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祭台!血池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九十二章 祭台!血池

沈非站在屋顶之上,看上落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杨广,眉头紧皱,他知道杨广必死无疑,但是这一晚上所发生的,沈非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又说不出来。 沈非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繁杂的思绪抛在了一边,但愿只是他想多了而已。 “老公,昨晚怎么回事啊?就看你进进出出的。” “啊?进进出出?” 沈非无比惊讶的表情。 林莎看到沈非的表情,再联想到她自己说的话,瞬时间脸色通红。 “你这个色狼,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林莎瞪了一眼沈非,嗔怒道。 “没说什么啊,我不就是说说从房间里进进出出的嘛。你在想什么啊?” “哼,不跟你聊了。” 林莎知道她被沈非耍了,便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缠,而这也恰是沈非想要达到的效果,毕竟沈非说后面又去抓采花大盗,这无异于会增加几女的心里压力,毕竟采花大盗已经被他就地正法了。 “呵呵,赶紧起来吃饭吧。我们还要早点赶路了。” 沈非拍了拍林莎的小屁屁,这又惹得林莎一阵脸红。 “你们部落里一共有多少人?” 山路之上,沈非对着火流星问道。 “一千多人吧。这些年受到华夏政府的打压,许多族人都离开了部落,来到世俗社会生活。毕竟,茹毛饮血的生活比之世俗社会的纸醉金迷,还是差的太远。” 火流星也没有任何隐瞒,而他说的也确实如此。 “大概还要多久能到你们的部落?” “跨过这个山头便到了。”火流星指着前面的一个山头,对沈非说道。 “好的。” 沈非看了一眼火流星,没有再说什么,这个人一路上,虽然表现的很正常,但是很多时候,越正常就代表越不正常。 “嗖!” 就在这个时候,一支箭从前方直直射了过来,速度之快,令人始料未及,走在最前面的柳如烟见到突然射过来的一只冷箭,吓的大叫。 “啊!” “啪!” 沈非身形一闪,便瞬间来到柳如烟的身前,一掌便拍掉了冷箭。 “这个是我们部落之人,设计的用来捕获猎物的机关,刚才她不小心踩到了陷阱的触发器。而这也表明我们到了我们部落所统属的山头了。”火流星缓缓解释道。 “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这些?” 叶静云沉思片刻后问道。 “这个我实在没有想起来,而且这个机关的触发器在路边的草丛里,因为她乱跑,否则正常情况下,机关是不会被人触发的。”火流星委屈的解释道。 “我看这个人有点不简单,你要多提防他一点。”叶静云来到沈非的边上,轻声的说道。 “嗯。” 沈非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叶静云跟他说的他又何尝不知。只是现在他还需要借用他的力量,否则他们很难安然到达火流星所在的部落。 “火流星,现在已经到达你们部落所在的境内,你给我们详细说下你们的部落的一些情况,还有诅咒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非来到火流星的边上,沉声问道。 “我们部落一共分为五大分部,分别为金木水火土,每一块最高的为部落首领,其次便是长老,而我便是火部的长老。” “继续!” 沈非示意火流星继续说。 “这一次我们五大长老前去华夏锦城也是奉首领的命令。若是我所猜不错的,这次诅咒也是其他的三个长老金流星,木流星还有土流星所留,他们回到部落后,联合众族人的力量,让这个诅咒力量又增强了数十倍,否则达不到如今这样可怕的程度,连我也难以逃脱。” “那你的意思不是就是让我杀光你们的族人,才能解开这个诅咒?” “不是。诅咒以五毒之虫,再配合上千族人的鲜血而催发,但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五大首领的鲜血,只要杀了五大首领,便可以彻底破了这个诅咒。” “五大首领?他们的实力如何?” “这个你放心,我们番外部落之人精通的其实只是饲养蛊虫,利用蛊虫力量,但我们自身的战斗力却并不是很强,依照华夏内劲修炼者对于实力的划分,五大首领应该都在四品内劲左右,有可能已经有五品内劲,但应该也差不多这样。这对于众多华夏修炼者来说,可能已经是一个恐怖的存在,但对于你,虽然可能有点麻烦。但是却对你还构不成太大的威胁吧.” “呵呵,你太看得起我了。” 沈非冷笑了一声。 “好了,不说了,赶紧去到你们的部落,还有你走在最前面,别到时又从哪里冒出什么冷箭,你皮糙肉厚耐抗,我的这些老婆可不是。” . 对于沈非的命令,火流星自然没有什么反抗的权利,就这样火流星走在最前面,沈非同众女走他的后面。 “嘘!” “蹲下!” 就在这时,火流星对着沈非几人轻声说道,几人便是迅速的躲到了草丛之中。 “最近加强对我们领地的盘查,首领说了,这些日子是最为关键的时期,怕有人来捣乱,各位都打起精神来。” 五个与火流星差不多打扮的男子缓缓走了过去。 “他们是部落的巡逻兵,我们千万不要被他们发现了,否则会很麻烦。”火流星轻声的说道,一副为沈非考虑的姿态。 “我们继续出发吧?” 火流星说话的同时,眼神看向了沈非,毕竟沈非才是这里的决策者。 “嗯。继续走吧。” 沈非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金长老,火长老和水长老真的已经被那个人给杀害了吗?” 在一处洞穴中,一块披着兽皮的男子对着金长老问道,而他便是金部落的金首领。 “是的,首领,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水长老自曝而亡,而火长老被沈非抓住之后,便音信全无,只怕也已经尸骨他乡。” 金长老肯定的点了点头。 “哼,那个小子敢如此猖狂,敢如此屠戮我族之人,这一次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金首领冷哼一声,一股强大的威压从身体向四周弹射而去。 “金长老,祭坛准备好了没有?” “回禀首领,祭坛都已经准备好,血池也已经开凿好,待明天只需将五毒之虫的鲜血,五毒包括,蟾蜍.蝎子.蜈蚣.蜘蛛和毒蛇,还有我们上前族人的鲜血倒入血池之中,念动咒语,沈非等人必将七窍流血,肠穿肚烂而死!” 金长老满脸狠厉之色,就宛若与沈非有不共戴天之仇。 “干的不错,待保罗大人成功突破,那么将永远不用再受那些普通人的欺压,我们也可以享受仙人般的生活,而不是再被视作异类,到那时,他们就将成为我们眼中的异类,我们就可以尽情的蹂躏他们!” “哈哈哈!” “哈哈哈哈!” “这两个家伙大白天这样笑,就不知道瘆的慌啊?” 洞外沈非对着火流星有些无语的声音。 “这个……” 火流星这个半天,却仍然是没有说出话来,他是担心自己说的不好,又要被沈非揍。 “啪!”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打你。”沈非直接一巴掌飞了过去:“他们说的祭坛在哪里?现在带我去看看。” “应该是在后山、” 沈非点了点头,便跟着火流星向着后山走了过去。 “希望老公早点解决那帮人。” 此时在一处山林的巢穴中,叶静云几女皆是待在其中。 “嗯,老公那么厉害,当然会马到成功了。” 林莎点动着俏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唉,可惜我们都不能帮他,只能在这里等。” “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沈大少爷不仅是担心我们的安危,还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才让我们在这里等他,还让雪儿在洞穴外布置了七星桃花阵,那样沈大少爷便没有了后顾之忧,不用在担心对方抓住了我们,来要挟于他。” 叶静云缓缓说道。 “静云,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柳如烟看到叶静云的样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现在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但沈大少爷似乎已经发现了更多,现在我们能做的便是静静等待沈大少爷的好消息吧。”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会一个人都没有?” 沈非有些疑惑的问道。 此时,在一块诺大的空地中央,有一座近十米高的高台,而这便是番外部落的祭台。此时在祭台的中央,有一个长约五米,宽约三米的血池,虽然此时血池之中还未有任何鲜血,但是沈非已然能够感受到血池中缓缓散发出的血腥之气。 “此时正值正午,我们番外部落之人饲养的蛊虫为至阴之物,相应的饲养之人便也喜欢阴寒之气,对于如此强烈阳光自然很敏感厌恶,所以自然没有人了。” “对了,说道蛊虫,我一直都未见你的蛊虫,现在拿出来给我看看吧。” 沈非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火流星说道。 听到沈非的话,火流星的脸色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之色,只是他反应很快,被迅速掩盖过去了。 “不瞒你,我饲养的蛊虫很早便死去了。” “死去了?” “是的。” 火流星坚定的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沈非没有再追问下去,火流星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听他们所说,明天他们便会来这里,催动诅咒。那我现在便回去,与我的那些老婆说下情况,你继续留在这里观察,有什么情况及时去通知我。” “好的。你去吧。” 火流星点了点头,此时两个人俨然是一对好朋友一般。 火流星看着看着沈非远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距离他的计划正一步步的接近着。 “是老公!老公回来了。” “等等,这次不会又是谁易容的吧。” 经过上次的教训,林莎都有一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呵呵,林妹妹,你想多了,他确实是老公。”慕容雪一脸笑容的说道,刚从沈非一出现,她便感应到了天罗宫铃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