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揭开面纱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六十章 揭开面纱

就在刚才与沈非拳头接触的一瞬间,慕容雪差点没有握紧自己的长剑。可以想象,沈非这一些拳头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慕容雪察觉到沈非的力量大的惊人,不敢再与沈非硬碰硬。慕容雪决定利用自己身形步伐灵活百变的优势打的沈非措手不及! “好剑法!”沈非感叹道。他已经猜到慕容雪心里的想法,既然慕容雪认为她的身形速度优于他话,那就站在不动,让她打好了! “你……” 慕容雪见到自己的攻击再一次被沈非轻松的化解,站在原地,一双美目怒视着沈非。 “你走吧。立刻离开天山玉女宫,今天的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许久之后,慕容雪缓缓说了一句,而这等于她投降认输了。她自知与沈非的实力差上太多,打败他的概率几乎为零。 “谢谢雪儿姑娘承让,那雪儿姑娘是不是能够兑现之前的承诺,赐我一只天蚕,也好帮助我朋友疗伤解毒。” “哼,天蚕是我天山玉女宫的至宝,目前整个宫内也只是饲养了三只,今天你擅闯我们宫门,并且轻薄于我。”慕容雪说道这里,脸上不禁多了一丝红润,所以我能放你走,没有挖取你的双眼,已经是对你开一面,你还想要天蚕,白日做梦。” “这么说来,你是耍我喏!”沈非说到后来,声音也变得冷厉,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是消失不见! “首先我承认误闯入宫门,是我不对,但也是无奈之举,而撞到你沐浴,也纯属意外,并无任何非分之想,这些我都已经道歉。我所做这些只为了能够救我那位朋友,最后恳请雪儿姑娘能够成全。” “不行!” 慕容雪感受到沈非身上节节攀升的威压,震惊不已。如今的气势,只恐怕就连她的师父也是自叹不如。 “那就别我强硬了,实话跟你说,这次天蚕我志在必得,哪怕身死异乡!” 沈非缓缓向着慕容雪走了过去,没走一步,皆是带动一片气流震动,沈非所过之处,树木疯狂摇摆,空中更是漫天飞舞的树叶! “我跟你拼了!” 慕容雪感受到沈非冲天的威压,怒吼一声,便是向着沈非冲了过去。 “轰!” 慕容雪还未接近沈非便被震飞出去……咻…… 与此同时,慕容雪脸上带着的面纱也在沈非的攻击下,飞了出去,空中一阵盘旋之后,缓缓落在了地上。 “额……”沈非这一刻也终于见到了慕容雪的真正面容,眉眼含春,榴齿含香,漆黑的双眸如一泓泉水般清澈。 一时间,沈非不由看的有点痴了,世间竟还有如此美丽之人! “你……” 慕容雪感受到沈非的目光,一只玉手,抚摸上自己的脸,哪里还有面纱。 “徒儿不孝,只有来生再见了!” 慕容雪默默说了一句,沈非耳力极好,自然听的清清楚楚。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就是面纱掉了吗,捡起来再戴上就是了,话说回来,这么漂亮,带什么面纱啊。我擦!你这是干嘛!不就是把你面纱打掉了,不至于寻死觅活的吧。” 沈非突然见到慕容雪突然举起自己的长剑,抬到脖颈,就要自杀,沈非吓了一跳!身形一闪,便是瞬间来到慕容雪的身边,直接握住慕容雪的手,接着一掌拍出,长剑便从慕容雪的手中飞出! 慕容雪却是根本不理会沈非,一双美目中更是流下了泪水。 沈非见此心里一惊,他可是平生最见不得女孩子流眼泪,而且这一次更要命的是因为他自己,虽然她完全不知道慕容雪为何因为面纱被摘下,会如此激动? “别啊,你别哭了,只要你不哭,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你是不是不开心面纱被打下来了。我这就拾来给你重新戴上。” “哎哟喂。” 沈非为了捡面纱,一时没有注意脚下,直接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沈非也顾不上什么形象,直接爬起来,捡起面纱再次向着慕容雪跑了过去。 而这一切自然都被远处的慕容雪看在眼里,看着沈非可怜兮兮的样子,慕容雪差点没有忍住笑意,原来这个人还有如此搞怪的一面。 “我……这个真不是有意的,我这就给你戴上,你可别再哭了。否则我真的要给你磕头了。” 沈非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好了,不用了,你跟我来吧。” 慕容雪轻声说了一句,便转身向前走去。 “额?不用了?那你可别再哭了。”沈非见到慕容雪眼里没有了泪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对了,等等,你的面纱,就是不戴,你也收回去吧。”沈非奋力追了上去。 “不需要了,你想要的话,送给你好了。” “啊?送给我了?” 沈非有些目瞪口呆,一时间没有明白究竟是什么情况,之前还是对他又打又杀,甚至要挖他的双眼。但现在的态度却是…… “算了,随便了,反正只要你不哭就行。对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 “你不是想要天蚕吗?我现在带你去见我的师父,虽然我现在是天山玉女宫的宫主,但是天蚕至关重要,我还不能私自做主,必须去询问我的师父。” 慕容雪的态度几乎突然来了一个三千六百度的大转弯,让沈非一时间怎么都适应不过来。令他更为吃惊的是,她竟然就是天山玉女宫的宫主! “你真的愿意把天蚕赐给我,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雪儿姑娘,哦不对,应该是慕容宫主。” “我说了我还要问过我的师父,只有她老人家同意,才能把天蚕交给你。” “额,这样啊,那不等于你还是已经同意了吗?”沈非此时才反应过来。慕容雪的转变,让他的思维,短时间陷入迷糊状态。 “嗯……” 听到沈非的话,慕容雪轻轻的点了点头,神色间分明带着一丝羞涩。沈非见状,差点一愣神,没有撞到树上! “这……这……” 沈非使劲掐了一下自己. “哎呀,痛死我了、原来不是做梦。” “对了。那你师父也不会让我挖掉自己的双眼,才答应把天蚕给我吧?” 沈非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惊恐的问道。 “呵呵,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哦。” “我滴老天,你这是跟我在开玩笑吧!” 沈非见到慕容雪的笑容,不由有种做梦的感觉,他想起一句话: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发什么呆呢,赶紧走啊,今天刚好是出关之日。” 慕容雪看到沈非待在原地一动不动,提醒道。 “宫主,他是……还有你的面纱……” “他是师父请来的朋友,我现在就带她去见师父,这些你都不需要过问。” …… 一路之上,沈非已经见过无数次这样的情景。 “慕容宫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说吧。” “就是我这一路上为什么看到的都是女弟子啊,你们天山玉女宫就没有男性吗?”沈非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是啊,你只要看我们派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天山玉女宫只招收女弟子,而且对于资质要求也极高,这个回头再跟你详细说吧,已经到了。”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来到了一座巨大的殿宇前面,整座殿宇呈八角,八角之处皆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青色的纱帘随风而漾,整座殿宇尽显奢华。 “你就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叫师父,记住这里的东西都不要乱动。” 慕容雪将沈非带入了殿宇之中,回头叮嘱了沈非几句,便向着里屋走去。 “嗯放心吧,你快去吧。” 此时沈非早已被殿宇之中各种奇形怪状的物品所吸引,很多都是他之前从未见过的。 …… “那个是八角玲珑钟,能够驱魔辟邪。” “额,这么厉害啊。神奇神奇。” 沈非手里握着八角玲珑钟,一脸赞叹的表情。 “你干什么呢,赶紧放下。”慕容雪对着沈非呵斥道。 “额?”沈非听到慕容雪的话,才反应过来。向着慕容雪的方向看了过去,才发现,在慕容雪的边上站着一个美丽的中年妇人,但是沈非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能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实力非常恐怖! “呵呵,多谢您的指教,想必您就是慕容宫主的师父了,今日很高兴见到您。”沈非一脸笑容的说道。 “你不必拘礼,听雪儿说,就是你摘下了她的面纱?” 额?怎么又是面纱?这一家人是不是都绕不过去这个坎了,之前在来的路上,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弟子,但凡见到慕容雪就要提一遍面纱的事。 “这个是……小子,一时失手,揭掉了宫主的面纱,实在是非常抱歉。” 沈非一脸歉意,他就不明白,一个个为什么老是纠结在一块普通的面纱上,真是搞不明白到极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