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你有罪!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四十一章 你有罪!

这一夜,有无数人嘴里说着“沈非”这个名字。 这一夜,有越来越多的人被沈非震惊,然后心生杀意。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注定血色滔天! 更有人,目光死死盯着京城,开始了布局,这些目光有很多,比如各个家族的,比如超级大势力的,比如内劲圈子的,比如黑榜叶王,比如国外的一些眼睛…… 暗中算计无数。 沈非则到了朝龙会基地,朝龙会的基地是一处庄园,平时也极有名的,现在却是残破一片,杀喊声还不断。 大红袍的人仍然在进攻,不过,领头的并不是大红袍,大红袍已经杀战他处,虽然大红袍不在,可朝龙会的人并不好过,他们已陷入死地。 不过,他们还没有死心,特别是朝龙会的老大,他还有那么多的钱,只要他逃出去,只要他离开这个鬼地方,就能够逍遥地过完余生。 为了能够突破出去,朝龙会老大撒出了惊天重赏,让手下的拼命冲,他只要一道裂缝就够了。 朝龙会的成员也确实够拼的,他们不停的冲杀,一个个都想着那数亿的重赏,可就在这时,壮汉踩着三轮车走了进来。 那些手下,没多少认识壮汉。 可朝龙会老大却是认识的! 在看到壮汉的一瞬间,朝龙会老大面色瞬间苍白无比,就像看到了世界末日一般,脱口喊道:“小花!” 是的,壮汉就叫小花。 不是名号,就是名字。 没有姓。 就是小花。 一个非常女性化的称呼,与他的身材,他的实力相比,完全不符合。 可是,在道上混的,知道小花的,听到小花无不是心惊胆战。 小花战绩太凶残,当年灭杀那个超级地下势力,小花一人挑了那个势力数十堂口,然后又在总部杀出滔天血浪。 可以说,朝龙会现在能成为上等势力,与那一战是密不可分的,也就是说,朝龙会都是小花杀出来的。 没有小花,就没有如今的朝龙会。 朝龙会离当初那个超级势力,差了天远地远,现在小花亲自上门,朝龙会哪里还能活。 他哪里还能逃得了? 更恐怖的是,这么厉害的小花,现在只是一个车夫,三轮车夫。 是谁那么牛逼敢把小花当车夫用? 至于后面驶进来的一辆辆牌照豪气冲天的车子,已让朝龙会老大明白,他大势已去,必定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时,沈非走了下来,直接往前走去,打杀不知不觉当中已经结束,他们虽然不知道小花是谁,却明白这么大的阵仗,必是有变故。 所以,他们自动的分出一条道,直通朝龙会老大。 沈非走到朝龙会老大面前,冷声说道:“你有罪!” 朝龙会老大这时也猜到了沈非的身分,“你就是那个,锦城沈非?” “区区小名,不足入耳。” “哈哈哈哈……”本来心惊胆战的朝龙会老大听到这话不由狂笑起来,“牛就是牛,谦虚什么?” “真是小名!我现在正朝大名奋斗,我觉得,等我努力到你这样的人听到我名字,直接就吓死的地步,应该就不用谦虚了。” 沈非淡淡说来,朝龙会老大浑身直冒冷气,这个志向好是凶残,朝龙会老大狠狠盯着沈非,“你确实很厉害,竟然真的能毁掉京城地下势力,可你觉得地下势力是永远毁得完的吗?” “为什么要毁完?我等着他重新长出来呢,这样我又好再灭一次,每灭一次,我的名声不就更响一点吗?而且,我还能赚不少钱呢!比如现在,交出你的钱吧,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 沈非不再拐弯,直言说来,朝龙会老大没见识过沈非一脚毁掉京城大饭店的壮观景象,心中虽然有些畏惧,但没有对小花的畏惧来得深,所以,他说道:“你觉得我会把钱给你吗?不可能的!我就是死也不会给你!” “我又不要你的命,干嘛要你死?再说了,有我在,想死又岂是那么容易的?至于钱嘛,我相信你,你会拿的!” 沈非出手酷刑,尽数施展在朝龙会老大身上,顿时,朝龙会老大疯了,这痛像冲天大火一样,烧在他身体里面每一处角落。 朝龙会老大以前可能是一个硬汉,可经过这么久舒服安逸的生活,经历了这一阵阵惊惧可怕之事,他已经硬不起来了,意志就像豆腐渣一样那么薄弱。 所以,没等多少时间,朝龙会老大就崩溃了,就要说出他的钱,交出他的秘密,可沈非却阻止道:“别忙说,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你得继续痛,得让他们继续怕我,这样才能让我的大名更上一层楼,对吧?” 朝龙会老大更痛了,这是来自心灵上的摧残,蒙平等人在一边也是看得浑身直打颤,惹到沈非的人,下场真的太惨了。 大家便眼看着朝龙会老大痛苦了好一会儿,沈非回头说道:“对了,我要拿他的钱,不会有什么事吧?你们放心,我不会自己用,我就是想用他的钱做好事,相当于帮他赎点罪,大家没意见吧?” 谁敢有意见? 就算有意见,谁又敢提出来? 他们刚刚才被坑了那么多钱,要是再提,天知道会不会被坑得更多! 所以,他们全都默认了。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这钱,我就做主了。跟着大家,确实长见识啊。”沈非赞叹着,对朝龙会老大说道:“行了,你可以说出来了。” 朝龙会老大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如此急切的把他视之为命的钱送出去,那股痛,实在太恐怖,他赶紧说出了所有的一切。 就是一切。 虽然他想留下一部分,却感觉到,如果他不说,那就更痛更痛。 他只得全部说出来。 成了气候的地下势力,是很赚钱的,朝龙会是上等地下势力,吸金能力相当的强,特别是在京城在帝都这块地方,吸金更加厉害,即使要上缴一部分利润,但他们手中的钱绝对不少。 就朝龙会老大交待的,所有的资产加起来,就有着上百亿! 上百亿啊。 就这样被沈非拿走了。 蒙平等人心中很无语,感觉很受伤,他们辛辛苦苦的,担惊受怕的,东藏西藏的,冒着生命危险,也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一百亿。 这才是真正的抢钱。 而这,仅仅是刚开始! 一切都弄到手之后,沈非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些钱投入到好人基金,给需要的人送去温暖,你就安心的接受法律的惩罚,好好痛着吧!当然,你还可以恨,记住,是我毁了你!” 甩下一句话,沈非走了。 朝龙会老大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了惊喊道:“姓沈的,我把钱都给你了,你还让我这么痛。” “真是奇了怪了,我又没说过你交待出钱,我就一定解除你的痛苦。再说,就算我说了,对于你这种恶人,为毛要叫信用?我就是要让你痛,你又能怎的?” 朝龙会老大痛嚎一声,愤怒到极点,却毫无一丁点办法,沈非转头对白发老者一帮人说道:“大家要习惯,我这人,对恶人是一点信用都不讲的,如果你们是恶人的话,就要自求多福了。好了,我们去下一个地方找见识吧。” 沈非坐到三轮车上,小花踩了起来,速度更快。 第二站,白马寺! 过程同样的直接、暴力,干脆、利落。 还是不见一身红衣的大红袍。 再收入近百亿。 第三站,光明顶! 第四站,弟子盟! 第五站,雪月峰! …… 几乎稍微出名的地下势力,都被沈非带着一大帮牛人给光顾了,一路收缴,收入五百亿左右。 随着这些大势力的灭亡,其他小势力也根本活不下去,被大红袍、乌鸦等人杀得片甲不留。 就算原本占着优势的,比如某几个下等势力聚集在一起对付十三门人,眼看就要消灭掉,可那边消息传来,这些人立马慌了,联盟土崩瓦解。 他们想逃,可铁锤、乌鸦等人赶来,又直接将他们给废掉,这些人聚在一起,往沈非那边去报道。 等他们来到沈非面前时,这一个个的人,全都像是从修罗地狱地爬出来的一样,身上的血腥味浓得可怕,还有那些伤口,触目惊心得吓人。 可他们脸上却还有着笑,因为他们活了下来。 蒙平等人看到铁锤他们,心跳不由加速。 事情到这般境地,京城的地下势力真的毁得差不多了,四处已有警察出没,开始大赚功劳,大写文章。 即使是身在其中,亲眼所见,蒙平他们也觉得这一幕不真实,庞大的京城地下势力,就被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挑翻了。 小花心里都大为震动,要知道当年他们除掉那个超级势力,都是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 现在,沈非想到,便做到。 这种实力,妖孽得可怕。 武夷山也来了,只是他一个人,带着满身伤痕而来,大红袍仍然没有出现,武夷山走到沈非面前,抱拳说道:“沈少,我们拼尽全力了,可以拿到那个人情吗?” 武夷山说得很客气,因为他很清楚,能灭掉京城地下势力,沈非起了最主要的作用,虽然沈非并没有怎么出手,可沈非做的那些事,比直接出手恐怖太多。 要知道开始之初,武夷山并不认为沈非能做到,若不是那件事必须要到沈非,他估计不会去下那个豪赌。 谁知道,结果是如此这般。 沈非看了眼武夷山,说道:“不得不说,我对你们大红袍有点兴趣了!人情嘛,说过就得算数,你需要我怎么给?” “谢谢沈少。”武夷山微微弯腰,“现在不用沈少做事,只是希望等那一天,等到那件事时,沈少可以伸出援手。” “天涯海角,必来。” “沈少,那我告退。” “好。” 武夷山来了,要了人情之后便走了,从头到尾,大红袍都没出现在沈非眼里,沈非眯起了眼睛,“这个大红袍,还真有意思。” 随后,沈非将念头抛在一边,他扫了眼了蒙平等人,他们显然是在等着沈非的下一步,他们想着沈非已经将地下势力灭了,会不会就此住手了。 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沈非目光落在十三门人身上,笑道:“现在,我们去找牛魔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