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北海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五十三章 北海

“祖籍上说,天山被人称为一座仙山,凡人是很难找到那里的,天山上的的人也被凡人称为仙人,他们根本不与世俗之人接触,但是我们家族的一位祖先却是曾经因为一次意外,误入进了天山之中,他后来描述,天山寒冷异常,整个天山常年飘雪,宛若一座冰宫一般。”叶静云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这位祖先说,凡人之所以难以进入天山,其实是因为在天山外,有人布下一个强大的禁制,普通人根本难以突破这层禁制,所以即使你真正来到了天山脚下,你也不会知道,天山与你只是咫尺之遥。” “那你祖先有没有说,究竟怎么才能突破这层禁制?” “没……”叶静云摇了摇头“他那次也是因为意外,地壳运动,导致禁制遭到削弱,他才误闯入其中的。” “唉?”沈非叹了一口气,也许真的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对了,你刚才说天之涯,海之角,那又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祖先说,天山就位于天地之极,海天交接的地方,也就是所谓,天之涯,海之角,北极七星,天之极端为北,再根据祖先所画的地图来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天山应该就在北海!” “北海!好,我这就赶往北海!” 沈非兴奋不已,若不是有叶静云,只怕她这辈子都难以找到天山之所在。 “等等,我还有一些话要单独跟你说。” “额?那好吧,你随我来房间吧。” 沈非不明白叶静云究竟有什么话,想要跟他说。 “我知道此次北海之行,你必去无疑,但是你有没有记得你跟我说过,现在外面站着的那位顾妙暄姑娘才是一切问题关键所在,只要她不死,我们就不会输,你现在若是一个人去了北海,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是对方故意使出的计谋怎么办?他们故意调开你,那么他们就可以设计各种方法抓走顾妙暄,不要忘记,这个世界上能够保护她的唯有你一人!还有你有没有考虑过,这次林莎中的蛊毒,对方其实是想向顾妙暄所下,但意外却下在了林莎身上!” “额……” 沈非万万没有想到,一瞬间叶静云会提出这样多的问题,而之前,他因为心思完全都放在了林莎的蛊毒上,完全忽略了这些。 “那怎么办?林莎我必须要救,我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在我面前,即使豁出我这条性命。” “很简单,把我们都带上不就行了,以你沈大少爷的实力莫非还有谁敢在你眼皮底下,对我们不利吗?” 叶静云一脸笑容的说道。 “什么?你要我也带上你们?” 沈非满是惊讶的声音,他万万没有想到叶静云是自己打小算盘,真正的其实是她自己想去天山。不过叶静云前面分析也的确不无道理。 虽然他已经吩咐伊桑和病毒来保护几女,但这却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对付一般人还行,若是真正的高手过来,他们将无能为力。 “那好吧,把你们丢在这里,我也的确不放心。想去的就跟我去吧,你出去跟她们说下,我要休养一下。” 沈非说完便盘坐在床上,今天为了医治中了蛊毒的十几个学生,耗费了他太多精力,此时体内的橙色光圈都黯淡了很多。 “嗯。” 叶静云看到沈非神色之中疲惫的样子,知道他真的是太过疲惫了,没有再说,直接走出房间,而她跟沈非说那些话,一来的确是担心顾妙暄几女的安全,二来也是有一丝担心,她也想看看祖先描述的天山是什么样的。 “好啊,好啊,我要去,我要去。希若姐姐我们一起去好不好,既然沈大少爷愿意带我们去,听静云的描述,那里肯定如人间仙境一般。” “呵呵好啊。” 云希若笑着回答道,这又何尝不是她的想法, “我不去!” 再次传来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不用说,自是顾妙暄。 “不行,这一次,我们都可以不去,但你必须去!” 出乎柳如烟等人的意料,顾妙暄刚说出口,叶静云直接否决道:“你要清楚,沈非为什么会把你安排到这座别墅里,不是觉得你有多漂亮,我们这里每一人论外貌应该都与你不相上下吧,而是想保护你,现在外面想打你主意的人不计其数,很多都已经超出我们的想象,若是对方趁着沈非走开,对付你怎么办,我只能告诉你,若是你死了,死的可能将不会是你一个人,可是所有人,甚至是整个华夏!” 叶静云说这些不仅是为了让顾妙暄改变想法,另一方面,她也想帮沈非调教一下这个未来的姐妹,否则一直软硬不吃,她在边上看着都着急。 “啊?” 这一次不仅是顾妙暄,柳如烟,云希若皆是张大了嘴巴,这怎么就牵扯到整个华夏。 叶静云既然能够做沈非的军师,口才自然也是不同凡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顾妙暄也没有心思去计较叶静云说的我们这里每一人论外貌应该都与你不相上下,叶静云说的也的确不假。但是她的生死怎么就牵涉到整个华夏生死存亡了? “这个我无法回答你,就是沈非现在同样无法回答你。我们能知道的,就是你绝对不能被对方抓去。” …… “芝兰,我会离开几天,我离开的几天林莎就拜托你照顾了。” 沈非并不打算将林莎带上,林莎身中剧毒,不宜长途奔波,这只会加剧蛊毒的提前发作,最后沈非决定将林莎托付给芝兰的天启会所,而且这里有古靖阳。 之前,沈非也已经托付古靖阳,若是林莎有什么异样,古靖阳也可以采取一些简单的挽救措施。 毕竟在如今整个华夏,除了他,中医术最为精湛的就是他了。 “嗯,你放心吧,倒是你,万事小心。” 芝兰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有时仅仅只言片语,却是已经足够。 “谢谢你了,兰姐,多保重。”沈非走上前轻轻搂住芝兰,尽显柔情。 这一刻,芝兰差点快要酥软在沈非的怀里。 此生能得此知己,死亦足以! “沈大少爷,我们为什么不坐火车啊,那样速度不是更快吗?”柳如烟有些好奇的问道。 “若是这次林莎中毒,是对方有意为之,那么我们很可能已经被盯上,坐火车目标过来,太为引人注目。” 沈非随意的回答道,话说回来,这还是第一次与这么多美女一同出行。一,二,三……而且个个还是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之貌。 “可是我们这样一直走下去,要走到什么时候啊,而且这里要不是丛林,要不就是山路,太难走了。” “恩,放心,我有办法,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如烟,希若你们分别搂在我一边,静云还有妙暄你们分别搂紧如烟和希若。” 沈非思索了片刻说道,顾妙暄与她现在还远没有到这一步,在这个妮子,始终认定他只是她的恩人而已,让她搂着他显然是不合适的,他可不想在这几个美女面前挨这个妮子的耳光。 “好啊,好啊。” 柳如烟与云希若可是丝毫不在意,飞快跑到沈非左右两边,两只玉手仅仅搂住沈非的腰,两个人胸前的柔软自然紧紧压在沈非的胸膛上,沈非一时间不由觉得心猿意马,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呢!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吃木瓜了,怎么感觉你胸前的凶器又壮观了不少。”沈非凑近柳如烟耳边,轻声的说道。 “你……色狼!瞎说什么,还有别人在呢、” 柳如烟听到沈非的话,面色绯红,心脏更是噗通乱跳,其实沈非还真是瞎说对了,本来她的胸前凶器已经蔚为壮观,但是她最近看了一篇新闻,说男人永远不会嫌弃女人的那里太大,只会嫌弃女人的那里太小,所以柳如烟就刻意去改变了一下饮食,却没有想到,效果十分明显。 “你们说什么呢?什么木瓜?” 云希若单纯善良,没有听懂沈非说的木瓜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沈非尴尬一笑,没有想到他说的话还是本云希若听到了:“都搂好对方了吗?那就开始出发了哦!” “神行步法,咫尺天涯,一日千里!出发!” 随着沈非的一声怒喝,只见五个人犹如闪电一般,向前飞了出去。 “啊!” 五个女人几乎同时尖叫出声,她们只感觉身边的树木向后飞驰而去!云希若吓的直接闭上了双眼! 柳如烟现在算是明白了沈非话中的意思,有他这样变态的存在,还需要火车做什么? “我这不是做梦吧?” 柳如烟只觉得如梦如幻,沈非给她带来的惊喜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呵呵,当然不……哎呀,你干嘛掐我啊!” “我想知道这是不是在做梦啊?” “那你干嘛不掐你自己啊?” 沈非无比郁闷的声音。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掐别人可以让自己知道是不是在做梦的。 “废话,掐自己那得多疼啊。当然要掐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