缘。其实吧,无论是好缘还是孽缘,那都是缘!所以,看在我们的缘分上面,看在我喜欢做好事的性子上面,我帮你们治一治病。” 这些人里面,有的人知道沈非,有的人还不知道,不知道脸色冷峻,知道的眼带欣喜。 “当然,治病是两厢情愿的事情,我不会勉强你们必须治的。只不过,不治病的话,我会让你们说一些话。” “说一些话?” 有人在嘀咕,这个人还真是奇怪,说一些话有什么大不了的,看他那样子好像这还是一个威胁物一般。 说话之间,沈非并没有停止他的拆迁事业,他拆得那些人物心惊胆战,生怕什么时候京城大饭店就支撑不住,猛地塌倒,将他们给埋葬在里面,有心要走吧,可这人没放话,他们却是不敢走。 这时,沈非又说道:“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姓沈名非,叫沈非,从锦城来,锦城沈非!” 锦城沈非! 这四个字如同天雷,顿时劈在众人脑海里,劈得大家浑身发麻,汗毛直立。 沈非不怎么样,可锦城沈非他们却是如雷贯耳。 余为民!杨伟先!龙皇府!赵子秋!唐铭人!沈飞扬!叶静云!古靖阳! …… 还有很多名字,全都和锦城沈非有关系,要找沈非麻烦的都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中,要抢沈非钱的都被反抢得一干二净,支持沈非的都焕发出青春,重获生命。 如果说京城大饭店是一个奇迹,那锦城逃非就是奇迹中的奇迹!京城大饭店有魔力的话,锦城沈非本身就是一个魔! 可让人一步登天,亦能让人跌入深渊! 而他说要让他们说一些话,他们也是真正的明白了,说的那些话,就是能够要人命的存在。 因为说的话,是他们心中的秘密。 谁人无秘密? 谁人又干净? 他们当然不敢说,所以说,善缘也好,恶缘也罢,他们都得受着。 再说,锦城沈非的医术,还真是有些厉害的,君不见古靖阳都去了锦城,坐镇沈非手下的天启会所吗? 为首之人说道:“沈……少……”这人心里瞬间思量几番,还是唤了沈少,他说道:“我愿意结这个缘,想请沈少帮我看看病。” “别慌。”沈非摇头,“你知道了我是谁,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这样也太不公平了,对吧?” 其实,这人不想报出他是谁的,锦城沈非太凶太危险,可沈非这样说了,他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我叫蒙平。” “性别?” 蒙平恼怒,沈非这语气就像是在审犯人一样,想他地位可不低,岂能受这份屈辱,蒙平威严地说道:“我是男是女,你不知道吗?”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你说我都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我又怎么知道你是男是女呢?是人还是畜生呢?” 沈非淡淡说着,蒙平明白了沈非的意思,那就是让他报出职位,可他却偏偏这么说,是男是女很污辱人,是人是畜生更让他大怒发火,要指责出声。 可就在这时,却看到沈非随手将一大块墙壁推倒,将他所有的责骂都给推进了肚子里面,不敢再多骂出半个字。 沈非问道:“蒙大人,你心情很不爽,是不是想打我?” “不是不是的。”蒙平赶紧否认,开玩笑,这人能把京城大饭店徒手给拆了,他有几条命也不敢打啊,更别说他只有一条小命,蒙平忙道:“我是财政部三处处长。” “原来是管钱的,如此牛的人物,你的病一定会很难治的。”沈非的话让蒙平脸色青了又黑了,黑了又紫,沈非上下将其打量一眼,“你坐着的时候爱抖腿,很难控制住!你睡觉的时候爱做噩梦,常常惊醒!你时不时精神恍惚,有些时候还会眼花!最重要的是,你做那事很费劲,你想证明自己,却越来越不行。” 蒙平本就阴沉着的脸,瞬间惊慌,几近崩溃,所有的一切都正中死穴,第一个抖腿,看起来问题不大,面对比他职位低的有求于他的,这个抖腿确实没什么,可面对比他高的能够决定他前途的大人物,他不停抖腿很有可能就把位置给抖没了。 也就是这个,让他其他的毛病越来越严重,而做那种事,更是他的耻辱,是他心里一道深深的伤口。 蒙平赶紧说道:“求沈少治好我的病,无论花多少钱。” “看来蒙大人很有钱嘛,确实也是,管钱袋子的,怎么可能没有钱呢?”沈非淡淡一说,蒙平脸色大变,平常他是不会说出这样有大问题话的,可刚才心忧疾病他才脱口而出。 他确实了很有钱,可这钱,经不住查,一查就有问题,如果锦城沈非再用他的诡异能力,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来,那就真的是…… 其他人带着畏惧、看好戏等表情看着蒙平,蒙平忙道:“沈少,我的意思是说,只要我能拿得出来的,我就是倾尽所有都行。” “好了,别紧张,我还没有利用你,不会让你丢帽子的。再说了,不管你怎么贪,我的钱也比你多。所以,这次我给你治病,不收你钱,一会儿帮我做件事就行了。” “沈少,我不会违反法律的。” “放心,绝对不会,我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守法公民,怎么会做违法乱纪的事呢?恰恰相反,让你做的就是解决掉那些违法乱纪之事。” 蒙平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应答下来,毕竟这也将成为一个把柄,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沈非又说道:“如果你不想治,那就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