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九百九十九块钱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三十七章 九百九十九块钱

沈非这一脚,自然就是天行九踏! 一脚踏下,狂暴无匹的力量冲击波,以沈非为右脚为起始点,往前爆发出来,从沈非到京城大饭店的那一截地面上,瞬间冒了起来,就像电影里面有一只穿山甲在地下拱似的。 只不过这速度异常得快,快到无法用语言形容。 如白驹过隙,一瞬而已。 然后。 轰地一声。 好几十米高的京城大饭店,轰然倒塌。 没有乱石飞溅,没有碎石击空,有的只是倒塌,从楼顶一直垮到最下面,就像一堆聚成小山的沙子散下来。 京城大饭店轰隆隆的垮着,声音嘈杂入耳,在夜色里尤为震耳欲聋,可是,大家就像没有听到一般,所有的目光,所有的心神,所有的精力,全都被震撼两个字笼罩。 他们的内心世界,死静一片。 京城大饭店地位这么重要,建筑的坚固程度就不用多说了,虽然有很多东西都可以毁掉京城大饭店,什么大炮炸弹地雷火药,什么挖土机推土机,什么地震超级龙卷风…… 都可以! 但是,没有一个会来得像沈非这么震撼,这么让人震惊,让人不敢呼吸。 就一脚,看起来和平常人跺脚没什么两样的一脚,毁了京城大饭店。 毁得那么干净。 干净到刚才发生的一切,让人觉得是玄幻。 确实很玄! 秦峰浑身狂冒虚汗,他还以为沈非不拆了,以为沈非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顾忌,会给他留个壳。 谁想到,沈非原来根本就不用手去拆,一脚就能轻松搞定。 完了。 这回真的完了。 盛名这么久的京城大饭店,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所有的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 就算他再建一个京城大饭店,也不会再是之前的京城大饭店。 京城大饭店,必将成为过去式。 成为沈非奇迹中的一个故事,成为沈非往上走的一个台阶。 秦峰心中的怒火,比整个草原燃烧起来都还要烈。 可是,京城大饭店倒塌下来的烟雾,却是遍布他身体每一处角落,他不敢将这种愤怒表达出来。 连那座京城大饭店都这样毁掉,他的这副小身板,又怎么惊得住沈非一踏? 上官寻每一颗细胞都被冻结,沈非的这个震慑,太恐怖。 随便一想,从此以后,谁要对付沈非,必定会甚之又甚,不然沈非跑到你家门外,来上一脚。 管你里面安了多少监控,埋了多少明兵暗将,有着多少实力强大的保安,又有各种措施。 沈非只一脚,就能将一切灰飞烟灭。 到时,死的就不是一个,而是一窝,一大家子。 这个沈非,四肢发达得可怕,更可怕的是他头脑还很不简单,仔细一想,沈非所做的每一个动作,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着目的的。 他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拆掉京城大饭店,就是要告诉他们,通过他们的口告诉他们,沈非不好惹。 千万不要轻易去惹,更不要去触碰到沈非的禁忌,动他所在乎的人。 不然,后果很严重。 但上官寻总觉得,沈非这样做的目的,并不仅仅是震慑,可她想了几百个念头都没有想到。 忽地,上官寻想到了武夷山,眼睛猛然一亮。 原来,沈非还有目的在此。 武夷山能一个人建立起强大的大红袍,靠的是什么,不就是他能打的名声吗?不就是他太能打吸引了很多人加入吗? 沈非这样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是效果更加的好。 沈非的实力,太强大了,只怕十个武夷山也比不上。 上官寻深深看了沈非一眼,按理来说,这应该就是沈非的所有目的,可上官寻仍觉得不完全是。 特别是沈非一定要带上她,这让她很疑惑。 她在想的时候,杜鹃已经完全被震服,心悦臣服,这样强大的男人,确实值得女人去扑啊。 云希若看到,只是微微一惊,随后又印在脑海里,化成了一个个音符,一句句歌词。 她在写歌。 白发老者笑而不语,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震动,可在京城大饭店倒塌的一瞬间,他眼里还是闪过了一抹精光。 如果他之前没有出来,现在,他已没命,他将和京城大饭店,变成一个废墟。 这般念头,在各自心间,不过一瞬间而已,沈非拍了拍手,像踩死一只蚂蚁样转过身来,对秦峰说道:“秦大少,你的脸色很难看,怎么,你对我这一脚很不满意吗?” 秦峰当然不满意,沈非的行为就是在打他脸,还是践踏的那一种,打得啪啪啪啪的。 可是,他只得忍下,挤出一丝无比难看的笑容,“我有点头晕,所以,有点冒虚汗。” “这是小问题啊,我是神医,刚好可以治病啊,要不我先给你治了?”沈非询问着,秦峰一时发蒙,不知道到底该如何选择,能把病先治好,他当然是求之不得,可他弄不明白沈非这话,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 “沈少,你……” “一看你就不愿意,唉,真搞不明白你们城里人是怎么想的,明明心里恨得我要死,却不敢说,你说了又怎么样?我现在还要利用你,也不会一脚踩死你的!不过,你应该有心理准备才是,我之前不就说了要将京城大饭店拆了吗?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但说到就一定会做到,一口唾沫一口钉嘛。” 秦峰听到这些话,直感觉沈非在他脸上甩着一个又一个的耳光,不等他有半点表示,沈非又问道:“秦大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帮你拆,也是为你好嘛。说不定你还能建出一个更好更牛的京城大饭店,比以前更上一层楼。” “沈非,你不要欺人太甚。” 秦峰大吼出声,一是因为忍不住,二是因为他觉得沈非说得很有道理,沈非现在还要利用他,他表达一下自己的真实感情也没什么。 沈非拍手,“秦大少也是一个爱学习的人,我刚说了,你就做了。可是,你就没学会举一反三吗?我是要利用你,可你敢不给我利用吗?你敢吗?你不敢!所以,我就欺人太甚了,你又能怎样?” “你……” “是的,就是我!” 噗…… 秦峰吐血,众人用可怜的目光看着秦峰,沈非这样做摆明了就是在戏耍秦峰,沈非又道:“秦大少,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 “有骨气,我喜欢有骨气的人。所以,我一定要帮助你,如果你修建新的京城大饭店差钱的话,我可以借给你啊,我都不要你利息,如果钱不够,我还可以直接将这块废地买下来,对了,这块地是属于你的吗?” 噗…… 秦峰听来再一次吐血了,沈非这哪叫帮,这根本就是在斩草除根啊,沈非不仅要毁他京城大饭店最赚钱的地下防空洞,还毁了他树立在外面名声极大的建筑,更是夺了他的人脉,现在竟然还要抢他的地皮。 如果地皮没了,那他就真的是一丝丝机会都没有了。 他跟死无葬身之地,差不多。 这块地,确实早就买在了他的名下,光是这块地的价值,就是一块天文数字,因为这里是京城的中心。 用寸金寸土都不足以形容。 不仅仅是钱,还关乎着他的命运。 秦峰是千万分的不想给,可是,他有不给的权利吗?沈非会轻易的善罢甘休吗? 到这会儿,秦峰是无比的后悔,如果之前他没有对沈非做那些事,没有给沈非下毒,没有安排暗手对付沈非,没有将乌鸦出手,那会不会是另外一种结果? 秦峰后悔之时,沈非说道:“你不说话,说明你在犹豫,而你犹豫,就证明这块地铁定是你的了。既然是你的,那就好办了,我做事喜欢有始有终,我毁了一个,那我就再亲自建一个,来吧,报个价,把地卖给我。” “这块地,我不能做主。” “好吧,我理解你,本来看在咱们的缘分上,我想出个几百亿买了的,就当帮你一把,可既然你不能做主,我就不用看这个缘分了,那我就几百块钱买吧。” “多少?” 秦峰猛地抬头,情不自禁地脱口问出了声。 沈非诧异地说道:“几百啊!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有些多?没事儿,咱们做人要大方一点,胸怀要广一点,这样才叫男人,才能做大事!所以,我决定给个最大数,就给九百九十九吧,寓意着长长久久。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说呢?秦大少!” 噗!噗!噗! 秦峰连吐三口血,吐得跪倒在地。 这块地,如果真能卖个几百亿,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仍然抵不过京城大饭店存在之时的价值,但有总比没有好。 可他反抗的一句话,却直接从几百亿变成了几百块。 少了好多个零。 那差别不是天与地的差别,是三十三重天,与十八层地狱的差别。 沈非真的是在往死里坑他。 以前,别人总说他是笑面虎,可他和沈非一比,沈非才是真正的彻底的无比凶恶的笑面虎啊。 九百九十九? 长长久久? 是谁的长长久久? 秦峰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诉说,他简直是想自杀。 蒙平等人也无比同情地看着秦峰,秦峰,秦家大少,天之骄子,京城地面上,谁见了不给三分脸面。 此刻,却被沈非玩到这种地步。 数一数,这是沈非踩的第三个京城家族大少了。 第一个是唐铭人,唐铭人烧火**掩饰,远走他乡。 第二个是沈飞扬,沈飞扬成为家族罪人,被禁足在家。 第三个,就是秦峰。 三人的身份,一个比一个牛,他们都认为能够压住沈非,可是和沈非对上之后,结局却是如此的悲催。 正当众人心绪翻滚时,沈非问着他们,“你们觉得我刚才说的话,有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