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车队出发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四十章 车队出发

赵子秋在挖坑,暗中有人在大动干戈的时候,白发老者的一号车,蒙平等人的座驾也到了。 一大帮人狠狠松了口气,等车的这段时间,他们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黑暗了,比地狱都还地狱。 要是车子还不来,他们再多等一段时间的话,天知道还会出现什么状况,沈非又会说出什么话。 当然,沈非的那辆人力三轮车也到了,这三轮车就是普普通通的平时所见三轮车,不是电动的,踩车的还是一个壮汉。 大家看到这个壮汉,眼睛又是一缩,因为这个壮汉是当年出手灭杀掉差点一统京城地下势力的大佬,这样的人,实力当然不是一般的强,名声地位也不会差。 但此时,却只是一个踩车的。 沈非看到后,对上官寻说道:“虽然你心里一直有事,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一个京城大饭店经理,不过,我还是对你很有兴趣,想把你挖走了。” 上官寻心里一个咯登,这个壮汉明显不是她叫来的,以她此时此刻的身份,还不够资格叫这么一个人来,很明显是别人,但沈非却偏偏这么说,在沈非之前所说所做的基础上,沈非的这句话,会有了很多人相信。 果然,上官寻眼角余光瞄了一眼秦峰,只看到秦峰那无比愤怒的目光里有着一丝审视。 这个沈非,果然是坑货。 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人所处位置尴尬艰难。 沈非却不再多说,带着云希若坐上了三轮车。 沈非这么一坐,蒙平等人彻底放下心来,赶紧坐进自己的专车里面,不要直接面对沈非,真是太好了,好比从狂风暴雨天,一瞬间来到了艳阳天。 坐进车子里面后,他们才发现,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紧紧的粘在身上,先前光顾着震惊了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却是异常的难受。 车队开始前进,壮汉果然不一般,踩起三轮车来,速度极快,怎么也有六十多码。 夜风拂过。 云希若恍然如梦,她知道沈非很强大很神奇,可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可不仅仅是强大,也不是彩虹所能形容的。 不管怎么说,她的心里,沈非之烙印,再难去除! 深入种子,生根,发芽。 和上官寻坐在同一辆车里的杜鹃,更是觉得这一切虚幻得不行,那男人太太太太强大了。 上官寻说道:“杜鹃,把握住这个机会,没必要成为他的女人,却要成为他的人,好好为他做事,他不会亏待你的。” 说到这儿,上官寻一笑,“以后,我就会经常听到你的名字了。” “寻姐,我觉得这一切都不真实。” “他本来就不真实,就不想是个人,而是像个神。”上官寻感触深深,杜鹃又问道:“寻姐,你也可以啊,你会比我做得更好的。” “我们不一样的。” 上官寻意味深长地说来,杜鹃也觉得其中有故事,没有再追问下去,她想起了自己卡里的那一百亿。 一不小心就成了百亿富豪,怎么都不踏实,杜鹃有种感觉,就好像把自己卖了一样。 杜鹃不知道,后面跟来的车队里面,有很多人羡慕着杜鹃的经历,那才是真正的奇迹。 车队向着朝龙会驶去,所过之处的行人,看到第一辆三轮车并不觉得有什么,那个壮汉他们也不认识。 可是,后面的车牌照,他们认识啊。 于是,惊呼声一片。 “我靠,这车牌牛逼到极致了,财政部的,公安部的,纪委的,还都是中字头的……” “老天,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看那辆车,不是曾经是阅兵式上出现过的吗?我的个天,肯定出大事了!” “那辆三轮车才是真的牛逼啊,这么多牛逼车,却偏偏跟在三轮车后面,那辆三轮车里面坐着的人,不知牛到什么地步了。” …… 声声惊叹中,有人赶紧拍照发微博微信,可是,他们的图,他们的评论,根本发不出去! 所有的一切有关消息,都被屏蔽。 这让他们更觉震惊,对三轮车里面那个人,更是好奇万分。 上官寻透过车窗看到外面人群的异样,也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沈非坐三轮车不仅仅是针对那些人,不仅仅是在打脸,他还在立威信! 想想,那么多牛的人,都得跟在他三轮车后面,三轮车多快,后面的车子就得多快,三轮车慢,后面的车子就慢。 这给人的震慑,随着时间的继续,会越来越浓。 沈非的算计,真的深到这一步? 如果沈非知道上官寻心中的想法,一定会笑着告诉她想多了,他只是觉得这样更有意思而已。 至于真实情况怎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一长串牌照极为牛逼的车子跟着一辆三轮车驶在京城大街上时,京城的地下势力进行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十三门人、铁锤、乌鸦,在发疯的攻击。 大红袍的人也在拼命,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儿,仿佛不知疲倦,有着永远用不完的力气一样,攻完这里又攻向下一个。 而这些势力平时能摆出来的白道力量,也消失了一般,无论他们怎么请求,都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也就算了,还有更严重的,直接动手打杀过来。 此时此刻,某个会所,有几个人正坐在豪华包间里吞云吐雾,不是在享受,而是给愁的。 “妈蛋,沈非太过分了,竟然真的是要毁了京城的地下势力,沈非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不然,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何止生不如死,就像他的手段一样,要让他痛不欲生,让他痛苦到地狱里面,永远爬不起来。” “行了,别在这里放狠话了,沈非真要来了,我们还不得闪退有多远滚多远,我们要正视沈非的强大,只有这样,下一次我们才能对付得了他。” 这个年轻人一身中山装,在这帮人里面很有威信,他这话一说,便没有人敢质疑,再去图嘴上痛快,因为中山装说的是真的,要沈非到了这个会所,他们肯定会撒开腿的跑。 “九哥说得是,我们必须要全方位的调解沈非,不能再像之前那样一知半解,就像这一次,我们都会以为沈非又用出那个诡异手段,让那些当官的或者有势的人物说出心中的秘密,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只等沈非用出来,然后就给他致命一击,可是,他这次竟然没有怎么用,用的那几个人,级别又远远不够。” “就是,这足以表明沈非不仅四肢发达,头脑也很发达,看他抓的那些人,连那个人都请了出来,谁还敢动?谁还敢伸手?麻的,想着就是气,最气的是,沈非来了,那个白头发又有可能不会死了,这简直就是噩梦嘛。” “不管怎样,我们现在不能针对沈非做事,沈非正是势不可挡之时,谁挡了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不过,沈非也别以为他这样做,他就真的赢了,真的毁灭了京城的地下势力。京城的地下势力,又岂是那么容易毁灭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没了这一批的地下势力,自然就会有下一批,没有朝龙会白马寺,自然会有飞龙会黑马圈,只要我们在,京城的地下势力,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而已。” “就是这么一个理。”九哥表示赞同,“等沈非一走,该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大红袍如何解决。” “大红袍从来都是个异类,以前大红袍做事还算守规矩,而且灭掉大红袍付出的代价太大,这才允许大红袍继续留下,可大红袍今天竟然敢做这样的事,绝对不能轻饶的,等一段时间,我们将大红袍灭了,做为对沈非的反击。” “说得好!现在京城的地下势力注定要遭秧,那我们就不挡,大家想想怎能才得到更大的好处。” “让他们立马把钱打过来,告之我们会出手相助,或者保他们一命,给他们一颗定心丸,这样既能给大红袍或者那几个人带来更大的损失,又能赚上一笔。” “亲自安排人出手,跟他们去抢地盘抢利益,捞取利益的同时,赚上一些名声。” …… 这帮人讨论得热火朝天,其中不少意见是有问题的,可号称九哥的,却并没有说话劝阻,他的嘴角有着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京城地下势力被毁,对很多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可于他而言,却正中下怀,这些势力不毁,他还得浪费脑细胞浪费精神去洗牌。 现在有人帮他毁掉,虽说会损失掉一笔钱,但和他要做的事相比,那简直赚到天大。 因为他要做的事,是关乎到大局,是为了以后!重新出现的京城地下势力,绝对和以前的不一样,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 讨论的不只这一处,还有很多地方。 某家族。 “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制住沈非吗?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沈非嚣张吗?沈非是有厉害的医术,可他更有诡异的让人痛不欲生,不得不说出心中秘密的诡异手段!我们们如果再容忍下去,难道就要看着沈非踩在我们头上拉屎不成?” “对于沈非那个诡异手段,我们必须抵制,应该建议一下,以后沈非用这种手段对付的人,都不给予重处!” “不给予重处行吗?不行!犯那么大的事,人尽皆知了,怎么可能不重处?老百姓怎么看?那是更严重的!我觉得,最干脆的办法,就是毁了他!从**上直接消灭!这样一来,管他有什么诡异的手段,都没有用!至于神奇的医术,没了对大家都是一件好事,对谁都公平,不然,那个人再活几年,我们怎么办?我们就会被死死的压住。” “所以,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将沈非灭杀,彻底结束他的传奇故事!否则,会有一天,我们就要面临被沈非毁掉的状况!别忘了,沈非是嫉恶如仇的,我们做过的那些事,如沈非知道了,你们说沈非会怎么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