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我只给我女人按 - 妖孽狂医

第四十五章 我只给我女人按

林莎看到这群凶神恶煞的人,再听到刀疤脸的话,脸色大变,顾不得再去质问沈非用钱砸她这回事儿,不由紧紧抓住沈非的手。 沈非笑道:“林美人儿,有我在,不用怕。” 看到沈非的笑容,林莎的心不由自主地安定下来,在这一刻,林莎猛然发现,她在不知不觉中将沈非当成了主心骨! 林莎秀眉紧蹙,这可不是个好迹象啊! 沈非扫了刀疤脸一眼,“你是想抢我的钱?” “不错,小子,把你的钱拿出来。不然,我们就把你废了,还要让你女人遭到一些伤害。这么漂亮的女人,你舍不是让她受伤吧。” “她是我的心尖儿,我当然舍不得。” 沈非这么一说,林莎眼睛一亮,随后眉头皱得更紧,该死的沈非,尽说这种好听话来诱惑她。 刀疤脸冷笑道:“舍不得,那就乖乖把钱拿出来吧!” “是的,你们是要把钱拿出来!” “小兔崽子,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们把钱拿出来,然后,消失在我面前。” “小子,挺猖狂嘛!既然你不想吃敬酒,那就吃吃老子的罚酒吧!兄弟们,一起上,废了这男的,再把那小妞抓回去。” 刀疤脸一挥手,他的人便从前后向沈非攻去,沈非视若不见,对林莎说道:“林美人儿,怕吗?” “不怕。” “是不是因为我抱着你的缘故?” “自恋!” 林莎说是这么说,可心里还不得不承认,是沈非的镇定让她心中不怕的,就在这时,十四个人就要将拳脚招呼在沈非的身上,沈非一把将林莎正面抱住,提着购物袋的手搂住她的腰,右手狂砸出去。 砰砰砰砰砰! 噼哩啪啦一阵乱响,冲上来的十四个人就全被沈非给砸倒在地,林莎此刻还纠结着沈非的搂抱,她胸前两颗不小的木瓜,正紧紧挨在沈非身上,随着沈非的旋转而抖动不已。 砸完了人,沈非放下了林莎,林莎看到一地痛哼的人,美眸里惊讶连连,虽然她看不出来这些人有多厉害,但是她看得出来他们人很多啊! 十四个人啊,就被沈非轻轻松松给砸倒了,沈非是怎么做到的?像林莎这样的女人,对于强者心里更是容易生出好感,特别是刚才沈非抱着她打的人,在美国大片里面都是一个罗曼蒂克的桥段。 林莎郁闷地发现,她心里有关沈非的痕迹,又深了许多,前面的痕迹还没有除掉,又添了新的痕迹,真是要人命啊。 沈非放下林莎,牵着林莎朝刀疤脸走去,刀疤脸已经是满脸惊恐,他是懂点功夫的,他更清楚沈非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很强很强,他连沈非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 刀疤脸自认不是沈非的对手,可让他转身就逃的话,以后他就别想混,刀疤脸说道:“小兄弟……” “别乱说话,我不是你兄弟。” “是,大哥……” “别乱攀关系。” “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跟着三爷混的,今天这事儿,我们认栽,你让我把兄弟们都带回去,以后绝不找你麻烦。要不然……” 刀疤脸的话还没有说完,沈非两个箭步冲在了刀疤脸的面前,一脚将他踹倒在地,冷道:“不然怎样?” “噗……” 刀疤脸吐出了一口鲜血,沈非可没有就此放过他,又是一脚踩在他的脸上,“既然你不想要脸,那我就帮你一把。” “大爷的,还敢毁我女人的容,想找死!” “我女人是你能伤的吗?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以后要是敢动我女人一根头发,老子就把你那个什么狗屁三爷一起放倒了。” 沈非几脚下去,刀疤脸的那张脸已经不成样子,刀疤脸已经知道沈非很厉害,可他也没想到沈非如此厉害,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而且他感觉脸都快被踩碎了。 刀疤脸很痛,求饶道:“大爷,我错了,你饶过我们,我们不该来抢你的钱,都是那个臭女人,告诉我们你手上有一百万,我们才来抢的。” “臭女人,是哪个?” “就是君豪酒店的董事长老婆宋春香,她给我打的电话。” 沈非眼睛一眯,那个老女人竟然敢使阴招,林莎神情也是一变,沈非冷道:“你们怎么认识她的?” “她和我们三爷有一腿,所以……” “果然是个贱人。”沈非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饶过你可以,只要你去办成一件事就行。” “您说,您说……” “那个老女人让你们来抢我的钱,那你们就去抢她的色吧。” “我……” 刀疤脸惊恐不已,开玩笑,他是跟着三爷混的,那女人和三爷有一腿,他要敢去动那女人,那他就死定了。 沈非懒得废话,直接在他身上施展了“酷刑”手段,立马刀疤脸痛得惊叫不已,沈非说道:“你要不去抢,就痛着吧。还有,等会儿把你们的钱全部拿出来,送到孤儿园去!” 说完,沈非牵着林莎走了,刀疤脸痛得像被敲断了骨头一样,其他人也是痛叫不已。林莎原本是要和沈非说清楚两人之间的事儿,可突然冒出来刀疤脸一群人,让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而且她还意识到,自己好像和沈非还真有了扯不清的关系。 穿过巷子,来到银行,沈非将剩下的钱存进卡里,然后问道:“林美人儿,接下来去哪里逛。” “我想回学校。” 林莎正心乱如麻,哪有逛的心思,沈非招停出租车,送林莎回了学校,一路上,两人的手牵在一起。 不一会儿,出租车到味一品店门口,沈非对林莎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去兰姐那里看看。” 林莎看着沈非下了车,心里有着怪怪的感觉,忽地,林莎想起味一品的老板娘陈兰也是一个十足的美少妇,林莎暗恨,“这个家伙,到底忽悠了多少个女人?” 沈非走进店里面,陈兰正在洗碗,沈非蹲下来帮兰姐洗碗,陈兰一惊,抬眼一看,见是沈非,这才放心下来。 “沈非,你一点声音都没有,吓我一跳。” “这就把兰姐吓着了?要是我晚上破窗而入,那兰姐不是吓得更厉害?” “你要敢闯进来,我就报警。” “兰姐,你舍得吗?” “当然舍得,对付你这种小流氓,就得狠一点。”陈兰说着狠,可那目光却温柔得能拧出水来,不等沈非再胡说下去,陈兰问道:“你下午没课吗?” “没有。再说,就算有,也没和兰姐一起洗有意思。” “油嘴滑舌的,真不知你这张嘴会骗多少女人。” “还行吧,这两天骗了好几个,成功了一个半左右吧,如果加上兰姐,那就是两个半了。” 陈兰脸蛋儿一红,“我可不会让你骗着。” “我已经发过誓了,一定要把兰姐骗到手,不然,我就遭天打五雷轰!” “有你这样发誓的吗?” 陈兰真拿沈非没办法,沈非嘿嘿一笑,洗碗的时候,不停碰着陈兰的手,刚开始陈兰四处闪躲,可是无论她怎么躲,都会被沈非碰着,到后来,陈兰干脆不躲,反正这沈非占她便宜也不少了,亲都让他亲过了,要碰手就让他碰吧。 洗完碗之后,沈非说道:“兰姐,你过来坐着,我帮你按摩按摩。” “不用了。” “要用的,兰姐你这么累,按摩一下会很舒服。你不用怕,不是全身按摩,我就给你按按肩膀就行,全身按摩,这要找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还得找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越说越不像话。” 陈兰知道沈非的本事,坐在了椅子上,沈非施展着妙手回春,陈兰感觉一阵阵热流涌过,浑身舒爽。 沈非站在陈兰的身后,居高临下,顺着陈兰的领口看下去,看到了被洁白内衣包裹住的秀美山峰,好一个饱满。 陈兰正闭眼享受着,可没看到沈非那双饿狼一般的目光,沈非按完了肩膀,又顺着陈兰的手臂按了下去。 “沈非,我觉得你要是去开个按摩店,一定能赚大钱。” “那可不行,我只给我的女人按。” “……” 陈兰脸红得不行,沈非的手却滑到了她的大腿上,陈兰浑身一颤,刚要说话,沈非便说道:“兰姐,你每天走那么多路,我帮你把腿也按按,保证你一会儿健步如飞。” 不等陈兰同意,沈非已经按摩下去,陈兰身子绷得紧紧,生怕沈非的手就往上滑,沈非笑道:“兰姐,放松,不要紧张,我不会按你那里的。” “我没紧张。” 陈兰辩驳着,整张脸红得像番茄,沈非坏坏一笑,认真按摩,细心抚摸起来,感觉着大腿的弹性,以及那种恰到好处的肉感。 随着热流越来越多的涌出,陈兰真的放松下来,可她的脸更红了,脚还在打颤,因为她感觉到自己最最羞人的地方,已经流出了最最羞人的东西,陈兰将嘴闭得紧紧,生怕在沈非面前丢了脸,可她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粗重。 忽地,陈兰说道:“沈非,不要按了,我……恩……”陈兰抓住沈非的手,不让沈非按摩,可刚抓住,她就兴奋到了极点,不由紧紧抓住沈非的手,情不自禁地将他手往上拖了一点。 等得陈兰兴奋退潮,看到自己抓住沈非的手放在那个位置,整个人傻住了,不仅脸红了,就连脖子、身子都红了。 “沈非……我……” “我知道。” “我……你……” 陈兰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干脆站了起来,跑到一边去了,她真是不敢面对沈非,心里想着沈非会不会觉得她太放浪了。 这个时候,林莎已经回到了寝室,另外三人都在寝室,看到了林莎拎着一大堆东西回来,笑道:“莎莎,买这么东西,血拼了?” “哇,香奈儿女装!还有C.Gilson内衣!天啊,还有gucci的鞋!我的天,全是正品,这些东西怕是要花上近一二十万吧!” “莎莎,你傍大款了?” 三人都集体惊呆了,林莎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她没有回避,直接说道:“是啊,傍了一个天大的大款,人家要我当他小情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