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可饶恕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可饶恕

周家一号车里面。 后排坐着一个满脸焦急的五十岁左右的老人,老人脸色有些发白,呼吸有点急促,眼神里还有着不少的慌乱。 这位老人,就正是周家家主。 周进才。 周进才现在很愁,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纨绔,他不是不想管,而是前些年为了维持住周家,为了不被别的家族吞掉,他一心扑在了官场上面,也就忽略了儿子的成长。 等他稍稍稳定后,回过头才发现,儿子已经变得那么不堪,他开始管,却根本没用,反倒是把儿子激得更加叛逆,还说再逼他他就去死。 这样的情况下,他只得放手,任由他去,他想着自己在那个位置上,儿子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都不会有事,况且还是他三叔看着。 哪料得,儿子今晚惹了这么大一场祸事。 虽然周进才心中早预料会有这么一天,却没料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的黑暗。 刚开始听说是外地佬的时候,周进才狂怒,他儿子再不对也是他儿子,不是别人可以随便动的,更别说是往死里面打。 周进才要找关系把那个外地佬毁掉的时候,又得到消息那人去了京城大饭店,当他准备亲自去的时候,再次传来一个消息,那人是锦城沈非。 锦城沈非。 这个词让他浑身冰凉,他那会儿还不知道沈非要做什么事,但他却知道沈非很狂很嚣张,连唐铭人沈飞扬都栽在他的手里,他儿子算个屁。 于是,周进才开始拿出利益,去找后台,去救儿子,去保住周家,周家虽然不大,但在京城也算得上有名号,他不想跟沈家唐家一样,没落到底。 他拿出的利益很大,那些利益平时绝对会引得一群鳄鱼争相抢食,可现在他亲自送上门去,都无人问津。 每个人都说,不,他们甚至没有说,因为他们都不在,明明在家里,却根本不见他。 周进才知道完了。 这一刻,他恨不得杀死儿子,是儿子给周家带来了这一场大祸。 他努力了那么久,很有可能今天晚上,就会化为乌有。 想到沈非的手段,周进才心中更冷,他心中也有秘密,他可不想让那些秘密曝光出去,弄得世人皆知。 所以,他在想着要不要牺牲儿子,保全周家,保全他的位置。 可那毕竟是他的儿子,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便在周进才犹豫不决的时候,秦峰的电话打了过来,周进才接到电话,就像看到一线光芒,忙接通说道:“秦少,我儿子怎么样了?我手里有一些东西,如果您帮我度过这一关,我愿意……” “你过来一趟,就知道你儿子怎样。” 秦峰说来,周进才那颗心沉到了深渊里,他瞬间知道秦峰也挡不住沈非,难道他的儿子真的要死,难道周家真的要在京城除名,他要丢官? 想到这些,周进才眼里闪过一抹狠意。 无毒不丈夫。 反正他儿子都注定废了,那就让他废掉,或者是死掉。虽然他的心里会很痛,但他至少能保住自己,能用他儿子搏得很多同情,说不定能更上一层楼。 这么想着,周进才就决定不去京城大饭店,任他儿子自生自灭,可就在他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小周,过来吧。” 周进才浑身冰凉,这个声音,听起来温暖,在他心里却冷冻成冰,因为这声音属于那个人的。 想到这,周进才苦笑不已。 那个人都发话了,他再不想去,也得去。 因为那人能够决定他的生死,决定周家的兴亡。 如果他不去,说不定他下一秒钟就会接到位置丢掉的消息,没那位置了,周家那些钱根本保不住,周家只有毁灭。 所以,周进才不得不去了。 去了,还能看他儿子一眼,也许还能救下他,如果他的位置保不住,那就一定得保住他儿子。 车子开向京城大饭店,不多时,周进才便到了。 周进才来到京城大饭店,并没有看到武夷山、乌鸦与朝龙会等势力的拼杀,因为这边的拼杀已经结束,武夷山和乌鸦他们杀往了下一个地方。 他看到了,他的儿子周世豪。 那浑身的血,一肚子的枪洞,虽然他不知道儿子伤到这种地步为什么还没有死没有昏迷,但他看到了儿子脸上的痛苦,很明显他儿子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爸。” “儿子。” 周进才想要奔过去,想问他儿子怎么了,可走到半路上,他却折向,往京城大饭店里面走去。 破损的京城大饭店里面还有很多人,但周进才一眼看到了沈非,以前从没有见过沈非的他,直觉认了出来,确定他就是沈非。 于是,周进才走到沈非面前,低头,弯腰,哀求道:“沈少,我要做什么事,你才能放过我儿子,饶恕我儿子犯下的错。” “你儿子犯的错,不可饶恕,如果我饶了他,那不就是告诉别人,你们来杀来打我在乎的人,反正我会放过你们的。” 沈非这么一说,周进才知道儿子的结局无法挽回,他不再低头,抬头狂吼道:“你把我儿子打成那个样子了,生不如死了,你到底还想怎样?” “更加的生不如死。” “你怎么这样心狠手辣?”周进才看向蒙平他们,“难道你们就忍着这个人,任由这个人嚣张吗?今天是我周家,明天就是你们蒙家,是刘家,是扬家,到时,你们还要忍吗?” 沈非拍手,“你说得不错,他们要惹着我,结果会和你们周家一样,说不定会更惨。你真的是个人才,可惜,你儿子惹了我,天远地远的,你儿子惹我做什么呢?” “你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报应?哈哈哈哈哈……”沈非大笑出声,“老头儿,你是想让我出绝招,让你说出你做过的那些坏事恶事吗?” 周进才噤声,他还真不敢刺激沈非,他要真的把秘密说了出来,那么他不仅会毁掉,更会身败名裂。 “喂,怎么不继续说了?” “沈非,你够狠。” “还没有你们狠,你可以问问自己的心,是黑是红;可以问问你自己的儿子,到底做了多少坏事,坏了多少人。” 这个问题,是周进才的死穴,他不敢碰,他盯着沈非说道:“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不是我想把你怎么样,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所以,是法律要把你怎么样,你犯过多少法,按照法律来处理就行了。” 沈非扫了一眼蒙平等人,蒙平他们这些人精,哪里还不知道沈非的意思,他们可不想得罪沈非,不想步周进才的后尘,周进才明显败了,他们自然是要落井下石的。 于是,他们纷纷说来。 “沈少说得不错,犯了错,就是付出代价。” “是的,违了法,就要受到惩罚。” “不管是谁,必须都得在法律之下,而不能凌驾于法。” …… 周进才听到这些落井下石的声音,怕极而笑,官场上的迎高踩低太正常不过,可现在却落到他的身上。 “你们总有一天,也会和我一样的下场。沈非,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周进才指着沈非大吼。 沈非笑道:“你放心,你不会死的,你会长命百岁,痛苦百年。” 这样的祝福,让周进才心碎。 就在这时,之前杀得血流成河时都没有出现的警察出现了,还带着一堆堆证据前来,将周进才双规且逮捕了。 周世豪看到老子被带走,恐惧到了极点,一直以来,他老子就是他的最大底气,有他老子在,犯多大事都没事。 今天却把他老子一起给折腾进去了。 周家,毁了。 从此以后,他不是走到哪都会被人恭维的周大少,他将是一名犯人,警察走到了他的面前,给他铐上了手铐,把他带走了。 周进波看到,大声笑了起来,他忙到沈非面前,“沈少,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 “不用以后,就现在,你把周家的钱全部捐给好人基金!” “我……” 周进波脸色瞬间无比难看,他做了那么多,说了那么多,为的不就是那些钱吗?现在把钱捐出去,他不就白辛苦了? “不愿意?” “沈少,我……” “不愿意就算了,我从不勉强人。”沈非随手在他身上点了两下,“不过,对于一个恶人,我从来不会放过。” “沈少,我愿意,我愿意……” 周进波终于明白是绝对的弱势地位,赶紧应答下来,可是却迟了,沈非已经把吴军叫了过来,“你陪新上任的周家家主走一趟,对了,你可以中途趁机逃跑的。” “沈少,我绝不会逃的,我一定看着他,让他把钱捐给好人基金。”吴军忙静态,开玩笑,看了这么多的事,他哪里还敢逃。 而且,他还看到了一条路,如果讨好了沈非,让沈非入了眼,那么他的未来,那是无可限量的。 吴军拖着越来越痛的周进波回周家了,沈非回头看向白发老人、蒙平他们,“大家觉得我处理得怎样,是不是有点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