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你怕了?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二十一章 你怕了?

“你还知道你是我的上司?那你还关机?”谢婕妤吼道。 沈非嘿嘿笑道:“这么急着找我,莫非是想我了?好吧,以后我的手机只为你看。” 刚刚走到工行门口的宋晓洁听到沈非的话,差点吐了,心里有些冷笑。 反倒是宋晓雅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为什么。 谢婕妤听到沈非的话,肺都差点气炸了,她都快把沈非的电话打爆了,这家伙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忍不住骂道:“沈非,我现在没功夫跟你开玩笑。市里发生了大案子,可能有吸血鬼出现,地址就在北三环和平路口。” “北三环和平路口,地名怎么这么熟悉呢?” 沈非喃喃自语,抬头朝工行大厅的滚动屏幕上看去,不禁乐了,谢婕妤说的地点,不就是自己现在待的这个银行吗? “行了,我亲爱的谢大美人,别着急了。我现在就在你说的这个位置,这里并没有什么吸血鬼,不过狼人倒是有一头,你过来一趟吧。” “真的假的?”谢婕妤疑惑道:“你没骗我?” 事实上,狼人时间虽然发生了大半个小时,但谢婕妤接到消息也不过刚刚十几分钟。这中间有很多程序要走,确实很麻烦。 为这事,谢婕妤向上司打过不少报告,但无济于事。 当然,这些暂时跟她没关系。 接到电话后,她就联络沈非,没想到沈非的电话竟然关机了,一直到刚才才打通。 没想到打通后,就听到沈非说这件事搞定了,她怎么可能相信。 “我骗谁也不能骗我的谢大美女啊,具体的等你来了再说吧。”沈非道。 “好吧!我快到了,见面了再说。还有,我警告你,不许喊我亲爱的、不许喊我谢大美女,我也不是你的!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我的谢大美女!”沈非哈哈笑道。 谢婕妤气的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沈非挂了电话后,就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狼人。哪想到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小心。”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后脑生风,连忙往旁边一闪,随即快速转身,右臂挥出,一把抓住了来人的胳膊。 “啊!”由于他这一抓用了不少力气,被他抓住的人,顿时痛叫一声。 与此同时,又有一道娇声响起,“放开我姐。” 沈非愣了下,这声音有些熟悉,正是刚才那个小女警的。 再一看,被自己抓住的,也是个大美女。身材高挑,一身警服显得英姿飒爽,只是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冰冷气质,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让沈非疑惑的是,这个女警和先前那个叫宋晓雅的小女警有几分相似之处。 尤其是某个部分,简直是绝了,一模一样! “沈非,放开她,她是我姐。”宋晓雅在一旁道。 “你姐也不能随便打人啊,万一打坏了,你伺候我下半辈子啊!”沈非嘀咕,但还是放开了宋晓洁。 他的话让宋晓雅脸色一红,忍不住道:“谁要伺候你下半辈子啊!” “哼!”宋晓洁在一旁冷哼了一声,仔细的打量着沈非。 沈非对这女人没好感,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啊!” 接着,不理会宋晓洁大变的脸色,转而看向宋晓雅道,笑眯眯道:“晓雅警官,我帮你抓住了这歹徒,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宋晓雅还没说话,宋晓洁在一旁冷冷道:“沈非,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我没见过男人?” “难道不是?”沈非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我知道我长的玉树凌风,丰神俊朗,但你一进来就顶着我猛看,除了证明我的帅意外,剩下的也只能证明你没见过男人了!” “噗哧!”宋晓雅忍不住笑出声,随即想到现在和沈非吵架的是自己的姐姐,连忙捂住嘴。 宋晓洁没想到沈非会说出这番歪理来,语气一滞,习惯了被男人围着转的她,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待遇,竟然会有男人这么跟他说话。 “小子,这位可是晓雅的姐姐!”李大伟满脸的幸灾乐祸,这家伙得罪谁不好,竟然得罪宋晓雅的姐姐,谁不知道,宋晓雅最听的是她姐姐的话。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沈非瞪了李大伟一眼,“哪凉快哪待着去,再罗嗦一句,我把你丢进狼人嘴里!” 李大伟看了一眼浑身是毛的狼人,不禁打了个哆嗦后退了好几部,但还是眼神阴森的看了沈非一眼,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机会收拾沈非一顿。 沈非自然注意到他的目光,并没有理会,记恨他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在乎李大伟一个。 “你,敢不敢跟我打一架!”宋晓洁死死的顶着沈非,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那样讽刺,心里那口气非出不可。 “跟你打架?”沈非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我说美女,你没搞错吧?你可是警察啊,跟我这个小老百姓打架?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怎么?你怕了?”宋晓洁讽刺道。 “我告诉你,激将法对我没用,不过,我还是答应了你的要求。等找个机会,咱们练练!”沈非越发的觉得这个宋晓洁有点意思了,“我也不会对你客气的!如果你落到我手上,我会吃了你的!” 沈非说着,嘿嘿一笑,让宋晓洁恨不得一脚揣在他的脸上。 “走着瞧!”宋晓洁俏脸阴沉,恨恨的瞪了一眼,带着宋晓雅便准备离开。 她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沈非哈哈大笑道:“美女,看你的衣服应该是刑警队的人吧?你刑警队的人,不留在现场勘察,上哪儿去?而且,还是当着上司的面,有没有把你上司放在眼里啊?” 宋晓洁愣了下,回头看去,果然就见不少同事都脸色古怪的看着他。 张沧海也是脸色阴沉。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在训练场上,而是在案发现场。在案发和群众起冲突,撂狠话,这是违反规定的。 最关键的是,就像沈非说的那样,她犯了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