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终于去酒店了 - 妖孽狂医

第五十三章 终于去酒店了

沈非和苏锦瑟到达欢欢家门口的时候,已是深夜十二点,可欢欢家里还亮着昏黄的灯光,欢欢爸爸高志雄还在画图,这是他接的私活儿,只为了多挣点钱给女儿治病。欢欢妈妈方英边陪着女儿,边绣着十字绣,也是为了多挣些钱。 方英看着已经睡熟,双脚却时不时痉挛一下的女儿,心如刀割,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华生制药的老板得到报应,以及治好女儿的病。 现在华生制药被封了,陈文华一家人都被抓了进去,方英了了一个心愿,现在就只剩下女儿的病能够好,可以健健康康的成长。 可是,方英知道脑瘫这个病是多么的难治,只怕是一辈子都治不好,想到这些,方英就觉得世界里一片黑暗,甚至她都有过和女儿一起去死,不再活受罪的想法。 就在绝望不已之时,敲门声响起,方英一惊,深更半夜的,还会有谁来敲门,高志雄也从工作状态中回过神来,打开了门,“锦瑟,你怎么回来了?” “高叔叔,我给欢欢请了一个神医来。”苏锦瑟将沈非推了出去,高志雄疑惑地看着沈非,说实在话,他不相信沈非是什么神医,沈非实在是太年轻了。 苏锦瑟又说道:“高叔叔,他叫沈非,你别看他年轻,他的医术……”苏锦瑟话还没说完,高志雄就惊呼出声,“锦瑟,你说他叫什么?是沈非?” “对啊,他是沈非,高叔叔,怎么了?” “恩人啊!”高志雄紧紧握住沈非的手,满怀感激地说道:“恩人,你快请进来,英子,恩人来了,快点泡一杯茶。” 苏锦瑟看到激动不已的高志雄,很是发愣,高志雄没有见过沈非啊,怎么就成了他的恩人呢?沈非又做了什么事? 方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高志雄忙说道:“英子,他就是沈非,就是给咱们报仇,把陈文华一家送进监狱的沈非大恩人。” 原来,高志雄今天看到新闻报道之后,就跑到公安局去打听了一下,有个警察说是华生制药之所以被封闭,陈文华一家被扳倒,都是因为一个叫沈非的年轻人。 方英听丈夫说完,也是激动了,“恩人,谢谢你,谢谢你帮我们报了仇,把害我女儿的凶手绳之以法。” 这下子,苏锦瑟算是听明白了,她无比惊讶地看看沈非,早上她说这件事的时候,沈非就说了是他做到的,她还不信,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震惊之余,苏锦瑟心里欣喜不已,这是她的男人。 沈非也在兴奋当中,欢欢爸妈的感激好浓,直接让他第三圈的红光形成到十分之五,沈非说道:“阿姨,不用去泡茶了,我先给欢欢治病。” “恩人,你真的能治好欢欢的病?” “应该没问题。” 高志雄和方英还是有些不信,可到了这个地步,信不信都得试一下,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时间,耽误不了什么。要是沈非真能治好,那就是天大的惊喜了。 方英引着沈非两人走进欢欢的房间,沈非看到时不时颤抖一下,面貌还呈现呆痴状的欢欢,很是同情,一眼之下,沈非明白了欢欢的病情。 紧接着,沈非双手分别按在欢欢两边太阳穴上施展妙手回春,热流涌到欢欢脑袋里面的堵塞处,就像是有一面铜墙铁壁挡住了他的热流。 沈非清楚,只要消除这个铜墙铁壁,就能治好欢欢的呆痴,沈非毫不吝惜能量的消耗,很快,第三圈的红光变得黯淡无光了。 又十秒钟,第二圈的红光也是一片灰暗! 再三秒,第一圈的红光也变暗的了三分之二! 直到这时,那堵铜墙铁壁终于被热流完全消除,欢欢睁开了眼睛,眼睛明亮如珠,再没有以前那种呆滞状,嘴巴也没有歪着,还出声喊道:“爸爸,妈妈。” 高志雄和方英听到看到,完全惊呆了,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听过女儿喊爸爸妈妈了,没看到过女儿那炯炯有神的眼睛。 “欢欢!” 方英要扑上去抱住女儿,却被沈非阻止,沈非又利用剩下的能量,在欢欢手上、腿上等穴位处按了一下。 登时,欢欢从床上站了起来,甩甩手、摆摆腿,和正常人完全一样,方英惊喜万分,一把抱住了女儿,喜极而泣。 高志雄高兴万分,忙转身,一下子跪倒在沈非的面前,“恩人,谢谢你救了我女儿,你救了我们一家的命啊!” 沈非为了让欢欢站起来,差不多将能量耗尽,此刻已经虚弱得满脸苍白、汗水密布,高志雄这一声感谢,顿时让刚才耗掉的能量恢复,第三圈红光还暴涨到十分之七。 “高叔叔,你快起来。” 沈非将高志雄扶了起来,方英又带着女儿上前感谢不已,方英已经被女儿的脑瘫弄得绝望,沈非这如同神仙下凡般治好她女儿的病,驱除了她世界里的所有黑暗,这让她有种新生的感觉,她的感激更是浓郁,直让沈非第三圈红光完全形成! 还让第四层红光有了一点红光! 沈非心中惊喜,他来的时候就想过治好欢欢的病会得到不少的感激,可他没想到欢欢一家人的感激竟然有这么浓! 苏锦瑟看着沈非的眼里,充满了崇拜,崇拜得她心里生出一种感激,这样一个光芒万丈的男人,她配得上吗?苏锦瑟没有深思下去,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沈非说道:“叔叔,欢欢的病还没有完全根治,每隔三个月,你们再带欢欢来让我给她治一治,相信有一天,我能完全治好欢欢的病。”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非想过叶静云、赵文虎的病,他发现这三个病他不能立马根治的原因,都是不能消除掉病种。 病种,顾名思义,就是那种病的种子。 叶静云、赵文虎、欢欢的病虽然不相同,但都是生出了病的种子,他目前只是将病状完全消除,却不能将种子完全消灭。 沈非隐隐觉得,如果能够使用神针的话,就能毁掉病种。只不过,神针现在还没有半分动静,看来还得多多做好事才行。 高志雄和方英两人是百分之百相信沈非的话,这几年两人带着女儿跑遍了全国各地,却没有一家医院能够治好,而沈非一分钟都没有花上,便让她女儿恢复清明,站了起来,这沈非真的是神医啊。 方英一家人又是好一顿感激,然后,高志雄对方英说道:“英子,快去把咱们的存折拿来,快点……” 沈非忙阻止道:“叔叔,钱我是不会要的,你要给我钱,我就不给欢欢治了。” 高志雄知道沈非这么说,就是不收他的钱,高志雄心里感激简直是翻江倒海,“恩人,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只有一句话,以后恩人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高志雄半点眉头都不皱一下。”高志雄说得掷地有声。 沈非看得出高志雄是个有情男儿,“叔叔,你们可以去找医院,找华生制药索要赔偿,毕竟他们都有错,还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多年的苦难!” “可是华生制药……” “放心吧,他们肯定会赔偿的。” 沈非相信那些人知道其中事情,肯定会做出聪明的选择,高志雄显然也想到其中之理,又是感激不停。沈非没有多呆下去,说了些话,便告辞走人了。 目送沈非和苏锦瑟远去,高志雄和方英仍然觉得这是一场梦,可看到活泼可爱的女儿,他们才相信,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沈非两人亲密地走在小区里,忽然苏锦瑟从沈非创造的奇迹当中回神,“沈非,你真要去我家吗?” “不去你家也行,那就去酒店。” 沈非一脸坏笑,目光极具侵犯力地盯在苏锦瑟的秀美山峰上,苏锦瑟很纠结,去酒店吧她是真的不想,以她现在的状态,沈非真要对她做点什么事,她还真拒绝不了,并且是从心里面拒绝不了。 只是,他们才认识三天,就发生那种事的话,她担心沈非觉得她是个坏女人,或者是那种拜金女人。 可要去她家吧,问题就更大了,半夜三更带个男人回家,那事儿不闹大才怪,到时还不知是个什么局面呢。而且,以沈非的流氓,即使是在她家,他要摸到她房间里做点坏事,也是大有可能的。 纠结大半天后,苏锦瑟说道:“可以去酒店,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老婆,你说。” “就是不能对我做那种事。” “哪种事?” “就是那种,你个流氓,你肯定知道的。” “老婆,我真的不知道啊。”沈非满脸无辜,一把将苏锦瑟抱在怀里,边往外跑边说道:“老婆,要不你教教我是哪种事啊。” 沈非跑到外面打了一辆车,狂奔到了锦城市最好的锦城大酒店,订了最上面一间总统套房,苏锦瑟一路都是心乱如麻,她真担心发生那种事,她完全阻挡不住啊。 这时,沈非已经打开了房门,牵着她的手走了进去,苏锦瑟都还来不及看一眼总统套房的奢华,沈非就将她按在了门后面,吻了下来。 苏锦瑟觉得这种苗头很不对,想将沈非给推开,可手刚刚推在沈非的胸口,沈非那狂野的吻就将她包围,她的情火被点燃了。 于是乎,苏锦瑟那要推出去的双手便环在了沈非的脖子上,热吻了进去,吻着吻着,沈非的手就不安分了,顺着那窈窕的身子滑了下去,就是那张嘴,也不仅仅只是索取锦瑟的香丁,而是吻在了锦瑟的耳朵上、脖颈上、锁骨上。 沈非的爱,还在往下,往下…… 当沈非的吻落在锦瑟山峰上时,苏锦瑟娇躯一颤,惊醒过来,她要再不阻止沈非,就真的要被沈非给吃掉了。 “沈非,不要!” “女人说不的时候,心里都在说要。老婆,对吧。”沈非再次攻城拔寨,一路势如破竹,苏锦瑟抵抗力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