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奇葩的小混混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七十九章 奇葩的小混混

“我擦,原来是几个小混混。” 沈非暗叹了一声,因为就在刚才他已经清楚听到郭东阳几人对话的声音。 “老大,我看我们还是走吧,这个别墅的主人好像不简单,我怕我们惹不起啊。”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响起。被扇耳光的小弟,只觉得天山星星瞬间多了很多。 “那么多票子在等着我们拿,你tmd的让我现在放弃,更何况,我已经收了他的钱,再不给他办事,此事若是传了出去,我们以后怎么在道上混?” 郭东阳无比暴怒的声音,如今这个情况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 “那个我出去打几只残影,你们在这好好看电视好了。”沈非对着此时正围坐在沙发上的柳如烟几女说道。 “什么拍苍蝇?这大晚上的哪有什么苍蝇啊?” 几女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沈非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既然沈非让她们就在这里看电视,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们不要出去。 “兄弟几个别躲啦,快出来吧。” 沈非对着此时正躲在草丛里的郭东阳五个人一脸笑容的说道,刚才郭东阳与几个小混混说的话,他自然都已经听的清清楚楚。 “小子,不得不佩服你,既然都知道我们在这里蹲着你,你还敢出来!实在让郭某佩服。”郭东阳做了一个握拳的姿势,颇有一番电影里大侠的风采。 “还蹲我,你你以为你在玩lol啊,今天就让我来个五杀。” “这个小子在说什么?lol是个什么东西?”郭东阳一时间没有明白沈非嘴里说的lol,五杀是什么意思。 “郭哥,这好像是一款游戏,最近好像挺火的,我上次也在吧里玩了一下,的确挺好玩的,下次我们一起去吧开黑?” “去你大爷的,老子现在在砍人,你让老子跟你去吧玩什么游戏!”又是响亮的一巴掌,小弟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兄弟几个给我把这几个小子剁了,为张哥报仇!” 郭东阳豪气冲天,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等下!” 沈非听到郭东阳说的张哥,立刻对着郭东阳喊道。 “怎么了?小子,你怕了吧!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郭东阳说话声音,都带着一丝得意。 “我想问下,你们嘴里说的张哥,是不是一个叫张翰的家伙?” 沈非脑海里努力思索着那天顾妙暄对他说的她前男友的名字,好像就是姓张。 “哈哈,看来你还挺有觉悟的,知道得罪了张哥,这次张哥吩咐我们几个来,给你这个小子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你离他的女人远一.” 郭东阳的话还未说完,便是被沈非一脚踹飞出去。 “你.你小子不按套路出牌,你刚都让我住手,结果你趁我不注意踹我。”郭东阳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老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废话!给我揍死这个小子!”郭东阳对着小弟怒吼道。 “那老大,我先扶起你起来吧。”小弟点了点头,正欲扶郭东阳起来,却没想到, “啪!” 又是一声响亮的耳光、 “哎哟喂,md,哪让你多事,老子的腰刚扭到了,现在不能动弹了,你先去,给我揍死这个小子!” 郭东阳说话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冲啊!” “砰砰.” 几个小弟刚喊出口号,却是接连听到四声飞天,旋即落地的声音。 “哎哟.” 一时间,别墅里院子里剩下的皆是几个混混痛苦哀嚎的声音。 “老.老大、” “什么事!” 郭东阳怒吼的声音。 “我.想起来了,他就是锦城市响当当被人沈少的大人物。我曾经还想找他要一个签名了!” “啪!” 耳光声不绝入耳。 “你tmd怎么早说,你可害死我了。” “我.我说了啊,可是您都不听啊。” “啪!” 耳光声继续响彻天宇。 “md,你敢质疑你老大,你说了有什么用,你就不知道拉着我吗?” “混蛋,老子不干了,老子今天跟你拼了。” 被打耳光的小弟,终于再也忍不住,直接向着地上的郭东阳扑了过去。一时间,两个人直接扭打在了一起。 沈非站在一边,不由冒出一丝冷汗,用他的话说就是:这tmd的也可以! “喂,喂.二位冷静,都是自家兄弟,犯不着这样。”沈非好心的拉开了两人。 “呜呜,兄弟,你是不知道啊,这个家伙动不动就打我,早就忍受不了他了。”小弟老泪纵横,扶着沈非的手就诉起了衷肠。 “是吗,这么可恶。” 沈非一副无比同情的表情。 “是啊,还有这个家伙自私自利,每次都是我们兄弟去打拼收保护费,然后他乖乖坐着收钱。等分钱时候,他一个人拿去八成,剩下两成才给我们!真是个混蛋。” “哎哟,真可怜,那他真是个混蛋。” “md,你这个小子站哪边啊,给我揍这个小子啊。” “啪!” 非常熟悉的耳光声,而这一次,却是恰恰相反,小弟直接打在郭东阳的脸上。 “老子说了不干了,我回家种地去!” “你.” “等等,小伙子,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给你介绍个差事,那个张翰怎么让你们对付我的,你就怎么回去对付他们,事成后,我给你们双倍他的价钱。你也知道我的沈非,相信应该不会怀疑我的话,还有这个叫什么郭的,以后就做你小弟了,敢不听话的话,就直接一个耳光刮过去知道不!” “好的,谢谢兄弟。我这就去办。” 小弟感激涕零,沈非在他眼中俨然成了再生父母。 “呵呵,客气客气,等等。”沈非叫住正欲离开的四个小弟。 “你们忘记这个家伙了,记得回去要好好调教,知道吗?” “谢谢兄弟提醒,我差点忘记这个老家伙了,等回去,跟那个姓张的一起收拾了。” . “呵呵,那个张翰碰到你,也算是他倒霉了!” 叶静云走到沈非的边上,一脸笑容的说道,其实从沈非一开始出来,她便也跟在了边上,沈非虽然也发现了,但并没有阻止他。在他自己的地盘,几个小混混,他还没有放在眼里。 “哪有,只是在边上推波助澜,发动了一次政变而已。好了,这件事你也就别跟妙暄说了,这种男人,让那个小混混随便教训一下了。” 叶静云笑着点了点头,现在她真的不得不佩服沈非的能力,本身除了实力强悍之外,思维之灵活,饶是她很多时候,都自叹不如, 这一次,他不废一兵一卒,更不用去寻找张翰的位置,便可以让对方来的人,去对付他自己。虽然看似简单,但其中蕴含的东西,却是太多太多。 “各位同学,老师,今天我们中医药大学在针灸学术方面有着不菲成绩的顾妙暄顾老师。而国外交流团队拍出的则是uzi,在西医针灸方面荣获过多次世界大奖。好的,我们还是直接进入整体,我们双方切磋的将是,运用各自的针灸技术,分别医治两名有差不多相似病情皆是重度感冒的患者,大家可不要小看感冒,若是运用药物,都会非常容易治好,但是若是单纯的用针灸之术去医治感冒,即使是放到世界上,还未有哪位专家,敢保证可以医治好。而最终的结果将会有双方共同组成的专家团队共同评定。” “哇,这个太难了吧。” 当林莎听到上面老师公布的切磋内容时候,林莎无比惊讶的声音,而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呵呵,的确挺难的,想必这应该是国外交流团队提出的比试内容。要不然他们也不如如此自信。”沈非看到顾妙暄一脸惊诧的表情,知道她此时也完全被惊住了:“好了,上吧,放心关键时刻还有我了。” 顾妙暄探查了一下眼前病人的体温,至少已经快达到四十度了,这的确已经是重度发烧了。 若是想要通过针灸治疗感冒。就唯有通过针灸而散发身体的温度,但是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却是. 顾妙暄这边迟迟没有动手,而对面的uzi确实已经在病人身上扎了树根银针,而银针上还夹带着电极。 沈非总觉得事情有点蹊跷,即使是他,也未必有把握在短时间仅仅通过银针便能让高烧患者立刻退烧,也必须要通过气劲相辅。 沈非立刻开启透视,却是发现今天的uzm与昨天那个tom情况一模一样,此时他脑子里那块能量体光芒闪烁,沈非看到一丝丝红色的能量正顺着uzi的手向着患者的身体传了过去。 shit,还没完没了,本来他都没准备帮顾妙暄,他也想看看顾妙暄的针灸技术如今到达何种程度了,却没有想到对方又耍起了相同的招数。 ***,别以为就你们会这招! “老公,你一个人在嘀嘀咕咕说什么了?” 林莎有些莫名其妙。 “嘘!” 沈非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进而拉着林莎来到了人群最后方。 “嗖!” 沈非右手一挥一根银针便是飞到了顾妙暄的手腕上。但顾妙暄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妙暄,是我,你不用紧张,我现在用一根银针作为你我之间的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