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内劲奴仆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三十三章 内劲奴仆

乌鸦使劲爬,拼命爬,爬过去,就能活命,就是天堂,爬不过去,就得死,要随入地狱,一地碎尸。 他必须得爬到沈非面前,他还不想死,他可是练出了内劲的人,为了练出内劲,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怎么能就这样死掉呢? 他要继续吃香的喝辣的,可他现在的身体,根本不可能,如果他不能恢复,就是一个废人,是一个废物,就算沈非不杀他,他的仇人也会把他拿去喂狗,看着他活活被咬死。 他能爬到那一步,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有了多少仇人,他要出了事,他的仇人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干他。 只要活着,哪怕不是像人一样,而是像条狗一样活着,他也愿意!不管对方是谁! 在这种执着的生念之下,乌鸦挪到了沈非面前,沈非又拆下一大块墙壁,扔到外面之后,蹲在乌鸦面前,“是只恶乌鸦。” 沈非施展妙手回春。 蒙平一大帮人眼睛盯得直直,一丝一毫都不敢弯,他们都或多或少听说过沈非的神医之名,那是能将古靖阳都能折服的存在。 可是,毕竟没有真正的,亲眼看到过。 而且,看到眼前这只乌鸦的伤,他们还有着浓浓的怀疑,都伤成这个样子,骨头都碎到那种地步,还能治好吗? 就算能治好,也要很多时间吧,可听沈非之前说的那些话,是要乌鸦立马就投入战斗吧。 那样,就得让乌鸦的伤在短时间内变好。 这么重的伤,怎么能变得好呢? 上官寻也是怀疑,杜鹃虽然也怀疑但更多的是自信,云希若却是一点都不担心,亲自体验过的她,只等着沈非再次创造一个奇迹。 众人心思各异之时,乌鸦却感觉到身上涌出一股股热浪,这些热浪如同春风化雪一般化去了他身上的伤痛,他那些碎掉的肉成也好似被超强力胶水也粘合起来,粘得那么紧那么牢,比他原先的还要牢固。 还有,他身体里面的内劲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但在热浪涌过,骨聚血凝肉合之后,内劲又生了出来,好像那些热浪就是他内劲的源头,热流在,内劲就在,热浪越大,内劲就越多越强。 强到超过了他的最巅峰,乌鸦感觉到他的内劲在突破,向着极限不断的突破,一点一点又一点。 下一瞬间。 轰。 似春雷震响大地,内劲飙了出去,突破了极限,乌鸦感觉站在了更高的平台上,看到了不同的风景。 他的内劲,是二品了。 二品内劲啊,这是他苦苦修炼而不得的东西,他甚至为秦峰所用,也是想弄到一些东西突破到二品,可终究没能成功。 但在被沈非暴打了一顿之后,竟然成功了。 内劲九品,每一品之间都是天壤之别。 随着内劲的狂涌,乌鸦心里有着无比强烈的信心,想到要是和沈非争打之前他就有二品内劲的话,那么他说不定会赢。 脑海里刚闪出这样的念头,乌鸦浑身一颤,被他的这个念头给吓住了,乌鸦赶紧将念头给砍得稀烂。 是的,沈非拥有的只是力量,可那力量却不是内劲所能敌,别说他是二品,只怕就是三品都不敌。 更重要的是,沈非能够让他内劲变强,从一品到二品,这中间的意义,才是最恐怖的。 乌鸦那颗即使帮秦峰做事,也没有真心跟随秦峰的心,就被这恐怖给压得有了些归宿。 而且,如果他办事办得漂亮,那么他不就是能拥有更高品阶的内劲,能让实力更强? 恐惧和**,让乌鸦眼睛发亮。 时间便在众人心念百转之间过去,不到三分钟,沈非收手,乌鸦浑身还是血,那十根指头仍然缺失没有长出来,但是乌鸦体内的内劲却是汹涌澎湃,他感觉自己有了新生。 乌鸦站了起来,说道:“主人,我会做到你所说的,所到之处,尽是死亡。” 这一动作,这一句话,让众人大吃好几惊。 乌鸦伤得那么重,换成一般人在床上躺个几年都好不了,可沈非却在几分钟内就治好了乌鸦,让乌鸦站起来。 这样的医术,真的是奇迹。 这样的人,真的是神医。 蒙平他们亲眼见到之后,对沈非佩服得五体投地,更是不敢走,心里还想着一会儿沈非让他们做的事,只要不是过分到离谱境地,比如让他们家破人亡的,他们一定会拼命做到。 如此大好机会,可不能错过。 当然,这群人心里想到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想到了别人,想到了那一个个家族当中的老爷子。 人老了,总是有各种毛病的,总是想多活的。 现在,希望就在眼前。 他们真的会对沈非下死手,自绝前路? 这,才是沈非的最大底牌啊。 蒙平等人心里惊讶着的时候,还对乌鸦唤沈非主人又是一紧,乌鸦这样的人,相对于华夏十五六亿人口来说,是少得可怜的那一部分,他们自认为是高高在上,是居高临下的,可现在他却把自己当了狗当然奴隶。 沈非之威,可见一斑。 秦峰脸色又黑了下来,他待乌鸦如上帝,乌鸦还半甩不甩他,要他出手都得付出极大代价,此刻却对沈非俯首称臣,这其中的对比,中间的落差,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可再愤怒,他也不得不忍住。 乌鸦喊的是十分坦然,沈非半点激动都没有,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沈非说道:“去吧。” “是,主人。” 乌鸦往外面走去,哪怕身有缺陷,却是杀气凛然,死气萧萧。 与此同时,地下那帮人被保安们架了出来,这些人虽然没有死,却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甚至有的嘴角吐血伤势不轻。 沈非一边拆墙一边急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伤得这么严重?来来来,我帮你们治伤,不要钱。” 这帮人有些迷惑,再看到蒙平等人乖乖站在旁边更是疑惑,但看到沈非拆墙的动作,个个惊在当场,真的不敢动。 他们是牛逼,却也没牛逼到徒手拆墙,毁京城大饭店。 接下来的事情,也就是蒙平他们的重演,他们不想,却不得不留下,一个个都成了沈非手中的牌。 同一时间,外面的拼杀,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里面。 武夷山确实很强,可他带的人毕竟少,又没有援兵,他们的处境随着时间的延续,是越来越艰难,朝龙会、白马寺等势力的人则是越战越勇,他们以人海战术来淹没武夷山。 反正都到了这一步,他们就决定拼一把,让大红袍彻底消失在京城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然后他们再瓜分了大红袍的地盘。 为了这个目标,他们喊了越来越多的人,一批接一批的涌向武夷山,眼看武夷山就要耗尽力气,就要被他们淹没拿下时,京城大饭店那边有了状况。 有人在拆京城大饭店。 那人,是沈非。 用的,是一双手。 这一幕比大晚上看贞子看电锯惊魂都吓人,还要恐怖百倍,他们一次次高估沈非的实力,现在发现他们还是低估了。 沈非比他们想得要厉害很多很多。 他们认为的那只肥羊,不是羊,也不是虎不是狮,而是龙! 沈非每拆下一块砖石,毁掉一部分,他们的心就像被铁锤狠狠地敲击了一下,敲得生痛,打得似不能呼吸。 此外,那拆的可是京城大饭店啊。 无比牛逼的存在啊。 沈非怎么敢拆? 这是一般地下势力成员的想法,而级别高一点的,脑子灵活一点的,能想到更多的人,则看到蒙平他们乖乖站在那边一动不敢动。 那样的画面,比沈非拆京城大饭店还要可怕,再想想沈非这个人,有钱有实力还能控制住有权的人。 他们心里狂生不安了,这样看来,也许沈非之前说的毁灭地下势力并不是什么大话,是真的有可能做到的。 如此一来,不管是级别高的还是级别低的,都没有心思打了,心散了,胆子也从老虎变成蚂蚁了。 相反,武夷山一帮人却是士气暴增,那个人太厉害了,他们之前还觉得武夷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现在一看再正确不过了。 他们体内仿佛凭空生出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支撑着他们狂杀上去,武夷山杀得更猛。 他不敢决定他是不是赌对了。 但是,这是有史以来,最大最大的一个机会,他一定要抓住,一定要让沈非欠人情。 那件事,也许真的只有沈非才能做到。 武夷山暴杀四方,那些势力的人不敢阻其杀锋,竟是被武夷山带着一小帮人杀得步步后退。 杀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有人觉得不对劲,这样下去,他们会死得很惨很惨,于是,有人厉声吼道:“都他么的不要退了,特么的给老子杀上去,不将他们杀死,我们只有死路一条,砍了他们,我们就能分他们的地盘抢他们的钱,谁要杀了武夷山,赏一亿,杀一个大红袍的人赏一千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句话无论放在什么地方都是极为正确的存在,当这人吼出来后,立马就有人鼓起勇气朝着武夷山他们冲锋而去。 就在这时,乌鸦走了出来,加入了战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