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魔教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魔教

“这个是我自己大脑支配的好不好,你以为我这个透视随便开的啊。老公都有了你们,还会干那种龌龊之事嘛,更何况,话又说回来了。” “额?” 慕容雪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向了沈非。 “你的美妙身材,我又不是没有见过。”沈非在慕容雪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啊,你这个大色狼,你色死了,不准再说了。” 慕容雪听到沈非的话,脸色通红,气的两只玉手不停拍打在沈非的胸口上。 “谁?” 就在这时,地宫深处,传来一声墨瞳的声音。 “师父,是我,雪儿,雪儿回来了。”慕容雪听到墨瞳的声音,激动不已,沈非果然没有说错,师父真的在地宫中。 “啊!是宫主!宫主和姑爷回来了!” 紧接着,一群女弟子欢呼雀跃的声音传了过来。沈非和慕容雪也加快了行进的步伐,很快便看到了墨瞳还有一帮女弟子。 “师父,徒儿终于找到你了,真的太好了。” 慕容雪远远见到墨瞳,便是兴奋的跑了过去,扑在了墨瞳的怀里。 “都多大了。还哭鼻子,师父,没事,你们怎么回来了?” 墨瞳说话间看向了沈非。 “这个我是需要通过碧水寒潭来修炼,具体回头再跟您详细解释,还是先说您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你们都躲到这里来了?” 沈非一脸疑惑的眼神,沈非能够感觉到墨瞳的实力,放在世俗社会,也已经几乎难逢敌手,如今又有谁能有这个能力,让她都躲在这里不敢出去。 “唉,这个一言难尽,得从两百年前的一次正邪之战开始讲起,当时在中原有两大阵营,一是一天魔教为首的邪教,另一方便是以天山玉女宫为首的正派。当时两大阵营常年争斗,死伤无数,一直到王毅继任天魔教的教主,而当时我们天山玉女宫宫主徐盈儿也是刚刚继任宫主,但是两人都是天资极其聪颖之人,在当时,他们两人的武功更是傲视群雄,无人可以与之匹敌。” “墨瞳师父,你不会告诉我,她们两个人相恋了吧?” 沈非听到此处,忍不住插嘴道。 “老公,别乱插嘴,先听师父说。” “老公?” 包括墨瞳在内的众人皆是看向了慕容雪,不明白慕容雪称呼的老公是什么意思。慕容雪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脸色羞红不已,这明明是沈非打断了师父,为什么大家都在看她呢? “哎呀,是夫君的意思。” “哦,呵呵,其实沈非说的没错,在一次正邪大战中,两人第一次正面交手,也是那一次,王毅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徐盈儿,可能都是因为高手之间,皆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两人在打斗中都互相产生了好感。” “那后来了?” 慕容雪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些事情她却是从未听墨瞳讲起过。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的感情也慢慢变深,王毅经常偷偷来找徐盈儿,徐盈儿虽然每次都极力劝说,两个人一正一邪,所谓正邪不两立,但是王毅却从来不在意,不知不觉,连她自己都陷了进去。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两个人的交往还是被别人发现了,不管是正派还是邪教皆是竭力阻止两人交往,而双方都认为是对方使用邪术,而使己方被迷惑,也因此,正邪两方进行了一场有史以来规模最为庞大的一次战斗,伤亡也是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次!而最终一场比试便还是落在了徐盈儿和王毅的身上。” “唉,孽缘啊。” 沈非又是忍不住插了一句。 “你给我闭嘴,师父你继续说吧,我已经封住他的嘴了。”慕容雪一双美目紧紧盯着沈非,一只玉手更是使劲按在沈非的嘴上。 “那一场战斗,两个人整整打了三天三夜,沈非你如此聪明,你猜一下,最后究竟谁赢了?”墨瞳笑着看向了沈非。 “呜呜.” 沈非发出呜呜的声音。 “呵呵雪儿,快放开他吧,他现在毕竟是你的夫君,以后不可如此造次。” “师父.” 慕容雪有些撒娇的声音,其实这也怪不得她,若是放在以前,她断然不会这样,但是与柳如烟,林莎几女一起待久了,自然已经开始融入到世俗社会之中了。 “好了,沈非,你说说吧。” “嗯好的,师父,依照您所说,此事发生在两百多年前,而且玉女宫如今安然存在,还有正所谓,邪不能胜正,我猜最后肯定是徐盈儿前辈赢了,但是我想,事情没有表面上怎么简单。” 沈非说话间,也不管慕容雪的反抗,直接将慕容雪搂在了怀里,这个妮子在外人面前都敢凶自己的老公了,不好好教育一下怎么行。 “没错,的确是徐盈儿赢了,但却是一场惨胜。很多年过后,我们看到徐盈儿祖先的笔笺,才知道了当时真正的情况,当时两人对垒,王毅再能刺中她一剑的情况下,故意将剑偏离了一寸,而徐盈儿当时也是故意向外偏离了一寸,但王毅却是故意移动身形,徐盈儿的剑便刺中了王毅,王毅临死前说了一句:我若是不死,这场战斗将会永无休止之日,能死你的手上,我今生足矣。” 墨瞳说道这里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之中满是失落:“自那以后,正邪之间便再也没有发生过战斗,徐盈儿祖先也从此立下门规,凡玉女宫宫主不得以真面目示人,若是以.徐盈儿祖先这样,是担心她的后人重走她的后尘。” “原来雪儿当上宫主就要戴面纱是因为这件事啊。”沈非点了点头:“那后来了,今天玉女宫发生的事情又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自从徐盈儿祖先杀了王毅之后,天魔教便对徐盈儿还有整个玉女宫仇恨万分,他们认为若不是徐盈儿祖先,王毅便不会求死。两百多年多来,他们一直都在寻找机会来向天山玉女宫报仇。徐盈儿祖先自然也考虑到这一点,有她在时候,还可以镇住他们,一旦她仙逝,玉女宫将会陷入极度危险之中,因此她便在天山之外布置了一个强大的禁制,普通人根本难以进入其中。更是为了以防万一,还造出了这座地下宫殿。” “墨瞳师父,你是说闯入天山的是天魔教?” “嗯。没想到,两百年了,他们还是没有放下这段仇恨。” 墨瞳点了点头,有些感叹的声音。 “那他们是怎么进入到天山的?” 沈非问出自己的心中的疑惑,但其实在这之前,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呵呵,我想你已经猜到了。进入天山唯有一个可能性,那便是借助九龙珠!我想这次你与雪儿能这么快再返回到天山,也是靠的它吧。” 墨瞳一脸笑容的说道,好像已经看透了沈非的内心一般。 “师父,你的意思是天魔教已经能够找到了九龙珠?” 沈非无比惊讶的声音,他因为机缘巧合之后,在蛟龙腹中寻得九龙中,但这种概率现在想来真的是亿万分之一! “没错,两百多年以来,天魔教一直没有放弃对九龙珠的寻找,为的就是进入天山,找我们当日之仇。现任的天魔教教主秦冠,亦是一个武学奇才,我与他交手数百回合,确不是他的对手,却不是借助幽魂铃,恐怕我已经身死,” “我勒个去,这都两百年了,而且两百年前,人家是情意绵绵,甘愿死于徐盈儿前辈手上,可歌可泣,到他这里就完全变味了。” “老公,你乱说什么呀。” “呵呵,你就别说他了其实他说的也有道理,两百多前的恩恩怨怨,却是牵扯到今天。” “师父,先别在这待着了,我们先出去吧,我跟老公来的时候,已经没有看到有其他人的身影了,我想他们暂时应该不会回来了吧。而且有老公在,他们不会再敢来如此嚣张的。” 慕容雪对着墨瞳轻声说道,看到墨瞳脸色苍白的样子,她知道这一次,墨瞳定然受了不轻的伤。 “嗯,也好,这些弟子估计也早就想出去了。” 墨瞳点了点头。 “对了,你们这次回来就你们两个人吗?上次我还听你说在山脚有好几个你的朋友,但是因为无法承受寒冷,无法上山。”大殿之中,墨瞳对着沈非问道. “哎哟,坏了,幸亏师父你提醒,她们现在真的都还在山脚了。”沈非拍了一下额头,有些慌张的说道。 “那你跟雪儿,带上百寒玉露丸,快把她们接上来吧,我担心她们在山脚会遇到天魔教的人。” “嗯,多谢师父,我跟雪儿这就下山去把她们接上来。” “死老公,臭老公,这么久都还没下来,真是气死我了。” 林莎双腿直跺在地上,恨恨的说道,样子煞是可爱。 “哎哟,林妹妹,现在也舍得骂老公了啊?”柳如烟看到林莎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想逗逗她。 “谁让他这么慢的呀,我都被冻死了。” 林莎鼓着嘴巴,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我想他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他知道山下这么冷,在他心里,把我们看的比他自己都重,又怎么会故意不来接我们了。” 叶静云想了想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来到天山之后,他总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 “阿嚏,我说我好好的怎么会打喷嚏了。刚刚是不是有哪个妮子在骂我啊?” 就在这时,沈非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啊!老公,你终于来了,林莎想死你了。” 其他众女见到林莎的样子,捂着额头有种被打败的感觉,前一秒钟还在骂臭老公,现在又腻上去了。 “呵呵,那我怎么好像听到刚才你在骂我啊?” 沈非嬉笑着问道。 “哪有,你听错了而已。”林莎心里笃定了,打死不认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