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第一块钱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三十八章 第一块钱

沈非的话当然没理! 可在那神奇的医术之下,在那强大的实力面前,再没理的,也有理了。 此时此刻,他们不敢挡沈非之锋,生怕引火烧身。 所以,没有一个人出口反对。 白发老者也是静静看着,沉默不语。 上官寻心中冷意更浓,沈非之前毁地下,他觉得那是沈非最大的震慑;后来暴打乌鸦,她又觉得是;再后来,又是拆京城大饭,聚一大帮人脉…… 直到先前,彻底毁掉京城大饭店。 每一次,她都觉得那是沈非所能震慑的极限,沈非不会做得比那更大。 可是,沈非用无比真实的事实告诉她,那些都不是。 比如现在,沈非要买下这块地,完完全全的占有,彻底的毁灭京城大饭店,包括从精神上,从大家的认知里,沈非要踩着京城大饭店的尸体站起来。 按理来说,这就是沈非最大的震慑了,可上官寻却不敢再相信,也许,沈非还能做得更多。 这时,沈非说道:“你们不说话,我也不知道你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是赞同呢还是反对呢。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们,如果都沉默,那就是赞同;如果反对呢,那就站出来。” 没人敢站出来。 那怕秦峰身后有秦家。 他们都是沉默,只不过,他们的目光,却落在了白发老者的身上。 包括秦峰。 白发老者目光平静,神情也没有什么异样,看不出来到底是喜是怒,白发老者开口说道:“既然沈非喜欢,那送给沈少又何妨?” 众人一听,心神大震。 用京城大饭店所占的地,能够产出无数价值的地当礼物,这礼物真的豪到了极致。 超级大手笔。 只是,这样的手笔不是真心送的,是被逼的。 想到白发老者这么牛的人物,都被沈非这个小辈逼得送出这么大手笔,他们对沈非的敬畏,又多了好几分。 太吓人。 不过,仔细想想也能理解白发老者的所做所为,这块地是能很大的价值,影响相当大。 不管是钱,还是其他能量。 但是,钱再多,能量再大,命都没了的话,又有什么用? 有命在,何止才值那一块地。 因为白发老者本身就是一棵大树,一棵影响力超强超大的大树,只要他还在还活着,不知他还能造出多少个京城大饭店一样的存在。 秦峰很不甘心,但白发老者都这么说了,他自然是闭嘴,将指甲挖进肉里,将牙齿咬进舌头的闭嘴,他怕自己忍不住又喝骂出一些话来,到时遭到沈非更多的报复。 “老人家,你要把这块地送给我?” “是的。” “这么说来,老人家你就是能做主的人了?” “算是吧。” “老人家,一看你就是大人物,是个做生意的料,这样保证能留住顾客。”沈非大声赞着,“不过,老人家的心意我领了,但这钱是一定要出的,说出多少就出多少,九百九十九块就是九百九十九块,绝不少一分一毛。” 众人大睁眼睛看着沈非,不是因为沈非坚持拿钱,而是这个行为的深层含义,别说九百九十九,就是九百九十九万也什么都不是,沈非坚持付钱,就是坚持要打脸。 打白发老者的脸啊。 这沈非,太生猛了。 这才是,震慑啊。 大家都觉得白发老者会发怒,哪怕是事关生命,也会发怒,可是,白发老者仍然平静地说道:“好!既然你坚持付钱,那我就不推辞了。” “老人家,听你这话,好像很不满意。也罢,我这人最怕欠别人人情了,虽然这次我没能让你做成好事,成功将礼物送给我。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以后我要是缺了,想要哪块地了,老人家会送给我吧?” “送!” 白发老者简洁干脆地说了一个字,蒙平一帮人直要晕,沈非这人简直无耻到没有底线。 京城大饭店这样的地儿,以后还想要。 还要白发老者送,这里面有什么含义? 众人虽然知道白发老者是为了生命着想,才做出这样的回答,可他们还是为白发老者的忍功,从内心深处佩服。 沈非这样的浑人,想忍住不发火都难啊。 而沈非开心的笑了,笑道:“老人家真是我的亲人,老人家您放心,您的病我一定会全力以付,保证不会让你今年就死,只要有我在,你就能活着,恩,活成老爷妖怪都没有问题。” 白发老者笑道:“那就多谢你了。” “不谢不谢,我这人性子就是怪,谁对我不好,我就对他更不好,比如这个秦大少,也许他现在觉得很憋屈,但是,之前我要是被他毒着了,那我不就完了,所以,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最惨的,可这才是刚开始啊,根本就不算得上是惨。” 沈非这么一说,秦峰整个脑海里像是有一千万只蜜蜂在嗡嗡嗡地响,他都快一无所有了,他都从天上掉进粪坑里了,这还不叫惨?这还只是刚开始? 那到底什么才叫惨? 秦峰真想死了,这样活着,不是一般的受罪啊。 蒙平等人看向秦峰的目光,更加同情,同时心里对沈非的敬畏又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此外,他们看着那已经完全毁掉的京城大饭店,心思狂涌似有天狗食日一般,如果说在之前,有人说要用几百块钱就买下京城大饭店那块地,那他们一定会吐他一脸口水,暴打他一顿,再骂上几句傻逼。 因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是天方夜谭,是匪夷所思,是十万个为什么都问不出答案来的事情。 现在,却如此真实的发生了。 发生得让人毛骨悚然。 让人浑身血脉倒冲。 几百块钱啊,就买下了京城中心这一块地,这一块有着无数意的地盘,想想都是那么的可怕。 沈非继续说道:“但是,谁要对我好,我就对他百倍的好。比如老人家你……” 边说着,沈非边拿出了钱,数了十张红钞票,递给白发老者,“老人家,这是买地的钱,你还得找我一块。” “好。” 白发老者颇有一种任你手段千万重,我自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样子,而让沈非意外的是,白发老者还真补出了一块钱。 这一块钱,可不是平常所见的绿面一元。 而是华国建国后第一批的一块钱。 非常非常的有历史。 沈非问道:“老人家,这一块钱,有来头?” “有点。”白发老者颇为怀念的说道:“这是华国成立的第一块钱。” 第一块钱! 第一! 很显然,这一块钱,就是问世的第一张一块钱。 这一块钱的价值,同样也是难以估算。 还有这一块钱代表的意义,以及影响力,也是大得惊人。 当然,这样的一块钱,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拥有的。 能拥有的,绝对是大人物,还是超级大人物。 蒙平等人心惊之余,又暗暗称赞,白发老者显然是用这个方式来暗示沈非,来表明他的身份。 他们看向沈非,想看沈非这下子怎么处理,这可关系到以后他们怎么对待沈非这个妖孽,这个凶人。 只见沈非摆手说道:“不不不,老人家,你这一块钱太重要了,无功不受禄,不敢接啊。” “无妨,你接下便是。” “还是不敢。” 沈非仍摇头不接,蒙平等人看到,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要沈非不敢接,就说明沈非心里还有顾忌,仍是会被压住,只不过压他的人,得身份很牛逼,地位很高而已。 可他们的气还没有松完,就听沈非嘴里蹦出了“除非”两字,他们所有的神经,一下子跳了起来。 沈非说道:“除非,除非老人家再帮我一件事,那样我就敢接了。” “好。” 白发老者还是很干脆,蒙平等人却闹不明白了,沈非之前说无功不受禄所以不接那一块钱,按理说,应该是他帮白发老者做事,比如治病一类取得一些功劳后,接下那一块钱。 可沈非竟然还要白发老者帮他做一件事。 这是什么道理? 是什么逻辑? 沈非笑道:“无功不受禄,我不敢接,不过,我要欠了你的,那就敢接了,所谓蚊子多了不怕痒嘛。放心,老人家,我不会坑你的,你帮我的事,对你来说,就是毛毛雨,你一个电话就能解决掉。” “你说。” “哦,就是今天,什么东北长孙家一个小子,跑到我在锦城的天启会所闹事,对我的下属很不礼貌,还很狂地要古靖阳亲自过去见他,你知道的,我这人脾气很爆,我就是一个嚣张的人,怎么见得别人比我更嚣张呢?所以,我就和长孙家开战了,弄了几千亿去搞他,不过,东北长孙这名字真不是吹的,底蕴很丰厚啊,很难搞啊,而且还不断有钱投入长孙家,与我们对着干。” 说到这里,沈非顿了一下,目光在蒙平等人身上扫过,蒙平一帮人里面,有的人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板底心猛冲到脑门顶。 他们都被京城大饭店这件事给震住了,忘了前不久都还热烈进行的长孙家与沈非一战。 他们感觉到寒意,正是因为他们投了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