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怎么个考验法? - 妖孽狂医

第五百零九章 怎么个考验法?

沈非才是真正的把谢婕妤的资料掌握了透彻。 就连她第一次来大姨妈买的卫生巾的牌子,也查的一清二楚了。 不过,沈非还是有些意外,谢婕妤只不过震惊了短短十几秒,便恢复正常,语气冰冷道:“你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了,有资格和我对话。” “可惜,你没资格让我对话!把你的上司叫来吧!”沈非靠在沙发上慵懒道,样子有几分痞相。 谢婕妤皱起了好看的眉毛,道:“沈老已经把这件事全权交给我处理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真的?”沈非似笑非笑的样子,让谢婕妤第一次面对男人有种摸不透的感觉。 “真的!”谢婕妤点了点头。 “那好,我要你!”沈非一指她,眼睛不断的在她的关键部位扫视。 那种目光,谢婕妤不是第一次见到。关在这个基地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是把天塌了当小事的主,调戏她,也是常有的事情。 以往谢婕妤都能巧妙并且不动神色的闭过,但这次,她却感觉沈非的目光如影随形,任凭她怎么变换姿势,沈非的目光都跟着她。 这让她肝火大动! “沈非,放尊重点儿!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我有信心,让你走不出这里。” “我相信你的话,这里藏着的军事武器,恐怕神仙来了也不能安然离开!” “你……你怎么知道?”谢婕妤有些结巴了起来,这个基地藏着的东西只是口口相传,不会以任何形式出现在任何地方。纵然沈非能查出她的资料,也不应该知道这里藏了什么啊。 “刚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其实,我是炸你的!”沈非脸上的笑容,让谢婕妤真的想上去狠狠的揍他一顿。傲挺的胸部,不断的起伏起来。 她竟然上了沈非的当! 要知道,她受过专业的训练,绝对不会说出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可面对沈非,她却不由自主的被激怒,不由自主的表现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这是怎么回事? 沈非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现在说说你们把我带到这里的原因吧。” “你不知道?”谢婕妤愣愣道。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别人莫名其妙的把我绑来是要钱还是要命?”沈非理所当然道。 谢婕妤一连大喘了好几口气,才瞪着一对美目道:“我们想和你合作,抓捕吸血鬼!” “可以!”沈非的回答,再一次让谢婕妤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她看过沈非的资料,知道沈非一向雁过拔毛,和他合作、谈判,肯定会有一番讨价还价、唇枪舌战。却没想到,沈非竟然什么要求都没提,他什么时候转性了? “你没有什么要求或者条件吗?” “有啊!”沈非道。 谢婕妤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像沈非,她平静下来,准备应付沈非各种无理的要求道:“说吧,什么要求,只要我们能做到一定尽量满足你!” “我说了啊,我要你!” “沈非!”谢婕妤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那半瓶酒被她的掌力拍的跳起老高,“请你严肃点,我们请你来,是真心希望和你合作,不是来被你戏耍的!” “我也是真心和你们合作啊!要不然,你们莫名其妙的把我绑来,我没有打人就不错了,还会跟你们留在这里耗时间嘛!”沈非理直气壮道:“既然是合作,就请拿出合作的诚意来。明明有的东西却不给,还说什么尽量满足,你们的诚意就只有这些吗?那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合作了!” 谢婕妤第一次被气到有杀人的冲动! 她自打进了密室,就一直被沈非牵着鼻子走,被他挑动情绪。这在以前的她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她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根本不管用。 她根本不知道,下一秒沈非会说出什么气人的话来! 对于沈非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她根本没有丝毫的应对办法! 见沈非起身就走,她真想让他离开,或者干脆叫警卫进来,把他抓起来。但尚存的理智,让她清楚不能这么做。 眼看着沈非已经走到了门口,她终于忍不住道:“站住!” “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我?那我多没面子!”沈非不理会,半只脚已经跨出了密室的门。 “你到底想怎么样?”谢婕妤强自压抑着杀人的冲动道。 “我不是说了吗?我要你啊!”沈非头都没回道。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要考验你。想要得到我,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 谢婕妤说完便冷冷的看着沈非。 她知道沈非厉害,无论身手还是能力,但再厉害的人,也是有弱点的。只要沈非答应,自己一定会找到他的弱点,狠狠的打击他一番的。 沈非看出了谢婕妤心里的想法,不过,依旧笑道:“怎么个考验法?” “只要你能把这次来华夏的吸血鬼全部抓来给我们,就算通过了考验!注意,我要全部的活口!”谢婕妤挑衅的看着沈非,“提醒你一句,这次来了十五名吸血鬼,全部是四代以上的吸血鬼!领头的保罗,更是伯爵级的吸血鬼,不止我们,华国的天主分会都在寻找他们。我要你保证,吸血鬼一个都不能落到天主会手里。” “十五名四代吸血鬼?一名伯爵级的领头?你们竟然能把这么多吸血鬼放进来,啧啧,真是能耐!”沈非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三个四代的吸血鬼,就足够扰乱整个燕京了。 十五个!如果分散到各处,整个华国都不得安宁! 谢婕妤有些尴尬,“这十五个吸血鬼是我们故意放进来,目的就是要抓住他们。” 这话连谢婕妤自己都听出了自己语气里的心虚。 实际上,他们这些确实反应慢了,等这十五名吸血鬼进入燕京后才发现。当然,他们现在怀疑应该是高层内部出了问题,现在正在自纠自查,寻找内鬼。 沈非冷笑了一声,“你是想告诉我,你们这一招叫瓮中捉鳖吗?那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找我来呢?既然你们有抓住他们的把握,又怎么会任由他们进到燕京,肆意乱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