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天神下凡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天神下凡

“百穴归一?我怎么没有听过这样的理论?你看的应该只是门外之人编纂而来的书籍,并没有科学依据。若依照这样所说,只要人体一处穴位点动,便会动辄全省穴位,这是不可能的。” “可是,顾老师……” “行了,这个别再争论了,老师很喜欢你乐于钻研的精神,但有时要了解,是不是值得去探究下去。” 林莎还想说下去,顾妙暄便打断了她。 “好吧,顾老师。” “嗯,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老师还在这里看会书籍。” 顾妙暄点了点头。 从某种程度上,却是挺敬佩顾妙暄的,单单她对学术不懈追求的毅力就让她钦佩不已。 就这样,实验室内就只剩下了顾妙暄一人。 “喂,雪姨吗,我是妙暄,我准备回家休息两天,你跟我爸妈……” 许久之后,顾妙暄取出手机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此时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很累,眼皮更是沉重的不行,最后直接趴在桌子睡着了…… “你说最后就剩下顾老师一个在实验室吗?” “是啊,顾老师说她要再察觉一点资料。” “那她最后有什么特别表现没有?” “特别表现?”林莎皱起眉头:“对了,她好像挺累的,看起来很疲乏。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顾老师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没什么。看你还在研究我就不打扰你了,晚点再找你哈。” “喂,大混蛋,你给我站住!”林莎大喊道,可是哪里还能看到沈非的身影。 依照如今看来,顾妙暄的绑架与这个什么医学交流会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沈非现在可以断定,绑架顾妙暄的人绝对不是冲着钱而去,若真单纯为了钱,别说一百亿,就是以前一千亿,沈非也会不眨眼的拿出来。 沈非依照林莎的描述,可以推测到,顾妙暄的绑架,应该就是在学校之内,甚至有可能直接在实验室内被人掳走! 而这个人绝对是医药大学内的人。 换句话说,这个人一直盯着顾妙暄许久,更是对她的生活习性有着很清楚的了解,了解她喜欢去研究所实验室查资料,做研究! 那这个人…… “你好呀,陈老师,不知道顾老师在不在啊,我有件事情想要找他。” 沈非来到顾妙暄所在的员工宿舍,而眼前的陈园园便是与顾妙暄住在一起的同事。 “额,这位同学,顾老师现在不在学校啊,已经回家去了。你改天再来找她吧。” “哦,我听别人说你说她是前天晚上12点多回家的,我还以为她已经回来了。” “顾老师是昨天上午走的哦,那个应该是谁听错了晚上12点多怎么可能回家了。”陈园园听到沈非的话,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 “嗯知道了,陈老师,那我改天再来找顾老师吧。不好意思打扰陈老师你了。咦,陈老师这是你的手机吗?” 沈非指着地上的一个iphone手机,有些疑惑的问道。 “额,是的,谢谢你啊,同学,可能是刚才没注意丢在地上了。”陈园园从沈非手上接过手机,一脸笑容的说道。 沈非说完便是转身下了宿舍楼。 “喂,赶紧将目标转移,我怀疑消息已经被泄露。” 就在沈非离开许久后,房间里陈园园掏出手机轻声的说道。 “电子吗,帮我查询一下我刚才给你发过去电话的位置,查到后快点发给我,要快!”陈园园房门外面,沈非同样是掏出手机,冷哼了几声,眼神之中更是精光闪烁,下一秒后,便是身形一闪,消失在空气中,仿佛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 “动作快点,若是被人发现了,你们一个个都会没有性命。”在锦城市郊外一处废弃工厂里,此时正有十几个人来回忙活。 “知道了,老大!”男子点头应声道:“老大,车子已经到了,我们赶紧转移吧。” “嗯,把人转移出来吧。” 数十秒钟后,一个美丽女子便出现在众人视野中,此人不是顾妙暄又会是何人! 此时,顾妙暄双眼被蒙住,嘴里更是被布塞住。 “不用转移了,你们怎么对待她的,你们就怎么对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远远传了过去。而被绑住的顾妙暄听到这道声音,身形一颤!他,是他! “你!你是谁!” 为首男子见到缓缓走近的男人,满是慌张的声音,当他们收到消息,已经是第一时间做出转移,却没曾想还是晚了一步,不过当见到,自始至终都只是沈非一个人的时候,男子心里多了一丝底气,要知道这里他们可是二十多人,很多人可都是打架的好手! 更何况,顾妙暄还控制在他们手上,必要时候,拿她作为人质要挟,相信眼前这个人也不得不就范。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不告诉你!” “噗!” 在场众人,听到男子声音,皆是差点没有当场吐血。 “我再说一遍,你们把他怎么样,你们就怎样,十秒钟后,若是谁没有按我说的做,我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臭小子,不知死活!一个人还敢如此放肆!”就在刚才为首男子已经吩咐手下去侦查了四周,并未发现其他任何人。 “给我砍死这个小子!” “好了,你们的机会没了,现在你们将是接受我怒火的时刻!”就只见说话男子,身上衣服无风自动! 周围空气,在男子的威压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这是空气被瞬间极度压缩所造成的! 一时间,以男子为中心,烟尘滚滚! “轰轰!” 原本冲向男子的一群人,皆是倒飞出去,他们只感觉自己犹如撞到一栋风墙之上一般。旋即,一股摄入灵魂的疼痛向着全身每一个器官,进而是每一个细胞传去! 刹那间,废弃工厂犹如变成了人间炼狱一般! 敢动我女人的人! 杀!无!赦! 犹如一尊天神一般,一道威严的声音,从男子嘴里缓缓喊出。 “求求你放了我们,我们只是受人所托,对顾小姐没有任何恶意!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是啊,是啊,您大人有大量,就绕了我们吧,我们也只是收了别人钱财而已。” …… “哦?那你说下是受何人所托?你们与陈园园又是何关系?为何她会串通你们,来半价顾妙暄!我听了满意的话,可能会考虑放了你们!” “是这样的,我们不清楚真正的雇主是谁,我们只知道,联系我们的一直是医药大学的陈园园。” “嗯,与我猜测差不多,前天晚上,你们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搂走顾妙暄,除了陈园园的帮助下,应该还给顾妙暄吃了某种让他昏睡疲乏的药物吧。” “这……是……是的。” 而此时仍然被蒙住双眼的顾妙暄,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原来出卖她的是她一直与她住在一起的同事陈园园! “陈园园有没有告诉你们,为何要绑架顾妙暄?还有那一百亿的绑架费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真的不知道,她根本不跟我们多说一句。而绑架费……” “绑架费,我看是你们自己要求的吧!话说回来,你们倒真敢开口的,一张口就要一百亿,不过倒也谢谢你们的一百亿,否则还不容易想通这么多,更不会这么容易找到这里。行了,你们走吧,记住,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们现在就前去她通知新的地方!如果中间做出一点手脚,你也看到了我刚才的手段了。想多活些时日的话,就照我说的去做!”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走!” “滚!” “好,我们滚!” 就这样,二十多人眨眼工夫,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妙……顾老师,你还好吧,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沈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园园又是怎么回事。” 还未等沈非解开蒙住她的黑色的面纱,便是直接问道。顾妙暄冰雪聪明,从刚才的谈话中,她能猜测到,沈非定然已经了解到了其中大部分事情原委。 来人,正是沈非! “这里非说话地方,先随我离开这里。不好意思,先只能冒犯一下了!” 沈非说完,便是单手搂住了顾妙暄的小蛮腰,不得不说,许久不见,此时的顾妙暄又多了一丝成熟韵味,身材更是曼妙无比。 “你!” 顾妙暄你字刚说出口,两人已经是千米之外! 而这些,顾妙暄反而却是早已见怪不怪,很多事情在沈非身上似乎都变得理所当然。再一眨眼,便是已经十里之外。 “你……你还不松手!” 顾妙暄冷哼一声,而她的脸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羞红,但不得不说,顾妙暄隐藏的很好,饶是沈非也没有察觉到顾妙暄的异样。 “额,不好意思。” 沈非尴尬的松开了手,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很是留恋刚才的感觉。 “快跟我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了不再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顾妙暄聪明的选择转移了话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