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劫机事件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四十二章 劫机事件

牛魔王! 这个名字,对于十三门人来说,是无比深刻的记忆。那会儿,他们还是十八铜人,却因为牛魔王而变成了十三门人。 他们的命,是死去的五个兄弟换来了,此仇,不共戴天,不报心不安! 哪怕身死、魂消! 本来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报着仇,是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他们要积蓄更多的力量,还要丢掉几条命,甚至所有人的命才能讨回来。 但他们遇到了沈非,一切,便发生了急剧变化。 他们浴血百战,身受重重伤痕,但好歹活了下来,而沈非也是痛快的带他们去找牛魔王。而他们相信,这个仇,今晚报定了。 不说沈非本人的厉害,单看那一排牛逼牌照的车子,以及给沈非踩车的三轮车夫,此事就再无悬念。 牛魔王,也是一介枭雄,关系有点硬,要不然,他也不敢直接打电话给马有才,让马有才处理十三门人他们。 此时此刻,牛魔王也得到了消息,知道了锦城沈非在京城翻江倒海。刚开始得知时,牛魔王并没有放在心上,沈非虽然厉害,可他和沈非却无半点瓜葛,扯不到他的头上来。 可当他知道沈非旁边跟着云希若,知道云希若坐在燕西区的燕语别墅时,整个人都蒙了,他十万分的怀疑,锦城沈非是不是和十三门人混在了一起。 如果是…… 牛魔王不敢想象下去,他立马让人打探消息,同时收拾东西准备闪人。 然而,消息还没有打探清楚,东西还没有收拾好,就传来了京城大饭店被沈非拆掉的消息,牛魔王浑身冰凉,根本不敢等,转身就狂逃。 如果说他是牛魔王的话,那京城大饭店就是孙悟空是斗战圣佛的存在,沈非能轻易将其干掉,他这只并未得道成精的牛魔王,又算个屁! 三十六计,走为上。 不得不说,牛魔王的选择很果断很明智,只可惜,他这一路很不平静,一路红类就不说了,不是被堵了,就是受到什么管制。 他想快快的跑都不可能! 最后的结果便是,他在通往机场的半道上,就被拦了下来,挡着他面前的,是一辆辆让人看了就让寒气的车,特别是最中间一辆,不止是要冒出寒气,简直就是让人吐血。 最要人命的,当然是那辆三轮车。 因为那辆车子里坐着的,才是今天掀起滔天巨浪的凶人,沈非没有下车,十三门人走了上去,看到十三门人眼中的仇恨,牛魔王寒意彻骨,想到他对十八铜人曾经做的事,牛魔王更怕了,今天这一关要是过不去,明天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牛魔王第一时间有了主意,对着沈非大喊:“沈少,放我一条活路,我愿意跟你做事,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皱一下眉头。”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你做什么,如果你非得要做,就让他们打杀你杀得更痛快吧。” “沈少,我有钱,我可以把钱全部给你。” “再次不好意思,我更有钱!当然,我也不会嫌弃钱多,所以,一会儿我会让你拿出来,然后放到好人基金里面,给你赎罪。” “沈少……” 牛魔王还想挣扎,十三门人已经走到前面,大喝道:“牛魔王,你不用喊了,没有用的!今天,一定让你血债血偿!” “该死的,如果不是那个人,你们永远别想报仇,你们一定会死在我手里。” “可惜,我们有!从此以后,我们就是随心所欲门的门人。” “哼,别以为有人撑腰,你们就一定能杀死我,就算我死,你们一定也要付出几条命的代价。” “我不信。” 这话,不是十三门人说的,而是沈非说的,牛魔王语气一滞,不敢反驳,只得说道:“沈少,我能够做的事,绝对比他们多,还比他们做得好,沈少为什么不选我?” “看你不爽。” “……” 牛魔王无话可说时,十三门人扑了上去,与牛魔王拼杀在起,不得不说,牛魔王实力比十三门人强出太多,十三门人本就受伤惨重,第一波攻击上去,就一个个被放倒。 可是,十三门人没有放弃,仇人就在眼前,受点伤受点痛又算什么? 他们一定要废了牛魔王! 于是乎,他们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玩命攻击,倒了再站起来,吐血了不管,抱住牛魔王,骨头被打断,仍不放手,一个又一个的门人,用他们所有的力量暴打着。 没有话语,只有一记记血拳。 牛魔王实力是强,可还没有强到逆天的地步,而且他心里没有底气,他压力很大,随着时间的继续,力量的消耗,牛魔王越来越不行了。 十分钟后,牛魔王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十三门人大仇得报,他们拖着残破的身子,来到沈非面前,异口同声地说道:“从今以后,我们的命,就是沈少的。” “跟着我,会很难的。” “我们不怕。” “不怕就好。” 沈非妙手回春,为他们治好伤势,随后又给乌鸦、铁锤等人治好伤,然后说道:“你们以后做什么,我不想管,我呢,就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做好事,做多多的好事!明白?” “明白!” 乌鸦他们响亮的回答着,乌鸦是重获新生,他和想着侠之大屠为国为民的铁锤不一样,他没什么兴趣做好事,他的兴趣就只是让内劲更强! 所以,为了内劲,为了更猛的实力,做点好事也无妨。 沈非挥手让他们离去,看向了蒙平等人,蒙平他们的目光早就发直了,他们想着下一刻沈非就会帮他们治病了,可是,看到沈非的笑容,他们心里却有些发凉。 难道沈非说话不算数,不治了? 沈非笑道:“看大家的脸色,好像很担心的样子,不用慌,我说过会给你们治,就会给你治,不过嘛,不是现在,我在锦城等你们,有空来锦城,我慢慢给你们治,保证你们要多好有多好。” 蒙平有些不甘地说道:“沈少……” “我相信,你们知道是为什么,要是我在飞机上,突然飞机出了事,那多不好,虽然我不怕不至于死来着嘛,但那一飞机人的命,我总得为他们想一想不是?” 沈非这么一说,蒙平他们也没办法,心里再火都得压下,虽然沈非握着他们的杀手锏呢?而且,上官寻还想到,沈非不给他们治,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只怕还有东北长孙的事,并且他们到锦城,也是给沈非立威,也能为沈非扩大影响。 这个男人…… 上官寻找不到话来形容,白发老人也说道:“好,那我们就到锦城找你。” “随时欢迎!” 沈非笑着说完,对杜鹃说道:“等我的公司注册好了,你就来履行赌约吧。” “恩,沈少。” 杜鹃回答的时候,声音里竟是有着惊喜。 “好了,我撤了,我会想你们的,今晚我过得很开心,谢谢大家给我长了不少见识。相信我,我还会来京城的!”沈非热情地说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沈非和他们关系很好呢。 随后,沈非带着云希若,一路狂奔而去,那速度,快如风,疾如电,瞬间消失在众人视线里,上官寻嘴角满是苦笑,沈非走都要走了,还要留下一个狠狠的震慑。 蒙平等人眼里惊讶满满,白发老者脸上也有了凝重之色,其实,亲眼看到沈非所做的一切,他心里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 飞往锦城的航班上,沈非坐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他不给那些治病离开,不仅仅是那些原因,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感恩能量近乎于无了。 今晚消耗得实在是太多太多,并且又没有得到补充,自然就越用越少,少到他陷入虚弱的地步,然后,他头一歪,靠在了云希若的肩膀上,睡着了。 云希若看着沈非紧闭双眼,均匀呼吸的样子,心中感慨万千,她就那么静静的呆着,不敢做一丝动作,生怕因此惊醒沈非. 仅仅因为她的一个电话,便不惜万里之遥,奔赴京城,还坐下了那么大的事,经过这一晚,云希若清楚,关于沈非的烙印,无人再能驱逐,即便是她,亦不能。 就在这时,沈非脑海里光芒闪烁,那些消耗的感恩能量,不仅在短短时间内全数恢复,更是充盈了数倍,围绕神针橙色光圈光芒闪烁,一道道光圈不断扩大,向四周扩展开去,每一丝光芒皆是融入到骨头血肉发丝之中。 光圈充盈,力量再增。 八千五百斤! 这是沈非潜意识中读出的信息! 同一时间,沈非迎来了第七次脱胎换骨,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身体各方面技能,皆是取得一个质的飞跃! 就在这时,航班的头等机舱里,传来了一声不和谐的声音,“都把手放到头上,把贵重物品都交出来,否则休怪我们无情。” 原本看着沈非熟睡的云希若,听到机舱里突然传来的一声的不和谐的声音,心里一阵紧张。 这是劫……劫机? “你快醒醒啊!沈非,有人要劫机啊,快醒醒啊。” 若然不是发生眼前之事,云希若定然不会去叫沈非,可是令云希若惊讶的是,无论她怎么呼喊,甚至是摇晃沈非,沈非却是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云希若眼看着此时座舱里所有其他乘客,都已双手抱在头上,靠在座椅上。无奈也帮沈非做好姿势。 而这时,两个持枪男子已经走到他们边上。 “哟,这位美女挺漂亮的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啊。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啊?”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男子淫笑道, “老大,这不就是大名鼎鼎的云希若小姐吗?” “对对,老二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了,没错没错,他的确就是云希若,不过一向清纯无比的云希若小姐,什么时候结交了男朋友啊?” 被称作老大男子一脸嬉笑。不过此时见到沈非居然还趴在前面座椅上睡觉,脸上一脸愠怒之色,这未免也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臭小子,给我起来!” 老二叫喊道,此时整座飞机都已经被他们牢牢掌控,可以说所有人都已经成了他们的瓮中之鳖。 “你们不要伤害我们,你们要钱我可以都给你们!” 云希若有些紧张的声音,立刻将沈非搂了过来,她不知道沈非出了什么事,但沈非绝对不能有事,就算她有事,也不能让沈非有事。 其实,飞机上发生的事,云希若的声音,沈非都听到了,只是他醒不过来,他感觉到自己的感恩能量增长了许多,猜测着可能是毁了地下势力,不知不觉中吸收了那些人的感恩之情。 可为什么醒不过来? “神针,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突破了却醒不过来啊?现在包括云希若在内的所有人都会有危险,我再不醒过来,就真的晚了。” 沈非的脑海中早已是翻江倒海,他明明意识清醒,却就是睁不开眼。 “这个是因为你之前获得感恩能量,但实际要取得脱胎换骨还差一丝感恩能量,但却因为你放松休息,导致意外触发橙色光圈,引起突破。” “你还是没有跟我说,究竟怎么才能让我快点醒过来。” 沈非听了半天,却是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焦急不已。 “要醒来也很简单,只需要再获得一点感恩能量便可!” “你……我现在昏迷中,你怎么让我去获得感恩能量啊。” 沈非真的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了,这不是在玩他吗:“莫非你让我灵魂出窍不成?” “呵呵灵魂出窍,目前你还做不到,出窍了恐怕就回不来了。” “那还有什么办法?” “除此之外,别无办法。” 神针给了沈非一个近乎于绝望的答案。 “嘿嘿,哥哥呢,今天收获了也算不少了,如果你答应陪我们哥几个乐呵乐呵的话,我们不仅不要你们的钱财,更不会去伤害你的男朋友,如若不然的话,我们可就……” 魁梧男子说话间,便将手枪指在了沈非的脑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