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蛊虫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四十七章 蛊虫

“好强的威压!你的确比你刚才的两个老弟强很多了,四品内劲,已经接近顶峰!” 沈非无比兴奋的神色。 “今日之仇,他日定当取其首级,以祭奠我两位亡弟在天之灵!后悔有期!” “额?”沈非心里一惊,没想到四长老完全是在虚张声势,假意要与自己拼命,但实则是想借机逃跑! “哼,蠢货,你以为你能跑得了吗!?今日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给我滚出来。” 沈非冷哼一声,他刚才的确差点中了四长老的圈套,误以为他会不顾一切,与他争斗,但即使这样,四长老就能逃跑吗!没有他的允许,这人怎敢逃?怎能逃? “啪!” 沈非随手一挥,一道劲风向着右前方扫射而去。 原本已经消失踪影的四长老,却是瞬间出现在沈非的视野之中。 “你?你怎么知道我藏在这里?” 四长老眼神中满是惊恐之色,就好像他原以为自己处温暖的春天,下一秒却发现是无比寒冷的冬天! “传闻神行九变这项武技,失落已久,却没曾经想过,能在这里再次见到这项武技,但可惜你好像如今只是修炼到第二层,传闻若是能够将神行九变练到第九层,亦是九变,可以分出八个分身,分身与本体实力几乎没有差别,实实虚虚,虚虚实实,杀人于无形。但你现在能做的也只是隐匿自己的身影和气息吧,不过也算不错了。” 沈非字字珠玑,而随着沈非的讲述,四长老只觉得额头上一阵阵冷汗,往外冒出。 “呵呵,至于我怎么知道你藏在那里?我既然如此清楚这项秘技,我又怎会不知道它的破绽在哪里,你如今修炼尚浅,刚才就是因为你说的话,才暴露你真正的位置。好了,你已经没有退路,给你两条路,第一,交代出所有你知道的一切,究竟何人想要掳走顾妙暄,这与这次医学交流会究竟有何关系?还有告诉我神行九变秘技你是从何处所得,现在又在哪里。第二……” “不用说了,我选第……你去死吧!还我两位老弟的命来!” 四长老脸色瞬间变化,他自知若是直接与沈非硬拼的话,恐怕是凶多吉少,眼前之人的强大,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他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老大,还有几个隐居山林的老怪物,将无人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 “不知死活!念你也算是武学宗师,却是极尽阴险卑鄙。” 沈非眼角露出一丝寒芒。 “轰轰轰!” 整个丛林以两个人为中心,向着四周爆炸开来,一时间,各种鸟兽四处逃窜,场面之震撼,令人瞠目结舌。 “再给你一次机会!回答我刚才提出的问题,我还可以给你一条活路。” 此时,只见四长老脸色苍白,嘴角更是不时溢出一丝鲜血。 “休想,我不会告诉你想知道的,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一个字!”四长老面色冷厉,刚才的争斗,耗费了他太多的气劲,身体更是被沈非重击数下,现在即使哪怕一个两品内劲的人,他也没有了还手之力。 “呵呵,你想死吗,你可能不知道,死有时对于一个人来说,不是真正可怕的,最为可怕的是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沈非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四长老见此,心中的不安不由被无限的放大! “你会心甘情愿说出来的!” 沈非说话间,手掌一挥,一道亮光向着四周老飞射而去。 “啊!” 片刻之后,便是听到四长老,凄厉的喊叫声。 “我刚才向你百汇穴摄入了一枚银针,现在这枚银针已经游走在你全身各大穴位之中,你会在一秒钟体验什么叫撕心裂肺的痛,什么叫钻入心扉的痒。而这种感觉是一秒钟内交替变幻的哦。更加奇妙的是,即使你想昏迷你也做不到,如果有自杀的念头,这种痛苦会扩大十倍!” “啊!你饶我吧!” 四长老发出痛苦的求饶声。 “那你就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究竟是何人想要对付顾妙暄?”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这个人想要让华夏的中医术彻底绝迹消失,而这次锦城中医药大学的医学交流会便是一切的开始,而他的身份是……” “呲!” 而当四长老想要说出这一切幕后指使之人的时候,只见四长老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没有了神色。 “喂,你等下死啊,你还没告诉我究竟谁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了!” 沈非使劲摇晃着四长老的身体,可是四长老却是哪有半点反应。 “居然敢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杀人灭口!” 沈非愤怒不已,眼看就能查出幕后黑手,但关键时刻,却是有人将四长老灭口。而他却感觉不出那人的任何气息和位置。 “这个是什么暗器?神针你有见过吗?” 沈非从四长老的眉心取出一枚雪花形状的暗器。沈非紧锁眉头,这种暗器,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 “这个我也不知道,这似乎不属于华夏的暗器,应该出自番外。” “番外?” “是的,传闻这是一个神秘的种族,他们远离世俗人烟,茹毛饮血,修炼各种邪术,他们最厉害的便是蛊术,而蛊术的修炼便是从喂养蛊虫开始的!” “蛊虫?” 沈非满是惊讶的表情。 “是的,蛊虫的唯一食物便是饲养人的精血|!如此这般,蛊虫才会听从饲养人命令,也因此番外人的寿命都很短,但是他们却是非常强悍,普通修炼者若是中了蛊虫之毒的话,会神志不清,完全听从饲养人的命令,中毒深者更是会武功尽失,最后爆体而亡。” “这么恐怖!那有什么对付他们的办法没有?” “你放心,以你目前的体质,几乎可以说是百邪不清。除非遇到蛊虫之中的王,即是蛊王,但是产生蛊王条件极为苛刻,蛊虫属于极阴极寒之物,这也要求饲养人属于极阴体质,蛊虫也要饲养在极度阴寒之地,即使这两者都符合,蛊王生存下来的概率也不过万分之一!” 沈非感觉到一丝头痛,他之前已经猜测到这件事不简单,现在看来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甚至都已经牵涉到了番外这个种族。 “那若是刚才这个人真的是番外之人,他拿蛊毒对付我身边的人怎么办?依我目前的医术能够治好他们吗?” 相比较于他自己,他更关心的是身边之人的安慰。 “说不准,看蛊虫以及饲养之人的实力等级了,蛊虫同样分为九个等级,九级也就是最高的即是蛊王,依我所看,五级以下的蛊毒,配合灵药应该可以可以医治祛除。” “那五级以上了?” “很难,但是有一件东西却是蛊虫的天敌,解除蛊虫之毒自是不在话下。” “快告诉我,是什么?” “天蚕!” …… “电子,快帮我查下,这次将要前往锦城中医药大学医学交流会的人都有哪些,我需要每个人的详细资料!” 天启会所内,沈非拨通了电子的电话。 “沈少,你怎么了,顾小姐不是已经被你救回来了吗,你怎么还是一脸愁容啊?”顾妙暄被绑架的事,事后沈非告诉了芝兰一人。 “没什么。对了,最近会所生意怎么样?” 沈非收起了自己繁杂的思绪,虽然顾妙暄是被成功救回来了,但沈非的心却远远没有放下,单单是他那枚雪花暗器就让他很是头痛。 “呵呵,挺好的啊,会所里有古靖阳大师镇守,哪会有差的道理。”芝兰笑颜如花,能够与沈非说几句话,对于她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话也不能这么说,若没有你的管理,这么大的会所,只怕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就这样,沈非与芝兰又闲聊了几句,便又去找到古靖阳,与他聊了一些关于针灸穴位的东西,这让古靖阳如茅塞顿开般,想通了之前很多迷惑的地方。 “老实交代,这两天又干嘛去了。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不过问。” 沈非来到市中心的别墅,刚一打开门,便迎来云希若的一顿狂轰乱炸。 “这个说来话长,总之真的处理了很……喂,你是哪位?”沈非还未说完,口袋里手机里便响了起来。 “哼,可恶!” 云希若难得见到沈非,可是没想到,沈非与她说话的时候,却是去接电话了。 神神可忍,叔叔不可忍! “别闹,把电话给我。” 云希若恶作剧心骤起,直接抢过沈非手中的手机。 “喂,你谁啊,他正在忙呢,没时间理会你!” “额……别别挂!”对面听到云希若的话,十分慌张的声音:“你是希若……希若小姐吧,我是秦峰,拜托你让沈少接下电话,我有很重要的话想跟他说,我真的快死了!” “额?秦峰?” 云希若有些迷惑,这个家伙被沈非教训的还不够吗?现在还主动来找沈非,虽然有点不情愿,云希若还是将手机递给了沈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