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羽沉河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六十五章 羽沉河

“雪儿,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你跟着他,为师心里也放心了。希望他确如卜卦所言,能帮你解除这个生死劫!” 天山山顶的思过崖上,墨瞳看着沈非与慕容雪缓缓向着山下,行进而去。 慕容雪在她身边整整待了二十年,如今看着她就要与她分别,墨瞳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不过,这个沈非倒也真是个人物,虽然有点痞,但心性还不错,是那种有担当的人,她倒也不用担心雪儿受什么欺负。 “这个沈大少爷,怎么还不下山啊,这都已经整整两天了,再不下来,本姑娘真的要被冻死了。” 柳如烟边说话,边蹦跳着,样子煞是可爱。 “哎呀,如烟别说了,还不如留着这点能量,还能多熬会了。” 云希若对着柳如烟轻声的说道,但其实四个女人的心里都是期待能够早点见到沈非从山上下来。 这其中最为痛苦的竟然是顾妙暄,此时的她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她第一次如此迫切的希望见到这个死人,这在以往,简直是让她难以想象的。 天山的半山腰之上,沈非与慕容雪行走在其中。 “雪儿,你从小到大,都没有下过山吗?” “下山有过啊,那是我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对山脚下很好奇,以为有好玩的东西,后来被师父知道了,把我关了好几天禁闭,而至于到世俗世界,那就更没有过了。” 慕容雪说道这里,脸上满是一种向往。 “呵呵,放心,这一次我一定带你出去好好玩,带你玩很多新奇的东西。” “嗯嗯。” “对了,你知不知道,怎么才能出天山啊,我之所以进来也跟你说了,完全是机缘巧合,勿打开了传送阵,才能进入到这里。” “呵呵,就知道你会问我这些,放心吧,外面之人怎么进来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如何出去,师父曾经告诉过我。我们天山被一位高人布下了禁制,想要从外面进来,恐怕也就你说的那种方法,而出去却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破坏这个禁制,即使我们能做到,也不可能这么做,第二种便是找出禁制的最薄弱的地方,以你的实力,很容易做到,我们便能出去了。” 慕容雪笑呵呵的说道。 “那这个禁制最薄弱的地方是?” “天山的西南角,那里有着一条羽沉河,我们只要渡过羽沉河,便能到达你的世俗世界了。” …… “如烟,静云,希若,还有妙暄,赶紧出来喏,迎接你们的新姐妹!” 沈非一到山脚,便施展他的狮吼功,一时间,整个山林似乎都跟着抖动起来。 “啊?是沈大少爷,在叫我们!” “嗯嗯是的,不过他说什么出来迎接新姐妹啊?” 云希若有些疑惑的问道、 “管他呢,姐妹反正已经这么多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多一个反而更热闹了。” 几女听到柳如烟的话,同时绝倒,这个姑娘倒是挺大的。 几女顺着沈非声音的方向,很快便看到了沈非的身影,而在她边上还站着一位…… “看来我们的压力都大了哦,这一次沈大少爷给我们找的这个姐妹,好像不简单哦,” 当四女看到慕容雪的样貌时,都不由被她的容貌所震惊,也许是因为没有接触过世俗世界,慕容雪举手投足间,便能展现出一种超脱物外气质。 “说,为什么去这么久?是不是就向着泡妞去了?” 柳如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上前去,揪住沈非腰间的肉,质问道、 “放……放手,痛……痛死我了。” 沈非发出痛苦的叫声, “你快放开夫君,你为什么要对夫君动粗。” 慕容雪在边上直接打掉了柳如烟的手,将沈非护在身后。 “还有你说的泡妞是什么意思?妞是一种茶吗?” “噗!” 柳如烟几女听到慕容雪的话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如此单纯的女孩子。 “沈大少爷,怎么都不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美女是谁啊?” 叶静云笑呵呵的说道。 “这个……好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天山玉女宫的宫主慕容雪姑娘,当然现在也是我的那个啥你们懂得哈。还有就是她给了我天蚕。” “啊?宫主?” “雪儿姑娘,你真的是那个什么玉女宫的宫主啊?” 柳如烟一脸兴奋的神色,将慕容雪拉了过来。而其他几女也同样很是激动。眨眼工夫,便将慕容雪围了起来。 “是啊。” “就像电视里那些门派一样吗?” “电视?电视是什么?” “如烟,一看雪儿姑娘应该从来没有去过我们的世俗世界,又怎么知道这些东西。”叶静云冰雪聪明,一下便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对哦,对哦,那雪儿姑娘,你们玉女宫有什么好玩的啊?” …… 一时间,几女聊得不亦乐乎,沈非倒是直接被晾在一边。这让沈非颇为郁闷,他什么时候就成了看客了? “我说几位姑娘,你们就不觉得冷吗?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啊?” 沈非看着几女好像都没有结束的时候,好心的提醒道。 “别吵,雪儿姑娘正跟我说到思过崖呢。” 谁知沈非刚刚说出口,便被柳如烟一句话给堵了回去。 “我……好吧,我错了。” …… “真是可恶,天都黑了,你怎么不提醒我们下。” 柳如烟一脸抱怨,把责任全都丢给了沈非。 “好吧,我的错。” 有这样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曾经说过:当一个女人责怪你错的时候,不管什么原因,你只管承认,那么你就对了。 “雪儿,你说的那条羽沉河离我们还有多久啊?” “呵呵,就快到了。”慕容雪笑着回应道, “对了,雪儿,那条河为什么要叫羽沉河啊?” “那时因为即使是一根羽毛漂在河面上,也会立刻下沉下去,因此得名羽沉河。因此不论是何物,即使是一只鸟儿,想要过羽沉河,必须从水中渡过去。” “啊?羽毛都要立刻沉下去,那我们还不会陷进泥里去啊!” 柳如烟一脸慌张的说道,而她的话也引来其他几女的银铃般的笑声。 “呵呵,放心吧,羽沉河河水只及我们的膝盖,若是单靠你们自己的确很难渡过羽沉河,普通人走在里面,会感觉有千斤力量在向后拉扯着你。而且越到后面,这股力量会不断增大。” “那怎么办?” “有夫君帮我们啊,只要他走在最前面,为我们挡住这股拉扯力量,我们便都可以轻松渡过羽沉河了。” “夫君?哦,对了,好像说的就是沈大少爷。”柳如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在世俗世界中,她们大多以老公相称,却很少用夫君来称呼。 …… “这就是羽沉河吗?” 云希若看着长宽不过两百米的河流,有些好奇的问道,就是这样一条小河,会有慕容雪讲的那么神奇吗? “管他了,我们去试试不就知道了,是不是真有数千斤力量把我往回拉。” 柳如烟说完,便直接脱掉了鞋子,接着便蹦蹦跳跳的来到了羽沉河边上。沈非见此,也没有阻止,慕容雪已经跟他说过,羽沉河只是难以渡过而已,但却并没有什么危险。 “好像没什么感觉啊?” “呵呵,你往前走一下就知道了。” 柳如烟两只脚都站到了河里,但是并未感觉到任何拉扯到力量,而这里的河水的确很浅,刚刚触及她的膝盖而已。 “试就试。”柳如烟说完,便向前迈动了第一只脚。 “唉呀!” 柳如烟的脚刚放下,只感觉一道恐怖的力量,拉住了她的全身,接着便见到柳如烟直接倒飞到了岸上。 “哈哈……” 云希若,叶静云几女见到柳如烟的样子,皆不由笑了出来。 “你们还笑,等下你们也被弹回来。” 柳如烟一脸尴尬的说道。早知道就不这么冲动,应该让其他人去试的,现在让其他人白白看了她的笑话。 “呵呵,我们才不要试了,我们一定让沈大少爷走在最前面。” 云希若一脸笑容的说道,她们已经看到了柳如烟的窘样,她可不认为自己比柳如烟强到哪里。 “好了,让我先下去吧,你们跟在我后面,排成一字。” 沈非说完便跳到了河水中,同样试着运动了一下左右脚,只要微微向前移动一点,沈非的确感觉到一股很强的力量在拉扯着他,但是对于他来说,倒的确不算什么,但他不敢有任何疏忽,毕竟慕容雪说过,越到后面,这股拉扯力量会越大。 云希若几女见到沈非在河中已经走动了几步,但是却没有任何事,她们知道沈非的确可以抵抗这股力量,便一一跳到了河水中。 就这样,一行六个人以沈非为头缓缓向前移动着。 “呼!” 沈非第一个跳上了对岸,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不得不说,到最后,这股拉扯力量快到上万斤!饶是沈非,额头上也不由流出了一丝热汗,全力抵抗这股历力量还是让他耗费了不少力量。 “你们都没事吧。”沈非看着五个姑娘都陆续上了岸,一脸笑容的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