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一小时,让酒厂消失 - 妖孽狂医

第五十一章 一小时,让酒厂消失

一个顶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带着四个保安走进了锦绣食府,这人正是真男人酒业的董事长,郑凯的老爸郑大宏! 郑凯听到郑大宏的声音,忙嚎道:“爸,我在这里!” 郑大宏带人挤了过来,看到保安正在打他的儿子,赶紧让手下将保安挤开,扶起了郑凯,怒吼道:“杜仲平,你竟然让人打我的儿子?” “爸,是他!全都是这个人惹起来的!”郑凯见老爸来了,心里底气十足,指着沈非告状,“我看上了他的女人,他竟然敢打我!” 啪! 沈非闪电般出手,又是一巴掌甩在了郑凯的脸上。 郑大宏更加愤怒了,“小兔崽子,你敢打我儿子?我要你的命!你们给我一起上,先废了他!” 杜仲平看到郑大宏发疯,心里不忧反喜,现在就是要用郑大宏父子俩消了沈非的气,杜仲平厉吼道:“给我拦住他们,下狠手!” “杜仲平,你真敢挡我?” “你算什么东西?” “你……” 郑大宏指着杜仲平,忽然看到锦绣食府的员工抱出了一箱箱的酒,看那包装,全是真男人酒业的,杜仲平一声冷哼,“给我全砸了!” “全砸了?” 郑大宏惊呼出声,意识到情况不妙,他不是傻子,不然也挣不出几亿的家产,这杜仲平肯定认识他,知道他的能量,可他仍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砸他家的酒,这说明杜仲平把他当仇人了。 想到这里,郑大宏心里大惊,低声问道:“杜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 “从今以后,锦绣食府不会再卖你家的一滴酒!” “我……” 郑大宏慌了,虽然绣之春很出名,属于供不应求,不少餐饮店都是求着要,可锦绣食府是锦城市的餐饮巨头,如果锦绣食府不卖真男人酒业的酒,对他的损失是相当的大。 说话之间,锦绣食府的保安已经把郑大宏的人放倒在地,正用保安棍狂砸,郑大宏更加地慌,微微弯腰,说道:“杜经理,我儿子是不是做了错事,我让他给你赔礼道歉,我……” 杜仲平甩都不甩郑大宏,摸出锦绣食府的黄金会员卡,递给沈非,“大哥,我犯了错事,今天的饭钱全免了,这张黄金会员卡送给大哥,就当是我赔罪。以后大哥持黄金会员卡来锦绣食府,可以优先使用上面的包厢,三折优惠。” 陈丽和王芊芊听到这话,倒吸了一口气冷气,三万多块钱说免就免了,还要送这么一张珍贵的黄金会员卡,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啊,她们都在心里狂吼让沈非接下黄金会员卡。 沈非却没有伸手去接,“我不缺钱,这饭钱,我还付得起。” 陈丽和王芊芊白眼儿,这么好的事,沈非居然拒绝了,不过,现在她们是相信沈非真的能付起钱了。 杜仲平心里一慌,“大哥,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说过要让他后悔,你觉得他现在后悔了吗?” 沈非淡淡说来,杜仲平眼里厉光狂闪,猛地,心里有了一个主意,对身后一保安说了两句,保安点头而去。 郑大宏这下子算明白了一点,儿子是惹到了这个穿得不怎么样的人,他看到儿子的惨状,心里恨死了沈非,可他想着连杜仲平都惹不起的人,他惹到了也会有麻烦,忙上前说道:“小兄弟,我……” “别乱叫,你有资格叫我小兄弟吗?” “你……”郑大宏怒了,“我好歹是真男人酒业的董事长,凭什么没有资格?不错,我儿子惹到了你,做了错事,你说,要多少钱,我给你!” “多少你都给?” “不错。” 郑大宏打定主意花钱消灾,沈非笑道:“既然你这么有钱,那就随随便便给我一百亿吧!” “什么?一百亿?你是要抢人吗?小子,你别不识抬举,别以为你自己有点身份,就谁都可以欺负!” “我不过一个学生而已,我敢欺负你吗?只有你的好儿子,才敢啊,当着我的面,威胁我的女人,很牛叉啊!”说到这,沈非扫了一眼那些保安,“你们的一千个耳光打完了?” 保安一愣,杜仲平厉喝,“还不赶紧打!”保安们赶紧又冲到郑凯面前,狂打起郑凯的耳光,郑大宏怒火冲天,忙去扯开保安,却没有扯得动,反而被保安推倒在地。 郑大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掏出手机拔通了一个号码,“包局长,你快点带人来,这里有人行凶,有人要杀了我儿子。”打完之后,郑大宏朝着沈非暴吼道:“你惹怒我了,不管你是谁,我要让你后悔!”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赵子秋对沈非说道:“小兄弟,让我来处理?” “行,你来吧,早点处理完,我还要和老婆去风花雪月呢!” “我才不和你风花雪月。” 苏锦瑟很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沈非还是那么口无遮拦的,赵子秋微微一笑,这个沈非还真是有意思。 赵子秋掏出手机打了电话,“有个叫真男人酒业的厂子,一个小时,让这厂子消失。” 郑大宏听来,大声狂笑,“让我的厂子消失?太狂妄了,你以为自己是老天爷吗?和我家厂子有关系的官员多了去,你要断了他们的财路,那你们就准备后悔吧!” 杜仲平看了眼郑大宏,心里骂了声“白痴”,赵子秋出手,说一个小时就绝对是一个小时,哪怕真男人酒业身后站着什么区长、副市长,也活不了! 这时,有两名保安扶着一个口吐白沫的客人走了出来,着急地说道:“经理,这里有个客人喝了绣之春中毒了。” “赶紧报警,再把客人送到医院去。” 杜仲平立马吩咐出声,郑大宏冷声说道:“杜仲平,你以为这样就能搞垮我的酒厂吗?想栽赃嫁祸我的绣之春,这绝对不可能!” “是不是有问题,让警察来判断!” 杜仲平态度无比的强硬,然后又看向沈非,递出了黄金会员卡,沈非还是对杜仲平很不舒服,不过杜仲平能做到这一步,也算不错了,于是沈非接了黄金卡,随手递给了苏锦瑟,“老婆,你保管。” 苏锦瑟白了一眼,心里却是暖暖的,陈丽和王芊芊羡慕得很,杜仲平见状,赶紧又摸出了两张白金会员卡,“两位美女,这两张会员卡当我给你们压惊。” 陈丽和王芊芊欣喜不已,这不是压惊,这是天大的惊喜啊,陈丽两人说了声谢谢,接过了白金会员卡,虽然白金的比不上黄金的,却也能打不少折,而且拿出去那还得很有身份。两女看向沈非,眼睛亮得不行,杜仲平给她们会员卡,明显就是冲着沈非的面子。 这时,赵子秋摸出了一张银行卡,“小兄弟,这张卡本来昨天就要给你的,结果你走得匆忙。密码是六个零,里面有一千万!” 赵子秋这话一出,众人震惊。 杜仲平惊得目瞪口呆,连赵子秋都要拿钱给这人,那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震惊过后,杜仲平又庆幸不已,还好刚才做了那些事,消了沈非的怒火,要不然,他不知会有多惨,别说经理位置不保,只怕他得去警察局啊。 郑大宏面色一滞,随随便便就把一千万拿出来,这人估计比他想的还要豪,郑大宏不由想到赵子秋说一个小时之内让他厂子消失的话,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可郑大宏将预感压了下去,这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做到,他觉得赵子秋是在做戏,那张卡里面根本不会有一千万。 陈丽和王芊芊的瞳孔放大到极致,一千万!那张银行卡里有一千万!沈非一下子就成了千万富翁? 最最震惊的,自然是苏锦瑟。 苏锦瑟想起了沈非昨天说走得及连一千万都没有拿的话,那个时候她还以为是假的,可现在这人却是说得一点都不差。 虽然她没有查过银行卡里的余额,不过,她相信这人说得是真的,刚才的一切变化,全都是因为这人到来而改变。 震惊过后,苏锦瑟想到了和沈非打的赌,沈非说三天之内就能挣到一千万,她以为沈非是吹牛,结果却是真的,比黄金都要真。即使苏锦瑟心里有点把沈非当男朋友看了,可这一千万仍然将她生生震撼住。 沈非笑道:“老婆,你输了。” “……” 苏锦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沈非给她的惊喜,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沈非笑着对赵子秋说道:“赵哥,那我就不客气了。” “应当的。” 赵子秋满脸笑意,一千万确实很多,可对他而言,却不算什么,能够用一千万救回儿子的命,那简直是太值了。 还有,昨晚古大师回来说了关于沈非的事,更是让他对沈非看重,古大师虽然只是一个老医生,可古大师的能量也不小,连古大师都对沈非那么尊敬,他又拿什么去小看人家沈非? 郑凯想泡沈非的女人,还要用钱砸沈非,沈非要让郑凯后悔,最后悔的莫过于让郑凯一无所有,变成穷光蛋,就像惹了沈非的陈强一样。所以,他打电话让真男人酒厂在一个小时内消失。 现在与沈非的关系越好,儿子的生命就越有保障。而且,赵子秋有预感,沈非绝不是个一般人,说不定以后沈非还会帮他的大忙。 沈非接过了银行卡,直接塞在了苏锦瑟的手里,苏锦瑟心中大震,猛地感觉这张轻飘飘的银行卡,好沉好沉,这不是钱,也不是一千万,而是沈非深沉厚重的爱恋。 陈丽和王芊芊更是无比羡慕地看着苏锦瑟,那可是一千万啊,沈非就这么给苏锦瑟了?苏锦瑟眼光太厉害了,能够找到沈非这样一个人。 杜仲平眉毛一跳,沈非连一千万都不放在眼里,那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杜仲平愈发觉得之前打耳光的行为是无比正确的选择。 郑大宏却是冷哼不已,“拿着一张银行卡做戏,有意思吗?”刚说完,十多名警察冲进了锦绣食府,郑大宏忙大声喊道:“包局长,这边!” 警察朝这边跑来,为首一人长得肥头大耳,正是包不同,郑大宏指着沈非说道:“包局长你看,他们还在打我的儿子!这个人,就是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