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同住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一十章 同住

“沈非!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只问你,你合作不合作,不合作的话,我们另找他人!”谢婕妤真的生气了,一屁股做回到沙发上,心里想着待会儿该怎么跟中将解释。 没想到,沈非却是开口道:“别生气嘛!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生气会加速衰老的。来,笑一个!” 有那么一瞬间,谢婕妤真的想笑出声,但随即醒悟过来,冷哼一声,算作回答。 沈非大步走到谢婕妤身边,紧紧的挨着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谢婕妤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往旁边闪去,却被沈非一把搂住。 “你想干什么?”谢婕妤用力的挣扎着,她的力气实际上不弱,但此刻面对沈非,竟使不出丝毫力气,仿佛整个人被控制住了一样。 “商量啊!你不是说,只要我通过考验,你就属于我吗?” “你还没有通过考验!” “我知道,暂时先收点利息也不过分。你放心,就是抱抱你而已,但是你要在乱动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情。” 谢婕妤闻言,果然不再动,只是美目中射出的光芒,似乎能杀人。 沈非压根不理会,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道:“十五名四代的吸血鬼,全部抓活的,我想,以你们的力量也办不到吧?这个考验太难了。这样,我可以抓十个回来,保证最起码活着五个!” “不行!最少十五个!”谢婕妤断然道。 “美女,合作就是要谈判的嘛!你一口咬死的话,那就真的没得合作了!”沈非靠在沙发上,手臂却依旧环着谢婕妤的香肩。 谢婕妤犹豫了下,“十二个!” “最多十个,不同意的话,你们就另找其人吧。” 谢婕妤思索了起来,压根没有注意到沈非的目光。 等到抬起头的时候,四目相对,这才看到沈非眼中的色光,也注意到自己胸前的春色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顿时勃然大怒,刚想发火,沈非却适时的放开她,一本正经道:“考虑的怎么样了?” “好,十个四代吸血鬼,五个活的!但是,领头的伯爵,我要你抓住,并且是活的!”谢婕妤强压着怒气道。 “这个是当然,领头的肯定跑不了。不过,是死是活可就不敢保证了!”沈非语气陡然变冷,该死的吸血鬼竟敢抓兰姐和苏锦瑟,不杀他,不足以平他心里的愤怒。 谢婕妤看着沈非,有些奇怪他的态度。 沈非嘻嘻一笑,转移话题道:“我还有个要求,每抓一个,就要给点儿奖励。比如,抱一个、亲一个什么的。” 谢婕妤真想一拳打在沈非的脸上! 她豁然起身,“等你抓到再说吧!” …… 另一个房间里,沈非第一次见到了基地的中将,沈天然。 “沈天然,和你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沈天然笑呵呵的,看起来没有一丝架子。 “沈非,下回请人的时候,礼貌点儿。否则,我不保证会不会把他们全部打伤。”沈非自然有这个能力。实际上,在那些黑衣人劫持他的时候,他就想动手的。 但后来感受到他们身上传来的速杀气息,以及无意中看到的钢印证件。 那个抓沈非的人,就不止是疼一会儿那么简单了。 “我们相信你的能力!”沈天然依旧笑呵呵的,也不觉得尴尬,还不着痕迹的夸奖了沈非一句。 “老狐狸!”沈非在心里嘀咕一句,知道沈天然这样的人,才是典型的笑面虎。你从外表永远也看不到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相比之下,谢婕妤就差远了。 不过几句话,就被沈非挑起了火气。 “既然婕妤已经和你谈妥了,我也就不多废话。在你抓捕吸血鬼期间,我们会尽最大的能力为你提供帮助。” 对于沈天然的承诺,沈非只当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能混到这种份儿上的,哪一个不是老狐狸。 关键时刻,不出卖就不错了。 说是尽量提供帮助,实际上,最多也就打打掩护罢了,指望他们出力,不可能,否则他们也不会请自己来了。 不过,沈非倒也不介意。 没有沈天然,单凭他自己,也会对付吸血鬼的。 当然,沈非也不傻,既然沈天然说尽量提供帮助,沈非自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要谢婕妤给自己当助理。 谢婕妤听到他的话,脸色顿时一寒,冷声道:“在京活动期间,会有基地的人,专门负责你的饮食起居。” “可是我只要你啊!”沈非又一次说出了这句让谢婕妤崩溃的话,“再说,你不是也答应了吗?” 谢婕妤明显感觉到沈天然朝自己投来恍然大悟的目光。 原来,她是用这种方法来换取沈非的合作的。 沈天然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他相信,谢婕妤不是那种女孩子。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她不是小孩子,不会轻易上沈非的当的。 谢婕妤差点崩溃,沈天然竟然还向他点了点头,眼中满是鼓励的神色。 鼓励?鼓励她什么? 鼓励她给陆天羽? “沈非,你别得寸进尺!我在基地还有工作,没有时间照顾你!还有,你难道是弱智吗?需要助理照顾!” 谢婕妤大怒,陆天羽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对沈天然道:“沈老头儿,谢婕妤骂你。” 沈天然哭笑不得,“跟我什么关系?” “她不是你的助理吗?这话里的意思不是说,你是弱智嘛!”沈非笑眯眯道。 沈天然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顿时摇了摇头,道:“婕妤,基地的工作,你可以暂时先放一放。沈非这边既然需要你的帮助,你就答应吧。” “可是……”谢婕妤想要拒绝,但迎上沈天然坚决的目光只好点了点头。 于是,谢婕妤便带着陆天羽离开基地,住进了燕郊的一处别墅内。 这里是基地的一处联络点,如今暂时用作陆天羽的住处。 “你住一楼,我住二楼,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平常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上二楼来。”一进别墅,谢婕妤就指着一楼的一间房间对沈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