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东西不就是用来耍的吗? - 妖孽狂医

第五章 东西不就是用来耍的吗?

苏锦瑟清楚地记得叶静云是穿了黑丝的,现在黑丝不见了,只剩下光溜溜的雪白大腿。苏锦瑟狠狠盯了沈非一眼,他究竟对叶静云做了什么?让叶静云把黑丝都脱了下来! 这时,叶静云的电话响起,一听来电铃声,叶静云便知是家里人打来的,忙走到一边去接电话,一分钟后,叶静云走了回来,笑道:“锦瑟,我有点事,得回家一趟,你先帮我请几天的假!等我回来,我再好好感谢大家。” “好的。” 苏锦瑟答应下来,大家一起往外走去,沈非跟在后面,比较着两人的臀部谁更挺翘,刚走出病房,院长看到有说有笑的叶静云,浑身僵住,脱口说道:“你真的不痛了?” 叶静云笑道:“不痛了!” 院长失魂落魄,盯着沈非说道:“可你什么药都没有用,也没有打针、输液,怎么就不痛了?” “因为我耍了流氓!” 沈非说的倒是大实话,叶静云与苏锦瑟都非常相信,可院长根本不信,但叶静云不痛了的事实就摆在眼前,院长想让沈非也帮他治病,说道:“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不能!因为你马上就要去拉肚子!” 听到前面两个字,院长心里就一片冰凉,等听沈非将后面一句话说出来,院长猛地感觉肚子里一阵汹涌,震惊地看了沈非一眼,顾不得再说话,转身往洗手间跑去。 众人见了,觉得好笑之时,对沈非的医术更是崇拜。大家一起走到医院门口,叶静云分别与三个室友拥抱,说道:“亲爱的,我很快就回来了!” 抱完之后,叶静云走到沈非面前,沈非笑道:“来吧,我已经做好被你抱的准备了!” 可叶静云却没有抱沈非,只是伸出了手,沈非说道:“现在不是男女平等吗?凭什么你和她们就是拥抱,和我就握手呢?” “不握的话,那我可就要走了!” “好吧,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沈非握住那纤纤玉手,在她手心里画着圈儿,叶静云条件反射地想到那个羞人的决定,脸上却不露声色,“加油!” 说完,叶静云转身离去,沈非看着她的背影,咀嚼着“加油”二字的深层次含义。叶静云刚走出校门口,便有一辆豪华牌的劳斯莱斯停在她面前,有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子走下来开了门,待叶静云坐在后座上,劳斯莱斯向着机场方向绝尘而去。 这一幕,无人见到。 校园里面,苏锦瑟另外两个室友说道:“锦瑟,我和小丽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两人对着沈非别有意味的一笑。 沈非对她们好感大生,不当电灯泡,这是大好人啊,沈非说道:“好的,你们先走,改天我和锦瑟一起请你们吃饭,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苏锦瑟眼睛暴睁,小丽却笑道:“神医帅哥,这可是你说的。” “恩,是我说的。” 沈非拍了拍胸口,两女笑着远去,苏锦瑟说道:“流氓,谁要跟你一起请吃饭了。” “一个从天上,为我谪落到人间的仙女儿。” “脸皮真厚!” 苏锦瑟转身便要走,沈非笑道:“苏锦瑟同学,你就这样走了?” “你还想怎样?” “报酬啊!说好了要把初吻还给我的!” 苏锦瑟无语,他把叶静云都非礼到脱黑丝的地步,居然还要朝他要初吻,而且,初吻这东西没了,还能还回来吗? “无耻!” 苏锦瑟真心觉得不能再和沈非纠缠在一起,否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正准备毅然走掉时,苏锦瑟看到远处有三个人朝沈非走过来。 其中一人,正是陈强。 苏锦瑟秀眉一蹙,每次看到陈强,她都会想到小区里面,那个吃了陈强家里制出来的药,耽误了病情导致脑瘫的小女孩儿,再加上陈强在学校里的名声很不好,苏锦瑟对他是厌恶到了极点,而陈强一直追她,更让她大大的不爽。 忽地,苏锦瑟眼睛一亮,她想到了彻底摆脱陈强的方法。只见苏锦瑟朝着沈非一笑,挽住沈非的手臂,温柔无比地说道:“沈非,晚上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 沈非一愣,她还没见过苏锦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锦瑟同学,听你这话,我怎么有点心慌慌呢?你该不会是要去看恐怖电影,趁机倒在我怀里,对我做一些事情吧?” 苏锦瑟心中暗恨,面上却愈加地温柔,还摇着沈非的手臂说道:“好不好嘛!那个电影人家早就想看了!” 沈非浑身起鸡皮疙瘩,就在这时,陈强三人拦在沈非面前,陈强扫了沈非一眼,盯着苏锦瑟说道:“苏锦瑟,放开他的手,当我女朋友,今天的事,我都可以原谅你!” “第一,我永远不可能当你女朋友!第二,他是我男朋友!第三,我挽我男朋友的手,关你什么事?第四,你有什么资格来原谅我?”苏锦瑟冷声说来,听到“男朋友”三个字,沈非算是明白了,苏锦瑟刚才那么温柔,是拿他当挡箭牌呢! 沈非脸露坏笑,这可是个占便宜的大好机会,沈非一把搂住了苏锦瑟的小蛮腰,苏锦瑟身子一颤,回头怒视着沈非,沈非凑到她耳光说道:“我这是为了配合你!你见过不搂女朋友小蛮腰的男朋友吗?来,笑一个,表现得更亲密一点!” 苏锦瑟莫名有种不妙感,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也不能半路放弃,立马她露出甜蜜的笑容,靠得沈非更近,不过她的手却掐在了沈非的腰上。 陈强脸色阴沉,对沈非说道:“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苏锦瑟的男朋友,你们只是在演戏给我看,我警告你,立马放开苏锦瑟,以后离苏锦瑟远一点。” “凭什么?” “我叫陈强!” 陈强无比骄傲地说来,苏锦瑟紧张地看着沈非,她生怕沈非被陈强这个名字吓住,当场甩开她的手,说和她毫无关系,那样她的事情就穿帮了,以后陈强会纠缠得更加厉害。 沈非笑道:“陈强是什么东西?” 陈强怒了,吼道:“老子不是东西!老子……”吼到这里,陈强忽然觉得不对劲,沈非笑道:“你终于发现自己的本质了。” “你耍我!” “东西不就是用来耍的吗?”沈非一脸的无辜,陈强怒火从脚底冲到了头顶,“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耍我?” “当然不敢。”沈非将苏锦瑟搂得更紧,笑着说道:“我只敢告诉你,我和锦瑟准备今晚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后再去酒店开个房!” 苏锦瑟瞳孔放大到极致,听到沈非之前说的话,苏锦瑟心里还比较满意,可后面这句话,歧义也太严重了!她为了拉沈非当挡箭牌,是说过去看电影,可她没说过去酒店啊,还开房。这年头,白痴都知道开房代表着什么! 陈强满眼恨光,厉声吼道:“找死!老子看上的女人你也敢碰!”陈强一拳朝沈非面门打来,沈非一把抓住陈强的拳头。 沈非脱胎换骨一次,不仅速度变快了,力量还大大变强!沈非一用力,就将陈强的拳头捏散,再一扔,就将陈强扔到五米开外,摔了个狗啃泥! 陈强暴怒,沈非竟然让他在苏锦瑟面前丢脸,陈强吼道:“大块头,刚子,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老子上啊!狠狠地打,打废了有老子!” 当即,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人,和一个理着平头的人冲了上来,两人提着拳头,一左一右砸向沈非。陈强满脸狰狞表情,大块头和刚子拳头力量都重得很,瘦瘦小小的沈非肯定不是对手!陈强站了起来,准备等大块头两人将沈非打趴之后,他要将沈非那抱过苏锦瑟腰的手给踩碎! 苏锦瑟紧张不已,这个沈非虽然总想着占她的便宜,可沈非要因她而被打,那她还是很过意不去的,就在这时,苏锦瑟看到沈非朝她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了,他还能笑得出来? 当苏锦瑟愣住的时候,沈非出手,连击两拳,与大块头和刚子的拳头硬碰在一起。 砰砰! 大块头和刚子立马捂着拳头痛叫不已,沈非的力量太大了,他们感觉骨头都快被打碎了一样,最要命的是,好像还有千万根针扎在了血肉里面,痛得他们不停往后退。陈强看到,大吃一惊,身子僵在当处,大块头两人也没看到陈强就在身后,这一退,便将陈强给撞倒在地。 苏锦瑟眼中惊讶猛生,这沈非的小身板里,竟然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沈非摇头说道:“就这点力量,也太弱了,真没劲。” 陈强脸上阴沉得快要拧出水来,他本想给沈非一个教训,没想到反被沈非给教训了,陈强咬牙恨道:“沈非,你给我等着!” “我等着!以后有什么,尽管冲着我来就是!要是敢再去打扰我女人,我就让你明白东西究竟用来怎么耍的!”沈非冷声说完,搂着苏锦瑟走了。 苏锦瑟一时心怔,沈非刚才那话说得也太霸气了。陈强看着两人的身影,心里全是怨毒想法,“沈非,苏锦瑟,我绝不会就这么放过你们!敢让老子丢面子,还敢打老子,老子要不废了你,老子就不姓陈!” 沈非这边,两人刚转过一个弯,苏锦瑟就清醒过来,猛地止住步子,“喂,你还要搂到什么时候?” “搂到天荒地老!” “做梦去吧!放开我,我还得去上课!”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当了你好一会儿的男朋友,你就没点表示吗?” “绝不会让你占便宜!” 苏锦瑟气鼓鼓地说来,沈非松了手,严肃地说道:“苏锦瑟同学,我发现你的思想严重不健康,不是亲啊摸的,就是占便宜,难道你就不应该说声谢谢吗?” “你……”苏锦瑟恨得牙痒痒,“谢谢!再见!不,再不相见!”说完,苏锦瑟转身就走,再多一秒,她都觉得自己快要给气得要爆炸了。沈非感觉着脑海里一小团红光,笑道:“亲爱的,下个月!我在这里等你,不见不散!” “噗……” 苏锦瑟差点摔倒在地,想到下个月大姨妈还要来,苏锦瑟还真是有点忧伤。沈非邪然一笑,往教室走去,教室里还有个林莎的吻在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