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蛊虫死亡 - 妖孽狂医

第四百八十七章 蛊虫死亡

“我不小心?这还不是你让我这么走的吗!” “沈非”似乎有点忍受不住,随时有爆发出来的可能。 “呵呵,他好像快忍不住了,我们继续,非把这个混蛋逼疯不可,敢冒充我们的老公。”林莎拱了拱鼻子,样子可爱无比。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了?还能放什么东西了?” 林莎对众女问道。 “嘿嘿,这个简单,我们拉根电线出去,电不死这个坏蛋!”柳如烟微微一想,便想出了一个鬼主意,论起整人,她敢称第一,就没人敢称第二。 “不错的主意,我要看看这个家伙被电的头发全都站起来的样子。”林莎笑着说道:“这一次,就让我去吧。” 之前两次,都是慕容雪去放的,一来阵法是她布置,她对阵法也是熟悉,即使被发现也能够全省而退,二来慕容雪的武功最高,在几女中,速度自然是最快的,很难被发现。 “你可以吗?别被发现了,那我们可就全部前功尽弃了。” 柳如烟有些不放心的看向林莎,她总感觉这个妮子有点不怎么靠谱。 “哎呀。你们放心啦,我一定可以的,这个家伙这么蠢,不可能会发现我的。”林莎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那好吧,你动作快点,别让他发现了,那我们就没得玩了。” “嘻嘻,放心吧。” 林莎一脸开心,转身便去找电线去了。 “好了,你们把门打开吧,” 林莎一脸自信的表情,对于她来说整蛊人是为人生一大快乐之本啊,更何况还是一个大坏蛋。 就这样,只见林莎拖着一根电线向着沈非的方向走了过去。 “嘿嘿,就放这里好了。” 林莎笑着准备将通了电的电线放在地上。正欲回头,却发现电线似乎离“沈非”太远了一点,犹豫片刻,又是低下身子,准备捡起电线,想将电线放在距离他更近一点的地方。 但却没有注意自己拿电线的手! “哎呀!” 林莎发出一声惊叫声。房间里面的柳如烟几女见此,不由一阵头大,右手拍在额头上,一副无语的表情,这个姑娘,还是把事情给搞砸了。 “好痛!” 林莎不停的甩动着手,刚才一不小心,触摸到了电线裸露的地方,直接被电到了,但幸好电压不高,林莎才直接将手从电线上甩开了、 “你!” 就在这时,“沈非”手指着林莎,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啊?你看到我了?” 林莎也是露出无比惊讶的表情。而看到这一切的柳如烟真的有掐死这个傻丫头的冲动。 “你等下,我有还有点事,我在房间里面等你。” 林莎的反应倒也很快,转身就准备就往房子里跑。但是. “你们在耍我!你们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不是真的沈非!” “沈非”一脸愤怒的表情,从目前来看,分明就是里面的几个女人在玩他,再联想到之前他在柳如烟的吩咐下,接二连三的倒霉,他便想通了一切。 “怎么会了,老公你想多啦,那老公你继续在这里破阵吧,我先进去了。” “哼!你找死!” “沈非”冷哼一声,他居然被一群女人耍的团团转。这让他更加愤怒。 “唉呀,救命啊!” 林莎知道对方已经猜到了一切,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向前跑去。 但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又怎会跑得过一个修炼者!还未跑出一步,便是被定在了原地! “糟了,林莎被抓住了,我们必须去救她!”顾妙暄见此一脸紧张的说道、 “别,先冷静,这个人的功力,比我们关在地下室的火流星还要强上不少,我对上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慕容雪对着顾妙暄说道,其实现在众女都是与顾妙暄差不多的想法,在所有人心里,已经将林莎看做了她们的姐妹。 “先看看他来的目的再说!” 叶静云思索了片刻后说道、 “说,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冒充的?”假沈非此时脸上有的只是无尽的愤怒。 “这个.老公你瞎说什么啦。对了,老公怎么回来这么早啊,早饭吃了没啊?” 林莎左而顾右言他,跟假沈非打起了太极。 “快说,再不说,我就杀了你!” “啊,我说,是雪儿姐姐他说你身上根本没有老公的气息,她也感受不到什么宫什么铃的感应。” 林莎听到假沈非的话,吓的花容失色,可怜的样子倒是显得很是可爱。 “原来是这样,之前你们耍我的耍的很爽快是吧。” “这个.还好吧。呵呵。” 林莎强颜欢笑道。 “快说,昨晚被你们抓住的火流星被你们关到哪里去了!” 假沈非无比愤怒的声音, “你.你与他是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要救他啊,我跟你说哦,这个家伙是个大坏蛋。” “我的天.” 房间里的柳如烟几女听到林莎的话不禁有种撞墙的冲动。 “这个妮子,这不是在找死嘛,傻子都看出来,他是与火流星一伙的,现在她还当着他伙伴面前骂火流星是坏蛋。” “我发誓,我错了,我以后都再不信这个妮子的话了。” 柳如烟有些无语的声音。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东西的时候,现在首要任务,是要赶紧将林莎从他手里救出来。”叶静云沉吟片刻后说道。 “雪儿,你有没有办法,在不惊动这个人的情况下,跟林莎说,让她继续与眼前这个冒牌货周旋,跟他扯什么废话都好,反正能拖延时间就好,如今林莎已经被她他点了穴道,凭我们的能力,不可能将林莎安全的救回来。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等沈大少爷回来。” 叶静云在任何时候,都是最为冷静的一个。 “可以的,那我现在就去做。” 慕容雪点了点头,说完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林妹妹,你不要说话,我是雪儿,你听我说,现在被点住了穴道,我们不能直接救你出来,如果强行救你,唯有撤掉这个阵法,那么很可能最终我们都逃脱不了,但是林妹妹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最坏的结果就是撤掉阵法,与他拼个鱼死网破,但现在你现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等老公回来,只要老公才能打败眼前这个人。” “嗯。” 林莎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有些大大咧咧,但是关键时刻,却也是很灵活。轻轻的点了点头、 “快说,听到没有,火流星被关在哪里了?” “啊?你说什么?” “我说火流星被你们关到哪里去了,快把他交出来!” “哦,对,火流星,听老公说,你们来自番外,你与这个人什么关系啊?” “这个跟你没有关系,快说,要不然。” 林莎没有想到,对方根本不吃她那一套,只见假沈非说完,便是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盒子, “你拿的什么啊?” “你想知道吗?那就让你看看了。” 假沈非笑着打开了盒子,林莎就见到一个血红色的虫子在盒子中爬来爬去。 “是.是蛊虫,我记得我上次就是被这个东西咬伤的!” 林莎见到蛊虫,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就是因为上次被这蛊虫所咬,而昏迷十多天之久。 “呵呵,没想到你还挺有眼界的,一眼便能叫出他的名字,想必也是你的老公告诉你的了。”假沈非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上次就是你伤的我?” “呵呵是的。相信你也感受到了这蛊虫的厉害,不想肠穿肚烂的话,就老实交代,火流星被关在哪里了?” 假沈非一脸笑容的说道。 “哼,你杀死我,我也不会说的,老公一定会为我报仇的!不过我在临死前,想看看你究竟什么样子,为何只敢成天以别人的面貌示人,莫非是穷光蛋不成?” “呵呵,小姑娘休要激我,这套对我没用,不过你既然已经知道我是冒充的,露出真实面容那又如何。” 假沈非说话间,面容一阵变幻,片刻后,便是一张瘦骨嶙峋的脸出现在林莎的面纱。林莎见到不由有一种胆怯之感。 “他这是因为长期喂食蛊虫精血,才会造成如今这样。” 大厅中的慕容雪见到男子的面容,缓缓的解释道。 “不行,我们必须要出去救林莎了,否则她就又要被蛊虫咬伤了。” “呵呵,这个你不要担心,上次林莎已经服用了一只天蚕,此时她的体内可谓已经是百毒不侵,尤其是蛊虫,看这只蛊虫等级,并未有太大成长,那么毒性自然不会有太大增强。所以不会对林妹妹构成任何威胁。” 慕容雪一脸笑容的说道。 “我是火流星的师兄,名为水流星。” “啊?这么神奇。那你们是不是还有金流星,木流星,土流星啊?” “没错!” “哇塞,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我实在是太聪明了。” “好了,你提的要求,我都已经满足你了。现在轮到你跟我说流星究竟被关在哪里,只要你跟我说,我保证放你一条生路,还有这栋房子里所有人的一条生路。” 水流星面色冷厉的说道。而他突然选择妥协,是因为听到林莎的杀死我都不会说,他生怕他即使真的杀了她,她都不愿意说,那他来这次的全部计划就全部泡汤了。 “水流星,你跟火流星都是来自番外是吗?” “是!” 水流星的眼神中似乎都能冒出火来一般。 “那你.啊!” 林莎还想说什么,却是突然喊叫了一声。因为她感觉食指传来一阵疼痛。低头一看,从发现水流星手上盒子中的蛊虫,已经爬到了她的手指上,并咬出了一个小口子。 “咦!” 林莎原本觉得疼痛难忍,但是片刻功夫不到,却是感觉到手指被咬部位传来一阵清凉感觉。接着见到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而原本咬伤林莎的那只血红色蛊虫,竟然直接掉落到地上,一动不动。 “噗!” 水流星嘴里溢出一口鲜血。 “为什么会这样?你究竟对蛊虫做了什么?” 水流星满是惊恐的声音,蛊虫是依靠他的精血所喂养,两者就等同于脸为一体,如今蛊虫死亡,那么水流星自然受到牵连,身受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