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声东击西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九十三章 声东击西

“老婆们,我回来了。”沈非笑着对众女说道。 “那个火流星呢?难道他跑了?” 柳如烟见到就只有沈非一个人回来,有些奇怪的问道。而这也是其他几女心中想要问的问题。 “呵呵放心吧,他跑到哪里,都没有用,只要我在,他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沈非说道这里,身上一股王霸之气,不觉流露出来。 “他也自然明白了这一点,要不然,他早就找机会跑走了。包括我们睡觉的时候等等,能逃走的机会实在太多了。” “那他这是?” “我把他留在那里继续观察情况了。” 沈非笑着解释道。 “沈大少爷,我总觉得这个人不简单,你可要多多提防一点。”叶静云面色担忧的说道,她甚至总觉得这个人比他嘴里说的那些首领要更为恐怖。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对了,这次我回来,就是想跟你们说.” 沈非将几女都来了过来,在她们耳边轻声的嘀咕了几句、 “金流星,木流星,土流星三位长老,准备的怎么样了?” 在祭台之上,金木水火土五位首领,站在最中央,而他们面前站立的便是金长老,木长老,还有土长老。 “五位首领,所有一切都准备好,我们一千个族人的鲜血都已经倒入到血池之中,还有五毒之中的血液。现在只差五位首领的精血!” 金长老大声回应道。 “好,待我等祭出精血,然后念动咒语,今日便是那小子的死期!” 金首领一脸兴奋之色,五行之中,以金为大,木次之,以此类推,土最小,也因此,五大首领中,以金首领为尊,长老分属各部,自然亦是如此。 “你们三个下去!” “是的,五位首领。” 金木土三位长老向着五位首领,做了一个番外部落特有的跪拜姿势,便走下了高台。 金木水火土五位首领便是同时向着血池走了过去! “深埋於黑暗地底的红莲之炎,以吾之名召唤前来!地狱深处燃烧不息的妖火啊!以我之名,呼换你们前来!成为我的魔剑,粉碎所有阻挡我的人.” 金首领嘴里不断念着各种咒语,片刻间,天地风云为之色变,阵阵阴风席卷而来。 “四位兄弟,祭出我们的精血,开启那亘古的诅.” “啪!” 金长老话还没有说完,一个鞋子便向着他丢了过去,金首领一时间没有防备,便被砸了个正着。 “tmd,谁扔的鞋子?” 金首领无比愤怒的声音,捡起鞋子,就质问起祭台下的一帮族人。 “我!” 沈非缓缓从后面走了出来,从人群中挤出一条道路出来。 “你是谁?为何拿鞋子扔本座?” “金首领,他便是那沈非!在锦城的时候我见过他的样子。”金流星大喊道。 “原来你就是沈非,真是没有想到,踏破铁屑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如今你自动送上门来送死,我连诅咒都省了。” 金长老仰天狂笑道。 “啪!” 又是一只鞋子向着台上飞了过去,目标自然还是说话的金首领。 “小子,你找死!”金首领暴怒不已,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人,敢如此挑衅于他。简直是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死他!” 随着金首领一声令下,一千多族人皆是向着沈非冲了过去,大有不将沈非大卸八块,就誓不罢休的气势。 “呵呵,想杀我,下辈子吧。” 沈非长笑一声,便向前方飞了出去。 “小子,哪里逃!” 金首领愤怒不已,不管三七二十一,便追了上去。 “大哥,莫去追啊!” 木首领在他身后喊道。但已经被激怒的金长老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眨眼之间,便是与沈非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追!” 木首领见此,无奈对着身边的水首领,火首领还有土首领说道,没有金首领,他们这个诅咒也根本无法开启。 在他们看来若是真的能一举击杀了沈非,那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小子,怎么不跑了,你知道跑不了吧!哈哈哈!” 金首领见到沈非突然停了下来,欣喜不已。在他眼里,沈非已经与死人无异。 而这是,其他四大首领也是已经赶了过来。 “小子,即使你阻拦了我们启动诅咒又怎样,今日我们也一样让你魂飞魄散。以报我水长老以及火长老之仇。” “嘟!” 沈非听到这里立即做了一个交警暂停的姿势。 “暂停!” “干什么!” 金长老无比愤怒的声音,这都生死交战关头,大战一触即发,他倒好,还带暂停的。 “首先我要澄清一点你们的那个什么什么水流星,他是自己自曝而亡,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还有那个火流星,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怎么就死了?” “什么火流星他还没有死?他现在在哪里?你快把他交出来!” 火首领无比激动的声音,火流星毕竟是他部的长老,自是格外看重。 “老人家您岁数这么大,这么一点要求我怎么能不答应您呢。” “老人家!” 火首领眼神中似乎要冒出火一般,虽说他今年已经四十岁,但是与所谓的老人家还相去甚远,只是因为常年饲养蛊虫的原因,精血日渐枯竭。这也造成了如今偏老的容貌,但还从未有人敢直接如此称呼于他。 “火流星,你的爷爷找你了。快出来吧!” 随着沈非一声呵斥之下,火流星缓缓从林间走了出来。 “火长老,你真的没死,那真的太好了。” 金首领一脸笑容。 “别叫火长老,我以后都与你们毫无关系,今日我前来,便是与沈非一起来破坏你们启动诅咒的。你们如此置我生死于不顾,我又何必在意你们的死活。” 火流星说道这里,面色狰狞,让人见到,不由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火长老,你在说什么,原先我们都以为已经生死,才会启动诅咒,如今你安然无恙,我们自然是非常开心。” 火首领咆哮的声音,面对赤裸裸的背叛,他有种陷入疯狂的迹象。 “好了,别废话了,我不管是何原因,但错误已经铸成,若不是我今天赶来这里,只怕你们已经启动诅咒,那么魂飞魄散的不仅是他,还有我!” 火流星似乎根本不理会火首领的话,愤怒的说道。 “你这个叛徒,今日就让我清理门户!” 说话间,火首领便径直向着火流星飞了过去。 “砰!” 还未等火首领靠近火流星,发出一声轰鸣声。 火首领只感觉腹部一阵疼痛! “你……” 火首领手指着沈非,愤怒不已。 “我什么?莫非我还不能对你出手不成。”沈非一副无辜的表情。而他此时心情却也是惊讶不已。 看来事实情况却如火流星所说,这几大首领按照内劲来划分的话,实力绝对都在四品内劲以上! 沈非知道,今天要免不了一番恶仗了! “四弟,你没有事吧。” 金首领来到火首领的身边问道。 “放心吧,我不碍事,不过这个小子的确不简单,刚才他这一击的力度至少在一万斤以上!” 火首领有些惊叹的声音。 “嗯,看来为了能够解决这个小子,我们今天只有一起了!” “大哥,你的意思是?” “没错,只有利用五行天雷阵,才能早点收拾这个小子。” 金首领点了点头。 “好!” 沈非在边上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对方究竟闹得又是哪一出、只见五个人瞬间移动,以五边形方位站定,将沈非围在了中间。 “不好,是五行天雷大阵!你可要千万小心,这个阵法威力奇强,传闻还未有人能够安然的从这个阵法逃脱出来。” 沈非听到火流星的话,不由一阵毛骨悚然,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他们以五行之力,召唤出天雷,若是你不甚被天雷砸中,轻则重伤,重则灰飞烟灭。” “有什么破解之法没有?” “破解之法就是.” 火流星还未说出,便是见到火首领一道掌风向着火流星打了出去! “噗!” 火流星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 “你这个叛徒,到如今,还在帮助外人对付我们!” “哈哈,这是你们逼我的,沈非,你挺好,若要破这个阵法,唯有一个办法,那便是先杀了其中一个,只要破其一,那么五行便不全,五行天雷阵必不攻自破!” “好的。” “轰!” 这个时候,五个人所结的五行天雷阵也已经结好!沈非可以清楚看到五大首领中,每个人双手之中隐隐流动着一丝电流。 此时,沈非就宛如被照在一块半球形的罩子中一般,外面笼罩着一层光圈。沈非刚想尝试,直接飞出这层光圈,全是被一道电流给打了下来,虽然没有对沈非构成实质伤害,但是沈非想直接跳出五行天雷阵,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唯有按照火流星所说的,先灭杀其中一人,如此以来,阵法便自动瓦解! “轰!” 就在这时,一道天雷从天而降,沈非身形一闪,天雷砸在地面上,形成一个深坑。 “果然威力惊人。” 看到天雷有如此大的威力,沈非不由深深的感叹道。 “小子,今天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金首领近乎疯狂的狂笑道。 “哈哈,你以为你能杀害死我啊,有本事来天雷轰我啊!” 又是一道天雷轰下,沈非再一次用灵活的速度,将天雷躲了过去。 “你是这几个人的老大是吧,今天就先拿你开刀!” 沈非盯着金首领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旋即,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眨眼之间,便是来到了金首领的面前。 “大哥,小心!” 其他四人,皆是将所有的能量向着沈非轰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