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将计就计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九十五章 将计就计

“我叹气是因为某些人自以为聪明设计好了一切,但最终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沈非说完便是便是闭上了双眼,不再理会火流星。 “别再跟他废话了,快把他杀了,等下族人赶来的时候,我们便可以将所有责任推到他的身上,而我们为首领报仇,终于联手将他杀死。那时我们也将更加名正言顺的坐上首领之位。” 金流星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就这样,四个人举起长剑,同时向着沈非刺了过去。 “轰!” 就在长剑快要碰到沈非身体的时候,却是见到沈非体内释放出一道光圈,旋即向四周散去! 金流星,火流星,木流星以及土流星皆是向后向后飞去,纷纷撞在大叔之上,最后倒在了地上。 “噗!” 四个人不约而同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你.” 金流星脸上的只是震惊,他想不通沈非明明已经中了火流星的蛊毒,对于火流星的蛊毒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蛊虫等级早就已经达到七级。即使是大罗金仙,恐怕也得惧怕三分,可是现在看,为何沈非还能施展出如此大的力量将他们全部弹开。 “阿嚏。”沈非站起身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陪你们演了这么久的戏,还真的有点累了。” “火流星,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要带着你吗?除了让你带路,我更多的还是想要看看你耍什么诡计而已。” 说话间,沈非一脚踹了出去,火流星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问你你的蛊虫在哪里吗?” “轰!” 沈非又是猛力的踹出一脚。 “为.为什么?” “因为我早就已经看到你体内的蛊虫了,我就想看看你愿不愿意对我说实话而已!你真的以为我听信你那个鬼话,你饲养的蛊虫已经死了吗?”沈非整理了一下衣袖“还有你真的以为你那个蛊虫可以吞噬我的银针吗?那是我故意将银针偷偷的从你身体里取了出来而已。为的就是降低你的防备之心。” “轰!” 再次踹出一脚。 “你还以为你真的能算计到我吗?自以为你利用了我,我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你!” “那.那你为什么没有中我的蛊毒!” 火流星脸色苍白,沈非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冲击着他的心脏。 “这个很简单,当初我便已经看到你体内藏有蛊虫,我将银针摄入到你体内便也是这个目的,你的蛊虫在我的银针净化下,早就已经成了无毒之物了,蠢货!” “沈少,我求求你放过我们,我保证我们以后都绝不再踏足中原,更不会去坑害您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火流星听到沈非的话,面色苍白,他现在才明白他每一步其实都被沈非算计。 “呵呵,我问你们一个问题,若是你们回答的能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了你们一条狗命。” 沈非一脸笑容的说道、 “沈少,您请问,只要我们知道的,我们一定如实相告,绝不敢有任何隐瞒。” 金流星无比激动的声音,沈非之前的实力他们早已见识,以一个人之力单挑五大首领,更是将对方打的丢盔弃甲,没有招架之力,这等实力,让他们争斗的勇气都没有了。 当两者实力等级相差巨大的时候,一切的挑战争斗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与你们合作的保罗,为什么需要顾妙暄,她对于他究竟有什么用?” 沈非不做丝毫犹豫,直接问道,这个问题答案,他已经调查了好久,但是却是始终不得其所。 “沈少,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是,顾妙暄是出生于阴年阴月阴日阴时,而保罗同样是出生于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根据吸血鬼家族的家族的记载,任何突破到第二代吸血鬼的人,想要再晋级成为始祖吸血鬼,唯有得到.” 金流星说道这里,却是陷入了停顿。 “有什么话快说,我不杀你就是!”沈非冷哼道。 “唯有得到与他生辰时日完全相同的异性的处之之血!” “什么!” 沈非听到金流星的话,身上长衫无风自动,一道无形的威压向四周蔓延开来,一时间,金流星等人只觉得他们的呼吸都很困难,宛若要窒息了一般。 “沈……沈少,莫动怒、” “你继续说!” 沈非此时面色冰冷,更加没有了之前嬉笑的表情,虽然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听到的内容所愤怒! “因为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本来就是千万人中才能找一个,还要是未行男女之事的处子更是少之又少。据传只要将处子之血融入吸血鬼家族相传的一个权杖之上,保罗便能借助权杖中所蕴含的力量来,打破千年来,神对吸血鬼家族力量的封印,突破到不死不灭的始祖吸血鬼!” “那你们有见识过,现在保罗的力量吗?” 沈非收回了气势,他知道如果一直释放威压,面前的四个人不出一时半刻,便全都会窒息而死! “我们都只见过保罗一次,但是我们能感受到他身上所释放无形的威压。这与我从沈少你身上所感受到的很相似。所以我估计,保罗如今的实力与沈少你不相上下,但是若是真的让他突破到第一代,恐怕.” 金流星的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但是意思却已经很明显!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所以我绝不会让他突破到第一代,但是我不是因为怕他的实力!而是我怕我的女人受到伤害!” 沈非的话如同一道空洞之音,直直飞向天际! “轰轰!” 天空传来阵阵轰鸣声,似乎也感受到沈非的强大气势,还有震撼人心的宣言。 “沈少,你问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希望沈少能够反过我们!” 金流星听到沈非的话,也是心神一颤。 “放心,虽然你说的东西让我不是很喜欢,但总算让我知晓了答案。”沈非说道这里,眼神同时看向了面前的四人,不知何时,他的手中更是多了四根银针! “嗖!” 沈非随手一挥,四根银针便是同时飞向了金流星,火流星,木流星还有土流星四人的体内。 “不用紧张,这根银针不出三天便会彻底溶解在你们体内,你们每个人实力也会只剩下四成!” “什么?四成?” 火流星无比惊恐的声音。 “怎么了?你觉得不能接受,那好,我保留你所有的实力,我现在就让你去见你的首领。” “别.别,我错了。四成够了,就是两成也够了。”火流星吓的脸色都变得雪白雪白的。 “两成?好的,那就依你所说就两成,我也就更加放心了。”沈非一脸笑容的说道。 “噗!” 火流星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还有接下来,把你们每个人所饲养的蛊虫交给我!” “这……” 金流星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为难了?还是想说,你们现在就想下去陪陪你们的首领?” “不……不,沈少这是我的蛊虫。”金流星赶紧打断道。 “沈少,这是我的!” “呲!” 四根银针飞出,四只蛊虫同时身死,但这一次,四人却并没有因为蛊虫的神死而受到任何伤害。 “这是因为我摄入你们体内的银针,已经切断了你们与蛊虫的联系,所以它身死,你们自然不会受到牵连。”沈非看到几人疑惑的目光,便是知道他们此时心里的想法:“对了,记住以后不要再饲养蛊虫了,你们也下命令下去,让所有人都务必杀死自己的蛊虫,有朝一日,我若是听到任何关于谁中了蛊毒事件,我必来到你们部落,将你们族人屠尽!我说到做到!” “是是是……我们一定传达命令下去,整个番外部落不会再饲养蛊虫。我们.” “喂,别讲了,他已经走了。” 火流星拍打了一下金流星,提醒道。 “我们以后怎么办?真的不取饲养蛊虫吗?” “md,难道你想死吗?还是想害死我们整个族人?碰到这个疯子算我们倒霉,不过也好,以后,没有蛊虫再吸食我的精血,我也能活的更长久一点了。” . “我受不了,我要出去找老公、” “林莎,你冷静一点,你如今就是一个普通人,你若是被番外部落之人抓住了,那样只会给老公添麻烦。” “可是……” 此时在几女躲避的洞穴之中,早已是乱成了一锅粥,此时六女已经分成了两大阵营。 第一阵营主张现在就去找沈非,以林莎为代表,其余还有云希若,顾妙暄。而第二阵营则是反对派阵营,主张等沈非回来,以叶静云为代表,其女两女是柳如烟和慕容雪。 “要不,我们都一起出去好不好,有雪儿保护我们,我们都小心一点,肯定没事的。” “你想的太天真了。” “嘘!你们别吵了。我好像听到深大少爷的声音了。”柳如烟对着正在争论中的几女喊道,众女听到柳如烟的话,立马都安静下来。 “老婆!我回来了。” “是老公,他回来了!” 林莎无比兴奋的声音。 “耶耶,太好了。” 林莎开心的跟个什么似的。几女见到林莎如此,都有些无语,前一秒钟,还在哭鼻子了,下一秒钟,又跟个活宝似的。 “沈大少爷,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柳如烟对着沈非一脸笑容的说道,洞穴里吵闹气氛,在沈非回来后,便是瞬间烟消云散。 “那当然有你们老公出门,所有事情自然都是手到擒来。” 沈非一脸得意的表情,有的时候,在他的老婆们面前,还是可以尽情展现作为男人的英雄本色的。 “切!自恋狂。” 柳如烟见到沈非的样子,忍不住打击道。 “究竟过程是怎么样啊?老公,快跟我们说说吧。”林莎一脸兴奋之色,白皙的脸颊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呵呵,是这样的.” 就这样,沈非将事情的大致经过都与柳如烟几女讲了一遍,当然讲到精彩如他以一敌五的场景,更加深刻的刻画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