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事情经过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三十章 事情经过

“我当然去找过了,而且找了好几天。”张小毛道:“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见鬼了。那个洋鬼子跟我说的地方,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当时也有路人告诉我在那儿。可我后来再打听,那里的人告诉我,根本就没有这个地方。” 这件事着实把张小毛吓的不清。但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之后的几天,张小毛感觉自己越来越古怪,先是受不了太阳,感觉刺眼的很。 接着便是晚上不喜欢睡觉,连续好几天不睡觉也是精神抖擞,反倒是白天无精打采,困的不行。而且,他越来越不喜欢吃东西,见到人,就往人脖子上看。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去找小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长满了毛。把那个小姐吓了个半死,再后来他就没了知觉,等醒来后,他才发现,小姐的脖子被他咬断了。 “从那以后,我才知道自己身上的古怪。几位同志,你们放了我吧,我真不是故意要犯事的。”张小毛普通跪在地上哀求起来。 沈非见状冷笑了一声,道:“不是故意的?我看未必吧?” 谢婕妤接口道:“我们早就调查过了,你成了狼人后,力气异于常人。于是有恃无恐,多次打劫路人,抢劫钱财。前段时间,医院的血库里频繁盗窃案,就是你做的吧?你后来发现,医院的防卫增强,没办法动手,这才策划了这次的银行案,想拿到钱去血库买血。也幸亏你还有一丝人性,否则,我们早毙了你了。” 这个张小毛还算不错,没有滥杀无辜,仅仅是抢劫而已。 如果他肆意杀人,凭借他身上的特性,警察想抓住他,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起来吧,这几天老老实实在这儿待着,我们能保证你的安全。但是你最好再仔细回忆回忆当时的情况,我们的政策你也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是是是!”张小毛连连道。 沈非和沈天然三人走出了房间,一出门,谢婕妤便道:“首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严密布控张小毛所说的地点,看看能不能……”沈天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非打断了,“你还真相信他的话?” “怎么,你怀疑他的话有假?”沈天然皱眉道。 “假的不能再假了!什么睡一觉起来就躺在了坟地,你当这是拍鬼片呢,哪有这么灵异的事?” 沈非不屑道,“这家伙就是在忽悠你们呢!别的不说,你们想想,他一个小混混,吸血鬼吃饱了撑的,要带他去酒吧风流快活一番,还不杀他?” “那只能说明吸血鬼留着他有用。”谢婕妤有些不服气道。 “你也知道吸血鬼留着他有用,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除了利用他偷点血之外,还干了什么?而且,你没听他说吗?除了第一次,每次变化狼人的所作所为,他都清楚的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会不知道吸血鬼为什么留着他?” 沈非从头到尾都不相信这个张小毛的话。 哪有那么玄乎的事情,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变了。关键,他还能清楚的记得自己去过的地方,吸血鬼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让他记得自己带他去过的地方。吸血鬼就不怕华国的有关部门顺藤摸瓜,把他们一网打尽吗? 更扯的是,张小毛竟然能记得自己发作后的情形。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如果他是吸血鬼,绝对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的,这不是明摆着挑衅华国的有关部门吗?除非吸血鬼想死,否则,不会这么嚣张的。 听到沈非的分析,谢婕妤沉默了下来,她也不得不承认,陆天羽分析的的确有道理。 “沈非,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沈天然问道。 “现在啊,当然是回去睡觉了!你们也不看看几点了,都晚上十点多了,我可是要保证充足的睡眠的。”沈非打了个哈欠道。 “你晚些时候睡,会死吗?”谢婕妤冷冷道。 “当然。”沈非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道:“要是你陪我睡的话,那就不会了。” “那你去死吧。”谢婕妤说完,不再理会沈非,向外走去。 沈天然见状,呵呵笑道:“沈非啊沈非,真有你的。才几天功夫,就能让我这个爱将拿你没办法,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婕妤这样呢。”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沈非得意到。 “行了,你小子也别得意了,快说说,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沈天然自然不相信沈非心里会没有想法,他还真想听听沈非有什么鬼点子呢。 “真想知道?”沈非斜眼道。 “真想知道!”沈天然认真道。 “好吧,那就告诉你吧。其实,我真没有什么好主意,不过,既然张小毛只是吸血鬼放出来扰乱你们视线的诱饵,你们干脆就将计就计,多调查张小毛几回。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张小毛的话,十有八九是假的。但这恰好也说明了一个事实,张小毛知道的东西肯定不少。能不能问出来,就要看你们的审讯手段了。别怪我没提醒你,恶人还学恶人磨,对付他这种半人半妖的怪物,就别讲什么人权不人权的了。对他讲人权,就是对普通老百姓的不负责。” 依照沈非的意思,直接用神针在张小毛身上刺几下,不怕他不说。 不过,沈天然不开口,他自然也不会主动提出。而且,他也想见识见识x基地的手段,是不是真的像传言中的那么厉害。 沈天然听到沈非的话,思虑了片刻道:“你说的不错,是我疏忽了。这个张小毛已经不算是人了,对他仁慈,就是对普通老百姓的不负责。看来我确实是老了,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 沈天然作诗要拍沈非的肩膀,被他灵巧的躲开道:“沈老头,审讯的时候记得叫上我,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忙呢。好了,我找谢mm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