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针灸医术大战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八十章 针灸医术大战

“啊?这.你别紧张,你对面的那个人,现在又有幕后之人在操控他,若是你没有我的帮助,将很难赢他。我现在就跟这个人斗斗法!” 沈非说到这时,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寒光。 “林莎,你帮我观察四周的情况,不要让其他人来打扰我,别人过来你把他支开就行了。我现在要好好跟那个人斗斗法。” “嗯,知道了老公。” 沈非说完,双手便开始做起了各种手印。相应的一直没有动作的顾妙暄,却是同时拿出五根银针,一秒钟时间,同时插入五个不同的穴位!这也即是黄帝九针中的最高境界手法一秒五针! 如今沈非竟通过顾妙暄的手使了出来。 台下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阵眼花缭乱,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清顾妙暄刚才是如何施针的,他们宛若只看到了两个过程,第一个取出银针,第二手停在空中,施针已经完成,而完全没有了中间施针的过程。 但其实不要说台下的人看的眼花缭乱,就是施针的人顾妙暄自己都有点目瞪口呆,连她自己都没有看清,她手中的这五根针是如何扎进患者的穴位中的。 “轰!” 就在这时,对方原本正在施针的UZM,抬起手掌,一道掌气向着顾妙暄飞了过去。顾妙暄右手随手一挥,便是化解了飞驰而来的掌气,当然两个人的动作很快,台下之人自是无人发现。 不知死活。还敢跟我玩偷袭。 顾妙暄的脑海里,传来了沈非满是怒气的声音。 “今天就让你看看萤火之光,怎能与皓月争挥!” 沈非说完,便见到不知何时,顾妙暄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根银针,玉手一挥,银针便直直向着UZM飞射而去。 UZM自是注意到飞射过来的银针,因为速度实在太快,想要直接躲过,已然来之不及。 既然躲不过,那就只有硬抗! 只见UZM右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圈,便形成了一道能量光圈。 沈非看到这里,嘴角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啊!” 只听见UZM发出痛苦的喊叫声,就在刚才顾妙暄射出的银针竟直接穿过UZM手划出的能量光圈,直直摄入UZM的身体之中。 此时UZM宛若被电击到一般,不停的颤抖着。 也因为患者体内突然断了能量的传送,刚刚降下体温的患者便是体温迅速回升,比之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要理会他,继续施针。”沈非的声音继续在顾妙暄的脑海中响起。 . “你感觉怎么样了?” 顾妙暄对患者轻声的问道,此时她已经收回了扎在患者身上所有的银针,而沈非也自然没有再控制顾妙暄的身体。 “我感觉完全好了啊,一点也不烧了,更重要的是我终于有饿了的感觉,您真的是神医啊!我在大医院都治疗好长时间了,但是却怎么也不退烧,更是没有任何胃口,那里医生告诉我,若是在不退烧,可能就要烧出肺炎了,我没办法才刚好来做了这次志愿者,但没有想到您仅仅通过针灸,便让我退烧了。我真的很感谢您。” 患者激动的热泪盈眶,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 而此时再反观你这一边、 “md,你这个江湖骗子,还自称外国的专家,老子之前明明只烧到39度,结果被你扎了几针,现在体温都快飙到41度了,你这是诚心想害死我啊,老子打死你!” 只见病床上患者,同样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但相反的却是,患者直接想去用脚踹医治他的UZM,但是被旁边的学生,老师给拉住了。 “先生,您别激动,他毕竟是外国来的交流团成员,打伤他会影响两国的友好关系,所以还请先生冷静一点,我们就会让顾老师替您扎针,帮助您退烧。” “那好吧,今天就看着中医药大学还有顾老师的面子上,饶了这个黄毛鬼。就这样的狗屁医术,还敢挑战华夏中医术,简直是自取其辱。” “欧耶,我们又赢啦!” 台下再次响起欢呼雀跃的欢呼声。顾妙暄也是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呼喊着。 从这一刻开始,顾妙暄的名字也将会在锦城中医药大学光荣榜上,添上浓墨重笔的一笔。虽然顾妙暄一直脸上都挂着笑容,但眼神却一直在努力寻找这个在背后默默帮助她的男人,但是寻找了好久,却是没有看到沈非的身影。 就在准备放弃的时候,却是在教室的后门处,看到了沈非笑容。 “谢谢大家,我还有一点事要去办,麻烦大家让开一下。” 就在众人不解,顾妙暄此时还有何事的时候,却是已经见到顾妙暄从人群中挤出了一条路,直直向着沈非走了过去。 “额?” 就在沈非还在疑惑,顾妙暄要干什么的时候,却是见到顾妙暄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沈非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虽然沈非早就已经感觉到,顾妙暄自从那次天山之旅后,对于他的态度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对于他一些比如搂搂的亲昵行为,也是不再反感,但这一切都还是他趁顾妙暄不注意,偷偷得手的。 但如今,顾妙暄竟如此主动,而且还是在众多师生的目光之下! 片刻间,整间教室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每个人都是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每个人脸上都写着五个明晃晃的大字:这什么情况? 而等五到五秒钟之后,现场所有人却是说出一句让顾妙暄和沈非做出同样表情的话来:亲一个,亲一个! 沈非与顾妙暄立马绝倒。 “你.你们。” 清醒过来的顾妙暄才反应过来,她刚才究竟做了什么!现在抬头一看,发现她还被沈非紧紧的搂在怀里,不能动弹。 “你快松开我呀,让别人看到笑话还不够呀!” 顾妙暄面色通红的说道。 “你看这个大家都如此要求,我堂堂七尺男儿,又怎能负了大家的好意了呢。” 沈非何须人也,即使再尴尬的事情,在他眼里,下一秒钟便成为了历史。 “不.” 顾妙暄的话还未说完,便是只能听到自己的呜呜声了。顾妙暄瞪大了一双美目,眼神里充满了震惊,但更多的还是无尽的羞涩,让她更加惊恐的是,她身体里的力气,仿佛正在被快速的抽干,伴随力气消失的还有她的意识! 最终,顾妙暄几乎都已经瘫软在沈非的怀里。 怪不得,电影里男女主角会.原来接吻的感觉是如此美妙,呸呸,她在想什么了。顾妙暄努力使出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集中在了牙齿之上,因为她担心如果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彻底沦陷进去。 “啊!” 沈非赶紧松开顾妙暄,痛的大声叫了出来。 “妙暄,你属狗的呀,干嘛咬我呀!” “哈哈.” 沈非的话,引来周边其他人一阵欢声笑语。顾妙暄身体恢复了一丝力气,吓的直接从后门跑了出去,她担心在这里再待下去的话,真的会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不好意思,让各位见笑了,这个妮子脸皮太薄了。”沈非说了一句,便去追跑出去的顾妙暄了。此时外国交流团来到学校,沈非可不敢让顾妙暄单独一个人,若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后悔都会来不及了。 “呵呵,妙暄真没有想到你也有如此开放的一天啊。” 沈非在学校操场的一处角落里找到了顾妙暄,此时这个妮子正低着头,很明显还没有从刚才的经历中回过神来。 “你还说,再说,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顾妙暄嗔怒的声音。 “呵呵好了,我不说了。你也别再害羞,每个人都有这样一段经历过程嘛.好好,我不说了,你别打我了。” 沈非感受着顾妙暄的小粉拳如雨点一般敲打在他的背上。 “对了,你之前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可以控制我做出那些匪夷所思的扎针动作?”顾妙暄不敢在这个问题继续纠缠下去,从而聪明的选择了转移话题。 “这个目前跟你解释起来,还比较麻烦,等以后你就自然就会明白了,你之前施展的便是黄帝九针中的一秒五针。古靖阳现在也是拜我为师,学习这套针灸之法,但饶是他也只是才学到第二针而已。” 沈非一脸笑容的说道。 “啊?古靖阳是你的徒弟?” “呵呵算是吧。” 顾妙暄惊讶的睁大了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看着沈非。 “而至于我为什么能控制你做那些动作,这个就更难解释了,你就只需要记着,你的未婚夫实力太强了就行了。” “切,自大狂。” 顾妙暄忍不住鄙视了一番,但其实在他的心里却是早就认可了沈非的说法。 “那林莎的很多针灸方面的知识是不是也是你教她的?” 顾妙暄突然想到了什么,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林莎之前会常提出她相反的学识意见。 “呵呵没有,她偶尔又跟古靖阳去学习。当然大都还不是太高深的东西。”沈非笑着笑着摇了摇头。其实在他看来,跟着古靖阳,反而能林莎学到更多的东西。因为对于他脑海里装的太多,反而容易忽略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