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天大的阴谋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五十章 天大的阴谋

“你好,航空公司吗,帮我订一张去往m国的飞机票,时间越快越好,好的谢谢。” 陈园园挂断了电话,脸上满是焦虑之色。陈园园万万没有想到,上次她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立刻通知让人转移顾妙暄。 却没有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陈老师,干嘛这么着急走啊,不知道m国有啥好玩的地方啊。陈老师跟我介绍下呗。” 就在这时,沈非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陈园园听到沈非的声音,心里一阵紧张。 “原来是沈同学,老师有一个朋友在m国结婚,老师这是急着赶去参加婚礼了。” 陈园园一脸笑容的说道,不得不说,陈园园的身材与样貌,还是非常出众的。 “哦,原来如此,听说最近学校要举办一个医学交流会,这么好交流学术的机会。陈老师就这么放弃了,真的是太可惜了。” “呵呵,老师也是觉得挺可惜的,但是没有办法,这也刚好让你们这些学院优秀学生一个好的学习机会,帮助你们取得更大的进步、” “嗯,是啊,听说这次来访的人中,有着一些怪人。” “怪人?” “是啊,像什么西方吸血鬼啊,什么番外之人啊。”沈非点了点头, “你!” 陈园园一脸惊恐之色,手指着沈非半天说不出话来。 “陈老师,若是我所猜不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吸血鬼,那天在顾家别墅,被我所伤的应该就是你吧。若是我所猜不错的话,你现在后背应该还有我的掌印吧,当然面对你这样一个大美女,我就不方便亲手验证了。” 自始至终,沈非都是满脸笑容。 “你杀我吧!” 陈园园脸色冷峻,她早就已经见识过沈非的实力,昨天晚上,她消耗自己精血,将自己的速度硬是提升了二十倍,这样才勉强逃从沈非手里逃脱! 但如今,她已经与普通人无疑。 “呵呵,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从你身上展现出来的气息,我相信昨晚为了从我手中逃脱,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吧。” “你究竟想怎么样!?” 如今的陈园园自知自己如同瓮中之鳖,任人宰割。 “很简单,你究竟是何人?这个幕后黑手大老板究竟是谁!你们究竟想要借着这次医学交流会得到什么!?” 沈非一副戏谑的神色,上次刚好要听到答案的时候,遭到灭口。 “你杀我了吧,我不会说的,还有奉劝你一句,你查到的越多,对你越没有好处!” “这个不用你担心,还有我想知道的事情没有谁能够阻拦我!” 一股冲天的威压从沈非身上,向着四周散发而去。 “噗!” 陈园园脸色苍白,嘴角更是往外不断溢出鲜血。 “你怎么了!?” 沈非赶紧收回自己的气势,他刚才分明有要真正伤害她的想法,却没有会造成这样。见到陈园园就要瘫倒在地上,沈非身形一闪便是来到了陈园园的身边,双手扶住了陈园园。 “咳咳。”陈园园剧烈的咳嗽起来:“其……其实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就是吸血鬼,我出生在m国,三岁时候被父母所遗弃,最后被一个牧师所收养,但一次意外,在一个教堂里,我被吸血鬼要咬伤,也就逐渐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后来一个吸血鬼家族便找到了,要求我为他们做事,就这样我被他们安排在这里做了老师。” “那他们究竟是什么目的?” “占领整个华夏,而他们的切入点,便是华夏的中医,若是华夏的中医术陷入瘫痪,那……咳咳,妙暄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伤害她,昨天晚上,我也是想去告诉妙暄尽快离开这里。” 陈园园的气息越来越虚弱,脸色更是苍白无比。沈非见状,赶紧取出银针,想要为陈园园治疗,却见陈园园摇了摇头:“你不用费力气了,他们在我的身体里做了手脚,你刚才的威压,触发了这个禁制。” “沈非,记住保护好妙暄,这个世界上,也唯有你一人能够做到,只要妙暄在一天,你们就不会输,记住我说的话,一定要保……” “谢谢!” 沈非轻轻放下陈园园的身体,郑重的说了一句,用手轻轻将陈园园的眼睛闭上。接着再次搂起陈园园的身体,向着外面走去…… “顾伯伯,妙暄在吗?我找她有点事.” 沈非再次来到顾家别墅,但这一次,沈非却是无比沉重的心情。 “在的,一直在房间里,自从昨晚妙暄跟我说前因后果之后,就一直没有让她房间,她房间的窗户玻璃已经让人帮换成防弹玻璃了。” “嗯知道了,顾伯伯,你也不用这样,对方要真正想伤害妙暄,这些都没什么作用。”沈非能够理解顾东来的心情,不要说是反弹玻璃,就是钛合金也没有任何作用。 “那怎么办?” “顾伯伯不用着急,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件事,不瞒你,如今这个世界上,唯有我一人现在能够保全妙暄的安全!所以这次我来想跟你说,我想把妙暄接到我那里去住一段时间,一直到医学交流会结束为止。” “医学交流会?我不是听说要半个月之后才会举行吗?” “顾伯伯,这个以后再跟你详细解释。我现在就去跟妙暄说一下。”沈非口气中带着一丝不容否决的口气。 为了顾妙暄的安全,即使是她的父亲,也不能阻止! “那好吧。” “爸,我说了不吃饭,你让我饿死算了。” 当沈非敲响顾妙暄的卧室房门的时候,里面传来顾妙暄赌气的声音。 “妙暄,是我。” “额?你……给我出去,这个房间不欢迎你!” 顾妙暄见到来人竟然是沈非,声音更是变得冰冷无比。 “你先听我说几句话,再生气不迟,首先我替昨晚的误会向你道歉,其次这次我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 “哼!” 顾妙暄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但意思却是很明显。 “我不知道你听到这个消息会是开心,还是难过。但都希望你能冷静。”沈非说道这里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你的好同事兼室友陈园园在今天上午已经离开人世了。” “什么?你说什么?她死了?为什么会这样?你快说啊?” “她之前那样对你,把你抓走,你不恨她吗?” “呜呜,你快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死?”顾妙暄却是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其实昨天晚上在窗户外面的便是她!” “是你杀了她?” “是的,可以这么说,她是因我而死。”沈非没有任何隐瞒,在他看来,若不是她鲁莽的释放身体的威压,便不会触发陈园园体内的禁制,那样陈园园也就不会死了。 “我要杀了你,你怎么可以杀了她,我要杀了你……呜呜!”顾妙暄在沈非的身上拼命的拍打着,虽然力道对于沈非来说,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她在死之前,叮嘱我一定要保护好你,如果你不希望她失望的话,我希望你能搬到我的别墅,这样我可以更方便的照顾。” 沈非沉吟许久,最后还是放弃了告诉顾妙暄,陈园园真正身份的想法。人都已经死去,何必再去破坏陈园园在顾妙暄心中的形象了? “不要,我宁愿死,也不会跟你走的!” 顾妙暄仍是充满赌气的声音。 “现在盯着你的人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我知道的是,陈园园最后告诉我,你一定不能有事,否则面临的后果将会难以想象!若是你想让她死不瞑目的话,就当我没有来过。” 沈非说完,便欲转身离开房间。就在沈非拉开房门的一瞬间, “你等等。现在带我看园园最后一眼。” “好!” 沈非点了点头,他知道他赌赢了,一直以来,顾妙暄任何事都选择与他毒气,对着来,若是刚才沈非奋力想去求她的话,这样反而只会取得反效果,顾妙暄不仅不会过去,更是会加深对他的误会。 在一处荒山的土坡上,立着一块墓碑,墓碑前面,顾妙暄眼睛红肿,这座墓碑自然是沈非所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