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古怪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二十九章 古怪

千百年来,华国并没有出现过吸血鬼,对于古老的华国,吸血鬼一直抱有警惕之心。但他们从没有放弃过踏足华国的心,这次这么多吸血鬼进入华国,肯定是做了完全的准备。 他们轻易不会暴漏自己的目标的。 这个狼人只是他们试探华国官方,扰乱官方视线的诱饵而已。否则,这个狼人早就被咬死,或者彻底成为了吸血鬼的奴仆。 但这个狼人明显还有一丝神智在,并且发病的情况也有固定的条件。说明吸血鬼并没有把他发展成仆役的打算。 不是吸血鬼的仆役,就无法感知吸血鬼的存在,这个狼人,算是白抓了。 听到沈天然的话,沈非脸上露出不满的神色,“你们不是在全国各地都有眼线吗?找个人,有那么难?” 沈天然苦笑的摇了摇头,一开始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毕竟,华国别的没有,唯独人是世界上最多的。华国的老百姓几乎遍布华国每个角落,这些人都可以被用来当作眼线,按理说,吸血鬼进到华夏境内,是绝对不可能消失在他们视线的,但情况偏偏就是这么离奇,吸血鬼就这么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无隐无踪了。 “唉,我们现在已经确定内部有吸血鬼的内鬼存在。” 沈天然叹了口气,只能这么解释了,否则,以他们基地的力量,吸血鬼绝对不可能逃脱他们的监控的。 如果有人做内应就不一样了,华国这么大的地方,深山老林躲的是,在内应的接应下,他们完全有可能躲起来不被人发现。 加上这个内应很有可能手握重权! 不但加大了他们找吸血鬼的难度,甚至,现在高层还出现了拘捕吸血鬼的声音,认为吸血鬼只不过是过境来的,并不会对华国造成什么危害! “妈的,说出这话的人脑子有毛病吧?黄鼠狼给鸡拜年,能按好心吗?说出这样的话人,是怎么进到高层的?” 沈非一脸鄙夷,早就听说高层并非铁板一块,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被说的如此轻描淡写,真不知道,出了什么样的事才算大。 沈天然也是非常无奈,“高层间牵扯太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你放心,我们部门独立运作,除了最顶尖的那位,谁都指挥不了我们。只要那位不开口,我们就能一直查下去,挖地三尺也要把这帮吸血鬼找出来。” 沈非的脸色这才好了不少,道:“希望你们能说到做到吧,老百姓可受不了伤害。” 沈天然点了点头,“还要多多麻烦你了,我听说你旗下有个叫电子的,是世界第一黑客,不知道能不能让他帮帮忙?” “就知道你没按什么好心,知道了,我会联系他,让他注意的。” 实际上,不用沈天然说,沈非也打算让电子出面了。毕竟,吸血鬼危害的可不仅仅是华国的普通老百姓,这些王八蛋竟然敢绑架他的女人,他绝对不能放过这些吸血的老王八。 “那我就替华国的老百姓谢谢你了。” 两人说话间,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谢婕妤走了进来,看都没看沈非一眼,只对沈天然道:“首长,那个人已经清醒了。” “是吗?走,我们去看看。”沈天然率先起身,沈非紧随其后。 走到谢婕妤身边的时候,他使劲吸了吸鼻子,一脸陶醉道:“嗯,真香!” 谢婕妤根本不理会他,快步往前走去,只是脸色却烫的厉害。 房间里,那名狼人已经彻底醒来,身上的毛发也已经完全消失,除了脸色苍白以外,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见到沈天然,他呆呆道:“你们是谁!” 然而,没等沈天然回话,这人一眼看到了沈非,吓的直接从病床上蹦了起来,“怪物,怪物,你是怪物!” 沈天然和谢婕妤都是一愣,古怪的看着沈非。 沈非破口大骂。“你才怪物呢,你全家都怪物!” “我记得你,就是你控制住我的,还徒手接下了我的子弹,你和那帮人一样,也是怪物!”这人颤着声道,身体紧紧的缩在墙角,一脸的骇然。 “就因为这个?妈的,老子那叫身手,身手懂不懂?倒是你,怎么变成那副鬼样子的,老实交代,要不然,我让你变的比长毛的时候还怪物!” 沈非恶狠狠的话吓的那人差点尿裤子,嘴里高喊着,“我说,我说。” 原来,这个人叫张小毛,燕京市郊人,无业游民,平时喜欢小偷小摸。 就在不久前的一个晚上,他刚从一户民居里空手而归,正坐在地上唉声叹气的时候,一个外国人走过来,向他打听路。 张小毛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看到这个外国人不认识路,便打起了注意,要外国人付五千块钱的带路费。没想到,外国人一口答应。 张小毛自然殷勤的带着往他要找的地方走去。 “结果,当我按照他说的地方找到那里后,才发现那里竟然是一个地下酒吧。那个酒吧里,全是大美女啊……” 张小毛说着,脸上竟浮现出回味的神色来。谢婕妤忍不住在旁边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说重点!” 张小毛打了激灵,赔笑了声,道:“我拿了钱本想离开的,可那个外国佬说为了感谢我,就邀请我喝酒,然后又找了两个女的过来陪我。我那天喝了不少,迷迷糊糊的就跟着那两个女人的进了房间,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差点没被吓死!” 说道这里,张小毛的脸上露出骇然之色,“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堆坟地中间,身上的衣服落在旁边。再看看周围,根本就没有什么酒吧,也没有什么美女。我当时吓的魂儿都飞了,连滚带爬的回了家。” “回到家后,我好几天没敢睡觉。后来发现没什么事情后,才发下心来。” “那你后来有没有去找过那个酒吧,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变成狼人的?”谢婕妤皱着柳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