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计中计中计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六十九章 计中计中计

“沈非不会有事吧?”云希若有些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他的实力么,如果他不想走,这个世界上,能让他挪动一步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了。” 柳如烟一脸笑容的说道,她对于沈非有着几乎盲目的自信,同样的,云希若也是如此,她们都陪着沈非亲身经历过那一种种匪夷所思之事。 “行啦,先别管他啦,他要解决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们作为他的小女人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柳如烟笑着说道,“希若,来帮我看看,你说等会第一轮自由走秀,你穿这套衣服怎么样?” …… “先生,您先在这里待一会。我这去叫我们的负责人过来。” 黑衣男子将沈非带到了一件白色房间里面,雪白的墙壁,有一种渗得慌的感觉,沈非却全然没放在心上。 “呵呵,好的,你随意。” 沈非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不管他们有什么计划,他接着就是,而且,他们有计划,他也有计划啊,不然,他们又岂能轻易将他带到这里? “目标已经带到指定位置,开始实行第二套计划!” “为什么沈非还没有回来啊?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云希若有些紧张的说道。虽然一直在心里提醒沈非如此厉害,不会有事,但却是怎么都控制不住真正的情绪。 “可能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好了,我们先去参加比赛吧,” 柳如烟此时心里也是多了一丝担心,但是她隐约感觉到沈非最后丢给她那一丝眼神似乎代表着什么。 “那好吧。” …… “轰!” 沈非坐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就在这个时候,门轰的一声关了起来。 “哈哈,沈非,你没有想到吧,你今天也有栽倒在我手上的一天吧。关你的这间房是由钛合金打造,即使是导弹轰上三天三夜,也会安然无恙。” “唐铭人!” 沈非脑海中一闪而过。 “啪啪啪!” 一阵连续的掌声响了起来。 “不错不错,仅仅听我的声音,便能听出是我来,我还以为沈兄早已将我忘记的干干净净。” 金属门上自动缓缓打出了一个窗口,唐铭人出现在了窗口之中。 “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不错!唐铭人一脸兴奋之色。为了能将你抓住,我苦苦设计这个局,我故意放出风声说要捧新人,故意不让柳如烟过来参加梦都时尚设计大会,而我更是故意放出风声说这是孙家一直在力捧你之前抽的那个婊子,让你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长孙家身上,从而忽略我的存在。不得不说,以你如今的实力,与你硬碰硬的话,无异于找死,所以我忍辱偷生,眼睁睁看着唐家一步步没落,看着你把叶静云从我手中抢走,我发誓,这一切我终有一天会亲手夺回来,包括叶静云!” “呵呵,你也不错不错,能够设计这样一个完美计划来。” 沈非一脸笑容的说道,似乎根本都不在乎眼前发生的一切。 “沈非,你很狂,但是你狂的日子已经结束了,知道吗,刚才你在会场还有化妆间的两个女人都是我安排,故意来激怒你,如今会场内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你与那两个女人有仇,顺便提醒你一下,那两个女人我对方放的消息,她们都是长孙家力捧的新人。你猜你死了之后会怎么样?” “所有人肯定都会以为我的死是长孙家所为,为的就是打击报复。”沈非笑着回答道。 “没错,所有人注意力都会注意到长孙家身上,你所属的势力,非常保安,沈氏集团,天启会所等,也肯定会将这个仇记在长孙家身上,到时两虎相斗。” “呵呵,你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 “没错,我到时就可以趁机趁你们两败俱伤之际,夺过你的实力,那么你手里的一切,包括你的女人,都将会变成我的所有物。” 唐铭人脸上尽显狰狞,这半年来,他忍辱负重,躲避各路杀人的追杀,沈非在上挂的一百亿悬赏他的人头,但凡是人听到恐怕都不会没有不动心的! “你觉得你做这些就能困住我了吗?” “哈哈当然不止这些,你的实力我很清楚,哪怕就算是钛合金房间,也未必就真的能困死你,也许你不知道当你一进入这间房间时候,这个房间便已经通入了一种毒气,名为死神,这是m国最新研制的一种生化毒气,无色无味无形,但凡只要普通人吸入一口,不出半小时,你便会昏迷,接着你便会肠穿肚烂而死。最后更是化成一滩血水,尸骨无存!” “怎么样,钦佩我的计划吗?哈哈!” “你……” “轰。” 沈非手指着唐铭人半天说出话来,接着便瘫倒在地上。 “你就慢慢在里面等……” “轰!” 唐铭人还未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枪声! “你们……”唐铭人无比惊恐的声音:“你们是……是谁?” “我们就让你做个明白鬼。我们便是长孙家之人,我便是长孙齐!敢冒充我们孙家之名,行如此卑鄙之事!去死吧!” 再次传来几声枪声! “沈少,你没事吧,沈少,快醒醒,这是我从那小子身上搜来的解药,快服下!” 片刻之后,房间门便被打开张孙齐带着两个人冲了进去,将躺在地上的沈非扶了起来,将一粒药丸塞进了沈非的口中。 许久之后,沈非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们……” “沈兄,我叫长孙齐长孙家长子,但沈兄放心,我这次是来拯救沈兄,我收到消息,唐铭人在外面到处放出风声,说我们长孙家要力捧新人唐婷婷,原先我们认为他想以此来挑拨我们两家的恩怨,后来我们经过深入调查才查到唐铭人的真正阴谋是想杀沈兄你。” “那长孙洪?” “长孙洪我的弟弟,他已经被我们长孙家从家族除名,作为哥哥,我也想向沈兄为当日长孙洪的所做所为向您道歉。希望您能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这个小子。” 长孙齐缓缓解释道, “唐铭人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被我们杀了在房间外面,我们扶沈兄你起来去看下。” “好的,谢谢。” 沈非有些虚弱的声音。 “丁磊,桂元,快过来,帮把沈兄扶起来。” 就这样,四个人扶着沈非缓缓向着门口走了过去。沈非的样子看似虚弱不堪! “额,先放开我,让我看看唐铭人还有没有气息,如果没死,我还有一些话问他。” “好的,沈兄!” 长孙齐应道,便松开了沈非,但此时却想边上两个人示意了一下眼神。 “轰!” 就在沈非的手指快要触及唐铭人鼻息的时候,却只见沈非直接撞倒在地上!与此同时,丁磊拿出一个方形盒子,两枚飞针向着沈非飞了过去。 “你们!” 沈非脸色苍白,指着长孙齐三人,怒目而视。 “哈哈哈,沈非你没有想到吧,为了彻底阴到你,我们会使出如此一套连环计。刚才你又中了我长孙家的凤尾毒针!这一次你必死无疑。”长孙齐狂笑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原本倒在地上的唐铭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哈哈,可能他现在都不会明白怎么回事吧。就让我告诉你吧。其实唐婷婷那个新人就是长孙家所力捧新人,包括我说的陷害长孙家的阴谋,也都是为了让你放松对长孙家的警惕,将所有的仇恨都牵引到我的身上来!这叫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唯一共同的一点就是我们两家都想要你的项上人头!”唐铭人无比猖狂的笑道。 “那你们为什么多此一举,刚才在房间里,我已经中了毒气,必死无疑,你们何必又如此麻烦,多演这些?” “那是因为你的实力我们都很清楚,不要说钛合金打造的房间,就是m国最新研制的生活毒气,也未必能杀死你!而且我们也担心,以你的心机,你未必真的中了毒烟,甚至有可能是为了引出我们,故意专做中毒。因此我和唐兄演了一段戏,让唐兄假死于我手,并且以长孙洪之事,来博取你的信任,能让我有接近你的机会!如今你身重毒气,凤尾毒针!对了,忘记跟你说了,之前给你吃的并不是解药,而是腐蚀散,是唐家的独门毒药,除了唐兄之外,无人有解药!如此,三样毒药加起来。哪怕你是大罗金仙,也只有死路一条!” 长孙齐一脸笑容,能够设计如此一套完美的连环计,真的可以说是堪称完美! “哈哈哈哈!” 包括长孙齐带来的两个人,丁磊和桂元,此时看到沈非的样子皆是仰天长笑! “轰!” 突然,丁磊与桂元,身体倒飞出去,轰的一声砸在墙上,倒在地上后,生死不知、 “你……” “你……” 长孙齐与唐铭人皆是睁大了双眼,指着沈非半天说不出话来,眼里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