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神经学医术大PK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七十七章 神经学医术大PK

“呵呵,安妮,你怎么也来我们学校了?”沈非一脸笑容的问道。 “这不是其实我也对华夏的中医非常好奇,想看看中医的神奇之处,当然更多的还是想看看沈少的高超医术,从我得到的资料,沈少的中医术恐怕已经达到了旷古绝今的地步了!” 安妮一脸笑容的说道。 “安妮你说笑了,华夏中医术能人辈出,我又怎敢自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看看这第一环节的比试.哦应该是交流、” 沈非立刻改口,但是明人都能听出来,沈非这是有意而为之。包括这次前来报道的媒体,有意识的自然都看通了这点,用通俗的话就是,如果不是有意来挑衅,而说什么来交流,这不是纯属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虽同为医术,但是中西医分属不同的派系。 “这位同学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沈非一行人来到了学校的实验室教室,这里也便是两方进行切磋之地。沈非随便抓住了一个学生问道。 “额,你.” 被抓住学生刚想大骂,你tm谁啊,但在看到沈非身后的顾妙暄,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 这位美女老师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更是众多男生心中梦中情人。可是轻易惹不得,他还想多活两年了。 “目前双方已经进行了理论的交流,应该差不多算是五五开吧,我们学校派出的神经学的博士陈东方老师,他在这方面的研究,放到世界上也是处于领先地位。但与陈老师探讨tom教授,也是非常厉害。” 男生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马上就是神经手术实验了。这应该才是真正考验双方实力的地方了。” 沈非听了点了点头。 “这位先生因为在一次车祸中,脊椎一下神经受损,以至于到目前为止,他都处于瘫痪之中。他的病几乎难住所有的专家,tom老师以及陈老师都是这方面的专家,现在就请两位老师凭借中医,西医的治疗手段,对这位先生给出治疗方案。” 一位男老师站在台上对着两人说道:“现在就请两位老师对这位先生进行观察治疗。” “沈少,你觉得这两方谁有获胜的希望?” 安妮笑着问道,其实这一次来,也却如她自己所说,来的就是为了看沈非的医术,自从亲眼见了沈非之后,对这个男人是更加的好奇。 沈非却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让顾妙暄在内的几女都很是不解,不明白沈非是什么意思。 “沈少,你这是何意?” “这个人的筋脉受到淤血压迫,而且因为长期没有得到正确治疗的关系,如今淤血已经形成血块,普通的中医针灸,已经根本无法去除血块。” “沈少的意思是中医要输。” “非也,西医的治疗医生想要治疗他唯有通过手术去除血块,普通药物已经无法起作用,但若是手术,因为血块就压在神经之上,必会碰到神经,那么即使血块去处,这个人的筋脉恐怕也已经断裂,比之现在只会伤上加伤!” 沈非笑着摇了摇头,他自信这个病除了他,其他人根本难以根治他的病。 “这么说来,中西医都难以根治他了?” “非也。你们还是接着看吧。” 沈非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精光。 此时陈东方已经试过多重方法,却仍然没有让这个人的腿有任何的知觉。 “哈哈,想不到华夏的中医也不过如此,现在来看我的!”tom操着一口操蛋的英式国语,让沈非听着就一阵瘆的慌。 “大家看着,他是因为神经受到血块压而导致的瘫痪,我只要给他轻轻按摩,消除他的血块,他就便可以恢复如初。”tom说话间,便是双手开始搓揉瘫痪男子的腿。 “额?” 就在这时,沈非看到了tom脑海中,一阵亮光闪过。沈非心里一惊。 “怎么了?” 顾妙暄察觉到沈非脸色一边,身体更是一阵颤抖。 “没什么。”沈非摇了摇头。 “你现在已经好了,可以起来走动了。”tom露出一脸自信的笑容。 “慢着!” 沈非喊了一声,缓缓向着台上走了过去。 “沈.” 顾妙暄刚想叫住沈非,却被叶静云拉住。 “我们看着就好,他有分寸的。” “你是?” “不好意思,打扰tom老师你了,我是这所大学的学生,刚才看到tom老师仅仅只是按摩了几下,便自信这位先生能重新站起来很是钦佩,所以想上台来看一下,这神奇的一幕。” 沈非一脸笑容的说道,说完便是从坐在的轮椅上男子缓缓走过,进而站在了一边,台下许多学生老师,包括tom都觉得莫名其妙,在哪里看不是看?非要上台看。 “先生,你站起来吧,自信一点。”tom没有再理会沈非,他之前还担心沈非是故意来捣乱的脸上露出一丝让人易察觉的变幻。 “轰!” 男子刚想用力站起来,便是直接瘫坐在了轮椅上,更别说站起来走了。 “先生,你别紧张,再来一次。” “轰!” 还是一模一样的结果、 “为什么会这样?不可能的!” tom露出无比慌张的神色,在他看来这不可能失败的。 “tom老师看来您有点自信过头了啊。” 沈非在边上笑着说道。 “你.”tom指着沈非怒目而视,他总感觉这次的失败,与眼前这个突然冒出的男生有关。 “tom老师,不要动怒,刚才在台下,陈东方老师跟我说,他是因为这几日忙于工作,实在过于疲劳,才会难以发挥出中医术的水平,他刚才已经将治疗方法告诉我了。我现在就代替陈老师,替这位先生治疗。” 沈非说完便走向了瘫痪男子。 “大家请看好,这位筋脉不过是因为筋脉阻塞了,中医上讲百穴通达其身,因此我只要轻轻点一下这位先生足底的足阴穴,这位先生受阻筋脉便会瞬间畅通无阻。” 沈非说完,便是轻轻指向男子足下的足阴穴,整个过程一秒钟都不到,但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好了,先生你可以站起来了。” 沈非一脸笑容的说道。 “啊?” 瘫痪男子仿佛有些云里雾里,刚才那个什么老师,给他推拿了至少十分钟的按摩,结果却是让他失望无比,感情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而这一次沈非更加恐怖,仅仅一秒钟不到,轻轻点了一下他的足下,便说已经治好他。他现在都怀疑,他们一个个奔着装酷耍帅去的,专门拿他开涮! 但既然沈非让他站起来,他还是尝试着使出力气站起来。 “砰!” 再次传来砰的一声响声,但是这一次却不是男子再次坐到轮椅上的声音,而是男子直接从轮椅上跳了起来,然后才落在了地上。 “呵呵先生,我刚才点了您的足阴穴,打通了足部筋脉,相应的,也使筋脉的韧性增强了很多,先生刚一时用力过猛,所以从才椅子上飞了起来。” 沈非一脸笑容的解释道。 “我真的被治好了!我竟然真的被治好了!谢谢你,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请接受我一拜。” 男子无比兴奋的声音,说话间就要向沈非跪去。 “先生,你不必多礼,你也看到了,我其实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华夏中医奇幻无比,里面的知识更是玄妙精奥,并非一些旁门左道所能与之相提并论,你要感谢就感谢我们华夏的中医术好了,” “欧耶!中医术威武|!” 台下传来一片学生的欢呼声,而台下很多国外学生,见此却是沉默不语,他们之中有的是中医药大学的学生,有的则是跟随这次交流团队,一起来华夏的学生团队,当然他们是不参加的,这就像运动会一般,她们只是来为自己团队加油的粉丝团队而已。 除了下面助威呐喊的一般学生之外,最为震惊的就要属顾妙暄,林莎几女了。 “是,是,还是我们华夏的中医术高深,我为我是一个华夏的一分子而高兴。” 男子开心的点了点头,刚刚已经在台上来回走动了数分钟,并未感到任何不适,相反的,他感觉到比以前更加充满了力量。 “呵呵,今天我们感受到了中医医各自的伟大之处,tom老师虽然遗憾没有治好这位先生,但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不负学校,老师的培养,再加上他出色的天资,将这位先生瘫痪治好,也为.” 就这样第一天的医学交流会以中医完胜而结束。 “沈非,这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林莎一脸疑惑的看向沈非。他总觉得之所以那个老外没有治好男子,跟沈非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因为她们都已经看到tom的自信,作为一个神经学方面的专家,不可能没有治好却如此笃定让男子站起来,这无异于直接打他自己的脸。 “呵呵,这里人来人往.哈谢谢你们.我们回家再说.啊,这位女同学请你自重,我已经是名花有主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