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乌鸦,死亡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三十二章 乌鸦,死亡

不想治,就说话吧。 蒙平心里窜出一股冷气,那么严重的病,怎么能不治? 而且,说话更严重。 蒙平再也顾不得是不是人多,忙点头说道:“如果确实如沈少所说,那我治,请问沈少要让我做什么?” “现在还没想好,你不用急,京城大饭店都没有拆完呢!你先等着,一会儿想到了告诉你,你做了我就给你治病。” 蒙平恨不得沈非立马就给他治了,这样他还可以耍一耍赖,做一做小动作,可沈非直接封死了他的后路。 不得已,他只得点头应下,站到了一边去,蒙平闪到一边看起了好戏,他相信后面的人也会遭遇他刚才的经历。 事实如他所料,后面的每一个都乖乖报出了姓名、职务,沈非也无比精准地指出了他们的病情,毫不意外,沈非每说一个,那些人的脸色就大变一下。 而这些人确实很牛,有中组部的,有中纪委的,有中宣部的,有公安局的,有武装部的,有某某大省的前几把手,还有某军队的…… 基本上很多实权部门的人都在这里,而他们的职务,不是一把就是二把手,反正都是手中有权。 这股力量让人震惊! 秦峰眼睁睁看着属于他的属于京城大饭店的人脉,就这样被沈非尽数收在手里,即使后面也许不可能,但这一次却是完完全全会为沈非所用。 而这一次用了,谁知道下一次还用不用,毕竟沈非那个医术,太狠了!他之前心里慌乱,有所顾忌,不也就是因为沈非这一点吗? 上官寻眼里忧愁更多,原来沈非要拆的,不仅仅是京城大饭店下面最赚钱的东西,也不是京城大饭店上面这个超级大招牌,他要拆的,还是京城大饭店的人脉。 京城大饭店能屹立这么久,除了因为京城大饭店身后一直有着强大的后台之外,还有京城大饭店能聚起很多人脉,这才能做出很多的事。 如果一旦被沈非给拆了,那京城大饭店怕是真正的要毁了,要消失在京城这块大地上。 沈非要毁京城地下势力,肯定会得罪很多人,即使现在还没有人出来相拦,但是,到了一定时候,肯定会有人出手的,而那时的出手,绝对会很凌厉,即使不能将沈非灭杀,也会让沈非付出极大的代价。 可现在,沈非手里抓了这么一票人,就可以用他们去对付那些人,就算这些人不敌,也能抵消掉不少的能量,减少一部分危机。 这些,真的是沈非想出来的吗? 大家都以为沈非做事就是嚣张嚣张再嚣张,包括之前的她,可现在看到沈非一路嚣张下来,才明白原来沈非的嚣张下面,是运筹帷幄,是步步为营。 如果说沈非在来到京城之前就想到了这所有的一切,那沈非的吓人程度是九十分。 不过,想到沈非之前说的,他说都没有想到过会来京城大饭店,这句话可信度很高,嚣张的沈非没必要说假话。 要是这样的话,就说明沈非是随机应变,是随心所欲的,随手而为便能做到这一步,更加的吓人。 打分的话,一百分都不够,那是奔着一百二十分去的。 他毁了京城地下势力,拆了京城大饭店,自身还安全无比的话,那沈非的震慑,将无与伦比,以后谁想再动沈非身边人,真的要考虑考虑再考虑。 上官寻盯着已经拆掉大半面墙的沈非,总觉得沈非还会有其他手段,不是就这么简单便完事的。 心念未落,沈非便对秦峰说道:“秦少,你要不要也看个病?虽然你看起来精力十足,年轻力壮,床上也是生龙活虎,能够大战很久,可是,你的胃真的很有问题啊,稍微吃点过激的东西就要痛啊。你的肝也有问题啊,吃点酒就会翻江倒海啊。当然,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最主要的是你的脑袋有问题啊,一下雨就痛,痛到爆啊。” 秦峰脸色早就阴黑,此刻变得更加黑,黑得让人生寒,黑得恐惧如末日来临,秦峰死死地盯着沈非,似要命令沈非把病给他治好一样,可他还是忍了下来。 沈非笑道:“秦少,别慌,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出事的,现在,你就把地底下那些人给弄出来吧,不然,你说我要是一不小心脑子抽了筋,又来一脚怎么办?之前我能够控制得住,现在可不一定能控制得住啊!万一他们出了事,只怕会有很大的麻烦吧?我倒是有信心不惧这些麻烦,秦少,你呢?” 秦峰想杀人,或者是找几个女人来狠狠发泄一通,他心里实在是太憋屈了,还有,把那些人请出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沈非肯定会用相同的方式,把他们全都收拢在手里,他的力量会变得更强,他的危机会减少。 可是,沈非说的又都是事实,除了他安排对付沈非的人以外,有些人是万万出不得事的,出了事确实很麻烦,沈非有医术还真可能在短时间挡住麻烦,他虽是秦家人,秦家虽然会没事,但他绝对会有大事,他的秦家享受的资源,还是有很多人要的。 重要的是,他也有病啊,他也想让沈非治啊。 所以,再怎么不愿,他还是让保安去下面把那些人给请起来。 沈非没有管秦峰,而是看向了快被打成碎片的乌鸦,随手扔了一块砖石砸向乌鸦,乌鸦很痛伤很重,可是,这块砖石要将他砸中了,他就死定了。 所以,乌鸦拼命往旁边一移。 赌上性命之后,乌鸦终于成功避过了死神的黑色镰刀。 乌鸦死盯着沈非,痛苦的说道:“你想做什么?” “做你刚才看到的。” “你想要我死?” “你闪不开的话,你就死了!虽然我有给你治好伤,让你做一些事的想法,不过,你要一心求死的话,我会满足你的。不就是扔一些砖头吗?我最擅长了!” 沈非甩手又扔过来一块,乌鸦大吃一惊,他还想闪身,可根本躲不开,他的内劲已经耗得干干净净,他的命已经全都赌在了上一次。 这一次,他死定了。 乌鸦大声吼道:“我不想死,我要活,只要你能治好我的伤,我就当你的手下,帮你做事。” 砰! 砖石砸在乌鸦的面前,离他仅仅只有毫厘之差,几乎就是擦着他的鼻子。 不过,他总算逃过一死,乌鸦不由松了一口气,可气还没有松完,又有一个冷冷的声音炸响在空中,“我需要的不是你帮我,你也帮不了我,我要的……” 沈非没有再说下去,直接又砸了一块砖石,乌鸦狂惊,又想吼话,可是还没有吼得出来,砖石就砸在他的腿上,将他的腿砸得血肉模糊。 乌鸦痛得尖叫出声,他想痛叫着释放,却不敢继续痛叫下去,因为他还有关乎生命的话要说,乌鸦痛吼道:“我就是你手里的一把刀……” “我有刀!” 沈非想到张大刀,说话之时,又一块砖石向乌鸦飞去。 啊! 又是一声惨叫,乌鸦赶紧吼道:“我是你手里的一条狗……” “你还不配!” 又一块砖石头,飞去。 众人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心中莫名的更加冰冷,特别是秦峰,乌鸦这样的人有多厉害,他很清楚,如果不是他的身份,他会很难让乌鸦帮他做事。即使他打不过沈非,如果他的伤势好了,也会有很多人找他,有内劲和没内劲,完全是两种感觉。 但就是乌鸦这样的人想当刀都当不成,就是想当狗都没资格,那沈非要让他当什么?这样一点一点的折磨,了真是会把人逼疯的。 乌鸦再一次被砸中的时候,他快接近于疯的边缘,疯吼道:“沈少,我不知道做什么,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哪怕我让你去死?” “我……” 乌鸦结舌,他说的这一切,甚至是当狗的话都说了,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活着吗?可沈非却要他去死,他能说什么?又能怎么说? “不知道怎么说对吧?所以,不要说自己做不到的事!你要做的,就是一只乌鸦,乌鸦象征着什么?不就是象征着死亡嘛,我需要你的这一种死亡!今晚,便是开始,外面地下势力的毁灭,需要你这只乌鸦,如果你能活过今晚,你可以继续把乌鸦当下去。” “沈少,我会做到的,我一定会做到的。” 乌鸦好不容易看到活的希望,忙慌不择言的说来,沈非没再扔砖石,淡淡说道:“爬到我的面前,就是你的重生,爬不过来,就是你的死亡。” 毫不犹豫的,乌鸦拖着残破的身子开始爬,秦峰、蒙平、上官寻他们看到一寸一血路的乌鸦,就仿佛他们的心被撕开了一条缝隙。 这条缝隙里,塞满的,全是恐惧! 对沈非的恐惧! 因为沈非实在是太吓人了,每一个人都想着,乌鸦的悲惨结局,会不会就是他们的。 上官寻想得更多,沈非是不是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的敌人,不要惹他。 不管怎样,现在他们想知道的,就是乌鸦到底是死是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