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生死劫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六十一章 生死劫

“嗯,原先听雪儿说,没有花费多少气力,便将她打败了,现在看你,果然非同凡响。” 而她便是天山玉女宫的上一任宫主墨瞳,实力已经达到四品内劲巅峰,实力非同小可,就是刚修炼出五品内劲的,也能与之一拼! 墨瞳一脸微笑的看着沈非,沈非却只有一种感觉,那就好像是进了动物园…… “来坐吧,想必雪儿已经跟你说了,她现在是天山玉女宫的宫主。” “是的,小子已经有所耳闻。”沈非边说便端起了面前的一杯茶。 “嗯,既然如此,那我也拖拉,现在我就雪儿许配给你。” “噗!” 沈非刚喝进口的一杯茶全部喷了出来,犹如喷泉一般,眼神更是充满了惊恐与不可思议。 “你……你,开……开玩笑吧。” 沈非已经感觉他的思维不够用了。 “可能你还不知道天山玉女宫的宫规,但凡是所有历任天山玉女宫宫主在位期间,不得已真面目示人,尤其是男子,若是异性揭下自己的面纱,那么只剩下两条路可走。 “哪……哪两条路……” “第一条必须杀死看到她面容的男子,然后禁闭终身。第二条路就是与男子结为秦晋之好。如今你既然已经揭下雪儿的面纱,而今更是安然的站在这里,那么便等于已经选择了第二条。” 沈非听此,额头上已经忍不住冒出滴滴冷汗。 “这个……这个我想这真的是一个误会,揭下雪儿……不,不是慕容宫主的面纱,完全是一个意外,你看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一页揭过去,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好不好啊。小子前来,只是为了寻求天蚕而已。” 沈非如今算是明白了,为何之前玉女宫的每一个女弟子见到慕容雪都要提一遍面纱的事情,为何慕容雪前后态度有如此大的变化。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们玉女宫绝情了,尊驾的武功本宫自知不是对手,但是想要玉女宫给你天蚕,也断然不可能,哪怕尊驾将我们玉女宫夷为平地,也休想得到一只天蚕。”墨瞳脸色一变。 “来人啊,送客!” 墨瞳直接下了逐客令。 “雪儿,既然你的面纱已经被摘下,依照门规,从今日起,我将废除你玉女宫宫主的身份,并且关你终身禁闭!” “别,别啊,有什么好商量,这跟她又没关系,你无缘无故惩罚她干嘛啊、” 沈非听到墨瞳的话,紧张的说道。但他却没有看到,当墨瞳说这句话,嘴角带着的一丝笑意。 “这是我玉女宫之事,不劳尊驾费心。” “我擦,你这什么破门规,门规死,人更死,无缘无故戴着什么个面纱,洗脸都不方便不是。我看你们的祖先肯定是被男人甩了,才会定这样的门规。” 沈非差点没有骂出你这个老顽固,用他的话说就是:没办法,哥的休养太好了。 “大胆,来人啊,把他给我轰出玉女宫!” 墨瞳听到沈非的话,脸色一冷。 “别啊,你还没给我天蚕了……” 沈非的声音的渐行渐远。 “师父,我……” 慕容雪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看向墨瞳。从始至终,慕容雪都站在墨瞳的边上,没有说一句话,只因为之前…… “师父,雪儿给你带……带来一个朋友。”慕容雪走到墨瞳的房间,说话间都不觉带着一丝羞意。 “雪儿,你的面纱……莫非……” “嗯,我想十年之前,你跟我说的十年之后,会有一男子来解开我的生死劫,我想他就是我..我未来的夫君。.” 慕容雪说道这里,面色通红。“可是他若是不答应怎么办啊?” “冥冥中,自由定数,就像十年前,我算出你今生会有一生死劫,而能解此厄的唯有能够揭开你面纱的男子。” “那师父你跟徒儿说的生死劫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一直都未跟徒儿提起过。” “其实生死劫算是对我们玉女宫的一次考验,每五十年便会出现一次,而生死劫只会降临在玉女宫宫主身上。此劫来时,天地风云为之色变,而你……” “师父,我会怎么样?” “你会堕入魔道!而唯一能够阻止入魔的便是此男子。” …… “师父,他会不会真的就此离开天山啊?” “放心吧,得不到天蚕,他是不会离开天山的,他还会回来的!” 墨瞳脸上多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 “这叫什么事啊这叫,不过想讨要一只天蚕而已,现在怎么就变成要娶她们的宫主了。”而当沈非想到慕容雪的面容时,尤其是回想起之前在温泉中,见到的香艳一幕,让他不由一阵心猿意马。 “你知道吗?我们就要选举新的宫主了?” “我也听说了,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沈非躲在暗处,听着玉女宫弟子议论的声音, “好像是宫主的面纱,而揭开宫主面纱的那个男子却又不愿意娶宫主,老宫主唯有依照宫规废除慕容雪宫主之位,听说,慕容雪宫主已经被老宫主罚去思过崖紧闭,终身不得出思过崖!” …… “这就是思过崖?” 沈非来到一处陡峭的山崖边上,在山腰之上,有一处狭窄的山洞。沈非见此,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你……你怎么来了?你快走吧。我的事与你无关。” 山洞之内,慕容雪正双腿盘坐在地上,双眼紧闭。当听到边上的一丝响动之时,睁开眼,便见到了不远处的沈非,正缓缓向她走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师父啊?说关还真就关起来了,门规是死的,人是活的,更何况这件事又与你没有什么关系。” “不准说我师父!” “我去,你到知道维护她。跟我走吧,难道你还真的想在这里被关上一辈子啊,外面世界这么美好。” “我怎样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就像师父说的,一切都冥冥中自有定数。你走吧。” . “哦,知道了,那我走了。”沈非听到慕容雪的话点了点头,便欲转身离开。 “你……” 慕容雪万万没有想到沈非竟然真的要走。 “我走可以,但你可也逃不开。看着你这样的绝世美女孤零零的呆在这里,我可不想一辈子良心受到谴责。” 就在慕容雪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却发现她早已离开了思过崖,站在一块草地上。 “你……你不是说你要走吗?你知道你这样,我只会受到师父更大的惩罚吗?” “不就是玉女宫宫主嘛,反正她现在已经把你废除了,那你就不做好了。又何必再在这里待下去,老死在这里,很不值得的。” “我说过了这是我的事,你又不是我什么人,生死与你无关。” “我去,又回来了。” 沈非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实话跟你说吧,我之所以拒绝你,不是因为那个不喜欢那个啥,而且我看了你那个啥,我只是不想那个因为那个啥才会那个啥,懂了吧?” “什么这个啥那个啥?” 慕容雪一脸茫然的表情,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 “我说的这么清楚,你居然都不懂。” “你究竟想说什么?” 慕容雪看到沈非抓狂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 “好吧,我喜欢你,但我却不想是因为你那什么狗屁宫规,才与你在一起的,更不想你是因为这什么宫规,而且我看了你那啥,我肯定会负责的……额,我刚说什么了?今天天气好像挺不错的。” 沈非一通豪言壮语之后,才发现他刚刚好像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你刚说你喜欢我?” “额?有吗?你听错了吧。”沈非脸上尴尬无比。 “呵呵,走,我们这就去找师父。”慕容雪笑颜如花,开心抓住沈非的手,飞快向前跑去。 “喂?这什么情况?干嘛去找你师父?不怕你师父杀了你啊?”沈非有些莫名其妙:“还有我可不想被她拿把剑追杀我。喂,姑娘,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就这样,一路上,只听见沈非狼嚎鬼叫的声音。 “师父,他……” 慕容雪将沈非之前与她说过的话,全都说了一遍,说话时候,还不时看向此时正在捣鼓凡间内各种奇形怪状的物品。 “你真的愿意娶雪儿?” “啊!这个……那个……” “天蚕为我们玉女宫至宝,我不会交于外……” “我愿意!” 沈非还未等墨瞳说完,便直接喊道,而在心里却是咒骂几万遍:老太婆,变相的威胁我,画个圈圈诅咒你一辈子都找不到男人。 “呵呵,那好,但在这之前,你想娶到雪儿,还需要经过一次考验,而这次考验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甚至是九死一生。你要考虑清楚了。” “九死一生?” 沈非瞪大了双眼,他不明白这究竟是要闹哪样, “没办法,这是祖先定下来的宫规,我也没有办法。” “好吧,该怎么做,你直接跟我说吧。” “我们历代玉女宫宫主都有一只天罗宫铃,天罗宫玲就放置在天山的碧水寒潭之中,而当每次发生像你这样,宫主的面纱被男子揭开,男子就必须在寒潭之中找到宫玲!否则就算没有通过考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