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将错就错,错到底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三十九章 将错就错,错到底

这些人投了钱! 投钱的时候,他们可没想到沈非会杀到京城来,更没想到沈非会做出这样的大事件,在他们看来,沈非还是隔得天远地远的,不会找上他们。 然而,世事难料。 他们想着赚上一大笔钱,想着能够压倒沈非,再获得一些别的利益。 可事情的发展太特么难料了,现在他们就是沈非手中想捏死就捏死的蚂蚁,他们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光。 如果耳光能解决沈非对他们的敌意,他们愿意狠狠地打,如果非得给这个耳光数加一个数量,他们宁愿是一万个,如果真的有用,就是十万个,他们也不在乎。 打耳光,总比死掉来得好。 沈非一眼扫过,继续说道:“你说,秦大少这样的身份,都落到这样的地步,我总不能厚此薄彼,就那么轻松地放过长孙家吧,怎么也得把东北长孙这四个字给除掉吧,秦大少,你说对吧?” “对!” 秦峰话语里充满了浓浓的恨意,不过这人吧,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他自己惨得不行的时候,感觉天都要塌了,可如果有一个人比他更惨,他就会觉得很幸运,觉得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所以,有人陪着他惨,比他更惨,是秦峰非常乐意看到的。 “谢谢秦大少的支持。”沈非拱手之后,对白发老者说道:“老人家,还请助我一臂之力。” “那我让人全力出手,从各个方面打压长孙家。” 白发老者轻描淡写地说来,东北长孙这几个字确实很有份量,但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他都京城大饭店的地都要送,连第一张一块钱都毫不犹豫地送,哪里又会在乎什么长孙家。 不过,让众人意外的是,白发老者说完之后,沈非连忙摇手否定,“不不不,老人家,不要这么急,打压是要打压的。可打压之前,得让那些愿意投钱的人,把更多的钱投在长孙家啊,这样咱们才能赚一点嘛,老人家别觉得我腹黑,我这也是为了老人家着想,老人家刚才对我那么好,这一笔生意,我要是赚了,一定会分一成给老人家的。虽然老人家根本不在乎这一成的钱,但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老人家不要嫌少。” “没问题。” 白发老者仍是云淡风轻,可蒙平他们却很不淡定,沈非这不叫腹黑,那叫阴险,无比的阴险,那简直就是挖了一个深深的大坑,在坑里面埋了核弹,再用长孙家为诱饵,让那些人跳。 只要跳的,必死无疑啊。 想到这些,蒙平不由深深的觉得,锦城沈非这个名号,真心不是吹出来的,是实实在在的吓人啊。 而那些个投了钱的人,浑身发颤了。 可以预见的是,他们投进去的钱,百分之百打了水漂,他们现在所担心的,就是沈非会不会找他们算账。 这时,沈非的目光,刚好落在他们几人身上。 这些人都是用权位养出了极重的威严,可这威严在面对沈非的时候,半点都放不出来,放出来的只有恐惧。 沈非借着种种势放出来的压力,实在太大。 有一个承受不住压力的说道:“沈少,我错了,我马上把钱撤回来,我……” “别撤!你没有错!你给我送钱,怎么会有错呢?”沈非竭力否认之后,又笑道:“不过,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勉强别人,所以,你说你有错,那就错了吧。咱这人嘛,不会一竿子直接打死的,有错就改,改了就是好同志。” 他们心中很不爽,却仍压着问道:“沈少,我们应该怎么改。” “很简单啊!就是继续投钱啊,把你们所有的钱都投进去啊。怎么,你们不愿意?” “不不不,只是……” “别只是了,之前你们让我治病的时候,不就说了多少钱都愿意出吗?怎么到了这会儿就不行了?好吧,不行就算了。” “沈少,我出,我出。” 这些赶紧说来,他们不得不服软,连白发老者都要退让,何况说是他们,他们只是损失一点钱,也好过于位置不保,小命不保啊。 看看秦峰,那就是例子啊。 沈非说道:“好同志。既然要改,那咱们就改得彻底一点,你们不仅要投钱,更要发动你们的能量,让更多的人把钱投进去,帮一帮长孙家,让长孙家看起来很牛逼才行。” 这些人变了脸色,投他们的钱也就算了,当花钱消灾,可发动能量让别人投钱,那就是得罪别人啊。 这简直就是坑啊。 沈非,整个人都是坑。 “你们很为难?好吧,我理解你们,这样吧,我也不要求多了,你们只需要拉来比你们多十倍的钱,那这错,咱们就让他烟消云散,当从来没有发生过。可如果你们拉不来这么多,那这错,我就记在心里,等今天过后,我们再慢慢算,请放心,我的数学不是太好,一次没算得清,我们再算第二次,第二次不行就第三次第四次,直到算清楚为止。” 沈非这样说了,他们哪里还敢让错误继续下去,虽然很坑,他们也只好咬着牙吞了,一个个赶紧点头,表着决心说一定会拉到十倍的钱。他们的眼里,有着一抹抹的狠光,沈非只说拉钱,没说从何处拉钱,他们坑人坑不到,可以用手里的权利啊。 “都是好同志,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对了,顺便提一句,多多益善啊。”沈非一脸的笑容。 云希若觉得沈非笑容很温暖,可蒙平他们却觉得那就是魔鬼之笑。 上官寻心里再一次惊呼,这人做事,果然是无极限啊。 你以为他走的是一步,实际上他走的是十步,或者是一百步,甚至更多。 甚至甚至,他根本就不是走的,而是飞的。 沈非与东北长孙家的事,本来是和今晚的京城事件没有关系的,现在却被联系在了一起,这些人的能量全被沈非借走。 长孙家再强,面对这些能量,也只有呜呼哀哉的命。 长孙家,注定要陨落、毁灭了。 沈非不仅震慑了人鬼神,还要赚上一大笔钱,这笔钱真的是难以想象,绝不仅是几百亿一千亿那么简单。 怪不得沈非直接扔给杜鹃一百亿当赌注,原来他赚钱的速度,是这么的吓人,如此的恐怖。 这一切,是沈非在上京城之前,就已经算计好了的吗? 上官寻心里生出一股不能与之为敌的念头,她甚至在担心那个人,如果那个人和沈非碰上,会是什么结果。 沈非,实在是太妖孽了啊。 那些人开始打了电话,沈非当然也没有放过蒙平他们,让他们也加入了投钱行动,蒙平他们不得不投,特别是蒙平,那是财政部的,手里根本就是拎着钱袋子啊。 与此同时,东北长孙家。 长孙家主听到上面传来的话,已经是豁了出去,全力进攻,他相信关键时刻,一定会有助力到来。 可是,眼看就要被那庞大的资金给攻破,长孙家已然危在旦夕,却仍没有助力出现。 长孙家主开始了怀疑,想着是不是被忽悠了,正要发怒,要去问上面时,忽然一股股资金涌进来,有的帮助他对付沈氏集团,有的直接将钱涌入他的家族里面。 长孙家主松了一口气,虽说这股钱仍然不是太多,但总算是有了希望,果不其然,后面又涌进了一股股庞大的资金,那些资金大得吓人。 看到这些,长孙家主狂喜,他有着绝对的信心,不仅能挡住沈氏集团的这一次进攻,还能将沈氏集团的资金给吃了。 几千亿啊。 他要是吃了,就能成为东北第一家族,当然是除了身后那个人存在的第一家族。 此外,打压沈非,做到京城沈家都做不到的事情,那他的名声,将一飞冲天,他将踩在沈非的名声上,名传天下。 长孙家主想到这些,浑身都是劲,拼命的用着庞大资金开始进攻。 而长孙家主根本不知道,他身后的那个人,身在锦城的叶倾城,得到这样的情况,眉头皱得紧紧。 叶倾城已经抛弃了长孙家,自然不会再给长孙家一丁点的帮助,他只是让长孙家自生自灭而已,谁知长孙家真的有了这么庞大的资金。 是谁在后面布局? 黑手是谁? 他们是想聚众人之财,对付沈非吗? 叶倾城有些闹不明白,她立马让手下去查,一定要查出事情真相,她还想着要不要给沈非打电话,可她忍住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有可能让沈非知晓,那样就不太好了。 赵子秋那边,他刚开始也是一惊,长孙家出现的资金,难以想象的多,不过,在他接到一条短信之后,赵子秋也笑了。 随后,赵子秋说了一句,“要坑,那就坑得更大一点。” 当即,赵子家让人追踪那些资金的来源,他也不管来源是真是假,就一古脑儿的进攻过去。 这一刻,沈氏集团四面出战。 如此消息,被有心人知道,再一次掀起惊天大波,他们都觉得沈氏集团疯了,虽然沈氏集团在上次的资金战中,坑了周边很多小国家,特别是倭国,赚了很多资金。 不过,那些资金都换成了东西,想要立马转换成现金是很有难度的。 这样一来,有人就生出想法了。 沈氏集团流动资金不够,还四处出战,那他们总会有资金断裂的时候,等沈氏集团资金一断,那大肥羊的沈氏集团,不就任由他们宰割了? 就算沈氏集团不断,他们也可以出点力啊,比如攻击沈氏集团买下的那些集团、公司,以及所换物品等等。 这是一个大机会。 错过了,就不会再有。 他们,绝不能放过。 于是,有人动了。 大动干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