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纠结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三十一章 纠结

当沈非走出基地的时候,恰好看到谢婕妤发动车子,他连忙叫了一声,哪想到,这丫头却是看了他一眼,随即开动车子快速向前驶去。 “这丫头!”沈非暗暗嘀咕一声,迈开腿向前跑去,几步便追了上去,而后一把捉住车门的把手。 如果是普通人做这样的事情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不小心便会被甩飞出去。 沈非自然不担心,虽然看似凶险,其实整个人已经调动神针的力量,让身体悬在了空中。 然而,谢婕妤像是看出了这一点,车子非但没停,经过拐弯处的时候,还狠狠的打了下方向盘。 饶是沈非也是吓了一大跳,“我靠,你要我命啊!” 不过,这话他没说出来,眼珠子转了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撒手就滚到了一旁。这一幕被路过的人看到,吓到惊叫不已,还有几个开车的见状,直接追上了谢婕妤把她逼停在了路边。 “小姑娘,你长的那么漂亮,怎么那么狠心呢?差点撞死人你知不知道!”一个老太太走了过去,对着谢婕妤就是一通大骂,旁边的人,也对她指指点点。 谢婕妤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从后视镜内看到躺在地上的沈非后,不禁心里一动,连忙下车跑到沈非旁边焦急道:“喂,喂,你怎么了?” “怎么了?你这小丫头不是明知故问吗?人还没上车呢,你就开着车瞎跑,想闹出人命吗?” 听到路人的话,谢婕妤这才明白过来,心里一下子就慌了。 她以为凭借沈非的身手,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这才故意加快了速度。 眼下看到地上留着的一滩血,终于醒悟过来,沈非的身手再厉害,也是个普通人,又不是铜手铁臂,一样会被摔的。 当即顾不得其他,抱起沈非摇晃着他的身子道:“沈非,沈非,你没事吧?别吓唬我啊,我不是故意的!” 在她的一阵摇晃下,沈非还真的“醒”了,看了一眼谢婕妤,又看了看周围的人,想要支起身子,不想好几次都没成功,只好窝进了谢婕妤的怀里,头枕在她饱满的峰峦上。 “小伙子,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出来,我们大家帮你作证。”老太太气愤道:“太气人了,就算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能这么着啊!” 谢婕妤抱着沈非脸上浮现出几分尴尬,但心里却隐隐有些发痛,看向沈非的眼中,多了几丝心疼。 沈非虚弱道:“大妈,我没事,这是我女朋友,都怪我不好,惹她生气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的,你们别怪她了。” 沈非凄楚的模样,引得周围的人同情不已,谢婕妤却是疑惑的看了沈非一眼,本能的觉得沈非是装的,但却从他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神色。 如果是装的,沈非的演技就太好了,没去竞选最佳男演员真是太屈才了。 不过,此时谢婕妤也懒得多想,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她把沈非扶了起来,朝车内走去。 “小姑娘,女人能找个好男人不容易,你可要好好珍惜啊!”上车的时候,老太太语重心长的道。 谢婕妤心里一动,如果换做以往的她,听到这句话肯定会反驳的。 女人的确需要找个好男人,但沈非是好男人?沈非根本就不是男人! 如果是男人的话,会跟女人斤斤计较吗? 但此刻,她却没有任何反驳的念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随意的把沈非丢到车里,便启动车子向前开去。 开出一段距离后,谢婕妤扫了沈非一眼,冷冷道:“好了,别装了,车上没有观众看你表演。” “表演什么?”沈非依旧一副虚弱的样子,让谢婕妤都不禁怀疑,难道自己真的冤枉这家伙了?想了想,她还是道:“我帮你找个医院!” 正巧前方就有一家小诊所,谢婕妤便停了下来。正要下车,哪想到身体却被一个强有力的胳膊抱了过去,紧接着整个人便被狠狠的压住,沈非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 “你、你想干什么?”看着沈非近在咫尺的面孔,谢婕妤的呼吸不禁加快了。 “你说呢?”沈非说着缓缓的埋下了头。 “我警告你,别乱来,否则,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你想怎么样?”沈非已经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我……”谢婕妤一愣,她还真不能把沈非怎么样。沈非既是她的上司,身后也比她好,落在沈非手里,她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沈非,别让我看不起你!”谢婕妤的脸色冷了下来,死死的盯着沈非。 这还是沈非第一次看到谢婕妤露出这种表情,她眼中的厌恶让沈非莫名的烦躁起来,一把松开谢婕妤冷冰冰道:“对不起!”而后径直开门下车。 谢婕妤见状,下意识道:“你去哪儿?” 沈非却没有回应他,只是头也不回的往前方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谢婕妤莫名的觉得心里一痛,感觉象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 不、不可能!自己怎么会喜欢这个臭流氓,他自己喜欢的顶天立地的英雄式的人物,正人君子,怎么会喜欢沈非这种小人呢。 可是,为什么心里会痛呢? 谢婕妤心里矛盾不已,发动车子,狠狠的向前开去。 下了车的沈非也是烦躁不已,他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只感觉谢婕妤刚才的眼神,让他心里很不爽。但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不爽,毕竟,自己刚才确实过分了,正常的女孩子都会有敌意的。 思考了良久,也没想出个头绪来,沈非不禁叹了口气,“可能是好久没见到雪儿她们了,把对她们的思念,转移到了谢婕妤身上了吧。” 沈非只能这么想,毕竟,他刚才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在车里把谢婕妤给xxoo了的。 正想着呢,忽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安妮打来的。 “沈先生,你在哪儿?我到燕京了!”