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诅咒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九十章 诅咒

“你知道吗,因为你,不仅将我囚禁在这里,而且杀死我的师兄火流星,已经彻底得罪了我们的族人。他们已经对这里下了诅咒!” “诅咒?你一直在这里,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沈非很是奇怪的问道。 “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里的阴气正在一点点加重吗。若是我没有猜错,这几天,外面可能是植被枯萎,虫蚁大面积死亡,阳关渐少,这就是诅咒开始的征兆,这里早晚有一天会变成人家炼狱的。” “那这个诅咒有什么破解的方法没有?难不成你也在这里,他们也想将你一起杀掉?” “那还不是因为你,族人肯定认为我已经背板了他们,是我与你一起害死了师兄。”火流星有些无语的声音。 “少tmd的废话,不想死的话,就快说,怎么才能逃离这个诅咒?是不是我们搬离这里就会没有事情了?” 沈非一掌抽了下去。这个小子敢跟保罗合作,坏事做尽,现在竟然敢来唧唧歪歪责怪起来了。 “没用的,只要这几天出现在这栋别墅的人,动物,植物等等,反正只要有生命的东西都会难逃一死,也许你能凭借你的强大,能够逃脱一劫,但是你的那些女人,皆是普通之人,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除非.” “除非什么?快说,你信不信在诅咒没杀死你之前,你已经被我一掌给拍死了。”说话间,沈非便是一掌拍了过去,火流星只感觉晕头转向。 “除非你能在我们族人没有真正发动诅咒之前,阻止他们,把他们给.”火流星说道后来便是没有了声音,但意思却是已经很明显。 “在这之前把他们都解决了是吧。” “是.是的。” “你这是算出卖你的族人吗?” 沈非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对于这样的绝情之人,沈非绝不会留他存活于世,但是却不是现在,他身上还有很多的利用价值。 “蝼蚁尚且偷生,族人置我生死于不顾,我又何必去保护他们。最后提醒你一句,若是想救你的那些女人,动作就要快了,依照我对目前情形的估计,至多五天,这里局将会成为一片死地,充蚁绝技,寸草不生,方圆一公里内,将不会再有白天!” “呵呵,我看你是想我救你吧。”沈非冷笑了一声:“行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我们的目标总算是相同的,那就是要破除这个诅咒。你如今身体的奇经八脉都已经被我封住,与普通人无异,量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跟我出来吧,我们这就收拾一下,赶去你的部落!” 沈非说完,便是率先走出了地下室。但他却是没有发现,火流星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老婆们,别墅这几天变化,想必大家都已经看到了,你来跟她们说下,究竟是怎么回事、”沈非说道这里,将火流星拉了过来。 “是这样的,是我的族人.” 火流星再一次将事情的原委跟柳如烟几女讲了一遍。 “你说我们都会因为这个诅咒而死去?” “是的。除了沈少,我已经能感觉到你们的气息正在逐渐变弱,相信这些沈少也能够感觉的出来。” 因为小命握在沈非手里,对于沈非的称呼也开始变得格外尊敬。 “啊?呜呜,我还不想死,老公,我还不想死。”林莎听到火流星的话,眼圈立马通红。而她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怕死,只是想到死了就不能跟沈非在一起了,才更加的伤心。 “林妹妹,先别激动,先听沈大少爷说怎么办,他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死了。”叶静云对着林莎笑着说道。 “呵呵,静云说的对,虽然说这个诅咒很是邪门,但是根据他的说法,只要在这之前将施展诅咒的人全部解决掉,那么我们就不会有事。” 沈非同样是一脸笑容,这个时候,他当然不能露出任何失落的情绪,她们所有的依靠便是他,如果他都不自信了,那么又有谁能解救他们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立刻收拾行装,前去番外部落,找到施展诅咒的人。” 沈非没有任何犹豫,无比坚定的声音。 . “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沈非指着一家旅社,对着几女说道,他能够感觉到几女神色间的疲乏。 “休息什么啊,只要再翻过前面的两座山,顶多一天的时间,便能够赶到我们的部落了。”火流星却是反对道。 “啪!” 沈非直接一巴掌招呼了过去。 “你tm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过着野人的生活。”沈非之前已经听神针说过神针说过番外之人的恐怖之处,他们的生活几乎与野人无异,甚至更为恐怖,茹毛饮血,餐风沐雨,枕山栖谷。 “我们都进去吧,让这个小子待在外面,枕山栖谷。”沈非说完便不再理会火流星,他根本不担心,火流星趁机溜走,因为他身体里还有他的银针,只要他想,无论火流星逃到哪里,都难逃一死,很显然,火流星也非常的清楚这一点。 “别啊,我错了,也要给我开一间房间啊。” “老板娘,我们这七个人,当然除了那个小子,给我开四间房吧,那个小子不用管他了。”沈非略微思索一下,笑着说道。 “不好意思,现在只剩下三间房了。” 老板娘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本来沈非是想自己单独一间,而其他六个女孩子两个人一间, “我要跟老公睡一间。” 林莎自从真正成为沈非的女人后,自然也是早就放下了女孩子的矜持。 “去把,去把,谁愿意跟你抢似的,跟上次去天山一样,我要跟希若睡一间房。”柳如烟瞪了一眼林莎,但嘴上是这样说,心里又何尝不想跟沈非在一间房了。 “那我还是跟妙暄一间房吧。”叶静云笑着说道,对于这些他没有太多要求。 “那我.” “哎呀,你当然是跟沈大少爷他们挤一间房呢,反正也就是你们两个老公老公喊得最欢乐。”柳如烟对着慕容雪笑着说道。 慕容雪听到柳如烟的话,脸色通红,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也等于默认了柳如烟的安排。 “还有我呢?” 这个时候,火流星蹿了进来。 “你没有听到吗?已经没有空房了,我们几个还有三个人挤一起的了,你去睡柴房好了。” 柳如烟对着火流星直接吩咐道,想到那天,火流星来到别墅,嚣张跋扈的样子,柳如烟就是一阵不爽,现在有机会好好整整他,自然不愿意放过。 “睡柴房就睡柴房,总比以前睡在山洞好。” 柳如烟几女听懂火流星的话,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家伙倒是能屈能伸。 . “先生,你怎么来厨房了?这里油盐中,您还是出去坐会吧,饭菜好了,我会给您端上去的。”男服务员看到沈非走进了厨房,神色有些慌张的说道。 “哦。我们因为都有点饿了,所以我就过来看看饭菜有没有好,那就拜托动作快点了。”沈非说完后,从服务员边上重重的擦了过去。 “不好意思,饿的有点走不动路了,没有撞疼你吧?”沈非一脸歉意的说道。 “没事的先生。您走好。” “几位先生小姐,这是你们点的饭菜,请各位慢用。” 餐厅中,男服务员将最后一盘菜端了上来。 “好的,麻烦你了,老婆们,你们都饿了吧,赶紧吃吧。”沈非对着柳如烟几女一脸笑容的说道、 “那我呢?” “你等我们吃完了再吃。” “呵呵.” 几女看到火流星郁闷的样子,都禁不住呵呵的笑了出来。 沈非的房间之中,此时沈非睡在床中间,而林莎和慕容雪则睡在两边,林莎倒是一脸不在乎,紧紧搂着沈非,胸前的一对柔软更是不要命的在折磨着沈非的意志,如果不是慕容雪在边上,沈非早就将这个妮子就地正法了。 而另一边的慕容雪,则是偏过头去,脸色一片通红,这还是他第一次与一个男人同睡一床,但是更为尴尬的是,此时床上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老公,听说上次去天山,也是住的差不多这样的旅馆,那个时候,你是跟谁睡的一间房啊?” 林莎抱在沈非的怀里,呢喃的声音。 “这个上次因为也没有房间了,就跟的如烟还有希若她们睡在一起,但是老公可以保证,没有发生任何超友谊的事情。老公虽然有点花心,但是却不多情,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好,只要你们不愿意,我是不会强迫你们的。” “嗯嗯,我知道。” 林莎的小脑袋点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她知道,平日里,沈非虽然看起来色色的,有时爱占一点小便宜,但是真正对于那种事,却又是格外的看重在乎。 “老……” “嘘!” “你们都别说话,装作睡觉。出去办点事。” 沈非说完,便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但是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老板娘,我看今天来的这几个人都是有钱人啊,干完这票,我们真的发了!”一间房间中,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出来,“废话,不然老娘会花费这么多力气,置办这么多家伙吗,之前晚饭的时候,有没有把迷药放到他们的饭菜里啊。” “放心吧,老板娘,整整一包我全都放进去了,我保证她们睡的三天三夜都醒不过来。不过老板娘,这个、”男子说道这里脸上露出一丝淫荡的笑容。 “有什么话快说,大男人婆婆妈妈的。”老板娘极不耐烦的声音。 “这个我看那个男带来的几个女的一个个长得跟天仙似的,我是不是能。” “你这个混蛋,老娘的便宜都被你沾光了,你还想去打别人的主意,告诉你,老娘能感觉到,这几个人都不是简单的人,图他们一点财,事后他们可能都不会太在乎,如果你真的动了他们的人,我们会很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