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狼人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二十章 狼人

面对劫匪黑乎乎的枪口,沈非一脸不屑道:“曾经有个自称枪神,手持沙漠之鹰的家伙也对我说过这句话,但是你知道他的后果是什么吗?” “什,什么后果!”劫匪吞了吞口水,握枪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家伙的手被自己的枪打烂了!”沈非耸了耸肩,一脸淡然,上前一把抓住了劫匪的手。 “你、你放开我!”劫匪感觉自己的手像是被铁钳子给夹住似的动都动不了。 “放开你啊,可以!”沈非依言松开了手,不过那柄仿制枪却落到了他的手上。而后他手腕一动,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劫匪。 那劫匪愣住,他只感觉自己的手一抖,便握不住枪身,压根不知道自己手上的枪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落到陆天羽手上的。 “你、你想干什么!”出乎沈非意料的是,面对枪口,沈非脸上反倒没了慌乱,反而带着几分笑意的看着他。 这让他有些疑惑,随即就见劫匪脸上的狠色一闪而过,眼中竟然出现两道红色。他大吼了一声,犹如狼啸,紧接着,惊恐的一幕发生了。 他的脸上、隔壁上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层细细的白毛,不到一分钟时间,整个人就变成了一头满身是毛的怪兽。 沈非还好,只是嘀咕了一句,“狼人?” 但被劫持的人质却是吓的尖叫起来,全都缩到了角落,瑟瑟发抖。 “哈哈!来打我啊,打我啊,我他妈还正想死呢!”变成狼人的劫匪像个大猩猩似的锤着自己的胸,声音粗狂的像是一头野兽。 指挥车里的几人看到画面中的一幕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他妈的没看错吧?这他妈还是人吗?”李大伟滚动了几下喉咙道。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上级不让我们轻举妄动了。看他的样子,恐怕普通的枪械,对付不了他吧。”张沧海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差点心脏病发。 他活了这么大岁数,也算是见过大世面,但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见。 早就听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华国也有专门处理这种事情的部门,以前还不怎么相信,现在却不敢在怀疑了。 宋晓雅吓的脸色苍白,躲在宋晓洁怀里,连看都不敢看。 宋晓洁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执行过不少秘密任务,也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可这种场面,从没碰到过! 这时,宋晓洁突然道:“遭了,那个沈非有危险!” 宋晓洁顿时苦笑,何止是沈非,整个银行的人质都有危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上级派的人还没到。 “局长,我请求,立马调动重型武器来这里,一旦有变,就地将那个劫匪击杀!” 张沧海叹了口气,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也只能这样了。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半人半妖的家伙胡作非为吧。 此时,银行里。 沈非皱着眉头打量着面前的狼人,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有一股狂暴的力量正在凝聚。而随着这股力量越聚越多,对方的眼睛也越来越红,神智已经有些迷糊起来。 沈非见状,连忙厉声道:“告诉我,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说不定我还能救你一命!” 或许是这句话让狼人神智为之一清,楠楠了一句,随即彻底癫狂起来。挥着毛茸茸的爪子像沈非抓来,他虽然是冲着沈非去的,但把银行里的人质吓的大叫起来,慌忙往外跑去。 狼人见状,掉过头就去抓这些人质。 指挥车里的张沧海见状,连忙对着对讲机喊道:“狙击手就位,击毙他!” 哪知道,宋晓洁却是道:“慢着,局长,你看!” 张沧海不耐烦道:“看什么看?你不是一直主张武力剿灭这个怪物吗?现在犹豫什么?再不动手,那些人质就有危险了。” 说着,张沧海又拿起对讲机,准备下命令。 宋晓洁连忙道:“局长,你看,沈非好像有办法对付这个怪物!” “什么?”张沧海一惊,看向画面。果然就见沈非一把抓住狼人的后背,控制住他伤害人质,紧接着,在狼人的后背上用力的点了几下。 说来也怪,沈非点了几下后,狼人便像是被锁住了似的,站在原地动也动不了,甚至连姿势都没变。 “这是……”张海海觉得今天见到的稀奇事,比一辈子都多。先是看到了一头人不人、妖不妖的狼人,后来又看到陆天羽点几下就能让狼人动也不动,简直比神话片还神话。 心里都忍不住道,是自己老了?还是世界发展的太快了。 “点穴?”宋晓洁皱眉道。她倒是听说过点穴的确能让人短暂的失去行动力,但也仅仅是几分钟而已,而且,只能针对普通人。 沈非这一招,却是控制助了这头狼人,而且,对方还长时间的保持这样的姿势不动,这就不是一般的老中医能做到的了。 不管怎么说,狼人被控制住,他们也松了口气,纷纷走下指挥车,向银行走去。 而此时,沈非看着被自己控制住的狼人,终于在他脖颈处,找到了两个小孔,虽然被浓密的毛发掩盖住,不容易被发现。但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到这像是被牙齿咬出来小孔上,正散发着丝丝凉气。 听说被吸血鬼咬过的人,都会变的像狼人一样,难道这个人是被吸血鬼咬过的? 沈非皱了皱眉头,掏出电话,正打算给谢婕妤打过去。哪想到手机刚开机,一连串的提醒便响了起来,除了安妮和司徒迁打了两通外,其他的都是谢婕妤打来的。 这么急,难道出什么事了? 正想着呢,电话又响了起来,正是谢婕妤打来的。 “沈非,你死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很长时间?” 一接通电话,那头便传来谢婕妤尖锐i的叫声。 饶是沈非也不得不把电话拿的远远的,等到谢婕妤话说完,他才没好气道:“我说美女,你是我的助理,有你这么吼上司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