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下天山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下天山

“这……您看怎么解决啊?” 沈非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墨瞳,虽然他有实力也有办法轻松将小狗给带走,可灵兽毕竟也算是天山玉女宫之物,若是真要带走,也要问问当家人的意思。 “呵呵,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雪儿才是玉女宫的宫主,有什么你问她好了。” 墨瞳似乎完全不在乎,这一刻,慕容雪俨然已经完全当家作主了,不仅如此,墨瞳似乎怕沈非不相信,又当众说道:“雪儿,从今日起,天山玉女宫就完全交与你,以后不管大小事务,都不必再与我汇报,你自己做主就好,包括你的夫君想要的天蚕,你自己拿主意就好。” “师父……” “好了,以后玉女宫就全部交付给你们了。”墨瞳说话时特意在“你们”上加重了口气,意思再明白不过,“好了,以后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不需要再来找我。” 墨瞳说完,身影便慢慢模糊,最后直接消失在两个人的视线中。 “对了,雪儿,有个问题一直忘记问你了。” “什么问题?你说吧。” 沈非再次将慕容雪的天罗宫铃拿了出来,“雪儿,刚在寒潭里还看到了很多其他的天罗宫铃,想必都是老宫主的宫铃,我看她们的宫玲几乎都完好无损,为什么你的会损坏这么多,甚至都出现了裂纹了,按道理说,你的应该是最新的。” 沈非提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这些他不该去管,但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不管都不行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墨瞳都算是把慕容雪托付给他了,他没答应也就算了,可答应了,那就得做到。 “额,这……”慕容雪接过天罗宫铃,看到宫铃上的裂纹,想到墨瞳说的话,似乎明白了什么。 “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方便说就算了。” 沈非见到慕容雪似乎有点为难的样子,便不再强求。其实他也只是好奇而已,慕容雪不方便说,他倒也没有什么不快。 “不是的,其是这应该是我命中的一个劫数,名为生死劫,十年之前,师父以占星卜卦之术,发现我命中会出现一生死劫,而能解此厄运的便是十年后一位能够揭开我面纱的男子,天罗宫铃也是我的验生石,如今宫铃开始出现损坏裂纹,应该就是我的生死劫越来越近了。” “生死劫?” “嗯,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师父说此劫将会带来毁天灭地的破坏,而这个生死劫,只有你能解开。” 慕容雪把自己知道的都与沈非说了一遍。 “我天…… 沈非双手抱着头,一副痛苦的表情。 “你怎么了?头痛吗?” 慕容雪看到沈非的痛苦样子,不明所以。 “额,没什么。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那个生死劫伤害到你的。” 沈非笑着回答道,他总不能说是因为听到他身上又多了一个维系天下的灾难有点喘不过气来吧,他真心没有将维护世界和平这样的重任扛在自己肩膀上,可是,一件又一件的事,却好像在把他往那个超级大英雄方向推。 这就是天命不可违? 前面是唯有他能保护顾妙暄,现在又来了一个生死劫。 “哦。” “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当然是天蚕啦,我的姑奶奶,你再不给我,我真的快要疯了。” 沈非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有点忍俊不禁。 “呵呵,好啦,知道了,对了,你的那位朋友中的蛊毒等级大概多少?” 慕容雪伸出一只玉手轻掩玉唇,沈非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最高境界。一时间不由看的痴了。 “额,你怎么了?在发什么呆呢?” “额,没什么,夫君在欣赏你了。” “你……你再瞎说,我不理你了。” 之前墨瞳的话已经让他大羞,现在沈非居然敢这样直接称呼他自己。 “呵呵,好了,不说这个了。你刚说什么了?” “你……”慕容雪有种无语的感觉,感情刚才她说的话,沈非一句没有听进去:“我问你,你那位朋友中的蛊毒蛊虫等级大概是多少?” “哦哦,应该是六级,不瞒你我现在也就能医治五级一下蛊虫的蛊毒。” “六级?知道了,那就只需要四级的天蚕就行了。”慕容雪点了点头。 “天蚕也有等级?” 沈非有些好奇的问道。 “对啊,这跟蛊虫是一样的,但因为天蚕天生就对蛊虫相克,所以天蚕可以越级相克。我们玉女宫如今也就只有三只天蚕,等级最低的那只天蚕便是四级,可以帮你医治你朋友身上所中的蛊毒。” “对了。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说,但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沈非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若是让慕容雪知道了他边上不止是她一个女人,那会是怎样一个结果?但这件事却不是隐瞒能够解决的,以目前情况来看,这个妮子生死劫都出来了,想不管她都不行了。 “什么事?你说吧。” “就是那个这次跟我来天山的人其实我不止我一个,还有……” “额?还有谁啊?” “还有四……四个女孩子,她们也都是我的女人。”沈非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干脆一咬牙,直接说了出来。 沈非只想大喊一句: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额?就这些吗?” 慕容雪一脸疑惑的问道。 “啊?这个……除了她们现实社会中,我还有好几个红颜知己,包括我这次用天蚕拯救的女子。” “就这些?” “就……就这些啊。” 沈非压低了声音,心中更是一阵疑惑,这也太反常了吧! “哦,那我知道了,其实从一见到你,我便闻出了你身上至少有四个女人以上的不同体香。那个时候,我便已经猜到了大半,你是一个花心大萝卜!” “我去,这都可以!”沈非一脸惊讶之色,不过细一想,这一路上,包括在蛟龙腹中,几女几乎都是搂着他,身上没有她们的体香,那就见怪了。 真正让沈非吃惊的是,慕容雪居然会不介意这些! “打住,我可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花心大萝卜,我是喜新又喜旧的……” 慕容雪看到沈非突然听了下来,睁大了双眼,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是我是喜新又喜旧的花心大萝卜。” “噗!” 慕容雪听到沈非的话,差点没有晕倒,这个家伙倒是还挺老实的,更是有自知之明,不过听到他说喜新又喜旧,知道他并没有说谎。 就单从不辞千辛万苦,历尽千险,不顾自己的性命,来到天山,置身闯入天山玉女宫,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寻求天蚕,来帮助自己的朋友……不对是女人解蛊毒。 …… “这个就是天蚕?” 沈非指着手心中不到指甲大笑道天蚕,有些惊奇的问道。 “是的,天蚕的饲养困难程度丝毫不亚于蛊虫,这也是为什么如今就是我们诺大的玉女宫也只有三只天蚕。” “嗯,雪儿你对我恩情,小子都会记在心里。” “哼,谁要你记住啊.”慕容雪冷哼一声, 沈非才反应过来,他好像说错话了,这就好像顾妙暄经常对她说的,对于他只是感恩而已,虽然与慕容雪经历的不多,沈非也能很清晰的感受到,慕容雪对于自己的情谊。 “呵呵,好啦,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如今我在这里已经耽误了很久时间了,先不要说我山下的那几个姑娘能不能受得了,我最怕林莎会随时蛊毒发作……她叫林莎,就是她中了蛊毒。” 沈非看到慕容雪眼中的疑惑,才反应过来,不经意说出了林莎会的名字,对着慕容雪解释道。 “那我们现在就要下山去吗?” “额?我们?……对,是,不能再耽搁了,你真的愿意跟我一起前往世俗世界吗?” 沈非瞬间反应过来,如今慕容雪有生死劫,若是不在她身边的话,生死劫随时可能降临,换句话,沈非去哪里,肯定要带着慕容雪了。 “哼,你认为我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 慕容雪冷哼了一句,而这也等于肯定沈非的说法。 “那你玉女宫怎么办?” “放心吧,我会交于宫内的大弟子代为管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部分时间,宫内所有弟子都是自行修炼。” 慕容雪思考片刻,缓缓说道,而她说的也是实情,包括她自己也是,一年下来,与宫内弟子也是见不了几面。 “嗯,那就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嗯。” 慕容雪能够感觉到沈非言语间的急切。想到接下来,可能就要进入世俗世界,心里就是一阵紧张,但紧张中又有一丝好奇。 很小的时候,她就听过宫内一些长老向她描述一些世俗世界的场景,各种新奇的事物,飞机,汽车,等等,那个时候,慕容雪就已经非常好奇,渴望有一天能够进入到世俗世界好好游玩一番。 如今恰好有了这个机会,慕容雪觉得也很是兴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