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去你家睡觉 - 妖孽狂医

第五十二章 去你家睡觉

包不同看向沈非,见到沈非穿得不怎么样,便起了轻视之心,冷声说道:“小子,是你下令让他们打人的?” “差不多吧!” “很好,既然你承认,那就跟我回警局!” 包不同一脸严肃,心里却在想着帮郑大宏解决了这个麻烦,郑大宏会送他多少钱。这时,杜仲平站了出来,“包局长,我建议你好好调查一下。” “杜经理,你是让我调查锦绣食府有没有问题吗?”包不同没把杜仲平放在眼里,他可是副局长,不说杜仲平,就是锦绣食府的幕后老板,也得给他三分面子。不然,他一查,可就得把锦绣食府查出问题来。 杜仲平脸色一冷,“包局长,你要查就查吧,要是查不出问题来,那我们可就得好好打一打官司了。”杜仲平也不惧包不同,他知道自己老板的能量,锦绣食府仅仅是老板的一个小产业而已,再说了,这里还站着一个大人物呢。 包不同脸色一凛,感觉很失面子,郑大宏煽风点火的说道:“包局长,这杜仲平就是帮凶,是他叫保安打我的儿子,我儿子绝对被打成重伤了,你一定要秉公执法,把他们都抓回去。” 听到这话,包不同脸色更加不爽,挥手说道:“把这人给我抓起来!”立马有两名警察去抓沈非。 赵文虎拦在沈非面前,“你们是坏人,不准抓我大哥哥。” “虎子,让他们来抓。”沈非笑着说来,其中一名警察拿出手铐要铐在沈非手上,沈非直接一脚踹飞,包局长大怒,拔枪指着沈非说道:“小子,你敢袭警!” 砰! 沈非又将另外一名警察也踹飞,“那你开枪试试!” 郑大宏欣喜万分,“包局长,他打警察,你快开枪,打死他!” 包局长非常愤怒,“小子,袭警是重罪,你别以为我不敢开枪!” “那就开吧。”沈非打了一个呵欠,转头对赵子秋说道:“赵哥,再借你面子用一用。” “小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赵子秋毫不犹豫地掏出手机,拔出一个号码,“锦城一个姓包的警察局长,用枪指着我。” 包局长一愣,看着赵子秋,从赵子秋的穿着来看,他感觉赵子秋不是一般人,而且打出这样的电话,他感觉有些不妙。 不等包局长想明白赵子秋的身份,包局长的手机响了,他心里一颤,刚将电话接通,里面就传出暴怒声,“包不同,你麻的想死别拉着老子!给老子立马滚回来!” 包不同听到这吼声,瞬间吓尿了,这声音可是管他们公安局的政法委书记的声音啊,比他高了好几级啊。 赶紧的,包不同将警枪放回枪套里,对着赵子秋和沈非说道:“两位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我错了,我滚,我马上就滚!” 然后,包不同狠狠盯了郑大宏一眼,“想害死老子,郑大宏,老子和你没完。”说完,包不同带着手下滚了,速度要多快有多快。 郑大宏感觉大不妙了,连包不同都滚了,那他之前打的电话,难道会是真的吗?郑大宏也顾不得那边还在被打耳光的儿子,忙要打个电话回酒厂,可他的号码还没有拔得出去,他的秘书就打了电话。 “郑董,不好了!工商局、城管、环境、消防、公安等部门的人都来了,说我们酒厂有问题,他们还查到了我们造的假酒!还……” 这些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炸响在郑大宏的耳朵里,他的真男人酒厂那是有一名副市长罩着的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去查他的酒厂,他的酒厂根本经不住查啊,里面还有些酒是工业酒精竞的啊。 郑大宏忙挂了电话,拔出那名副市长的号码,“李市长,酒厂……” “郑大宏,你麻的到底惹了什么人?你的事,我管不了,你自生自灭吧!”吼声落下,电话挂了。 听着嘟嘟嘟的声音,郑大宏浑身冰凉,这回真的完了,他知道要是工业酒精被查出来,那他的酒厂是真的会在一个小时就消失啊。 到这时,郑大宏终于明白自己惹到了一个天大的人物,他看向赵子秋,啤酒肚一抖,猛地跪在了地上,对沈非说道:“大哥,我错了!你饶过我吧,我用酒厂的三成股份来道歉,我……” “我说过会让你儿子明白什么叫后悔!”沈非淡淡说来,对赵子秋说道:“赵哥,嫂子,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大哥哥,你说过要陪我玩的。” “今天不行,今天哥哥要陪老婆玩哈,等哥哥有空再陪你玩,或者你想玩了,就给我打电话。” “好吧。”赵文虎委屈地答应下来。 “真乖。” 沈非摸了摸虎子的头,带着苏锦瑟往外走去,陈丽和王芊芊回过神来,赶紧跟在后面,赵子秋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了,杜仲平亲自将沈非送到外面。 郑大宏还想去抱着沈非的大腿求饶,却是被保安紧紧拖住,郑大宏厉声嚎着,看到沈非走出锦绣食府,怒吼道:“小子,你毁我的酒厂,我不会放过你的!” 赵子秋听到这话,脸色一沉,绝不能这么饶过郑大宏,要是沈非出了事,他儿子的性命可就难了,赵子秋又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带着妻儿离去。 求饶无用,威胁无用,郑大宏猛地回过神来,冲到了儿子面前,一脚将郑凯踹倒在地,“都是你这个败家子,你去惹人家做什么?酒厂被你毁了,老子被你毁了!老子踢死你这个王八蛋!” 郑大宏发疯一般踢着儿子,郑凯眼里全是恐惧,他之前那么嚣张,就是因为觉得沈非是他惹得起的人,谁知道沈非有那么大的背景,比很多很多人都要惹不起,这下他变成穷光蛋了,他以后哪里还有钱去玩女人? 大厅里的人看到这一幕,心里震惊不已。 “那人是什么来头?竟然让郑大宏都下跪了!” “这说明那人打电话说一个小时让真男人酒厂消失是真的,郑大宏这回死定了。” “他儿子还真是个败家子,居然想抢人家的女人,也不看看他自己是什么德性,真是活该。” 这些人都在鄙视着郑凯父子,看到他们落难心里非常痛快,完全忘了他们之前是一口一个郑董,以及议论沈非的那些话。 锦绣酒店外面。 陈丽和王芊芊还没有回得过神来,直直的盯着沈非,今晚发生的事,太惊心动魄了,比电视剧都还要电视剧,在锦绣食府免费吃了一顿三万多块钱的饭,拿了两张白金会员卡,那个有着几亿身家的富二代瞬间成了穷光蛋…… 沈非笑道:“两位美女,你们是在对我发花痴吗?” 陈丽回神,笑道:“是啊,就是对你发花痴,你敢让我们花吗?” 王芊芊眼睛更亮,“你之前不是说要给我们个机会吗?你现在给我们看看。” 沈非笑来,“那改天吧,今晚我要和我老婆花。” “哼,不就是想赶我们走,害怕我们当电灯泡嘛。沈大公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反锁好门,让锦瑟大美人回不来的。” “锦瑟大美人,可要把沈大公子伺候好了,我们的幸福全在你手里啊。沈大公子,我随叫随到哦!” 陈现和王芊芊开着玩笑,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苏锦瑟本是想和两人一起离开的,不过,她心中还有很多疑问,看到陈丽两人远去,苏锦瑟将银行卡递给沈非,“你的卡。” “你的卡!” “沈非,这可是一千万啊!” “我知道啊,在我心里,你是无价的!” 苏锦瑟心中甜甜的,嘴里说道:“这卡我不能收!太贵重了!” “你是我老婆,我的就是你的,你收着吧,反正以后我吃的穿的睡的,你都得给包了!” “还睡的?”苏锦瑟甩出一个白眼,认真说道:“不管怎样,我绝不能收!” “拿着吧,老婆,一千万而已,你男人还会挣很多个一千万的!” 听到沈非那自信的语气,苏锦瑟有种被征服的感觉,她心里现在还翻江倒海,毕竟一千万不是笔小数目,她这辈子都没想过挣一千万,可这会儿她的手里竟然就拿着一千万。 苏锦瑟深思了一阵,说道:“沈非,我认真想了想,这钱真的不能收,你拿着会更有用,这样,我用钱的时候,就给你说,好不好?” “老婆真好。” 沈非说的是真心话,这年头能拒绝一千万的女人真心不多了,沈非知道苏锦瑟的性子,她说不收就不会收了,沈非接过银行卡,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项链,戴在了苏锦瑟的脖子上。 苏锦瑟看到项链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这项链真的很好看,“沈非,这项链花不少钱吧。” “没多少。”沈非一副好像是在地摊上买的样子,随后又说道:“老婆,喜欢吗?” “……” 苏锦瑟深深吸了口气,她敢肯定这项链很贵,便宜的项链做不到这么精致,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换成其他人送,苏锦瑟绝对不会收,但送的人是沈非。 这项链,更贵的是沈非的爱。 虽然她和沈非认识仅仅只有三天时间,和她以前想的平平淡淡想识相知相恋的爱完全相反,但不得不承认,她被沈非那狂野如烈火燎原,霸道如洪水滔天的爱给征服了。 苏锦瑟看着沈非,满眼深情,“沈非,我愿赌服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 沈非吻下,苏锦瑟闭眼,全身心地吻了进去,热烈如火。 吻了整整五分钟,沈非一把将苏锦瑟抱了起来,说道:“老婆,为了庆祝这一神圣而伟大的时刻,我决定,带你去开房!” 旋即,沈非向前狂奔。 苏锦瑟慌了,“喂,沈非,我答应做你女朋友,还没有答应和你去开房啊。” “反正迟早都得开,我们就先开了嘛!” “流氓,你放我下来,我得回学校了。” “她们都把门反锁了,你回不去的,还是找个酒店睡吧。” “不行!” 苏锦瑟真的没有准备好,她今晚必须得回寝室,要不然,陈丽两人肯定会觉得她和沈非那个了。沈非笑道:“不去酒店,那咱们就去你家里睡?” “我家里?”苏锦瑟蒙了。 “对啊,咱们先去给欢欢治病,然后再去你家睡觉!” 看到沈非一脸坏笑,苏锦瑟很无语,她本来是下定决心要回寝室的,可沈非说要给欢欢治病,她根本不能拒绝,苏锦瑟说道:“坏人,你故意的。” “当然是故意的!” 沈非说着,那双手却在苏锦瑟身上做起了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