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终止合作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一十六章 终止合作

安妮只是交代司徒迁要好好招呼沈非,并没有详细说过他们之间的关系。 是以,司徒迁只把沈非当成了安妮的一个合作伙伴而已。 司徒迁很早就跟着安妮的爷爷,劳苦功高,在整个安妮的家族中,也是极有分量的人物。 这些年,他负责华国的事物,远离了米国商场的腥风血雨,过惯了荣华富贵的生活,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喝骂过? 当即便冷声道:“如果沈先生觉得我们的能力不足以完成这样的任何,还请沈先生另寻他家。” “另寻他家?”沈非笑容玩味,“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安妮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代表安妮小姐的意思。”司徒迁淡淡道。 “好!记住你这句话,告诉安妮,我和她的合作,到此为止!”沈非说完,起身就走。 看着他的背影,司徒迁冷哼了一声,“安妮家族还会却合作伙伴?你以为你是谁?” “叮铃铃!”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正是安妮打来的。 “司徒,我让你接的人接到了吗?为什么没听到你向我汇报?”安妮正在南非处理那批天子元件,要不是这样,她就亲自赶来华国了。 “你说沈非吗?大小姐,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找这样的人合作。他对我们的合作没有一点儿好处……” 司徒迁想跟安妮抱怨沈非,以他和安妮的关系,只要他开口,就算安妮为此损失了一笔生意,也不会怪罪他的。 哪想到,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安妮打断了。 “你见到沈非了?还得罪了他?”安妮心思通透,一下子便从司徒迁的话中听出了不对。 司徒迁本能的一愣,安妮焦急的声音,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是道:“不是我得罪了他,是这个家伙太过分了……” 接着,他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道:“安妮小姐,这种嚣张狂傲的合作对象,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住嘴!”安妮终于忍不住厉声呵斥道:“司徒啊司徒,你知不知道你替我们集团惹下了多大的麻烦,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你……” 安妮还想说什么,手机却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的眼皮一跳,顾不得废话,直接道:“司徒,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获得沈非的原谅。如果不能的话,你就立马从集团给我滚蛋!不要怀疑我的话,就算你是我爷爷的老部下,就算你在集团安插了不少人脉,我也有能力把你的势力全部剔除!还有,我明天到华国!” 不给司徒迁回话的机会,安妮便挂断了电话。随即深吸了一口气,接起了手机。 那边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安总不好了,博尔特国际电子公司,在签合同的五分钟前突然反悔……” 这边的话音还没落,又有电话打了进来。 这个该死的司徒迁! 安妮不用接电话,也知道电话里的内容。 干脆挂断了所有电话,直接打给了沈非,话筒里传来的却是沈非关机的提示音。 华国。 司徒迁拿着电话,好半晌没回过神,安妮竟然敢骂他! 要知道,这么多年来,安妮的爷爷都没这么严厉的骂过他! 妈的,这小丫头翅膀硬了,连老子都敢骂,她就不怕老子把她的公司卖了吗? 司徒迁愤愤不平,但随即又想起安妮的话来。 从安妮的话里,她显然依旧知道了自己在集团安插人手,拉帮结派的事。 说实话,对于安妮的手段,司徒迁还是很佩服的。 别看她才二十多岁,但手段比一些老狐狸还要厉害的多。 完全继承公司不过一年多,却已经把公司不少元老清理出局,一部分公司懂事倒向她那一边。虽然现在还有反对她的声音,但已经不足为患。 既然她说有能力把司徒迁的势力全数剔除,司徒迁丝毫不怀疑。 “只是,这个沈非究竟什么来头,让安妮这么回护他?难道,是华国某个老总或者大官的公子哥?” 司徒迁想了好半天没想出沈非的来历,毕竟,他虽然负责华国事物,但真正回到华国也不过区区几个月,自然没听说过沈非的名号。 要是听说过沈非在燕京的所作所为,打死他,他也不会去招惹沈非。 不管怎么说,眼下司徒迁必须要做个决定,听安妮的话,去求沈非原谅,还是对安妮的命令置之不理,揭竿造反。 “算了,暂时忍一忍吧。” 最终司徒迁还是选择了去向沈非道歉,他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和安妮对抗,不能因小失大。 不过,他心底已经做了决定,等这件事过后,就开始做准备,他为了集团付出这么多,不能眼睁睁的看集团败坏在一个小丫头手里。 等到司徒迁走下办公室的时候,沈非早已经离开。 司徒迁只好来到前台询问,“刚才那位先生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 “有!”一名前台道:“他叫小熊辞职,还说迟早要炸了这栋大楼。” 小熊正是先前被陆天羽搭讪过的小丫头,听到同事这么说,下意识的解释道:“董事长,他……他是开玩笑的。” 炸大楼? 司徒迁冷声一笑,看来那个沈非肯定是个富二代或者官二代,才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在华国说这种话,他要真敢这么做,不管他是谁的儿子,都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司徒迁反而不急着去找沈非,而是看了叫小熊的前台一眼,道:“你认识沈非?” 小熊一脸茫然,“沈非是谁?” “就是刚才离开的那个年轻人。” “你说他啊。”小熊脸色一红,连连摇头:“不认识不认识。” “以后就认识了,他不是给你留了电话号码吗?” “张姐!”小熊脸红的更厉害了,惴惴不安的看着司徒迁。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和沈非之间的事,不是害怕,而是有些害羞。 至于为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他有把手机号留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