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戏耍?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八十六章 戏耍?

“砰!” 就在两人人拳头相碰的一瞬间,整个天地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发生震耳欲聋的响声。 而两人交手之处,一时间,竟让人难以直视! 漫天的烟尘,向众人席卷而去。 待烟尘缓缓散去以后,只见沈非站着的地面陷下去一个深约半米的深坑! 而与沈非交战的首领却是躺在百米之外的沙地之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首领!” 吸血鬼手下,皆是向着首领方向跑了过去。而每个人看想什么的眼神,也是多了一丝深深的恐惧,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的力量,竟然已经恐怖到如斯地步。 “你们放心,他只是暂时性的昏厥而已。现在就希望你们遵守诺言,放了我那三个朋友。” 沈非仍然是一脸笑容,自始至终,似乎从来都没有变化过。 “我要杀.” “jack,l冷静,我们都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冲上去只是找死而已。” 其中一个吸血鬼拉住了另一个想要去找沈非拼命的吸血鬼jack。 “你的三个朋友就在旁边的那件老房子的地窖中。” “好的,谢谢。” 沈非做了一个拱手的动作。说完便不再理会众吸血鬼,向着老房子走了过去。 “谁!” 地窖中的燕南天听到地窖门被打开的声音,有些紧张的问道。自从之前给沈非打完电话后,他们就被吸血鬼带到了这里,燕南天也不知道沈非有没有猜出他的暗示,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沈非应该并没有中他们的圈套,并没有立即赶去学校。 “呵呵,老大,除了我,还能有谁啊!” 沈非远远便看到地窖里宿舍几个人的身影。只是因为地窖里太黑,燕南天,林乐,何小秋三人并不能看清沈非的面容。 “是老三,老三你怎么?|难道你也被抓进来了吗?” 燕南天惊讶之后,便是深深的失落,在他看来,他们宿舍四个人都被抓了进来。 “呵呵,不跟你们多解释了,赶紧出去吧,外面天早就都亮了。” “啊?出去?那抓我们的那些人了?” 燕南天一脸惊讶的表情,他甚至认为自己听错了。 “他们已经被我打跑了,赶紧出去吧,莫不是你们在这里被关出感情了吧?” “去你的,那我们快走吧,我们都快受够这个地方了。” …… “老三,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老二何小秋对着沈非问道,其实一开始见到沈非的时候,他就已经想问这个问题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这个跟你们解释起来有点困难,简单点来说就是,我通过某种特殊手段,一直跟踪他们到这里,然后把他们的首领教训了一番,他们便告诉了我,你们被关在这个地窖里。”沈非笑着解释道:“其实这次他们抓你,完全都是因为受我牵连,兄弟在这里向你们说句抱歉了。” “我擦,你吖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煽情了,我们兄弟间需要说这些话吗,更何况如果不是你,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重见天日了。” 老四林乐怒嗔了一句,对于沈非的见外很是不满, “呵呵。老四说的好,为了赔兄弟的不是,这就请兄弟几个去饭店,你们几个应该也都饿了吧。” “哈哈,知我心者,老三也。” 燕南天大笑道。 其实沈非也不是真正所谓的知心,只是因为他分明听到燕南天几人肚子里咕咕的叫声,想来显然是饿的不轻。 …… “唉,天都已经亮了,也不知道老公现在什么样的情况了?” 林莎盯着别墅的大门,一眨不眨,她多么期望,下一秒打开大门的便是沈非。 “安啦,沈大少爷是不会有事的,在别墅里,他都能把那什么吸血鬼打的屁股尿流嘛,想要救出他的那几个室友更是不在话下了。” 柳如烟看着林莎一脸笑容的说道,虽然嘴上劝着林莎,但是她的心里又何尝不是万分的担心,要不然也不会几乎一整夜都没怎么合眼,天一亮,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雪儿,快出来救救老公啊,老公进不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沈非的声音突然从院子里传了出来。本来皆是无精打采的众女皆是兴奋不已,都从沙发蹦了起来。 “老公!雪儿,快把阵法解开啊,让老公进来!” 林莎兴奋不已,就要打开大门冲出去。 “别冲动,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叶静云拉住了正欲冲出去的林莎,有些不安的声音。 “额?这分明就是老公的声音啊?难道还会有别人吗?” 林莎一脸不解,她走到门边,透过猫眼,分明看到沈非在院子里乱转,应该是七星桃花阵的作用,让他进入了幻境之中。 “静云姐姐,你看,这分明就是老公啊!” “额?可是.” “哎呀,别可是了。你想的太多啦。”林莎边说话,就边伸出手,想打开门。 “慢着,我还是觉得不对劲,按理说,沈大少爷已经在天山经历过这样的阵法,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茫然不知所措。雪儿,你对这个比较熟悉,你来看看,这个是沈大少爷吗?但是记住不要看他的样子,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现在被我们关在地下室的人,他便会易容术,当日就是他变作Aron的样子,与沈大少爷比试的。” 叶静云冷静的分析道。 “额?”林莎听到叶静云后面的话,也不由愣住了,经她一提醒,她也想了起来。 “那雪儿你快看看这个是不是老公。” “嗯。” 慕容雪点了点头,便走向了门外,透过猫眼向外看去。 此时只见沈非仍然在院子中四处转圈,就宛若一只无头的苍蝇一般,迷失在阵法中。 “不是!” 就在这时,慕容雪坚定的说出了一句,让众人惊讶不已的话。 “为什么呀?雪儿,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啊?” 林莎满是诧异的问道。 “老公身上有我的天罗宫铃,这是我的本命之物,这么短的距离,我与天罗宫铃定会有感应,而如今,我却是丝毫感应不到天罗宫铃的存在。” 慕容雪缓缓的解释道。其实一开始听到沈非的声音,她便已经努力去感应天罗宫铃,但是却是没有任何结果,她便也已经产生了怀疑。 “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这个人冒充沈非究竟是什么目的啊?” 顾妙暄一脸紧张的问道。 “这应该无非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前来营救被我们关在地下室的火流星,从这个人的易容术来看,很显然他是与昨晚那个人出自同路的,第二个可能就是来抓妙暄的,这是他们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的” 叶静云冷静的分析道:“从现在来看,这个对于阵法似乎并不是非常了解,雪儿的阵法已经完全将他困在了里面,我们不如来戏耍他一番。” “啊?戏耍?好啊,好啊。” 柳如烟听到叶静云的话,兴奋的喊叫道,眼神中都冒出一道精光。 “那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这样...” 叶静云在几女耳边轻声的嘀咕道。 “老公,难道这个阵法一经启用,就无法停止,现在只有靠你自己走出这个阵法了。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你,告诉你怎么走。” 柳如烟透过大门对着院子里的“沈非”喊道。 “啊?那好吧,你们快告诉我怎么走?” “沈非”听到柳如烟的话,很是开心。 “你现在就往前走五步,然后左转走三步。” 柳如烟开始做起了指挥。 “喂,你们快点啊,东西放好了没有啊。” “好啦,好啦,嘻嘻。” 林莎一脸笑容的回答道。 “啊!我的脚!” 就在这个时候,“沈非”发出痛苦的喊叫声。 “老公,你怎么了,为什么痛苦的喊叫啊?” 柳如烟关心的问道,但其实脸上早已是乐开了花。 “这谁啊?为什么在地上放块钉子板啊!” “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不是你自己放的吗,说防止夜里有贼闯进别墅偷东西,你才会在院子里放块钉子板的。老公,你不记得了吗?” 柳如烟有些疑惑的问道。 “记得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了,这的确是我放的,我一时间忘记了而已。” “哈哈哈.” “嘘,林莎你笑的小声点,等下他该听见了、” 柳如烟对着此时正笑的前仰后翻,在沙发上打滚的林莎提醒道,其实她自己心里何尝不是早就已经乐开了花。 “老公,你现在怎么样了?脚还好吧?” “没.没事。接下来怎么走啊?” “沈非”艰难的将钉子板从脚上拔了下来。因为在七星桃花阵中,所见到的皆是虚幻的场景,因此他并不能看见真实的任何场景,哪怕别墅的大门其实就离他五米不到的地方。 “哦,接下来,你再向右走十步!” “额?刚才不是已经向左走了三步吗?为什么现在又向又走十步?” “沈非”有些疑惑的问道。在他看来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向右走七步了? “这个.这个是因为阵法之中五行方位不断变化,前一秒钟的方位,下一秒钟可能就会发生变化。” 柳如烟一时间被问住了,她对阵法根本就是一窍不通,而且她总不能说陷害他的东西,才刚刚方好吧。 无奈把慕容雪拉了过来,让她编出一个理由来,而慕容雪也是不负众望,编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荒唐的理由,不过这个听起来,的确是可以达到迷惑人心的程度。 “哦,那好吧。” 果然院子中的“沈非”没有多想,便是按照柳如烟的吩咐又向右边走了十步。 “我擦!” 院子里再次传来一声“沈非”的喊叫声。 “老公,你又怎么啦?” 柳如烟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这又是谁,把尿壶放在这里啊!” “沈非”近乎于暴怒的声音,他现在两只裤腿上都是沾满了尿液。 “哎呀,老公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是昨天隔壁邻居小孩跑过来在尿壶里尿的啊。” 柳如烟缓缓的解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