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帮你出这口气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三十四章 帮你出这口气

乌鸦,二品内劲高手。 认识他的人不多,地下势力这帮人,哪怕在朝龙会在这里级别最高的人,都不认识乌鸦。 他们只是觉得乌鸦有些厉害,因为乌鸦是从京城大饭店里面走出来的,所以,那人忙让一百来号人去阻挡乌鸦,不让乌鸦来捣乱。 乌鸦看到迎面气势汹汹杀过来的一百多号人,咧开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一百号人在他是一品内劲的时候都跟踩蚂蚁玩一样,现在更是。 乌鸦直接撞了过去,拳如影动。 砰砰砰砰砰…… 只看到一个又一个的人吐着血飞出来,不过眨眼间的功夫,这一百多号人便全都趴在地上,根本动弹不得。 武夷山眉头一挑,这只乌鸦,好强。这一幕,刺激了他,本来他身子已经较为虚弱,可他却如同猛虎下山般,冲向前面。 乌鸦倒没有多想,他想的就是将这些人打趴,就是活过今晚,所以,他下手根本不留情。 朝龙会、白马寺那些高级别的人怕了,脸色无比的苍白,乌鸦简直就是一个杀,无论填多少人上去,都会被乌鸦给吃掉。 这人究竟是怎么出来的? 是被沈非放出来的吗? 武夷山就够强了,现在又来了一个更强的,这架还怎么打? 难道说今晚,真的会是他们的大劫难? 不行! 事情到这一步,必须拼下去,他们再厉害,毕竟也就只有那么一点人,而他们的人还能源源不断的补充,他们拥有的是整个京城地下势力的力量啊。 只要他一打电话,立马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到这里,这里的利益太大,不仅仅是大红袍的问题,还有京城大饭店的利益啊。 哪怕平时是死对头的,现在也会联手杀向武夷山他们。 这些高级别的人物,并不知道京城地下势力,此刻已经陷入风雨飘摇的地步。 十三门人四处放火,挑能够解决的下手,主要集中在最下等的地下势力,那些势力面对十三门人的威胁,能挡住的很少。 铁锤更是走到哪里,就挑到哪里,直接闯进人家的老窝,拳头如锤,一路狂砸,直砸得这些地下势力四分五裂。 这两路攻击,看起来挺猛,但还是没有惊动京城地下势力的筋骨,毕竟他们的人还很少,针对的也是实力不怎么强的势力。 但是,还有一股势力,却是无比的吓人。 这股势力,为首者,一身红衣。 不是别人,正是大红袍。 大红袍带着她的手下,挑的是光明顶的老窝,毁的是弟子盟的基地,正在往朝龙会往白马杀去。 这只是一路。 还有很多路,分散着攻了出去,攻向各个地下势。 这也是大红袍没有出现在京城大饭店,没有给武夷山援兵的原因之一。 不知道这些变化的人,看到乌鸦和武夷山又放倒了一批人之后,毫不犹豫掏出电话发起求救。 可是,那对他来说,绝对应该随时随地打通的电话,却在通话中,不是一个,而是好些个。 等好不容易打通的时候,刚一说,得到的消息却是没有援兵,他们也在被攻击,自身难保。 打了一圈电话,得到的答案都差不多是这样。 而这,并不是最严重的,更严重的是他挂断电话后,发现之前来支援的人竟然不听命令的撤退了。 他们大怒,拦住这些人,让他们往前面杀去,不准后退,可得到的回答却是他们的地盘正在被别人攻击,他们要回去保住地盘,如果他们要拦,就别怪他们不客气。 这些人一脸的凶神恶煞,他们再不想让开路,也不得让开了,否则激怒他们,跟他们拼杀起来,自己得不偿失不说,还让武夷山他们白白获利。 然而,这些人想走,乌鸦却不想放他们走,乌鸦一人拦在他们前面,随后杀出一片血雨腥风。 蒙平等人高高在上,他们虽然也经常斗争,可那绝大部分都是阴谋诡计之类的,所谓动脑不动手。 可现在直面眼前的打杀画面,他们身子不由微微发颤,毕竟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阴谋诡计根本摆不上台面。 蒙平他们看向沈非,敬畏更浓,因为眼前那些血杀画面,都是这人弄出来的,他放了一把火,京城的地下势力便熊熊燃烧起来。 而这火,烧到的绝不仅仅是地下势力,还会有更多,说不定他们都是在被烧的范围里面。 吴军心中比蒙平他们的敬畏,更浓几百倍,他觉得沈非所说的一切全都是假的,是不可能实现的,现在看来,那不是不可能,是无比可能,将会血流成河的发生出来。 华龙叹息,心凉,他今晚做错了一个选择,要不然……华龙看向乌鸦看向武夷山,血都冷到不能流。 冯有才也怕,不过,他心里还有的依仗就是他是白道人物,是警察局的一把手,沈非再凶残,也不会取了他的命。 周世豪恐惧深深,他终于明白自己惹了一个天大的人物,一块绝不能踢,踢之必死的铁板。 周家是有点地位,文化部所管的区域更是举足轻重,可是和京城大饭店所拥有的能量相比,简直屁都不是。 他为周家招来了祸患,还是家破人亡的灭顶之灾,如果早知道云希若身后站着这么一个人,他绝对不会招惹云希若半分半毫。 可惜,后悔没有用。 周世豪现在祈祷的就是他老子能找到一个强力的后台,这样周家还能逃过一劫! 而他老子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很有可能就是他的老子在找后台。 相比周世豪的恐惧,周进波虽然也是心惊胆战,但还是有些兴奋,沈非这么强,肯定能把他大哥弄下来,到时他就必定是周家家主了。 当然,到了这一步,周家也算不上什么了。 但是,周家还是有不少钱的,他只要有周家家主的身份,就可以弄到不少钱,到时他拿着钱离开就行,只要有钱,去哪里都能生活得很好,哪里都是天堂。 沈非那边,那些从地下爬起来的人,成了沈非手中的牌,沈非目光在他们身上扫过,又看向秦峰,秦峰身子莫名一寒,“你要做什么?” “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你确定,这里面的人真的出来玩了吗?如果没有完的话,一会儿我毁了京城大饭店,将那些埋在下面的话,那罪魁祸首可就是你。当然,以你秦家公子哥的身份,弄死一两个人也是没问题,不会有什么大麻烦的。” 秦峰听来,浑身一凛,他怀疑沈非真的是不是人,都做了这么多掩饰,他怎么知道还有人。 那个人,可不是一般人,他出不出来,也不是他能解决的。原本想着,他打电话找人来,等他们来,也能护住。 可是,到现在,他打电话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秦峰那叫一个恨,恨如江水滚滚,绵绵不绝,向来都是他是刀俎,别人是鱼肉,今天他却成了鱼肉,任由人间砍成千百段。 就在这时,一位上了年纪的人走了出来,这人有五十多岁的样子,一头的白发,一脸的皱纹,脸色褐黄,中间还有些白点,极为吓人。 但蒙平那帮人里面,有的认出这个白发老人后,一个个叫嘴巴张得大大,半天也合不上。 白发老人说道:“锦城沈非,果然名不虚传。” “人老了,得了绝症,就要节约时间,不要说太多的废话。” “说的是。” 白发老人一点都不生气,笑着应下后,站到蒙平他们一堆人里面,白发老人此举再明白不过。 他也是要和蒙平他们一样,成为一张牌。 秦峰见状,惊讶连连。 沈非又问道:“对了,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他们怎么还没有来?” 秦峰面色难堪,谁知道那些人怎么了,之前都答应得好好的,结果一个个到现在都没影,也不来个电话。 这里面肯定出了变故,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变故。 沈非说道:“我最讨厌别人打了电话说了又不来,秦大少,你放心,这口气,我帮你出了。” “你千万别……” “千万别客气吗?你说得也是,虽然我们见面很不愉快,那是又打又杀的,不过,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这人最喜欢交朋友,这口气,说帮你出就帮你出,咱们百倍的出回来。” 秦峰张大着嘴,他是很不爽那些人为什么不来,可他更不想沈非插手这件事啊,天知道沈非又会玩出什么大花样来。 “看你样子,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肯定是了,只要不相信,你才张大嘴巴表示怀疑。” 听沈非这么一说,秦峰赶紧闭上。 “果然说准了,不然你不会闭上嘴巴。” “……” 秦峰想吐血,从来只有他玩人的,没有人玩他的,可今天沈非却狠狠地玩了他,他张嘴也不是,闭嘴也不是。 沈非说道:“为了让你相信我会做到,我给你示范一下。恩,就叫周家家主吧,他儿子非得要给我找麻烦,他也明明说要来,可现在还没有到。你帮我叫他一下,让他先过来一趟,说这里有好戏看。” 秦峰真的受伤了,内伤,很重的内伤。这叫示范吗?这根本就是让他当刀子,去砍周家家主啊。 虽然他没有将周家家主放在眼里,但周家家主毕竟是老一辈人物,毕竟屁股下面坐了一张较高的位置,而且,这很不喜欢这种被利用的感觉。 秦峰不由自主看向了白发老人,白发老人说道:“快别浪费时间了,你把电话打通,我来说。” 虽然秦峰不知道白发老人为什么会这么配合,完全没有拿出属于他的威严,哪怕是他身上有病,可他还是乖乖照做,拔通了周家家主的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