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张翰的报复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七十八章 张翰的报复

沈非边接受一批批过来祝福的同学,一边嗓子里哼出一句话来。 而顾妙暄听到沈非说的话,顿时有种无语的感觉,这个家伙居然还知道他是名花有主的人,要是真知道,那么后宫就不会一直在扩充之中。 而等她们看到沈非说的这位女生,才明白此时沈非为何要让女生自重了,这个女生吨位恐怕可以一个顶她们三个了。 “快说!这是怎么回事?” 一回到别墅,林莎便已经迫不及待的再次提出她心中的疑惑,而边上的顾妙暄的心情其实与林莎差不了多少! “这个说起来有点复杂,其实在开幕会的时候,我便已经发现了他们十三个人有十个人都有点与众不同,这个tom便是其中之一。” “有什么不同啊,为什么我们都没有看出来。快说呀!”林莎无比急切的声音。 “哇塞,你们这是在干嘛呢,莫非在讲故事吗?我最喜欢听了,等我一下。记住等等啊,等我过来再讲。”就在这个时候,柳如烟走了进来,见到顾妙暄,林莎还有叶静云几女将沈非团团围了起来,无比惊讶的说道。 “唉呀,如烟姐姐,你还要去干嘛啊?老公都已经在讲了。” 自从与沈非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之后,只要没有外人在,林莎便是直接称呼沈非为老公。 “我去拿薯片,爆米花!” 柳如烟远远传来一句让众人无语的声音。 “如烟姐姐,你.你多拿点,我也要、” “我倒!” 林莎的话,让沈非等人绝倒,皆是被林莎的天真所打败, “好了,好了,说吧。” 柳如烟往嘴里塞着爆米花,边对着沈非说道。 “那十个人之中,每个人脑中似乎被人放入某种能量体,若是我所猜不错的话,那应该是真正的幕后之人用来控制他们的东西。” “啊?你是说这些人有人在背后在操纵着她们?” 林莎张大了嘴巴,有些目瞪口呆。 “是的,等我们去到tom与陈东方老师切磋的那个教室时候,我感受到tom身上多了一股莫名的能量,而等他治疗那个男子的时候,我看到他脑海里的能量体一阵发光,若是我所猜不错,应该是幕后之人正在帮他,向他传送能量。” “那为什么那个tom突然失败了?” “呵呵,这个当然是我搞的鬼了,你应该也还记得我说的,男子的筋脉都被血块所压迫,即使是中医的针灸,又或者西医的开刀手术肚都无用。那个tom也自然看透了这一点,他借给男子腿部推拿按摩,其实是想通过幕后之人传送的能量连接被阻隔的筋脉。但这种其实只是暂时性的,不出三天男子便会再次瘫痪,而且男子的筋脉将全部受损,不出一星期,男子便会全身瘫痪。” “啊?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坏啊!” 林莎充满愤怒的声音、 “因此当他想要叫起男子站起来的时候,我便突然阻止了他,其实那个时候,男子的确已经可以走动了,但像我说的,这只是障眼法而已,我乘着从男子走过的机会,将他输入到男子腿里的能量给吸收了,那个男子自然就站不起来了。” “呵呵,那个人如果知道是你的杰作,肯定会气的吐血了。” 柳如烟捂着嘴笑着说道。沈非搞破坏的本事,他可是见过的,这一点上,他称第一,还真没人敢称第二! “他知不知道我是不知道,不过我看他看我愤怒的眼神,相信已经猜到了是我搞的鬼。而且,我可以肯定的是控制他们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了。” “那你是怎么治好那个男子的?不要跟我说你也是治标不治本。” 林莎说话时候,眼神中似乎都带着一丝鄙夷之色。 “敢怀疑你老公的实力,是不是想找打啊!”沈非说话时候,直接一掌林莎某个**部位上,惹的林莎一阵脸红, “色狼!” “快说怎么回事啊?这个时候,你们还在打情骂俏。” 柳如烟却是打断了两个人,而柳如烟的话更是让林莎脸色绯红不已。 “很简单啊,就是我做的那样,轻点他的足阴穴,只不过我附带了一点气劲,从而震碎他腿里的血块,那么一切自然都药到病除。” “就怎么简单?” 林莎有些不可思议的声音。 “呵呵,不要这个表情,对于我来说,的确是很简单,但是对于你们来说,却是一件难于登天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到如今这么多专家,也对她的腿束手无策。”沈非刮了一下林莎的鼻子。 “好像也是哦。” 林莎笑着说道。 “对了,明天是什么项目?” “嘿嘿,明天的项目你肯定会很关注哦。那便是针灸之术。学校准备派顾老师去作为代表。”虽然如今林莎也知道她与顾妙暄,在某种程度上都算是沈非的女人了,但她还是更习惯称呼顾妙暄为顾老师。 “哦,是吗,那我更要去看看了。”沈非笑着点了点头,中医,与西医都有针灸之术,但是两者却是大相径庭,西医的针灸主要是依靠电击刺激受损的神经,器官或者组织,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中医的针灸却是通过刺激穴位,行宫过血,其中的玄机更加奥妙。要知道人体周身约有52个单穴,309个双穴、48个经外奇穴,共409个穴位。也因此更加考验施针者的医术水平。 华夏第一国手精通针灸之术,当他拜沈非为师后,沈非交予他黄帝九针,到现在他也只不过是学会了第一针而已! “小郭子吗,你在哪里,我张翰回来了,有时间出来,叫你们那几个哥们出来吃个饭啊,我请客。” 张翰笑着说道,但言语间分明可以听出高傲得意。 “原来是张哥,没想到张哥从国外回来啦,张哥现在发财了吧。”被张翰称作小郭子的是锦城氏里的一个小混混而已,名字叫郭东阳,平日会纠结几个无业游民,干些敲诈勒索的勾当。 “呵呵,还算凑活吧,现在在锦城开了个小公司。那就这样说定了,你把兄弟都叫上,晚上我请兄弟们吃一顿好的,顺便有点小事想请兄弟们帮个忙。” “呵呵,张哥放心,我小郭子你还不知道吗,保证为你上刀山下火海。” 郭东阳兴奋的应道,挂完电话,便去联系他那些狐朋狗友去了。 “张哥,不知道你这次找我们兄弟几个出来有何需要帮忙的地方,只要您一句话,兄弟几个为您效犬马之劳!” 在锦城一家小酒店里,吃饱喝足后,郭东阳红着双眼,酒气冲天的喊道。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一个小子,敢去跟抢我老子以前的一个马子,上次我一时没有注意,还被他偷袭打伤了。” 张翰点着了一根烟,俨然一副老大的姿态。而说到被沈非狠扁的时候,却是换成了沈非偷袭于他。 “md,哪个臭小子,连张哥你看上的女人都敢抢,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张哥,你放心,我们一定替你好好教训这个小子。” “呵呵那就好,兄弟也不是什么吝啬的人,这是五万块钱,兄弟几个先拿去花着,等事成之后,兄弟还会有重金相谢。” 张翰说话间从怀里掏出五万块钱丢给了郭东阳,他知道这些虽然嘴上说的好听,如果不给他们一点实实在在的好处,他们是不会真正卖力去帮你做事的。 “张哥,你这个太客气了。兄弟几个都敬张哥一杯,喂,那个谁别睡了,都起来一起敬张哥一杯酒,我们以后就跟着张哥混了。” . “小郭子,我已经查过了,这个人就住在市中心的秋水别墅中,你们就给我蹲在那里,只要见到这个人出来,就给我往死里打,当然不能真的打死,不然兄弟几个也会有点麻烦。” 说话间,张翰将沈非的照片递给了郭东阳,照片也是托别人偷偷拍下的。 “好的,张哥,您就放心吧,都交给我们了。” “郭哥,好像有点不对劲,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看过?” 郭东阳一个小弟,指着郭东阳手中拿的沈非的照片,有些惊讶的说道。 “管他认不认识,就是你亲哥,也得给我往死里打!” 郭东阳怒吼一声,想到张翰说事后还有重金相谢,郭东阳就早已红了双眼。 “好吧。” 小弟听到郭东阳的话,低声的回应道。但在心却早已将郭东阳全家问候了一百遍。你他妈要敢打我哥,老子就干你全家。当然这些他只是在心里说说。 就这样,郭东阳带着四个小弟,向着秋水别墅赶了过去。 “额?” 坐在客厅中的沈非隐约看到别墅院子外有几个人影闪动,心里一惊,难道是对方忍不住想要直接过来打他身边人的主意,还是说因为白天交流会,对方策划者想趁机报复于他?但略微一想,沈非却都将这些可能一一排除。 沈非现在还不敢肯定,如今保罗究竟有没有来到华夏,控制那十个人的又究竟是不是保罗,但沈非知道,能够做到那样的,实力已然不可小觑,沈非不敢小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