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杜经理自打耳光 - 妖孽狂医

第五十章 杜经理自打耳光

杜仲平看到上面的名字,整个人就僵在了当场,那张尊贵奢华的黑玉名片上,写着的竟然是赵子秋三个字! 赵子秋! 这是个大人物啊! 猛地,杜仲平浑身一颤,他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眼前这人能拿到他的名片,那这小子和他是什么关系? 这小子穿着一身破烂,和他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他怎么就能和那样一个大人物有关系? 按理来说,应该没有关系吧。 可是,要没有关系,他手中的黑玉名片又是从何而来? 如此一张尊贵的卡片,绝不是能够捡到,或者抢到,亦或者是买到的。 肯定是名片的主人赠予的! 赵子秋给他这张名片,就说明这人真和他有关系。 锦绣食府也有极为尊贵的黄金会员卡,这种黄金会员卡可不是吃饭积分就能吃出来的,也不是用钱就能买到的,而是用来送给对锦绣食府起重要作用的那些大人物,就比如赵子秋那样的。 以此类推,眼前这小子拥有比黄金会员卡更牛的黑玉卡,对赵子秋来说,更是个重要人物,也就是说,绝不仅仅是有关系那么简单。 杜仲平想到这里,脸色刷地苍白无比,额头上更是满头冷汗,他刚才竟然让这样一个大人物道歉,还让他自打耳光,更是让他给郑凯跪下,甚至还要送他去警察局。 杜仲平浑身打起颤来,他不敢去想是什么后果,杜仲平存了万分之一的念头,指着名片上的名字问道:“你这张名片是从哪里来的?” “和你有关系吗?”沈非冷冷甩出一句,杜仲平更加不淡定了,郑凯却不知其中蹊跷,怒声吼道:“杜经理,你管他名片是从哪里来的,赶紧给他刷卡,他卡里肯定没有那么多钱,他拿不出钱来,就让他给我下跪,我要打他一千个耳光。” 郑凯愈发地嚣张了,杜仲平却不敢照做了,忙对身后一服务生耳语了几句,让她去豪华包厢里去把那个大人物请下来看一下。 随后,杜仲平对郑凯说道:“你稍等一下。” “等?你竟然让我等?我可是你们这里的高级会员,难道锦绣食府连高级会员的权益都不能保障了吗?杜经理,你今天要不能让我满意,我就闹得众人皆知,看看还会有多少高级会员在锦绣食府来吃饭。” 郑凯对沈非充满了恨意,看到杜仲平还不对沈非出手,那是怒火九重。杜仲平眉头一皱,郑凯要真那么去做,锦绣食府确实会有麻烦。 但是,眼前这人在没有确定之前,那是真的不能随便动啊,要动了,最后证明真有关系,那麻烦更加的大,不知比郑凯带来的麻烦大多少倍。 而且,就算郑凯造成了一定的麻烦,他也是能够解决的,可惹到和赵子秋有关系的人,那这个麻烦就别想解决了。 沈非见杜仲平的样子,知道是赵子秋给的名片起了作用,他冷冷一笑,“赶紧刷卡,刷完卡,我好走人。” 杜仲平在没有确定之前,可不敢刷沈非的卡,他不由微微弯下了腰,放低姿态说道:“这位公子……” “我就一吊丝,可不是什么公子。” “那小兄弟……” “别乱攀关系!” 沈非毫不客气,他对不分青红皂白的杜仲平可没有什么好感,杜仲平压力大增,额头冷汗越来越多。 苏锦瑟三女却是有些迷糊了,刚才这个杜经理对沈非都是大呼一叫,一副要收拾沈非的样子,怎么沈非掏出卡来,他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郑凯更加愤怒,“杜经理,你放低姿态,是觉得他有背景吗?真可笑,你看他穿的衣服裤子,合起来也不过两三百块钱,你觉得穿成这样的人,会是个人物吗?杜经理,我看你还是赶紧让我满意吧,不然,我就不客气了,我爸可是真男人酒业的董事长,以后你们食府想在我那里拿酒,只怕就……” 正当郑凯说着一串串威胁的话时,后面传来一个清脆的童声,“大哥哥,你在这里啊,终于找到你了。” 一个小孩儿跑了进来,来到沈非身边,正是赵文虎。 沈非摸着赵文虎的脑袋,笑道:“虎子,你一个人在这儿?” “不,我和爸爸妈妈一起来这里吃饭,他们马上就下来了。”赵文虎满脸的兴奋,看到苏锦瑟,“姐姐好漂亮,你是大哥哥的女朋友吗?” 苏锦瑟脸色一红,沈非笑道:“虎子真聪明,她是我老婆!” “我可不是!” 苏锦瑟低低回了一句,脸蛋儿红了起来,赵文虎雀跃的跳着。 杜仲平却是脸色铁青,这一幕将深深震惊到了。那小孩正是大人物的儿子,他叫这人大哥哥,看起来还亲密得很,这比他想的关系都还要深啊。 这下怎么办? 真的是惹了一个大麻烦啊! 杜仲平正在慌乱不已时,郑凯却更加不满了,厉声喝道:“杜仲平,你还愣着做什么?让保安把这小子打跪在地啊,否则,我家的酒,你一瓶也别想……” “郑凯,给老子闭嘴!”杜仲平愤怒无比,都是这个郑凯,要不然他怎么会说出那些话,惹出一个天大麻烦呢,他现在真的是恨死郑凯了。 就在这时,赵子秋和林晓玉走了过来,两人看到沈非也是一脸的激动,赵子秋说道:“小兄弟,本来早就想给你打电话的,可又怕打扰到你。” “你真应该早给我打电话,那样我早就追到我老婆了。”沈非笑来,赵子秋眼珠一转,便明白过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哦,这人仗着有钱,对我老婆有想法,我正教训他!”沈非淡淡说来,赵子秋用无比严厉的目光盯向郑凯。 杜仲平听到沈非和赵子秋的交谈,更是慌得不行,因为他从赵子秋的话语里面,听出了一股子尊重,就连赵子秋都要尊重这个人,而他却说了那些话,杜仲平感觉到他世界里是一片黑暗。 郑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厉声吼道:“杜仲平,你刚才说什么?你让我闭嘴?你还想不想买我家的酒了!” “给老子滚出去!” “你竟敢让我滚?” 郑凯那是无比的震惊,杜仲平却是想得清楚明白,现在能解决掉大麻烦的,只有这个穿着地摊货,背景却吓人的小子,他一定要消了沈非的怒火,这样才有回旋的余地,杜仲平语气冰冷,“不错,老子就是让你滚!” 沈非冷声说道:“杜经理,他滚之前,还得跪下,给我道歉,再打他一百个,不对,是一千个耳光!对了,还得让他后悔!” “是,我照做,我照做……”杜仲平的腰已经快弯到九十度了,郑凯仍看不清形势地怒吼,“杜仲平,你要照做?你不知道我爸是谁吗?你……” “少他妈威胁我!你是不要卖酒给我对吗?好,老子告诉你,从今天起,真男人酒业的酒,一瓶也别想出现在锦绣食府!”吼完,杜仲平转身对服务员说道:“马上去把真男人酒业的酒全给我砸了,一瓶别剩!” 郑凯慌了,“杜仲平,你……” “老子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吗?在老子地盘上闹事,还敢惹锦绣食府的贵客!”杜仲平一挥手,“把他给我弄来跪倒在地,给我打够一千个耳光!” 立马有两保安冲上去,郑凯这回是真慌了,“杜仲平,你要打了我,我老爸知道肯定不会饶过你,我老爸认识很多人!” 砰! 杜仲平亲自冲上去,一脚踹在郑凯肚子上,接着朝他脸上甩了两耳光,吩咐保安继续打他的耳光,然后走到沈非面前,弱弱地说道:“大哥,这样行了吗?” “你觉得呢?” 沈非一声反问,杜仲平浑身都湿透了,心中一狠,“大哥,先前我有眼不识泰山,说了那些蠢话,我给您道歉!”说完,杜仲平甩手就打起自己的耳光,两只手一起打,打得很用力很用力。 陈丽和王芊芊都看傻了,这局势发展得太吓人了,先是沈非说忘了带卡,然后一个身家有几亿的富二代跑过来要付钱,代价便是要苏锦瑟陪他吃晚饭。 接着沈非暴打出手,将这富二代打成了猪头,四个保安也踹飞到一边,随后经理来了,要让沈非给富二代道歉,不然就报警。 可现在,那个经理却让保安把富二代弄得跪在地上,那些保安正狂甩富二代的耳光,就是经理都在自打耳光。 这经理可是锦绣食府的经理啊,在她们的眼里,已经算得上是非常牛的人了!陈丽和王芊芊眼睛发亮地看着沈非,猜测着沈非到底是什么背景,居然能做到这一步! 苏锦瑟心里完全放松下来,这局势说明沈非肯定不会有事了,当然,沈非表现出来的一切,也让她心里暗喜不已。 沈非一脸的云淡风轻,他知道杜仲平这样处理,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而是看在赵子秋的面子上,这赵子秋还真不是一般的人! 服务生更是忐忑不安,经理说了两句话都要自打耳光,而她却说沈非是吃霸王餐的,还收了郑凯的钱,那她的结果不是更加的惨,看到被打得直吐血的郑凯,服务生一下子跪倒在地,哭泣道:“我错了,是他给了三千块钱,让我给你们上这种最贵的菜,还让我帮他准备那桌浪漫晚餐。我……” 众人一惊,原来郑凯是早有预谋,陈丽和王芊芊眼生厌恶,杜仲平朝服务生厉喝道:“你被解雇了。”说完,杜仲平再次打起耳光来! 苏锦瑟见到服务生的可怜模样儿,心软了下来,对沈非说道:“算了吧,反正你自己也说了点最贵的菜。”沈非点头,“行了,杜经理,你别打自己耳光了,这人呢,你也别解雇了,她那么紧张也是为你们锦绣食府着想。” “谢谢大哥。”杜仲平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麻烦暂时解决了一部分,又忙对女服务生说道:“你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谢谢贵人!” “大哥,谢谢你,我……” “不用谢我,以后不要那么趋炎附势就行了。” “是,大哥。” 服务生站了起来,正这时,门口传来大喝声,“谁他麻的打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