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不能吃醋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不能吃醋

沈天然说着,推开一个厚重的大铁门,里面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却跟个实验室似的,摆满了各种仪器。 十多个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正在里面走走出出,手里还拿着药剂似的瓶子。 房间的深处,谢婕妤抱着肩站在那里,在她对面,则是那名被沈非点了穴的狼人。此时,他身上被插满了各种管子,管子中不断有黄色或者褐色的液体流出来,狼人神色痛楚,不时发出几声低吼。 饶是沈非,也是打了个冷颤。 早就听说,国家有一些特殊部门,是会把特殊异能的人抓起来,像小白鼠一样,搞各种实验,想要从他们的身上找出有关异能的秘密。 今日第一次见到,沈非多少还是有些震撼的。 仿佛看出了他心里的想法,沈天然一本正经道:“沈非,如果以后你用你的异能做出危害民众的事情,触犯法律的话,我们也会秉公执法的。” 沈非冷愣一笑一眼,“你是想告诉我,你们有一天也会这么对我?那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就你们这小小的实验室,想要困住我,很难。” 说着,他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玻璃药剂瓶子像后抛去,直接打在了实验室的门上。 让人冷汗直冒的是,药剂瓶子是玻璃制造的,稍微摔一下都会碎成渣滓,没想到,打在实验室的大铁门上,却丝毫没事。反而是那大铁门被打出了个小坑,虽然不深,但很明显。 实验室里有不少持枪警卫,看到这一幕,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咔嚓”十几杆枪口齐齐的对向沈非。 沈非没有丝毫不慌乱,还冲着这些警卫,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好了好了,都放下枪!”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他早就对沈非的实力了解了个大概,知道以他们现在的技术,不动用飞机、大炮这些大杀伤力的武器,人力根本对付不了沈非。 沈天然刚才那么说,一是开玩笑,二来就是吓唬吓唬沈非。 没想到沈非这家伙倒好,还认真了,他不由苦笑道:“知道你厉害,但是也要注意着点儿。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都是价值连城。你打坏的那道门,可是用各种复合型材料所造,造价非常高,你这么一砸,起码一百万多万出去了。” 话虽这么说,沈天然心里也是一阵惊叹。 沈非真是个怪物! 沈天然经历过开国战役,又在部队服役了这么长时间,能人异士也见过不少。但沈非这也的人,他还是头一次碰到。 这个沈非的武力值简直堪称恐怖。 他们这个基地的第一要求,就是安全。所以,基地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以特殊材质所制成的。任何不起眼的东西,都花了不少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 像那道大铁门,就是用最新的复合材料造成的,密度和韧度都达到了世界最先进的水平。一般的冲锋枪根本打不透。 然而,沈非仅仅用一个玻璃瓶子,就把这道门打出了个坑…… 这武力值,简直是恐怖。 幸好沈非不是为非作歹的人,否则,早乱套了。 “切,一百万的门就这德行?连我们公司仓库的大门都不如。沈老头,对我好点儿,说不定我一高兴,让人给你送几张门窗来,保证比你这里的门材质要好。” 沈非的话让这里的人又是一阵错愕。 沈老头? 虽然沈天然的脾气是基地了公认的好,但是个人都知道,能当上中奖,负责这种机要部门的人,又怎么会是真正的好脾气。 涉及到原则的问题,沈天然毙人都没什么好稀奇的。 可这个沈非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让沈天然这么大度,打坏了门不说,还被喊沈老头,也没有露出不满的神色,反而饶有兴趣道:“你说真的?” 沈天然知道沈非不仅武力值强悍,他手下的公司更是全华夏最赚钱的公司。公司涉及的能源、电子等高科技产业,连沈天然也是口水流不断。 如果沈非真愿意帮助建设x基地,那绝对能让x基地的防御上,更上一层楼。 如果能贡献出技术,最好不过了。 不过,沈天然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太不显示了。 如果是其他人,他还能用国家的名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对方答应。但是沈非…… 沈天然不禁摇了摇头,他要是会忌惮自己的身份的话,那他就不叫沈非了。 “放心,我说到做到,不过,这个还是要看你的表现。”沈非笑眯眯道。 “看我的表现?”沈天然一愣。 沈非连忙道:“准确的说,是看她的表现。” 沈非说着,一指前面的谢婕妤,“她今天的表现让我很不满,要是再让我不满的话,我就甩手走人了。” 听到他的话,谢婕妤大怒,刚想说话,就见沈天然笑眯眯道:“你想让她怎么表现。” “这个嘛,也简单。既然是助理,就该拿出助理的样子,不能给上司摆谱,更不能不理会上司,拆上司的后台。我不就跟美女多说了两句话吗?至于吃醋吗?” 沈非嘀嘀咕咕,沈天然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谢婕妤脸色通红的像个猴屁股似的,把现场的人彻底看愣。 谢婕妤竟然会脸红?还会吃醋?吃沈非的醋? 这位冷艳到冰寒的美女,竟然还会有吃醋这种情绪? 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是以前,沈非说出这样的话,众人一定不会信,但现在,却是信了大半。 谢婕妤连脸红都会了,还有什么不会的。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们敢跟上司甩脸吗?”沈非一瞪眼继续道。 众人明明感觉沈非这句话说的不对,却又无法反驳,只好硬生生的憋住笑容,看向谢婕妤。 众目睽睽之下,谢婕妤终于忍无可忍,娇怒道:“沈非,你给我闭嘴!” “你看,都敢跟上司嚷嚷了,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知道就业的难度啊。”沈非摇头晃脑,一副老生哀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